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11

  山路狹窄,上官元讓擋在路中,桓騎兵很難從他身邊順利通過,往往戰馬過去了,馬上的騎士卻被他的三尖兩刃刀砍落馬下。【】kenen.netbsp;這可真應了‘一騎當關,萬騎莫開’那句話。
    有上官元讓頂在前面,車輛后的風軍壓力大減,反而無所事事,只能瞪大眼睛看上官元讓在前面瘋狂地劈砍敵軍。
    上萬的騎兵,被上官元讓一人頂住,山路的狹窄固然是一方面原因,但他的武力也確實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程度。
    曹侯和李奢本還打算利用騎兵的攻擊力沖垮風軍,結果看到無人能敵的上官元讓,兩人都是心涼半截。曹侯忍不住問身邊的眾人道:“那敵將是誰?怎么如此厲害?”
    他沒見過上官元讓,其他人也沒見過,倒是李奢突然倒吸口涼氣,驚道:“此人使的是三尖兩刃刀,修為又深不可測,技能霸道無比,該不會是風國的第一猛將上官元讓吧?”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臉色頓變,包括曹侯在內。風國向來尚武,而能在風國取得第一猛將的稱號,其人的武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曹侯先是暗驚,而后又是一喜,上官元讓的名頭固然嚇人,但這不正是自己表現的好機會嗎?若是自己能砍下上官元讓的腦袋,別說自己能一舉成名,就連整個桓國都能在川、貞二國面前挺直腰板,也會被其它列國刮目相看。
    他眼珠轉了轉,隨即叫來一名傳令兵,令他趕快返回己方的步兵隊伍,傳令全軍,全行軍,以最快的度趕過來,接著,他又下達命令,讓己方的騎兵不要再一窩蜂的向前沖,而是以十騎小隊為單位,一小隊接著一小隊的上,用這種類似車輪戰的戰術來消磨上官元讓,同時也使對方的靈武技能無法揮出最大傷害,充其量也就只能殺傷己方十騎。
    曹侯還是有些用兵之道的,很懂得隨機應變,山路狹窄,無法對上官元讓形成合圍的包夾之勢,改用小隊騎兵與之交戰,即能消磨對方的靈氣,又能最大限度的耗費對方的體力。
    桓軍改變戰術,不再盲目的向前沖殺,而是改以十騎的小隊為單位,一波接著一波的展開車輪戰。
    這種戰術還真是出乎上官元讓的預料,如果對方一窩蜂的沖上來,他一個技能釋放出去,就能殺傷一大片敵軍,可是對方十人十人的上,若是再釋放技能,太浪費靈氣,而要是一各個的去劈砍敵兵,又太耗費體力,一時間,上官元讓也想不出太好的應對之策,不過戰場之上又哪有多余的時間考慮,他只能硬著頭皮與迎面殺來的敵軍展開一刀一槍的白刃戰。
    十名桓騎兵,在上官元讓面前根本不堪一擊,當他一刀砍出時,即使對方用武器格擋,但普通的兵器又怎能擋得住鋒利無比的靈兵?三尖兩刃刀輕而易舉的便將對方連人帶兵器一并斬成兩截。
    不過對方的兵力太多,戰死一小隊,立刻又填補上一小隊,好象無窮無盡,砍之不盡、殺之不絕似的。
    戰斗在持續,桓騎兵越死越多,而上官元讓也漸漸開始氣喘,額頭、鬢角滲出虛汗。
    正在他進退兩難之時,突然聽聞后方有人大喊道:“元讓將軍退!”
    上官元讓心中一動,猛然力,連續釋放出三道靈波,將面前的敵騎紛紛掃落馬下,不等對方的下一小隊騎兵沖過來,他已先撥轉馬頭,跑回本陣,跳過車輛后,對后面的士卒們說道:“放箭壓制敵軍!”
    眾風兵們趕快把許久沒放的箭又重新端起來,對準敵軍所在的方向,亂箭齊射。這時候,一名地網的探子跑到上官元讓近前,急聲說道:“上將軍,剛剛得到的消息,桓軍的大隊人馬已距離我方不足兩里,兵力接近十萬!”
    上官元讓先是一愣,緊接著嘴角揚起,長噓口氣的樂了,自己未辱使命,總算把敵人的主力引出來了。他片刻也未猶豫,立刻傳令,把所帶的車輛統統橫在路上,插在車上的火把全部拔掉,后隊變前隊,由天眼和地網的探子引路,全軍向事先設計好的死谷方向撤。
    風軍的撤退可不是全軍都撤,上官元讓留下五百死士,親自帶著這五百人,抵擋桓軍,盡可能的拖住敵軍,為己方的撤退創造時間。
    風軍一撤,對面的曹侯和李奢等人也看到了,他們看不清楚風軍,可能看清楚風軍的火把在向后移動。
    李奢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驚叫道:“曹將軍,敵軍主力撤了!”
    你當我是瞎子看不見嗎?曹侯冷冷白了李奢一眼,問身旁的偏將道:“我軍主力怎么還沒到?”
    “將軍,我軍主力距離此地已不足兩里,馬上就到!”
