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99

  左雙和蒙洛邊走邊聊,進入中軍帳。【】本來左雙要請蒙洛坐在主帥的位置上,但蒙洛說什么也不肯,見他不是客套的謙讓,左雙只好作罷,兩人分賓主落座。
    又客套了幾句,左雙開口問道:“蒙相大駕光臨,必是有事吧?”
    “呵呵!”蒙洛微微一笑,道:“無事不鄧三寶殿,本相確是有事。”頓了一下,他問道:“左雙將軍在風國生活的可好?”
    左雙聞言,老臉頓是一紅,問者或許無意,但聽者絕對有心。他本是寧將,現在寧國被風所滅,他未能以死報國,反而還投奔風國,說起來心中不無羞愧。他干笑一聲,說道:“還好還好!”
    風莫兩國聯手伐寧,本就是天子和皇廷的意思,當著蒙洛的面,左雙也不好多說什么。
    蒙洛深深看了左雙一眼,話鋒一轉,突然問道:“難道左雙將軍就心甘情愿的做風臣,不想為寧國、為寧王殿下報仇雪恨嗎?”
    啊?左雙傻眼了,蒙洛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他是專程來試探自己的?他面色一正,忙說道:“先王對天子不敬不忠,亡于風莫二國也是天命,末將怎敢……”
    他話還沒說完,蒙洛已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風莫兩國聯手攻寧,左雙將軍真認為那是陛下的旨意?”
    “難道……”
    “陛下是有下旨,但卻是被佞臣唐寅所!”蒙洛咬牙說道:“唐寅利用朝廷在他風國,處處欺壓陛下,欺壓朝廷,已到了令人忍無可忍的地步,如果左雙將軍真忠于天子,就應該為國鋤賊!”
    這一番話對左雙而言太震撼了,天子現在住在風國,受唐寅牽制那是必然的,他也能想象得到,不過,蒙洛敢把這樣的話當眾講出來,他無法不吃驚。
    蒙洛不給左雙多加思慮的時間,直接從懷中取出天子密詔,遞到左雙近前,低聲說道:“左雙將軍,這是天子親筆所寫的討逆詔書,請將軍過目。”
    討逆詔書?左雙看著蒙洛遞到自己面前的錦卷,咽口吐沫,久久沒做出反應。
    蒙洛瞇縫著眼睛,直視左雙,再次說道:“請將軍過目!”
    左雙回神,手掌顫抖著接過詔書,將其展開,把里面的內容從頭到尾的仔細看了一遍。看過之后,他又再次陷入沉思。
    “左雙將軍,天子在詔書中已例數唐寅之罪狀,現在,正是將軍向天子盡忠的好時機,又可一雪國恥,將軍還猶豫什么?”蒙洛雙目眨也不眨地注視著左雙,語氣陰沉又急迫地說道。
    “這……”左雙皺著眉頭,搖頭不語。
    他對唐寅的恨意其實沒有蒙洛想象中的那么深。身為寧人,身為亡國之將,唐寅非但沒有殺他,反而還重要他,甚至無視他卑微的出身又無比信任的封他為一軍之統帥,這些都讓左雙心里充滿感激之情。
    當然,他對唐寅也存有芥蒂,畢竟是唐寅滅了寧國,又殺了寧王。左雙目前在風軍中的身份很尷尬,他對唐寅的感情也很復雜,但絕不是說反就可以反的。
    何況,此事關系重大,并非他一人之事,而是關系到全軍將士的生與死,他哪里敢草率下決定?
    沉默許久,他緩緩放下詔書,抬起頭來,對蒙洛說道:“陛下的詔書,末將已經看過了,請蒙相回去向天子表明,左雙……會盡快做出決定!”
    在蒙洛想來,身為寧將的左雙在看過詔書之后應該立刻做出決定,按天子之命行事,起兵造反,誅殺唐寅,可事實上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還要再做考慮,這和蒙洛的預料相去甚遠。
    他皺緊眉頭,反問道:“怎么?難道左將軍擔心鋤賊不成嗎?”
    “不、不、不……末將絕無此意……”
    “那么是左將軍貪生怕死嘍?”
    恩?聽聞這話,左雙心中頓生排斥之意,他正色說道:“末將在選擇投軍那一天起,就已將個人之生死拋之于腦后……”末將顧慮的不是自己之生死,而是全軍十五萬將士的死活。
    他話只到一半,后半句還未來得及說出口,蒙洛就將其打斷,冷聲質問道:“既然如此,那左將軍還顧慮什么?天子詔書已下,身為臣子,將軍理應按令行事,難道將軍口口聲聲說愿為天子盡忠只是應承之詞?”
    左雙眉頭皺成個疙瘩,天子心血來潮要致唐寅于死地,給自己下了這么一份所謂的密詔,可是天子有沒有想過,一旦西境軍造反,真把唐寅殺了,然后怎么辦?風軍能善罷甘休嗎?自己麾下這十五萬將士該向哪里跑?潼門有重兵把守,霸關的風軍更眾,西境軍得被活活困死在風地。風人不敢把天子怎么樣,可是絕對會把西境軍斬盡殺絕!
