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97

  蒙洛皺著眉頭看眼王易,反問道:“王大人什么意思?”
    王易看了看左右,正色道:“蒙相,唐寅已越來越不把天子放在眼里,不臣之心昭然若揭,下官怕早晚有一天天子會……會遭唐寅之毒手,寧王嚴初就是前車之鑒啊!”
    蒙洛眉頭皺的更深,快要擰成個疙瘩,王易對天子的忠心是顯而易見的,頭腦也保持著清醒,不過這種話又豈是能隨便亂說的?皇宮之內,遍布唐寅眼線,一旦傳進唐寅的耳朵里,王易有十個腦袋都保不住。【】.kenen.netbsp;他不動聲色地說道:“聽說王大人喜歡下棋,今天若是有空,可到本相府中一聚。”
    王易很聰明,一聽這話就明白了蒙洛的意思,當即說道:“恭敬不如從命,下官叨擾蒙相了。”
    他二人在大殿里的對話聲音很小,也沒說上幾句,不過還是被人聽到了,并非是外面的侍衛,而是就隱藏在大殿里的暗箭人員。
    通過王易的話,很明顯是要對大王有不善之舉,暗箭人員沒敢耽擱,立刻把消息傳回給暗箭的頭領程錦。
    得到麾下的消息,程錦也倒吸口涼氣,意識到事情不簡單,特意派出數名精銳的部下,令其潛入左相府,務必探明兩人之間到底要密謀些什么。
    這些暗箭的精銳人員都是修為高深的好手,可以說每個人的實力都不在程錦之下,左相府守衛森嚴,府內也有厲害的門客,但潛入其中,對他們而言也并非難事。
    當天下午,王易如約而至,來左相府與蒙洛相會,當然,下棋只是掩人耳目的幌子,實際上兩人要商議如何除掉唐寅。
    兩人在相府后花園的涼亭里落座,周圍有大批的家丁護衛著。現在風國的天氣依然寒冷,即便是陽光最足的正午,氣溫也在零度以下,不過蒙洛不敢在房內密談,他太明白隔墻有耳的道理了,反倒是在花園這種開闊地帶要更安全一些。
    不過他卻太小看暗箭的能力,一旦引起暗箭的警覺,那么在風國也就沒有哪里是絕對安全的了。
    王易拿起棋子,放到棋盤上,然后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上一口,說道:“蒙相,風國已吞并半個寧國,國力大增,唐寅的地位是越來越鞏固,天子在他眼中也越來越無足輕重,再這樣下去,后果不堪設想啊。”
    蒙洛長長地嘆了口氣,這個道理他又怎會不了解,可是了解了又能怎樣呢?雖為左相,但手中要權無權,要兵無兵,在唐寅面前,只有任人魚肉的份。他正視王易,問道:“王大人向來足智多謀,依王大人之間,如何才能保天子平安?”
    “很簡單,清君側,殺唐寅!”王易握緊掌中的棋子,因為用力過猛連關節都開始泛白。
    很有意思,當初川貞二國就是打著清君側、殺王易的旗號攻入上京,現在王易也要用同樣的口號殺唐寅。
    蒙洛疑問道:“王大人,如何能殺得了唐寅?”
    王易正色說道:“兩個辦法,其一,暗殺。”
    蒙洛吸氣,沉思片刻,連連搖頭,說道:“唐寅身邊侍衛眾多,其中也不乏靈武高手,而且唐寅本身的修為也很厲害,要行刺他,太難了,一時半刻,我們也找不到那么厲害的高手。”
    王易點點頭,說道:“是啊,刺殺唐寅,勢如登天,普天之下,有這樣能力的靈武高手恐怕也只有在神池才能找得到。”
    蒙洛苦笑,這話等于沒說,神池向來不插手各諸侯國內部的事,請神池刺殺一國之君,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他問道:“王大人不是說有兩個辦法嗎?那另外一個辦法是……”
    這個辦法才是王易要說的重點,他先是謹慎地望了望四周,見相府的家丁都相距甚遠,這才低聲說道:“要殺唐寅,現在就是絕佳的機會。”
    “哦?此話怎講?”
    “唐寅把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新軍全部派往霸關,天鷹軍又留在千里之外的良州,現在鹽城內除了兩三萬的守軍外,就是以寧人為主的西境軍。要知道西境軍的前身是寧國中央軍,他們之所以投靠唐寅完全出于走投無路的無奈之舉,要煽動他們反叛唐寅、復辟寧國想來也并非難事。蒙相,你想想,一旦十五萬之眾的西境軍在鹽城突然造反,只靠那兩三萬毫無防范的風國守軍能否抵御得住?到時唐寅必死無疑!”
