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08

  被*的走投無路的桓軍只能拼死一搏,與堵截他們的風軍展開血戰。【】kenen.netbsp;這一場拼殺對敵我雙方都稱得上慘烈。桓軍不顧一切的往前沖,讓向來有虎狼之師稱呼的風軍都殺到手軟。可是在兩軍搏命的時候,稍有遲疑,斃命的就是自己。
    等雙方全面交戰后,風軍這邊的傷亡也開始呈直線上升,戰陣前面的士卒倒下一排又一排,桓軍的死傷者更多,完全是用人的血肉之軀在硬沖風軍的戰陣。
    沖進桓軍人群里的上官元讓正殺的興起之時,與迎面而來的錢易、向湯二將碰了個正著。由于這兩位連盔甲都未穿,只著中衣,上官元讓以為二人只是普通的桓兵,連理都未理。
    他不理二人,二人可沒不會放過他。距離好遠,錢易和向湯就看到上官元讓在己方陣營里殺的不亦樂乎,斬劈己方的士卒如切菜一般,錢易心生憤恨,罩起靈鎧,沖到上官元讓面前,招呼也未打,抖手搶先攻出一槍。
    呦!上官元讓一愣,他本以為對方是桓兵,原來即能罩靈鎧,又能施展兵之靈化,想來應是敵軍中的將領。他微微一笑,不急不緩的側動身形,將仰面而來的靈槍輕松避開,錢易正要收槍再攻,上官元讓突然回手一刀,反取對方的腦袋。
    好快!這兩個字是錢易此時心里唯一的想法,沒時間過多考慮,他下意識的向后仰身,只聽沙的一聲,三尖兩刃刀幾乎是貼著他的鼻尖一掃而過。
    這員風將是什么人?怎么如此厲害?!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過一招,錢易就判斷出來,自己絕非此人的對手。
    等上官元讓的刀鋒過去后,錢易急忙向旁策馬,退出一段距離,然后回頭叫道:“向兄,快來——”
    他不回頭還點,這回頭一瞧,身后哪里還有向湯的身影,下意識的又往前看,只見向湯快馬加鞭,越過他和敵將,自己已經先跑了。
    哎呀,這個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的小人!錢易心中氣極,他想追過去,可是一旁的上官元讓已把他盯上了,哪會放他離開,后者撥馬而回,三尖兩刃刀在空中畫出一道長長的電光,直向他腰間橫劈過來。
    錢易心中一顫,只能立槍格擋。耳輪中就聽當啷啷一聲脆響,刀鋒劈在槍桿上,火星子竄起好高,這一刀的撞擊力,令錢易連人帶馬退出三米多遠,后者膀臂麻,虎口黏糊糊的,已被對方一刀震裂,就連上面附著的靈鎧都碎了。
    這人的力氣怎么這么大?錢易雙手哆嗦著,鮮血淋漓,雙目驚恐地瞪著對面的上官元讓,呼吸凌亂,顫巍巍地急問道:“你……你是何人?”
    “風國,上將軍,上官元讓!”上官元讓報出自己名字的同時,人又催馬沖到錢易近前,沒有虛招,三尖兩刃刀平凡無奇的橫掃對方的脖子。
    上官元讓?錢易聽了這個名字,頓時心涼半截。桓國距離風國雖遠,但武將出身的錢易對上官元讓也有所耳聞,知道他是風國的第一猛將,沒想到,自己竟然和他在戰場上碰到了。
    對方的一刀又砍過來,這回錢易沒敢硬接,也無力再硬接,他全力向下伏身,整個人幾乎貼在馬身上,堪堪讓過這一刀,可還未等他挺身,上官元讓已電一般抽回靈刀,緊接著又向前一探,狠狠刺向錢易。
    錢易無從閃躲,只能無奈的運足全力,以靈槍去磕刀鋒,想把對方的刀彈開。可惜上官元讓這一刺之力太大,別說現在錢易的雙臂使不上力,就算可以使上力,也未必能把上官元讓的刀磕開。
    當啷!
