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09

  布置埋伏并不簡單,可不是頭腦一熱想布置就布置的,先得非常熟悉本地的地形、地勢、地貌,要找到即適合大軍潛伏又不易被敵人現還得有利于己方動襲擊的地方。【】.kenen.netbsp;這里接近莫寧交界地,桓軍對這里的地形不熟悉,風軍自然也不熟悉,對于追趕桓軍而來,初來乍道的風軍而言,要設伏太難了,也基本沒有可能。
    徐青想來想去,打消了風軍設伏引己方上鉤的顧慮,既然如此,那風軍就是真想與己方打一場硬碰硬的交戰了,風軍這是在自己找死啊!
    想到這,徐青挺身站起。
    見狀,周圍的眾將們也紛紛站了起來,眼巴巴地看著他。
    徐青緩緩抬手,在空中停頓了片刻,猛的向下一揮,喝道:“傳令全軍,準備迎擊敵軍!”
    “是!將軍!”
    眾將等的就是他這句話,他話音剛落,人們已齊齊插手施禮,然后轉身離帳,各去準備。
    徐青猜的沒錯,風軍是不熟悉莫國的地形,但有一點他沒有算到,風軍內有莫國的向導。
    邵方對外宣稱莫國不參與伐風同盟,但不也會援助風國,他口頭上是怎么說的,而實際上,他還是希望風國能頂住四國聯軍,維持目前相對均衡的列國關系,當三水軍進入莫國領土的時候,邵方親自下的密令,為三水軍提供向導,暗中給予幫助。
    梁啟大敗五萬桓軍后,立刻北上,去追桓軍的主力,按他的本意,他沒打算動進攻,準備按照原來的策略辦,尾隨桓軍,制造壓力,同時派出騎兵騷擾,讓對方不得安寧,不過在行進的路上,莫國向導李奢找到梁啟,特意指出附近有座死谷,里面是處死地,無路可退,要駐扎休息的話,最好遠離那里。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李奢說完,梁啟心中頓是一動。死谷?死地?!身為一名頂尖級的統帥,梁啟有著常人沒有的敏銳嗅覺,眼珠轉動之間,意識到自己或許可以善加利用這座死谷。
    他當即傳令,全軍停止前進,暫時原地休息,然后帶上上官元讓等將,讓李奢領著自己,親自去死谷查看。
    他們一行人快馬加鞭,順著山腳向東行,時間不長,便到了一座峽谷前。
    谷口寬敞,但天色黑暗,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梁啟膽子也大,只是略微望了望,便甩頭說道:“走,我們進去瞧瞧!”
    三更半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山老林里向峽谷里鉆,即便是上官元讓都有些心里毛,梁啟倒是一馬當先的走在最前面。
    隨行的幾名侍衛立刻擎著火把追了上去,護在梁啟左右,進入山谷。
    正如李奢所說,山谷沒有出路,四面懸崖,陡峭如刃,光滑如鏡,再加上谷內潮濕,山石上長滿苔蘚,別說向上爬,抓一把都覺得滑溜溜的。
    梁啟邊看邊點頭,果然是處死地,一旦被困在這里,插翅難飛。想著,他又抬頭向上望了望,山崖高聳,一眼都看不到盡頭,當然,這也和天色太黑有關系,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山崖確實很高。
    巡視了一會,梁啟勒住戰馬,對身邊眾人說道:“好了,我們回去吧!”
    上官元讓甚是不解,不明白梁啟特意跑過來一趟要干什么,他問道:“梁啟,這回你又要打什么鬼主意?”上官元讓和梁啟都是上將軍銜,兩人屬平級,直呼其名不算過分,上官元讓也叫習慣了。
    雖是深夜,但梁啟眼中射出的精光仍是清晰可見,他直視上官元讓,嘴角揚起,含笑說道:“我要讓十五萬的桓軍葬身此谷。”
    上官元讓激靈靈打個冷戰,并非是被梁啟的話嚇的,而是他有個不好的預感,梁啟似乎又在算計自己。
    不得不承認,他的直覺很正確,梁啟確實又把主意打到他的頭上了。
    返回駐地,梁啟立刻召集麾下眾將,把剛才去看的那座死谷詳細描述給眾人,然后說道:“我有一計,我軍主力埋伏在谷口和山上,另派小股兵力前去引誘桓軍,只要把桓軍引入谷內,立刻便成甕中之鱉,殺剮存留也就任憑我軍了。”
    聽完這話,眾將紛紛吸氣,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
    梁啟說的簡單,但桓軍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會被己方的小股兵力所吸引呢?再者說,就算是派出小股兵力,那也是己方的弟兄,他們把敵人引進山谷了,自己又怎么出來?和敵人同歸于盡嗎?
