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13

  在上官元讓的命令下,風軍這才進入山谷內,上官元讓也隨著眾人進入其中。【】kenen.netbsp;后面追殺上來的桓軍很快抵達谷口,到了這,曹侯急忙下令,全軍停止近前。
    李奢不解,疑問道:“曹將軍,怎么不走了?”
    曹侯并不知道里面是座死谷,只是看山谷的入口感覺很險峻,萬一兩邊有伏兵,居高臨下的沖殺上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他皺著眉頭說道:“這條峽谷很險峻啊,我擔心兩側山上有伏兵。”
    李奢舉目望了望,什么都沒看到,他搖頭說道:“敵軍正在逃命,哪有時間在山上布置埋伏?曹將軍是多慮了。現在應趕快追敵,若是讓敵軍跑遠,我們可就錯過全殲風軍的大好機會了。”
    曹侯也明白這個道理,可是身為將領的敏銳,覺得眼前的峽谷極易設伏。他猶豫了一會,說道:“小心為上,還是先探明一下虛實為好!”說著話,他叫來偏將,領其派出士卒出去,看看峽谷兩側有沒有埋伏。
    李奢在旁急的抓耳撓腮,這都什么時候了,己方不去追敵,反而要在這里坐等探路的結果,等把情況探明,敵軍恐怕早就逃的無影蹤了。但曹侯是主將,他不下令追敵,李奢也沒辦法。
    桓軍的探子還未派出去,突然,前方的峽谷里有人斷喝一聲:“桓軍退,此路不通!”
    這一聲喊喝,音量之大,回音在峽谷里久久不散,傳出好遠。
    曹侯也嚇了一跳,急忙催馬向前,跑到己方陣營的前列,然后舉目觀瞧,只見峽谷里站有一名渾身是血的風將,手中提有一把三尖兩刃刀,這位不是旁人,正是上官元讓。
    看清楚對方是誰,曹侯心里頓是一緊,坐在馬上,下意識地連連后退,生怕上官元讓沖殺過來。
    反倒是李奢露出喜色,激動的顫聲說道:“曹將軍,前方的風將是上官元讓!他已是強弩之末,現在又不知死活的出來阻擋我軍,這正是殺掉此人的絕佳機會。曹將軍,如果上官元讓被我們斬殺,這得是多大的功勞,這得露多大的臉面?別再猶豫了,快上吧!”
    是啊,曹侯也看出上官元讓到了強弩之末的程度,對方坐在馬上,連腰都挺不直了,身上的靈鎧也不完整,是減少靈氣消耗的半靈鎧化。
    這么大的誘餌擺在面前,若說曹侯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他微微瞇縫起眼睛,同時抬起手來,向前用力一揮,喝道:“殺!”
    嘩——曹侯話音剛落,后面的桓軍一擁而上,吼叫著向前涌去。
    站于峽谷中的確實是上官元讓。他本已退到山谷內,但見桓軍遲遲沒有追進來,他立刻意識到敵軍可能沒有上當,停在山谷外面了。
    他讓下面的風軍先撤,自己則撥轉馬頭,從山谷里退出,到了外面一看,果然,桓軍的大隊人馬就停在峽谷之外,似乎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向里進,上官元讓這才扯脖子大吼一聲,以自己充當誘餌,引敵軍進來。
    桓軍也沒有令他失望,看到上官元讓后,一擁而上。這回進攻的是桓軍步兵方陣,人未到,箭陣先射過來了,漫天的箭雨由半空中飛落進峽谷中,落向上官元讓這一點。
    上官元讓緊咬牙關,運起已所剩無幾的靈氣,釋放出靈亂·風,抵擋對方的箭陣。
    箭雨碰上靈刃,叮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不過他剛剛擋下對方一輪箭陣,第二輪又到了。以上官元讓目前的靈氣,無法支持他連續釋放技能,在無處可躲的情況下,他只能以靈刀撥打箭矢。
    他的刀也算是夠快,但又怎么可能擋得下這么多的雕翎箭,只眨眼工夫,上官元讓的身上、手臂、大腿就連中數箭,靈鎧是擋住了箭矢的傷害,但其沖擊力還是把他從戰馬上硬撞了下去,沒有他的保護,戰馬瞬間由紅色變成黑色,身上插滿了黑色的雕羽,活象個大刺猬似的。
    見上官元讓被己方射下戰馬,曹侯激動的兩眼都冒精光,一旁的李奢更是興奮不已,抑制不住心里的沖動,直接催馬沖了出去,對向前推進的桓軍方陣連連叫喊道:“快、快、快,全前進!”
