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04

  馬然的修為的確不弱,而戰虎的修為又是風國四大猛將中最差的一個,他在戰場上也一向不是靠靈武制勝,而是靠他那一身無人能匹敵的蠻力。.kenen.netbsp;兩人實力相當,釋放的靈亂·極和十字交叉斬·極又斗了個不分上下,見靈武勝不了對手,戰虎也滿不在乎,他提起靈錘,再次向馬然沖去,與他做近身纏斗。
    馬然的修為不比戰虎差,可力氣和格斗技巧就差的遠了,只與戰虎打了兩個回合,他手中的靈刀就和戰虎的巨錘碰了個正著,他感覺半個身子都在麻,手中刀險險就脫手而飛。
    他心中駭然,只能故技重施,再次抽身而退,想拉開雙方的距離。
    只是這次戰虎不再給他機會,別看戰虎的身材高壯,活象狗熊成精了似的,但移動起來一點也不笨重,甚至比身手矯健之人還要靈活。
    馬然后退的快,戰虎的近身卻更快,幾個大步踏出,就已竄到馬然近前,靈錘順勢前捅,猛擊馬然的胸口。馬然嚇了一跳,暗道一聲好快,不敢抵其茫然,低頭彎腰閃避。
    沙!靈錘從他的頭頂上掠過,可還未等他直起身,戰虎手臂突然下壓,靈錘改變方向,又由上而下的狠砸下來。
    哎呀!
    馬然心中驚叫,一瞬間,冷汗流了出來,他來不及細想,身子就地一倒,全力向旁翻滾出去。一擊不重,戰虎毫不停頓,箭步再上,依舊是輪錘猛砸。馬然連從地上爬起的時間都沒有,被*無奈的繼續在地上翻滾,躲閃對方的眾擊。
    在安國那么厲害,鮮少能碰到敵手的馬然,此時被戰虎*的滿地打滾,灰頭土臉,狼狽不堪。連續躲閃了戰虎五記重錘,這時候,連馬然自己都有些掛不住面子了,而且他體力有限,這么滾來滾去,自己非得被活活累死不可。
    等戰虎的第六錘又砸下來時,馬然將牙關一咬,不再躲閃,平躺在地,躬起腰身,運用全力,雙手擎刀,高高舉起,準備硬接戰虎的一錘。
    戰虎可不是頭腦簡單之人,他見對方躲閃的靈活,每次出錘時其實都未用上全力,現在見對方不躲了,要硬接自己的錘子,他心中暗笑一聲找死,原本只用的五成力氣也加到了十二成,惡狠狠向下砸去。
    耳輪中就聽當的一聲巨響,其聲響之大,讓周圍的雙方將士都感覺耳朵嗡了一聲,接著什么都聽不見了。
    靈錘不偏不正,剛好砸在馬然的刀桿上,那強大的力道讓馬然感覺自己不想是接到一把兵器,而象是接到一座倒塌的巨山。
    在鐵器碰撞聲后,緊接著是轟隆一聲的巨響,馬然身下的地面猛然向下塌陷,被生生震出一只大深坑。
    此時再看馬然,躺在坑底,雙臂盡斷,連森森的白骨都穿透皮肉和鎧甲,支出體外,原本擎起的靈刀也被巨錘砸落,拍在他自己的面門上,后者連聲都未吭一下,腦袋直接被刀桿壓碎,白花花的腦漿濺射出一地。
    戰虎一記全力的重錘,在馬然橫刀招架的情況之下,還是被其強橫無比的力道活活壓死,其死狀之慘,讓人不忍目睹。
    戰場上先是一片寂靜,片刻之后,安軍陣營突然間象是炸了鍋似的,人們叫喊連聲,四散而逃。
    “馬然將軍被殺了——”
    “馬然將軍被敵將殺了,兄弟們快跑啊——”
    這回不僅是安軍的前軍大亂,連帶著,馬然帶來的那兩萬中軍也亂了。
    后面的人還在向前跑,前面的人則向后逃,沒有整體的指揮和調動,安軍士卒自相碰撞,自相踐踏,遠遠望去,已哪有陣營可言?就是人仰馬翻的一盤散沙。
    現在李德可有些傻眼了,敵方的前軍明明才兩萬人而已,己方的五萬前軍抵擋不住也就罷了,可又派去了兩萬的援軍還是未能抵擋得住,反而為的大將馬然又被敵將斬殺,這仗還怎么打?