    唐寅哪是說殺就能殺的,所引的后果天子有沒有考慮過?或者說天子和朝廷只想著他們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西境軍這十五萬將士最終的命運。
    天子和朝廷也只不過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啊!左雙心中哀嘆一聲,隨后挺直身軀,說道:“蒙相,天子詔書末將收下了,蒙相若無其他的事情,就請回去吧,此事……末將還要與麾下的兄弟們慎重商議。”
    見蒙洛還要開口說話,左雙又道:“末將即為西境軍統帥,就理應為麾下將士們的前程著想,西境軍要何去何從,莫將也應該和麾下兄弟商議。”
    左雙態度之堅決出蒙洛的想象,看他臉色漲紅,氣息粗重,知道若是再他,沒準會適得其反。
    蒙洛點點頭,同時長嘆一聲,放柔語氣,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地說道:“左將軍,不除唐寅,天子早晚有一天要亡于此賊之手,帝國也要覆滅在他的手上。老夫不是以朝中左相而是以一帝國臣民的身份向將軍說一句話,為了天子,為了天下蒼生,將軍應不計個人生死,而要以大局為重啊!”說著話,他顫巍巍地站起身形,拱手道:“老夫……先告辭了,在府上坐等將軍的回復!”
    這一番軟話說下來,令左雙也為之動容。他急忙也跟著站起身形,拱手說道:“蒙相,末將送您!”
    “不用了,將軍請留步,將軍……還是好好看看天子的詔書吧,那里面有天子的血與淚,天子和滿朝的大臣們正對將軍翹以待……”說著話,蒙洛緩緩走出中軍帳。
    蒙洛走了,左雙坐在帳內,陷入沉思,久久未動。
    既然是天子詔書,他理應按詔行事,但他又有這樣那樣的顧慮,一時之間,猶豫不絕,不知該如何是好。
    正在他舉棋不定的時候,帳外有人稟報,說魏軒求見。
    魏軒已被唐寅提拔成西境軍的副統帥,相當于左雙的副手,兩人私下里的接觸是很多的,除去寧人和風人的身份不同外,兩人還是非常投緣的。魏軒并非傳統將領出身,而是因納武令被唐寅一下子提拔成將領的,經驗不足,也不會什么兵法,但他為人謙遜謹慎,有不懂的事情會時常向左雙請教,左雙很喜歡他這樣的性格,也愿意教他,兩人相處的十分融洽。
    他已接到唐寅的密令,也把程錦派來的暗箭人員帶入軍中,一旦生變,可在第一時間除掉以左雙為的寧人將領。
    不過他是打心眼里不希望左雙因叛亂而死于非命,他這次前來,一是探探口風,二是敲敲邊鼓。
    聽聞魏軒來了,左雙剛要說有請,可目光落在桌案的詔書上,嚇的立刻將其抓起,倉促之間也不知道該向哪里藏好了,最后干脆直接塞到屁股下的坐塌底下,然后深吸口氣,說道:“有請!”
    時間不長,魏軒從外面走了近來。
    “將軍,末將有禮了。”魏軒必恭必敬的插手施禮。
    “魏兄弟,快請坐。”左雙私下里已習慣和軍中的將士們稱兄道弟,現在他做了統帥,一時間也很難改變這個習慣。
    魏軒一笑,在左雙的下手邊落座。
    左雙坐在天子詔書的上面,多少有些不自然,他的屁股不安地動了動,含笑問道:“魏兄弟有事嗎?”
    魏軒對上左雙詢問的目光,頓了片刻,說道:“末將聽說蒙相剛剛來過,不知老丞相有何貴干啊?”
    左雙暗暗吸氣,不過臉上不動聲色地笑道:“也沒什么事,就是過來聊些家常罷了。”
    “哦?末將一直不知道,原來將軍和蒙相還有往來。”
    “只是普通交情。”
    “那樣最好。”魏軒聳肩說道:“大王不太喜歡我大風的文武重臣與皇廷的大臣走得太近。”
    “啊!是這樣……”左雙隨口應著,心思卻在急轉,暗暗猜測魏軒是不是察覺到了什么。
    魏軒笑問道:“將軍知道大王為什么不喜歡我們和皇廷大臣接觸嗎?”
    左雙心不在焉地問道:“為什么?”
    “大王常說,我大風的文武皆是萬里挑一的人中龍鳳,而皇廷的大臣則都是迂腐的世襲權貴,瓷器和瓦罐擺放在一起,萬一有個磕磕碰碰,瓦罐碎了不打緊,但瓷器碎了卻讓人痛心。”說著話,魏軒象是講笑話似的哈哈大笑起來,道:“大王的比喻雖未必恰當,但卻很有道理啊,將軍你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