    眾人心里在想什么,梁啟心中有數,他胸有成竹的微微一笑,說道:“我軍可派五千兄弟,去攻桓軍營地,只要多準備火把,深夜之中,誰又能分辨得清我方具體有多少人?”
    “可是將軍,以五千人去攻十五萬的桓軍,不是以卵擊石嗎?”白勇憂心忡忡地說道。只怕一輪攻擊過后,就沒人能活下跑下戰場了。
    梁啟擺擺手,說道:“不用進攻桓軍營地,只要接近其十里之內,桓軍必會主動出擊。桓軍剛剛損失五萬人,現在正處于悲傷交加的情緒中,再看到我軍主力來攻,定會以為我軍是被勝利沖暈頭腦的驕兵,在急于報仇的沖動之下,他們又哪會死守營地?”
    白勇點點頭,梁啟說的也有道理,他問道:“就算真把桓軍主力引出來的,我方的五千兄弟又如何逃走?將軍也說了,山谷是死谷,不路可逃啊!”
    梁啟嘆口氣,有時候他真想把白勇的腦袋切開,把自己的機靈勁塞進
    去一些。他說道:“我軍埋伏在山上的將士可以事先備下繩索,只要弟兄們進入山谷之后,把繩索系于身上,由山上的人拉上去即可。”
    哎?這倒是個辦法!白勇眼珠轉了轉,撲哧一聲笑了,點頭應道:“將軍,如此……倒也可行。”
    其他眾將也紛紛點頭,被梁啟這么一解釋,本是天方夜譚的計謀似乎變成了一條妙計。
    正當人們細細琢磨的時候,白勇又問道:“那么,將軍,您認為由誰率領這五千將士最為合適呢?”
    這句話問到了重點。梁啟說起來很輕松,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可真要去做的話,并不容易。
    率領五千弟兄勾引十五萬的大軍,一個不慎,就可能被敵人追上,到時都不用交戰,五千人得直接被十五萬的大軍踩成肉泥。再者說,就算跑進了山谷,有沒有機會順著繩索逃掉還是個未知數呢,桓軍不是木頭樁子,他們能眼睜睜看著己方兄弟逃走而不懂得放箭嗎?五千人,沒準就會變成懸掛在懸崖上的五千肉靶子……
    如此九死一生的差事,沒人愿意去擔當。
    眾人的反應也在梁啟的預料之中,后者緩緩巡視眾人,最后,目光在一個人的身上定住。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早在山谷里的時候就猜出梁啟這家伙沒按好心,果然,現在見他直勾勾地看著自己,他的猜測得到了印證。
    “喂!梁啟,你不會又打算把這個差事交給我吧?”和梁啟在一起共事太久,彼此也太熟悉,梁啟一撅腚,上官元讓就能看出他要干什么。
    梁啟呵呵笑了,搓著手,干笑道:“元讓啊,派別人去,我都不放心,只有你,只有以你的武力,才不至于讓我軍兄弟被敵軍困住……”
    “你少來這套!”
    上官元讓太熟悉梁啟的習性了,每次給自己安排重任的時候,總是先夸自己一番,然后就翻臉不認人,不理自己的死活了,這次估計也是如此。
    見他看透自己的心思,梁啟又改用哀兵之策,收斂笑容,他幽幽嘆了口氣,說道:“我軍雖然剛取得一場勝利,但敵軍仍有十五萬之眾,如此多的敵人,若在戰場上做正面交鋒,就算我軍最終能取勝,死傷也得不計其數,元氣大損。而眼前則是個絕佳的機會,只要把敵軍引進死谷,十五萬的桓軍就任我們宰割,這得讓多少我風國的兒郎不至于在戰場上流血犧牲?!我……并非要置元讓于險境,只是想少一些我風國將士埋骨異鄉,想多帶回一些兄弟平安歸國,與家人團聚。”
    這一番話,把在場的眾將都說的眼圈通紅。
    葉堂、高宇二將雙雙挺身而起,對梁啟拱手說道:“將軍,末將愿率五千兄弟引敵軍入谷!”
    他二話話音剛落,又有數名將領站起身形,異口同聲的向梁啟請纓。
    上官元讓最怕的就是自己被別人比下去,見這么多的將軍紛紛請纓,將生死拋之腦后,他還哪好意思置身于事外?
    唉!他心里暗嘆口氣。自己這輩子,最佩服的人是大王,而把自己吃的最死的卻是梁啟。
    他忍不住狠狠瞪了梁啟一眼,沖著那些主動請纓的眾將沒好氣地揮手道:“都坐下吧!你們去?你們去能完成任務嗎?”
    “元讓將軍……”
    “我去!”上官元讓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
    嘩啦!
    此話一出,請纓的眾將都坐下來了,連爭都未和上官元讓去爭。一是沒人能爭得過他,其二,也沒人認為自己的能力會在上官元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