    “恩!”曹侯點點頭,揮手說道:“傳令下去,全軍突擊,蕩平風軍殿后的軍隊,無論如何也要追上敵軍主力,拖住他們!”
    “是!將軍!”
    曹侯再次改變戰術,由小隊進攻又改回全軍進攻。
    無數的桓騎兵紛紛出列,催馬向前方直沖過去。
    這時候上官元讓沒有再出戰,與五百風兵躲在車輛后,借著車輛的阻隔,與來敵展開交鋒。
    只是一輪沖鋒,桓騎兵就穿過風軍射出的零星箭矢,殺到車輛近前。
    跑在最先面的一騎高高躍起,要跳過車輛,可他人還在半空中,上官元讓抬手就是一刀,靈波由下而上的呼嘯飛射,正中馬腹,只聽咔嚓一聲,戰馬連同馬上騎士齊齊被靈波切成兩半,漫天的血水傾灑下來,濺了下面眾風兵滿頭滿身。
    這僅僅是開始,越來越的桓騎兵沖到近前,紛紛跳過車輛,上官元讓再厲害,能劈下一騎、兩騎,卻劈不下成百上千騎。時間并不長,桓騎兵就沖破了車輛,與風軍展開近距離的交鋒。
    騎兵對步兵的優勢太大,上官元讓不敢戀戰,立刻命令下面的風軍退守到第二排車輛后。
    不過交戰還不到一柱香的時間,第二排車輛又被敵方騎兵突破,上官元讓等人只好再撤。
    他們是一邊撤,一邊打,就這么打打停停,撤出一里多遠,漸漸的,上官元讓現敵軍不再單單是騎兵,大批的步兵開始混入近來,他知道,必是桓軍主力已到。
    他不敢繼續拖延下去,步兵可比騎兵靈活的多,無視車輛的阻擋,一旦桓軍的主力殺上來,別說下面的兄弟跑不掉,自己想沖出去都費勁。
    他當機立斷,帶著殘存下來的兩百多風軍向回路奔逃。
    上官元讓帶著人跑了,留下滿地的車輛,曹侯一邊令麾下追敵,一邊令人接收風軍所遺棄的種種物資。
    風軍留下的車輛太多,足有上千之眾,而且每輛車都不是空的,要么裝有糧草,要么裝有盔甲、武器、帳篷等等,其遺棄的物資之多,已無法估量。
    曹侯邊看邊點頭,臉上不自覺地露出得意的笑容,驕兵必敗,果然不假,只此一戰,己方幾乎把風軍全軍的輜重都繳獲了,就算風軍主力跑了,也會因為糧草、物資不足而退回風國,何況,敵軍主力還未必能跑得掉呢!
    一旁的李奢更是喜形于色,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了下去,他當初給徐青獻策,留下五萬將士阻擋全軍,結果全軍覆沒,這次他提出主動迎敵,結果風軍不堪一擊,己方大獲全勝,也算是他將功補過了。
    風軍一擊即潰,己方繳獲風軍物資無數的消息很快也傳回到徐青那里,一開始徐青還有些不相信,等他率領五萬桓軍跟上來后,看到風軍所遺棄的千余臺車輛,冷冰冰的臉上總算是露出笑意。
    這次風軍終于是敗了,如果風軍不敗,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回國去見大王。徐青又是興奮又是激動,傳令麾下將士全前進,匯合前軍,務必追上風軍主力,全殲風軍。
    這一下,十五萬的桓軍都使足了全力,拼命的追逐風軍。
    上官元讓帶著兩百多風軍一直留在最后,邊打邊撤,他不敢跑的太快與先行撤退的兄弟們匯合,畢竟己方才五千人,一旦讓敵人近,很容易看出破綻,只有拉開距離,讓敵軍始終看到己方隊伍的尾巴,才能把敵軍順利吸引過去。
    他的策略是沒錯,只是苦了與他在一起的這兩百多風軍,他們面對的是敵人騎兵的追殺,許多人是在奔跑中被敵人追上,刺中要害,撲倒在地,而后連爬起來繼續戰斗的機會都沒有,蜂擁而上的騎兵瞬間將其踏成肉泥。
    上官元讓不時的勒住戰馬,調轉回頭,與追殺上來的騎兵展開惡戰。危急時刻,他連續釋放靈武技能,把追殺上來的騎兵一次次的殺退。
    越跑,上官元讓身邊的人越少,打到后來,兩百多風軍只剩下十來個人,而且各個掛彩,一各個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趁著再次把桓騎兵殺退的空擋,上官元讓環視身邊眾人,問道:“你們當中誰沒有兄弟姐妹?”
    十幾名風軍相互看看,沒人應話。
    上官元讓又問道:“又有誰是沒有妻兒的?”
    這回有一名十歲的風兵顫巍巍地抬下手。
    上官元讓下馬,將戰馬的韁繩遞給他,說道:“你騎馬先走,其他兄弟,留下與我拒敵!”
    那名青年士卒嚇了一跳,哪敢去接韁繩,急聲道:“將軍,小人……小人怎能騎您的馬……”
    “戰馬對我無用,你盡管騎去,不要再羅嗦了!”上官元讓把韁繩硬塞進他的手里,然后揮了揮胳膊,示意他趕快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