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795

  莫國大臣反對援風,還有一條很重要的理由,莫國一旦參戰,本土就是戰場,反倒是風國屬于后方了,不會受到戰爭的牽連,這對莫國而言是極大的不公平。【】.kenen.netbsp;他們的反對也不是沒道理,所以,邵方只是定下不出兵伐風,但卻定不下來出兵援風。
    盧奢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阻止莫國參與到伐風聯軍之中,既然邵方已做出明確的表態,莫國不會參與其中,他的任務也算達成。
    至于讓莫國出兵援助風國,把戰爭引到莫國本土,這對莫人而言太難接受了,盧奢暫時也不抱有這樣的幻想,不過他相信,一旦風國到了岌岌可危的時候,莫國還是會援風的,唇亡齒寒,莫國是不可能眼睜睜看著風國滅亡的。
    盧奢出使莫國的任務圓滿完成,高亮節出使玉國更加順利。
    玉國之所以未參與到伐風聯盟中,和高亮節的關系不大,而是風國閃電般的吞并寧國讓玉人太震撼了。
    與寧國接壤的玉國太了解寧國的實力了,國力那么強盛的寧國被風國攻破國都,一舉吞并,可見風軍的戰力有多強悍,即便是川、貞、安、桓四大強國聯手討伐風國,最終的結果這樣,也還不一定呢,在事態還未明朗的情況下就貿然做出決定,這和玉國的國策不相符,所以玉國君主靈霜還未接見高亮節的情況下就已做出不參與伐風的決定。
    高亮節出使玉國完全是走個過場,被玉國款待一番后就滿意而歸了。
    莫、玉這兩大鄰國不參與伐風,讓唐寅可是長長出了一口氣。
    畢竟這兩國距離風國太近,一旦出兵,根本不存在長途跋涉而來的問題,軍力可以保持全盛狀態,但川、貞、安、桓四國不一樣,四國聯軍千里迢迢的遠征到風國,不用打仗,就這么一路走下來足夠消耗他們過半戰力的,這也是風國抵御四國聯軍最大的籌碼之一。
    唐寅率軍班師回國,連帶著,在南方作戰的平原軍和三水軍也雙雙踏上歸程,寧國南方的戰事全部交給莫軍處理。
    現在,寧國南部最大的勢力就是長孫淵宏一部。風軍攻打良州的時候,長孫淵宏也想北上回救,但北上之路卻被平原軍和三水軍截斷,另外,風軍攻占良州的度太快了,快到讓長孫淵宏都覺得不可思議。
    在得知良州失守,大王嚴初被殺之后,長孫淵宏面臨著三個選擇,一是北上奪回都城,但嚴氏一族已被風軍屠殺殆盡,即使奪回都城也變的毫無意義,何況,奪回都城的希望還很渺茫,畢竟那里有天鷹軍駐守,己方若是久攻不下,后面的莫軍再追殺上來,將有全軍覆沒之險。其二,他率部繼續留守月門關,但這也是不智之舉,都城淪陷,大王被殺,各城各郡都已人心惶惶,自顧不暇,己方的后勤補給會成問題,留在月門關等于是留在一處死地。所以,想來想去,他只有第三條路可走,退守寧國西南。
    長孫淵宏長年在寧國西南任職,對那里非常熟悉,而且聲望也高,一呼百應,最主要的是,在西南部他還有越國這個強大的后援,隨時都可以助他一臂之力,抵御敵軍。出于這些考慮,長孫淵宏決定放棄月門關,率眾向西南撤退。
    他這時的選擇很難說是對還是錯,不過,長孫淵宏沒有北上進攻良州,給了風軍喘息之機,徹底穩定了寧北八郡的局勢。
    只是他的決定卻給莫國造成了天大麻煩,以長孫淵宏為的數十萬寧國地方軍占據西南兩郡,成為莫國的心腹之患,而后莫國曾數次出兵討伐,皆未能平滅長孫淵宏一部。
    也正因為有長孫淵宏這一支寧國殘部的存在,后世才對寧國滅亡的時間有爭議,有人認為良州淪陷時寧國就已滅亡了,也有人認為直至長孫淵宏一部的覆滅才代表寧國真正滅亡。
    不管怎么說,長孫淵宏占據西南兩郡,給日后的莫國和風國都造成不小的威脅。
    四國聯軍相繼起程,浩浩蕩蕩直奔風國而來,大敵當前之時,風人還是給予回國的風軍最熱烈的歡迎。
    攻占寧都,殺死寧王,占領寧北八郡,使風國領土大范圍擴張,這些功績在風國歷史上還是前所未有的,唐寅以及他麾下的風軍將士們成為所有風人心目中的救國、強國的大英雄。
    滅寧之戰,也最大限度的膨脹了風人的自信心,在大多數的風人看來,己國的軍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即便四國的百萬聯軍來伐,也不足為懼。
    等唐寅率軍回到鹽城時,全城陷入到一片狂熱的沸騰當中,滿街都是人,鮮紅的花瓣漫天飛舞,風國百姓無不張燈結彩,比節慶還要熱鬧十倍百倍。
    風國朝廷的大臣們都有出城迎接,就連以殷諄為的皇廷也來了,出城十里,迎接凱旋而歸的唐寅和風軍。
    殷諄本是不想接唐寅的,風國不滅寧,寧國是昊天帝國的一部分,滅了寧國,它還是昊天帝國的一部分,對殷諄而言,這就是一場內戰、內耗,是應該聲討的,而不應該夸獎的,不過現在幾乎滿朝的大臣都占在唐寅那一邊,大臣們紛紛出面勸殷諄,勸到最后,好象他不按照眾臣的意思做,他就是個昏君似的。殷諄被群臣的沒辦法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親自出城迎接唐寅。見到唐寅之后,皇廷的大臣們都是笑臉相迎,熱絡的上前歌功頌德,在場的只有殷諄擺出一張苦瓜臉。
    唐寅見了,還半挖苦半嘲笑地說道:“陛下身體不適還親自出城迎接微臣,實在讓微臣心中難安啊!”