    禍不單行。正當李德心亂如麻,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有安兵來報,己方的兩翼受到風軍攻擊。
    李德心頭一顫,急忙向東西兩邊觀望,可不是嘛,風軍的兩翼已然推進到己方中軍的兩側,正對中軍形成夾擊之勢。安軍的中軍根本抵御不住平原軍的進攻,下面的士卒們要么慘死在風軍的刀下,要么成群結隊的往后跑。
    現在,安軍是三面受敵,正面抵擋不住,兩翼的形勢更是岌岌可危,全軍的整體陣型已被打壓的變了形,不再是鋒矢陣,更象是七拐八扭的‘水蛇陣’。
    戰斗至此,李德是再也沉不住氣了,他站在戰車上,手扶欄桿,滿面驚慌的四處張望,對眼前的局勢毫無應對之策,以前在書本上所學的那些兵書戰策現在一樣都用不上,豆大的汗珠子順著他的面頰流淌下來,他結結巴巴地喃喃說道:“這……這可如何是好?”
    身為主帥的李德都如此慌張,下面那些將領們的情緒也就可想而知了,眾多的安將們六神無主,人人自危,就連他們跨下的戰馬都在不安的躁動,蹄子不停的踢打地面。
    蔣少之瞧瞧左右的眾將,再揚頭看看車上的李德,他心中暗暗嘆了口氣,風軍敢以七萬多人主動迎擊己方的二十萬大軍,怎么可能會是無備而來?
    看雙方的戰斗,無論是單兵能力還是整體配合,己方與風軍的差距不僅是一兩個檔次,即使人數再眾,恐怕也不是風軍的對手。
    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再拖,到時誰都跑不了,全軍就得交代在這!想到這里,蔣少之對李德拱手說道:“將軍,敵強我弱,此戰我軍……我軍還是暫行撤退,先避其鋒芒再做打算吧!”他本想說我軍敗局已定,趕快跑吧,不過一想到李德的脾氣,只好把話說的婉轉一點。
    開戰之前,蔣少之只說風軍實力不弱,就遭來李德劈頭蓋臉的痛罵,現在他說要撤退,非但沒引來李德的罵聲,后者還在大點其頭,連連應道:“對對對,風軍厲害,我軍先避一避方為上策!”說著話,他立刻對戰車旁的傳令兵們喝道:“快!快去傳令,全軍撤退,別再和風軍打了!”
    眾傳令兵們聞言,一哄而散,把李德的軍令傳給各個兵團。
    很快,安軍陣營中的擂鼓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連續不斷的銅鑼聲,當當當,刺耳的鑼聲此起彼伏,響個不停。
    擂鼓進軍時安軍都不是平原軍的對手,現在金聲一起,要全軍撤退,那就更招架不住風軍的推進了。
    李德根本不管麾下將士們的死活,他急急令車夫調轉方向,駕著戰車先行撤退。
    他一跑,周圍的安將和侍衛隊也跟著跑。
    他們都是馬隊,尤其是李德所坐的戰車,前面有八匹駿馬拉著,度極快,正在撤退的后軍哪里能快得過他們,這么一大隊騎兵沖進后軍當中,被撞死撞傷的安兵就已不計其數,慘叫之聲連成一片。
    他們才剛剛穿過后軍,舉目向前一望,只見一支萬人左右的風軍不知何時已繞到安軍的背后,將安軍的退路封堵住。
    李德看得真切,腦袋也隨之嗡了一聲,沖著馬車兩側的眾將尖聲喊道:“沖過去,給我殺開一條血路,沖出去!”
    眾將們聞言,只能硬著頭皮加快馬,向前方的風軍方陣沖殺。
    不等他們沖到近前,風軍的箭陣倒是先來了,密集的箭矢迎面而至,其中還混有數不清的破軍弩弩箭。
    破軍弩的厲害之處在于方便攜帶,它遠沒有拋石機那么巨大,混在軍中,不顯山不露水,從外面看也根本看不出來,而一旦交鋒,破軍弩從人群中推出來,所產生的殺傷力出想象。
    破軍弩的弩箭飛射出去,射中馬頸或馬頭時,能直接將其貫穿,即便后面坐的是身罩靈鎧的修靈者也不能幸免,再堅固的靈鎧在破軍弩面前也變的不堪一擊,連人帶馬帶靈鎧被一并射透。
    還未等眾多的安將、侍衛們沖到風軍陣前,僅僅是死在箭陣和破軍弩下的就有數百號人,其中包括十余名安將。
    戰車上的李德也險些被破軍弩射中,好在他反應得快,及時伏下身去,弩箭是擦著他的頭纓掠過,將他身后插著的安國大旗的旗桿射斷。
    現在李德是真被平原軍打怕了,他這輩子還沒碰到得過這么厲害的對手,當然,這場戰斗也是他這輩子第一次上戰場。
    他趴在車底里,雙手抱著腦袋再也沒站起,只剩下閉著眼睛尖叫了。
    他甚至連自己的戰車是怎么沖出風軍陣營的都不知道,直至當他聽到有人呼喚自己的時候,再慢慢睜開眼睛,這時候四周已是一片安寂,他壯著膽子顫巍巍的坐起身,向車外望了望,原本數十名的戰將現在只剩下十幾人,數千的侍衛也只剩下一千來人,而且人人身上都是血跡斑斑,至于下面的士卒們連一個都未看到,馬車的周圍就只有這千百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