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05

  風、安兩軍在莫國北境的一戰,最終以風軍的大勝而結束,此戰安軍敗的奇慘無比,二十萬的大軍,傷亡有五萬多人,但被俘卻有十萬之眾,剩余的人全被打散了,安軍統帥李德僥幸逃出重圍,身邊僅僅剩下一千來人。【】kenen.netbsp;安軍的這一敗,損失的可不僅僅是兵力,更重要的是與風軍對戰的信心被打的蕩然無存,此戰過后,安軍簡直畏懼風軍如虎豹,聞‘風’而逃,而在風軍中安軍也多了一個外號——孔雀。
    外表很漂亮,時不時的還能張開羽翼嚇嚇人,而實際上根本不經打,一擊即潰。
    七萬多人的風軍能大敗二十萬的安軍,而且自己的損傷才區區一萬多,這個結果是誰都沒能預料得到的。
    大戰過后,李德收攏己方的散兵游勇、殘兵敗將,最后勉強集結起四、五萬人,生怕風軍再追殺上來,他率麾下直接敗退回安國本土。
    安國的兵力其實很多,不下百萬,損失十多萬人不傷元氣,但風軍的驍勇善戰給了安國極大的震撼和恐懼,再不敢輕易派兵出征。
    此后,安國也基本退出了伐風聯盟,只道義性的為川、貞兩國提供后勤補給。
    安國之所以未繼續出兵,畏懼風軍的戰力是一方面,其二,平原軍釋放了被俘的十萬安軍也成了主要因素。
    要如何處理這十萬人的安國俘虜,蕭慕青沒有做太多的考慮,也未向唐寅提出申請,自做主張將其全部釋放。
    風國和安國沒有宿怨,更不存在仇恨,如果直接處死這么多的俘虜,在道義上說過不去,也會給風軍留下殘暴無道的罵名,但若是關押他們,十萬人每天要吃要喝要人看守,那得消耗多少錢財?再者說,此戰打的太容易,俘虜安國十萬人也太容易了,放掉并不會讓人覺得可惜。
    蕭慕青略微一琢磨,認為還是將其全部放還省事,又能體現出己方的寬仁和大度。
    風軍對安國的俘虜一個未殺,只是繳了他們的武器和盔甲,然后全部送還給安國。
    風軍如此善待己方的被俘將士,安國又哪好意思繼續出兵討伐,借著這次的慘敗,也就正好偃旗息鼓,不再響應川、貞兩國對風出兵的號召,但又為了不得罪川、貞二國,安國提出無償的為其提供糧草和軍械等補給。
    平原軍這邊的仗打的順風順水,三水軍那邊則相對艱難一些。
    桓軍雖然沒有出名的大將,但戰力并不差的,至少實戰的經驗很豐富。
    桓國位于昊天帝國的中南部,和其南方接壤的貞國一樣,常常遭受西方蠻邦、諸國的侵犯,桓國比貞國好的一點是人口多,資源豐富,抵御外敵的入侵倒也游刃有余,不至于象貞國那樣全民皆兵。
    桓、貞兩國是近鄰,又同樣面對西方國家、番邦的威脅,所以兩國的關系十分微妙,即要經常合作,聯手抗敵,而同時又存在領土上的糾紛,邊境小規模的摩擦和爭斗不斷,直至貞國與川國達成同盟之后,桓、貞兩國間的糾葛才減少很多,桓國對貞國的政策也變成以退讓為主。
    對于桓軍的戰力,梁啟并未小視,以十萬兵力的三水軍抗衡二十萬眾的桓軍,他也頗煞費一番苦心。
    梁啟并未向蕭慕青那樣直接找上敵軍,做針鋒相對的正面交戰,而是在后面尾隨桓軍,并把軍內的一萬騎兵分成若干小隊,不分晝夜的騷擾對方,使桓軍不得安寧。
    桓軍當然也有探報,早就知道有支規模不小的風軍在尾隨著己方,桓軍統帥徐青也有主動調頭去進攻,但風軍根本不迎戰,龜縮在臨時搭建的營寨里死守。
    桓軍兵力雖眾,但想攻破風軍的營寨可不容易,幾輪進攻下來,非但未攻進去,反而損兵折將不少,最后徐青也只能無奈撤兵,不再搭理這支風軍,繼續向寧地而去。
    他不想理會風軍,但風軍可纏著他不放。
    桓軍一走,風軍這邊立刻就拆營拔寨,繼續遠遠的尾隨,最最讓桓軍頭痛的是對方的騷擾戰術,小股的風騎兵幾乎是一天十二時辰不停來襲,打完就跑,要命的是他們所騎的都是莫國戰馬,度飛快,桓軍想追也追不上。
    等桓軍被惹急了,調回頭去攻風軍主力的時候,后者又已搭好營寨,嚴陣以待,使桓軍的進攻無果而終。
    如此幾天下來,桓軍被騷擾的不勝其煩,上下將士疲憊異常,怨聲載道,軍中的將領紛紛向徐青請纓,與后面的風軍決一死戰。
    徐青也想與風軍一決雌雄,但風軍根本不給他正面交戰的機會。