    王易這一番話說下來,讓蒙洛頗有醍醐灌頂的感覺。
    對啊,自己怎么把西境軍給忘了,這支軍隊對唐寅毫無忠誠度可言,何況唐寅剛剛滅了寧國,殺了寧王,他們對唐寅的憎恨之情絕對遠大于對他的忠誠,煽動西境軍造反殺唐寅,不僅是條妙計,而且十分可行。
    咔!
    蒙洛手中的棋子被他硬生生的捏碎,他對上王易的目光,重重地點下頭,正色說道:“王大人果然高明,此計甚妙,不過,西境軍的統帥左雙深受唐寅重用,他能同意嗎……”
    王易樂了,極有信心地說道:“唐寅重用左雙,和左雙對唐寅是否忠誠,這完全是兩回事。以下官之見,只要天子能給左雙下一份討逆密詔,左雙必反。”
    哦?蒙洛眼珠轉了轉,覺得王易此話有道,他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讓天子下密詔,就得由蒙相親自出面了,畢竟蒙相進出皇宮都很方便,也不會引人懷疑,而且令公子擔任郎中令,熟悉宮中的一切,由令公子暗中協助,必能杜絕風聲的走漏。”王易把握十足地說道。
    蒙洛仔細想了想,認為王易的話沒錯,這確實是目前最可行又有效的辦法了。他幽幽說道:“事不宜遲,今晚本相便入宮見天子,請天下下密詔……不,本相現在就入宮面圣!”
    “蒙相明見!”
    他二人在后花園里的密謀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無人知曉,可是他們哪里能想到,就在他們的頭頂上方潛伏著一名渾身黑衣的暗系修靈者……
    等二人離開,周圍的家丁們都散去,暗箭人員從涼亭頂端飄落下來,沖著蒙洛和王易二人消失的方向冷哼一聲,閃身而去,瞬時消失不見。
    暗箭人員返回,把所聽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匯報給程錦。
    程錦聽后,也不由得臉色微變,讓天子秘下詔書,策反西境軍,這招也夠歹毒的,真虧王易想得出來。
    事關重大,直接關系到大王的生死,程錦片刻都不敢耽擱,立刻去見唐寅,請大王來定奪此事。
    現在唐寅正在新建成的靈武學院里,參觀內部的各個學堂,另外也順便陪伴殷柔。
    出征寧國,一去數月,唐寅也甚是想念殷柔,何況現在他馬上又要南下去往霸關,抵御四國聯軍,這次還不知多久才能回來呢,他和殷柔之間自然有許多話要講。
    現在靈武學院已經開課,唐寅難得的陪著殷柔一起上了一堂課。
    因為大王和公主都在,授業的老師也很緊張,課還沒上多久,額頭就布了一層虛汗。
    老師是學院聘請的游俠,就靈武基礎而言,讓游俠教導比軍中將領們教導更為合適。
    聽著老師的講述,唐寅還真了解到不少關于光明系靈武的知識,他正聽的興致勃勃的時候,程錦到了。
    程錦來的非常急,連學堂的房門都未顧得上敲,直接拉門而入,沖著正講課的老師揮下手,示意他先停一停,然后環視眾學員,在人群中看到唐寅,他拱手施禮,說道:“大王,屬下有事稟報!”
    唐寅暗皺眉頭,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非要現在來稟報?
    他先是向身旁的殷柔輕聲說道:“柔兒,我先出去一下。”說著話,他又對陪讀的肖敏和傲晴說道:“保護好公主。”隨后,他站起身形,歉然地對愣在前面的老師點下頭,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程錦跟隨唐寅出了學堂,回手將房門關嚴。
    “出了什么事?”唐寅疑問道。
    “大王,是這樣的……”
    程錦走到唐寅近前,在他耳邊低聲把蒙洛和王易的密謀一五一十的講述一遍。
    唐寅聽候,表情平靜,似乎并沒有太多的驚訝,他問道:“蒙洛現在已經入宮了嗎?”
    “是的!大王。”
    “為何不攔阻他?”
    程錦暗暗咧嘴,咽口吐沫,小聲說道:“未得到大王的允許,屬下不敢擅自行動。”
    唐寅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以后再有緊急之事,你可按自己的判斷做出相應的處理。”
    “屬下明白了,那現在……等蒙洛出宮之后,我派人攔下他,搜走密詔,再借此殺掉此賊!”
    “不行。”唐寅搖頭反對,他說道:“用密詔來定蒙洛的罪,會把天子牽扯近來,事情會鬧大,甚至可能會不可收拾。現在大敵當前,我國內部最重要的是穩定,絕不能生亂子。”
    “那大王的意思是……”
    唐寅眨眨眼睛,沉吟半晌,哼笑一聲,說道:“就裝做不知道此事吧!讓魏軒帶些暗箭兄弟混入西境軍中,一旦左雙應允,要按密詔行事,那么就立刻除掉他。我也想看看,左雙是否真會按照天子的詔書給我來個暗中造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