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02

  李德還真沒想到蕭慕青竟要和自己在兩軍陣前會面,他嗤笑一聲,傲然說道:“不見!即使他要向本帥投降,也不用本帥親自出面。【】kenen.netbsp;蔣少之忍不住說道:“將軍,交戰之前,兩軍主帥在陣前相會也是有必要的,一可試探敵方虛實,其二,也可乘機威懾敵方,壯我軍士氣,若是將軍不敢出陣,豈不會被對面的風人看笑話?”
    李德聞言,火往上撞,眼睛瞪起,怒聲道:“誰說本帥不敢出陣?陳鵬、馬然,隨本帥出陣,我倒要看看,蕭慕青在本帥面前能玩出什么花招?!”
    位于戰車左右的兩名魁梧安將插手施禮,大聲回道:“是!將軍!”
    陳鵬、馬然是安國有名的猛將,二人皆有一身出類拔萃的靈武,驍勇善戰,在安國鮮少能碰到敵手。
    有陳、馬二將與自己同行,李德的膽子壯了不少,即便是對方居心叵測,也奈何不了自己。
    在蔣少之的激將法下,李德坐著寬大氣派的大戰車,由安軍陣營中飛奔馳出來。
    很快,戰車在距離蕭慕青的馬車十米左右遠時慢慢停了下來。
    這時馬車上的蕭慕青走出,舉目向前往望了望,李德三十左右的年歲,白面無須,濃眉大眼,鼻直口方,五官深刻,相貌堂堂,再佩上一身精致又合體的金盔金甲,瀟灑飄逸,風采絕倫。
    不管李德的能力任何,此人倒是有一副可以鶴立雞群的好皮囊。
    再看戰車左右的兩員大將,銀盔銀甲,虎背熊腰,相貌粗曠,威武非凡,跨下戰馬的得勝鉤上皆掛有一桿長刀。
    打量對方的同時,蕭慕青也在暗暗點頭,看上去安軍也是有些實力的,并非一群酒囊飯袋的草包。
    他拱手一笑,大聲問道:“在下風國平原軍主帥蕭慕青,不知對面那位是李德將軍?”
    李德安坐的車上,連下都未下來,昂著頭,用眼角余光掃視蕭慕青。李德可不是文將,他自身的修為也算不錯,只掃了蕭慕青一眼便看出他未練過靈武,心生輕視,說道:“蕭將軍,你不在貴軍本陣指揮,來到兩軍陣前找本帥做甚?”
    蕭慕青早就看出他是安軍統帥李德,之所以問只不過是客套罷了,對于李德的傲慢他也不太在意,含笑說道:“李將軍,在下是來勸你撤兵回國的。”
    仿佛聽到多么好笑的笑話,李德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仰面哈哈大笑起來。
    與蕭慕青同來的風將不是旁人,正是虎威將軍戰虎,見李德完全未把己方放在眼里,態度狂妄無禮,他臉色頓是一沉,將本是拄在地上的巨錘抓起,扛到肩膀上,看架勢,隨時都有出手的可能。
    聽聞身后的動靜,蕭慕青回頭看了戰虎一眼,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蕭慕青雖然未把安軍放在心上,但兩軍真打起來,己方必然也有傷亡,平原軍在寧國連續戰斗,損員嚴重,現在元氣未復,若能不戰而退敵之兵,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他說道:“李將軍,貴國與我風國一向沒有宿怨,我希望貴國不要受川、貞兩國的挑撥,盲目開戰,造成無謂的死傷。”
    李德冷笑一聲,說道:“呵呵,蕭將軍說的這么好聽,不外乎是忌憚我安國的大軍,不敢與我安軍做正面交鋒罷了,即是如此,只要蕭將軍能讓貴軍全體將士放下武器,繳械投降,本帥可以以人格擔保,絕不傷害貴軍的一兵一卒,并會向我家大王請命,保你一生榮華富貴。”
    自己不敢與安軍交戰?這個李德是用哪只眼睛看出來的?蕭慕青差點氣笑了,此人看起來一表人才,實則是頭腦簡單的蠢材。與這樣的人也無須再多說什么了,蕭慕青深吸口氣,問道:“如此來說,李將軍是斷不會撤兵,非要與我大風兵戎相向了?”
    李德信心十足地說道:“沒錯!蕭將軍,你來看,我安國將士有二十余萬,而貴軍恐怕還不足八萬,與本帥交戰,貴軍無疑是螳臂當車,自取滅亡,若閣下是聰明人,還是趁早投降吧,若是等到兩軍交鋒,閣下想投降都沒有機會了。”
    多說無宜,既然對方戰意已決,自己亦只能奉陪到底了。蕭慕青聳聳肩,臉上笑容收斂,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陰冷,說道:“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既然李將軍一意孤行,非要在戰場上分個高下,那可就別怪在下不留情面了。”
    說著話,蕭慕青轉身走向自己的馬車。
    呦!蕭慕青的態度變的好快啊,竟然比自己還狂!