    聽聞這話,殷諄滿臉通紅,但又不好出言反駁,只是干笑兩聲,蒙混過去。
    在眾人的群星捧月之下,唐寅回到他的王府,隨后他對麾下眾臣論功行賞,無論是隨他出征的將領還是留守鹽城的大臣們,人人都得到一筆不小的獎勵。
    現在唐寅是財大氣粗,揮金如土,全然一副爆戶的模樣。
    風軍班師回國可不是空手而歸,還帶回大量的金銀,寧國的國庫和王宮的銀庫被他們搬運一空,寧國千百年來積累的巨額財富統統被風軍運回鹽城。
    唐寅甚至都在考慮,要不要把鹽城的國庫進行擴建。
    有了金銀,可以解決很多事情,尤其是對一心想增兵的唐寅而言,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
    現在,他可以放心大膽的在全國征收新兵,可以放心大膽的訂制軍資、軍械,有寧北八郡,風國要錢有錢,要糧有糧,國力增長何止一倍?
    平原軍、三水軍、直屬軍回鹽城后僅僅休整一日,隨后,便又起程,南下去往霸關。
    唐寅雖沒有隨軍一起離都,但他也是準備親臨霸關指揮作戰的,只是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不能這么快南下。
    他正式任命夏語芙為左相長史,全權負責風械司和制造司兩個機構,玄望則為夏語芙的副手。
    有夏語芙坐鎮軍械司,讓唐寅信心足了不少,先不論她能否制造出威力強勁的武器,單單是批量生產她改良后的連弩就很讓唐寅期待。
    夏語芙對他的任命也未推辭,欣然接受了。現在風寧已經合二為一,連寧國中央軍都隨唐寅回風地作戰,她覺得自己也無須再吝嗇才能,哪怕是能幫到入風作戰的寧兵寧將們也好。
    唐寅在鹽城逗留期間,又正好趕上靈武學院建成,正式開院授業,報名的學生有很多,其中還包括貴為公主的殷柔。
    鹽城靈武學院是風國的第一間靈武學院,對招收的學生很苛刻,要求是有靈武基礎的而且還要天資過人的,殷柔沒有一點符合,不過還是順利進了靈武學院,一是得到了唐寅的肯,其二,負責學院的邱真很樂意見到殷柔加入,殷柔是堂堂的帝國公主,她肯加入靈武學院,會讓學院的檔次上升好幾個臺階,從而吸引來更多的靈武人才,包括風國以外的人才。
    風國靈武學院是效仿寧國的,但比寧國有突破,學院里有設立專門的暗系靈武課程,可以按照學員的喜好,自行選擇修煉光明系靈武或是暗戲靈武。
    如此一來,風國也等于是向天下諸國表明,風國是承認和推崇暗系靈武的,這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暗系靈武學的展,當然,也最大限度地得罪了以光明系靈武學為尊的神池。
    這天晚上,唐寅特意找來左雙。
    風軍都已南下,只有左雙為的西境軍被唐寅留在鹽城,獨留西境軍,也表明唐寅對其的信任。
    等左雙到后,他讓人準備幾盤小菜和酒水,邊吃邊聊。
    唐寅先問左雙對鹽城的靈武學院是怎么看的。
    這個問題讓左雙不太好回答,他沉吟了許久方說道:“微臣覺得大王能推廣靈武學院很有遠見,不過……不過……”
    左雙雖得到唐寅的重用,但對他或多或少還心存芥蒂和隔膜,有些話他也不好直接說出口。
    唐寅笑了,擺手說道:“你我私下閑聊,有什么話盡管直說,無須顧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