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07

  莫顏率領五百風軍并未在轅門處死守,而是直接沖上寨墻,砍殺墻上的桓軍。.kenen.netbsp;這五百手持斬馬刀的三水軍精銳,好象五百殺紅眼的惡魔,上到寨墻之后,把斬馬刀掄開,對著剛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的桓軍猛砍猛劈。
    斬馬刀的分量不清,精鋼打造,鋒利異常,通常是用于砍馬腿的,現在用到人身上,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隨著風軍殺上來,寨墻上的慘叫聲連成一片,許多桓軍連站都未站起,就直接把風軍砍成兩截。
    莫顏身先士卒,沖在最前面,他身罩靈鎧,手持靈刀,一走一過之間,周圍的桓軍要么死于他的刀口下,要么被擠下寨墻,準備不足的桓軍竟被以莫顏為的五百風軍殺的毫無還手之力。
    這才僅僅是開始,很快,風軍的主力在火箭的信號下沖殺上來,大批的風軍如潮水一般從轅門涌了近來,見人就砍,逢人便殺,有許多桓軍在營帳里還未來得及跑出去,帳篷就被外面的風軍砍倒,數十人被蒙在帳篷底下,出不來,又逃不掉,被外面的風軍直接以亂矛刺死,鮮血將帳篷染的血紅,血水在帳篷底下汩汩流出。
    此時桓軍的兩位主將錢易和向湯還在各自的帳篷里蒙頭大睡,由于白天打的大勝仗,入夜的時候兩人都沒少喝酒,現在外面已經打的天翻地覆了,他二人還未蘇醒過來。
    有桓軍士卒跑進帳內,推了半晌才把這兩位搖醒,等他二人一聽風軍已經攻打進營寨了,兩人的睡意一下子飛到九霄云外,衣服、鞋子統統未顧得上穿,跌跌撞撞的跑出寢帳,到了外面舉目一往,好嘛,若大的營地,到處光火,四面八方皆是一片喊殺之聲。
    這下,錢易、向湯二人都傻眼了,兩人的寢帳相鄰,兩個人象木頭樁子似的站在各自寢帳的門口,半晌回不過神來。
    這時候,一名從前方敗逃回來的桓將沖到二人近前,翻身下馬,顫聲說道:“錢將軍、向將軍,大事不好,風軍殺進來了,兄弟們抵擋不住,兩位將軍快跑吧!”
    錢易三步并成兩步,沖到那名桓將近前,一把將他的領子抓住,往回一帶,怒聲道:“風軍近來多少人?”
    “多少人……不計其數,無邊無沿,十萬風軍可能……可能都殺進來了……”那桓將結結巴巴地說道。
    “啊——”錢易驚叫出聲,十萬風軍都殺進來了,怎么殺進來的?為何己方的守衛沒有示警?難道敵人是天上掉下來的不成?
    現在再去追究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向湯跑到錢易身側,說道:“錢兄,風軍主力已然破營,敵眾我寡,我方難以抵御,還是……先撤吧!”
    白天剛剛給將軍傳的捷報,結果晚上就把大營丟了,這讓自己有何臉面去見徐青?錢易氣急敗壞的直捶自己的腦袋,不過現在后悔也沒用,除了棄營而逃,已別無選擇。他狠狠的一跺腳,哀嘆一聲,大喝道:“傳令,全軍撤退!全軍向北撤!”
    桓軍的主力就在北面,他們要撤退,自然也要向北撤,去找己方主力匯合,面子上是有些過不去,但總比丟掉性命強。
    錢易和向湯這兩位,連盔甲都未來得及穿上,只著白色的中衣,穿著戰靴,拿著武器,跳上戰馬,向北逃去。
    對二人而言,不幸中的萬幸是風軍從東、西、南三個方向進攻的,惟獨北面沒有風軍,他們的敗逃也就變的容易了許多。
    五萬桓軍,被風軍破營之后,根本未做出象樣的抵抗,隨著錢易、向湯兩名主將北逃,下面的將士們也跟著二人一起逃。
    可是沖殺近來的風軍又怎么可能輕易放他們離開,追殺、堵截,無所不用,桓軍是逃一路,死一路,其狀之慘,之狼狽,讓人不由得心生唏噓。
    五萬的桓軍,從北營逃出去的都不到三萬人,錢易、向湯這兩位沒時間清點人數,帶領手下的殘兵一個勁的向北狂奔,在逃跑的路上,錢易、向湯沒去琢磨如何甩掉后面的追兵,也沒想前方會不會有埋伏,心里只是在尋思見到徐青之后,自己要如何解釋這次的慘敗。
    正當他們向前狂奔的時候,突然之間,前方一里開外的地方亮起無數的火把,緊接著,尖銳的呼嘯聲仰面而來。
    天色黑暗,人們看不見有什么東西飛過來,不過桓軍畢竟是久上沙場,經驗豐富,只聽其聲,立刻判斷出來那是飛而至的箭陣。
    “敵軍箭陣!快起盾!”