    靈槍是掃到了刀鋒,只是絲毫未將其擊偏,三尖兩刃刀度不減、力道未削,繼續直直向前刺去。撲哧!這一刀,正刺在錢易的心口窩,刀鋒由前心入,在他的后心探出,直接把錢易刺了個透心涼。
    “啊——”
    錢易出一聲撕心咧肺的慘叫,在戰馬上坐立不足,仰面翻倒,摔落到馬下。
    上官元讓催馬上前,手起刀落,砍下尸體的腦袋,然后以刀尖挑起,掛在跨下的馬鞍子上。
    可憐桓將錢易,一身的本事還沒找到施展的機會,就碰上了殺神上官元讓,在后者的刀下未走過五個回合,便被上官元讓一刀刺死,死后還落得個身異處的下場。
    其實以錢易的本事,并不至于敗的如此之慘,只是不知道對方是上官元讓,一上來就吃了大虧,而后心思已亂,再難與之抗衡。
    向湯不顧同袍情誼,危急時刻棄錢易而逃,結果他也沒有沖出風軍的戰陣。
    他進入風軍陣營當中,左突右殺,確實殺死殺傷不少風軍,不過涌上前來圍攻他的人也越來越多,最后他一個不留神,被風軍拉下戰馬,眾多的風軍隨之一擁而上,向湯連釋放靈武技能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成群的風軍壓到在地,手中的靈刀也被人家硬奪了去,讓風軍生擒活捉。
    戰場上的撕殺還在繼續,不過并未維持的太久,很快,風軍的大隊人馬隨后殺到,對桓軍行成前后夾擊之勢。
    最終,從桓營僥幸逃出來的三萬桓軍并沒有跑掉多少人,基本全軍覆沒,要么戰死,要么繳械投降,做了風軍的俘虜。
    只此一戰,五萬之眾的桓軍被三水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全殲,兩名主將,一死一被俘,戰果之悲慘,在桓國歷史上都很罕見。
    戰斗結束后,梁啟將桓軍的大營占為己有,他未讓全軍進入駐扎,而是把桓
    軍的俘虜關押進去,留下一部分兵力看守,他自己則率三水軍主力,馬不停蹄的立刻北上,追擊桓軍主力。
    在此戰中幸存下來的桓兵連夜逃回己方的主力大營,并把戰斗的結果一五一十的匯報給桓軍主帥徐青。
    徐青聽后,腦袋嗡了一聲,又悲又氣又急,險些當場背過氣去。五萬的將士,在自己離開還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被風軍全殲,這仗是怎么打的?在桓**史之上,哪有過這樣的大敗?
    徐青正處于震驚當中,外面探馬回報,在己方營地十里外的地方,現了大隊的風軍。
    別人還沒說話,薛沛倒是第一個拍案而起,怒聲道:“風軍欺人太甚!剛剛與我軍的小股兵力交過戰,現又來追擊我軍主力,太目中無人了!將軍,下令迎擊風軍吧!”
    旁人這么說,徐青或許還能考慮考慮,但薛沛這么說,他連想都沒想,心里只剩下怒氣了。
    當初就是薛沛讓自己分兵的,留下五萬將士阻擋風軍,可結果怎么樣,五萬將士被風軍殺了個全軍覆沒,現在他又來給自己出主意,難道還嫌害自己不夠慘嗎?
    啪!
    徐青猛的一拍桌案,伸手指點著薛沛,氣的半晌沒說出話。
    薛沛也自知理虧,見徐青已氣的胡子快要翹起來,他嚇的一縮脖,急忙垂,不敢正視徐青,默不做聲地悄悄坐了回去。
    這時候,一位名叫王蒙的謀士拱手說道:“將軍,薛將軍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風軍剛剛經歷過一場惡戰,又馬不停蹄的追趕過來,全軍上下必然疲憊,我軍若去主動迎擊,取勝十拿九穩。”
    其他眾人聽完之后,紛紛表示贊同的點點頭,認為王蒙所言很有道理,俗話說驕兵必敗,現在風軍就是這樣,打敗了己方五萬將士,就認定己方好欺負,不顧將士們的疲憊,連續出征,戰力肯定銳減,此時不戰,還等待何時?
    人們紛紛把目光投向徐青,七嘴八舌地說道:“將軍,現在正是出擊風軍的大好機會!”
    “風軍傲慢,此戰我軍必勝,也能為錢將軍、向將軍等兄弟報仇血恨!”
    “我等與風軍勢不兩立,將軍,下令吧!”
    “將軍,快下令吧——”
    眾將齊齊請纓,求主動出戰,被他們這么一催,徐青的心又活了,不過他很快又冷靜下來,細細琢磨,眾人說的是有道理,只是風軍的作為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既然風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攻破己方五萬人駐守的大營,其主帥必定是個極善用兵之人,怎么會犯現在這樣的錯誤,以疲憊之師又弱勢的兵力來追擊己方大軍,這是只有頭腦簡單的主帥才能干出來的事。
    這……究竟是風軍的詭計還是風軍當真是輕敵?
    這回徐青可沒有再附和眾人的意思,而是靜下心來仔細尋思,想來想去,他也沒想明白風軍到底是何意圖,最后,他向左右的眾將、謀士們擺擺手,打斷他們的請纓,問己方的探子道:“風軍有多少兵力?”
    探子回道:“回稟將軍,天色太黑,我等又距離甚遠,也看不真切,不過,觀察對方火把的數量,應該是七、八萬人的風軍主力!”
    是風軍的主力……徐青皺著眉頭又問道:“風軍可在附近布置了埋伏?”
    “并未現,風軍的行軍很快,是一路急行軍趕過來的,應該沒時間勘察地形,再布置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