    風軍的探報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消息異常靈通,只要桓軍這邊稍有個風吹草動,風軍便能第一次時間得到消息。
    前面幾次桓軍回頭進攻風軍的時候,都是他們才剛剛動身,后面的風軍就開始扎營、布置拒馬了,等他們接近風軍,人家的營寨也正好建完,進攻一展開,立刻遭受到風軍的迎頭箭射,根本攻不上去。
    眾將的主動請纓被徐青…回絕,這時候,有位名叫薛沛的桓將給徐青出了個餿主意。
    薛沛讓他留下五萬將士,安營扎寨,阻擋風軍,其余的將士繼續北上,進入寧地。
    他的道理很簡單,既然十萬左右的風軍能以營寨擋住己方的二十萬大軍,那么己方的五萬將士也能以營寨擋住對方的十萬人。
    這位薛沛的推理聽起來似乎合情合禮,可實際上根本經不起仔細推敲。
    每支軍隊的戰力都不一樣,三水軍能倚仗堅固的營寨以十萬擋二十萬,但不代表其他軍隊也都能做到這一點,兵書上是有說三倍于敵時方能破城拔寨,但現實中可有許多兵書上沒有記載的外在因素的存在。
    留下五萬將士阻敵,能不能抵擋得住對方,徐青心里沒底,正在他猶豫不絕的時候,其他將領們紛紛表示薛沛的這個主意好,留下五萬將士,不僅能阻擋敵軍的尾隨,連敵軍的騷擾戰術也一并破解,己方大軍再不用日夜不得安寧了。
    一個人兩個人這么說,徐青或許還心存顧慮,但眾將們都這么說,也就由不得他再反對了。
    主意是薛沛出的,徐青本打算留下薛沛,讓他率五萬將士留在原地駐守,但薛沛執意不肯,他隨軍出征是要殺進風國,立下大功的,哪肯留在這里與十萬的風軍做對峙?既然薛沛不同意,徐青也不勉強他,改派錢易、向湯二將阻擋風軍。
    軍令如山。
    徐青一聲令下,十五萬的桓軍走了,留下五萬的將士在原地駐守,并搭建營寨,設置土墻、鴻溝、拒馬、陷阱等,做出與風軍長期對戰的架勢。
    天眼和地網的探子把桓軍的一舉一動如實回傳給三水軍,梁啟聽聞之后,仰面哈哈大笑,他要的就是桓軍分兵,如此一來,也就給了己方各個擊破的機會。
    以錢易、向湯二將為的五萬桓軍剛把營寨扎完,暗藏于附近的天眼和地網探子就把營寨的布局草圖送回三水軍,甚至連對方在哪里布置有陷阱,那些有拒馬、鴻溝都標注的清清楚楚。
    接到敵營的布局圖后,梁啟片刻未耽擱,立刻傳令,全軍進攻。
    這次的進攻只是佯攻,其目的是為了麻痹桓軍。
    剛剛建好營寨的桓軍士氣正盛,見風軍打來了,一各個興奮的兩眼放光,弓箭手齊齊上了寨墻,對著外面的風軍不停放箭。
    五萬的桓軍,其中的弓箭手還不足萬人,可十萬之眾的三水軍就被他們生生的射退了。
    望著風軍敗逃,并丟了滿地的盔甲、武器、軍旗、輜重,錢易和向湯二將大喜,還裝模做樣的出營追殺一陣,沒有追上風軍,倒是把風軍遺棄的盔甲、武器等物統統拉回大營里。
    連日來,桓軍只吃風軍的虧,而這次一下子打了大勝仗,錢易、向湯樂的嘴巴都合不攏。
    二人立刻給徐青送去戰報,在戰報里,兩人是極盡夸大之能事,說擊殺風軍萬余人,繳獲的物資不計其數等等。
    實際上風軍有多少人被射殺,他倆又哪能看得清楚?白天打了大勝仗,晚上,五萬桓軍在營寨里睡的安穩。
    這些天,桓軍沒睡上一宿好覺,無論將領還是士卒,已疲憊到了極點,現在風軍剛剛吃了大虧,人們料定風軍晚上不敢再來進攻,全營上下疏于防范,就連站崗放哨的士卒也一個勁的打瞌睡,提不起精神。
    桓軍這邊放心大膽的休息,可三水軍那邊卻在積極的做著備戰。
    臨時搭建的中軍帳里燭臺林立,將大帳罩的亮如白晝,三水軍統帥梁啟,副帥白勇,以及上官元讓、葉堂、高宇等將都在。
    臨時的營帳里沒有時間擺設沙盤,只是在中央的地上用石頭、土堆等物所代替。
    眾將們統統圍站在左右,人們的目光齊齊落在梁啟身上,只等他下達進攻的命令。
    此時梁啟面帶微笑,托著下巴,正在沉思,考慮此戰要如何打才能全殲敵軍,又能把己方的損失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