    錢易和向湯二人不約而同的大喊著。
    不用他二人提醒,下面的桓軍將士已早早的把手中的盾牌舉了起來。當然,有盾牌的可以舉盾,而桓軍士卒有相當一部分人在逃亡時都把盾牌扔掉了,現在突然有箭陣來襲,他們想舉盾也找不到。
    箭矢的射哪會給他們多余的準備時間,眨眼工夫,箭陣就到了,耳輪中就聽桓軍陣營中響起一片撲撲聲,只一瞬間,中箭倒地桓兵就有數百人之多。
    有盾牌擋箭陣都困難,何況己方還有那么多士卒沒有盾牌。錢易和向湯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暗道一聲拼了,兩人齊齊下令,無視前方敵人的箭射,硬沖過去。
    主將一聲下令,下面的士卒們只能按令行事,人們是咬著牙,硬著頭皮往前沖鋒。
    在他們對面的,正是以上官元讓為的那兩萬風軍。
    天色漆黑,桓軍看不清楚他們,他們也看不清楚桓軍,兩萬風軍沒人瞄準,幾乎都是在
    憑著敵人出的聲音在盲目射箭。
    一輪箭陣過后,風軍也在心里默默算計著,聽敵人的腳步聲,似乎已近一百丈,人們將箭矢下壓,按一百丈的距離放箭。一箭射出去,聽到對面有慘叫聲和箭頭撞擊盾牌的叮當聲,人們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命中敵人,反正可以確認大致的距離是沒錯,然后再放第三箭、第四箭……
    風軍閉著眼睛放箭,桓軍差不多也是閉著眼睛向前沖,硬沖箭陣,靠的全是運氣,哪怕有盾牌在手,也可能被一箭斃命,而就算沒有盾牌,若是運氣好,也能平安沖過去。
    但運氣只會眷戀少數人。這一路沖鋒下來,地上桓軍的尸體鋪了整整一層,數都數不清個數。
    上官元讓在己方陣營的最先方席地而坐,三尖兩刃刀插在他的身旁,他閉著眼睛,靜聽敵軍的動靜。放箭的時候,他完全出不上力,與其站在那里干著急,還不如坐下來靜等敵人沖到近前呢!
    桓軍是一路踩著無數同袍的尸體沖到風軍近前的,當對方已距離風軍十丈的時候,上官元讓終于站起身,抓起身旁的三尖兩刃刀,大喝道:“收箭,準備近戰!”
    嘩啦啦!
    兩萬三水軍上下齊動,人們紛紛背弓還箭,拿起武器,列好戰陣,準備與敵軍做近身肉搏戰。
    雙方的距離已經極近,桓軍聽聞上官元讓的叫喊,立刻判斷出來此人是風軍主將,百余名身上還插著箭支的桓兵嘶吼著沖向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哼笑出聲,嗤道:“螢火之光!”說話間,三尖兩刃刀靈化,緊接著,精光乍現,靈亂·風釋放出去。
    呼!
    靈刃如風,漫天飛舞,百余名沖在最前面的桓軍都未能幸免,無不被靈刃所波及。
    前面的士卒最慘,連全尸都未留下,身軀被靈刃絞了個稀碎,后面的士卒稍好一些,有些人被靈刃直接劈死,有些人則被靈刃劃傷,倒在地上疼的滿地翻滾,死也好,傷也好,上官元讓的靈亂·風刮過之后,百余名桓軍已沒有還能再站立的。
    他看也未看敵軍,回身上馬,在馬上將手中刀向前一揮,大喝道:“隊陣推進,所遇敵軍,殺無赦!”說完話,他雙腳一磕馬腹,戰馬嘶鳴,甩開四踢,伸著腦袋沖了出去。
    上官元讓沒理別人,自己先沖出去了,后面的兩萬風軍士卒都傻眼了,元讓將軍要打頭陣,也得帶著我們一起打啊,他有戰馬騎,但自己可沒有,誰能追得上他啊?
    好在兩萬風軍里還有兩名兵團長,不至于離開上官元讓就變成群龍無的一盤散沙。看著絕塵而去的上官元讓,兩名兵團長各露苦笑,指揮麾下士卒,向前推進,阻殺潰逃過來的桓軍。
    桓軍是松散著沖鋒過來的,碰上戰陣齊整的風軍,哪能沖得過去,剛到近前,連風軍陣營前面的盾牌都未撞開,就被伸出的戰戟、長矛刺成馬蜂窩。
    桓軍是上來的一批,被刺翻一批,很快,風軍陣營前的尸體已鋪了厚厚一層,向前推進時,高大的盾牌是推著尸體前進著。
    此時,上官元讓業已殺入桓軍的人群當中,這把上下翻飛又時不時釋放出靈武技能的三尖兩刃刀成了周圍所有桓兵的噩夢,數之不清的桓軍將士慘死在他的刀下,不過,不管上官元讓有多么可怕,桓軍還是源源不斷的沖殺過來。畢竟在桓軍的背后也有風國追兵,此時若是怯戰,不沖出去,等追兵上來自己還是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