    未等李德說話,他左手邊的馬然突然斷喝一聲:“蕭慕青,在我家將軍面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說話之間,他提起馬鞍橋上的長刀,靈鎧化和兵之靈化同時完成,作勢要沖過去與蕭慕青拼命。
    戰虎見狀,沉哼一聲,扛著巨錘,跨步擋在蕭慕青的前方。
    眼看著雙方的武將要打到一處,這時候,李德不滿地低吟了一聲,冷冷撇了馬然一眼,說道:“馬將軍,你這是做什么?取敵賊級,要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砍下來,現在殺他,天下人豈不笑本帥趁人之危嗎?”
    馬然對自己這位頂頭上司可是尊敬得很,他急忙拱手說道:“將軍教訓的極是,末將知道了。”說話的同時,他還不忘狠狠瞪蕭慕青一眼。
    蕭慕青想勸李德退兵回國,李德想勸蕭慕青繳械投降,雙方都不肯讓步,無法達成共識,接下來,只能在戰場上拼個你死我活了。
    李德回到安軍本陣后,立刻傳令,全軍推進,向風軍動進攻。
    隨著他一聲令下,二十萬眾的安軍陣營頓時間象是炸了鍋似的,此起彼伏的傳令聲不絕于耳,各兵團的戰鼓以及中軍戰鼓敲的象爆豆一般,甲胄的摩擦聲嘩啦啦的響成一片。
    二十萬人的推進場面宏偉壯觀,遠遠望去,簡直就象是鋪在大地上的一層銀白色地毯在向前移動。
    反觀對面的風軍也不落人后,整體陣營同是向前推進。在行進的過程中,蕭慕青指令陳修協助右翼大軍,楊冒協助左翼大軍,戰虎鎮守中軍本陣。
    安軍的陣形象是一根箭矢,而風軍的陣形則象是一面張開的大網,只是由于人數相對較少,這張大網看上去要單薄許多。
    因為大批的精銳將士都集中在兩翼,中軍的壓力相對較大,他們必須得承受住安軍主力的沖擊,只有這樣兩翼才能展開,對敵形成合圍之勢。
    戰虎做為先鋒立于中軍的最前方,他早已罩起靈鎧,手中的巨錘業已靈化,站在風軍前,高人一頭,乍人一背,仿佛天神下凡一般,只是看著他魁梧高壯的背影,后面平原軍將士的底氣就足了許多。
    當雙方接近到一里左右時,戰虎猛的高舉靈錘,大喝道:“準備放箭!”
    他話音剛落,后面的風軍陣營里就傳出一片張弓拉弦之聲。
    正統的風軍是不分弓兵和近戰步兵的,平原軍尤是如此,士卒們拿起刀槍就是步兵,舉起弓箭就是弓兵,而且人人身上都攜帶有連弩,在近距離拼殺時,連弩是致敵于死地的法寶。
    兩萬中軍,一瞬間就變成兩萬弓兵,人們在向前跨步的同時,箭矢也齊齊對準半空。
    平原軍訓練有,戰虎根本無須回頭巡視,舉起的靈錘向前用力的落下,遙指對面的安軍,大喝道:“放箭!”
    嗡——一面黑云從風軍的陣營中升起,飛騰到半空中,在天上畫出一道半圓形的弧線,然后尖嘯著向安軍陣營落去。
    眼睜睜看著對方的箭陣飛射過來,安軍將士都未做出任何的反應,并非是被驚呆嚇傻,而是他們從未上過戰場,一時間還未弄清楚飛來的是什么東西。
    等箭陣當頭落在安軍的陣營中時,叮叮當當的脆響聲頓起,‘撲、撲、撲’箭矢破甲聲已分不清個數,只是一瞬間,安軍陣營中就傳出數以百計、千計的慘叫聲。
    安國的盔甲很漂亮,很精致,銀鎧鑲著金邊,亮如鏡面,閃閃放光,上面還精雕細琢著美麗的圖騰,它可以算是精美的裝飾品,但卻不是保命的防具。安國盔甲比寧國的盔甲要薄得多,原因很簡單,盔甲若是太厚士卒們不是嫌其太沉重,就是嫌其太悶熱,對于長年無戰事的安國而言自然要為士卒們著想,將其盔甲削薄一次又一次,現在士卒們都滿意了,可盔甲的實用度連風國的皮甲都不如。
    風軍的箭陣射來,安國盔甲根本抵御不足,基本上中箭就被擊穿,成群成片的安軍士卒撲倒在亂箭之下,就連騎著高頭大馬在軍中穿梭的傳令兵和將領們都未能幸免,兩名位于陣營前方的安將躲閃不及,被連人帶馬射成了刺猬。
    “起盾,快起盾!防敵軍箭陣!”
    終于有將領反應過來,扯著脖子大喊大叫。--
    可他話還未喊完,風軍的第二輪箭陣又到了,而且這次還攙雜了威力更加強勁的破軍弩。
    破軍弩的威懾力是難以估量的,一次三箭齊,抵其鋒芒者,無論是人是馬還是鋼鐵盾牌,無不被擊穿,常常是一串敵軍被破軍弩活生生的竄起,釘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