    李奢上陣,曹侯生怕功勞都被他搶了,催馬也跟了上去。曹侯是前軍主將,他一上,桓軍再無保留,全軍壓上,就連跟在后面的徐青一眾也隨之向前跟進,十五萬的桓軍,列著整齊的方陣進入峽谷。
    且說上官元讓,被對方的箭陣射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在峽谷里躲都沒地方躲,隨著身上連續不斷的中箭,他的靈鎧也不堪重負,不斷的出現裂紋,隨時都有破碎的可能。
    正在這千鈞一之際,兩千多名風軍從山谷里突然涌了出來,人們高舉著盾牌,使足全力向前奔跑,快要接近上官元讓的時候,風軍們紛紛大喊道:“上將軍,我們來接應你了!”
    等風軍們沖到上官元讓近前,立刻把他圍了起來,同時頂起盾牌,布好盾陣,抵擋對方的箭射。
    箭鋒擊打盾牌,叮叮當當之聲不絕于耳,被掩護在盾牌下的上官元讓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問道:“不是讓你們先撤嗎?你們怎么又回來了?”
    “上將軍未撤,我等怎敢先撤?”
    “上將軍快走,我們來抵擋敵軍!”
    兩千人,如何能擋住十五萬的桓軍?上官元讓沉聲喝道:“你們隨我一起撤!”
    “不行!其他的兄弟們還在繩索上呢,這時候把敵軍放進去,我們誰都跑不了,都
    成靶子了!”一名千夫長瞪圓眼睛,須皆張,連連推著上官元讓急道:“上將軍快走吧,我等就算戰死沙場,能有這么多的敵人做陪葬也算是值了!”
    自己逃走,把這么多兄弟留下,上官元讓哪里肯同意?他怒聲道:“我說了,要撤我們就一起撤!”
    那千夫長急的眼珠子都紅了,叫道:“上將軍一人能抵過我等千千萬萬,有上將軍在,我大風就不會受人欺辱,上將軍請以大局為重啊!”
    這一番話,帶給上官元讓不小的震撼。正在他愣愣呆的時候,千夫長已示意身邊的兩名士卒趕快把上官元讓拉進谷內。
    兩名風兵不由分說,硬拽著上官元讓向山谷里跑去。
    他們走了,但戰斗還在繼續,桓軍的箭陣仍在源源不斷的射過來,兩千多風軍,即使頂起盾牌,還是不時有人中箭倒地。
    當上官元讓被兩名士卒帶進山谷里端,把繩索系到腰間,由山上的人快拉起時,桓軍已與留下峽谷里的兩千多風軍接觸到一起。兩千多人,在桓國大軍的沖擊之下,瞬間就散了,沒有陣形,只能各自為戰,然后又被桓軍一一砍殺。
    把峽谷內的風軍全部殺光,桓軍順勢沖入山谷內。
    等桓軍的大隊人馬近來之后,人們都傻眼了,山谷里空空曠曠,哪里有風軍的影子?曹侯和李奢等將騎著戰馬,還特意向山谷的深處走去,這時天色已然大亮,山谷內的一切都清晰可見,環形的山谷四面是山壁,沒有任何出路,當然,里面也沒有風軍的一兵一卒。
    “咦?怎么沒有人?難道風軍都背生雙翼,飛走了不成?”李奢滿臉的不解,狐疑地喃喃自語道。
    曹侯心中猛然一動,緊接著,臉色頓變,驚叫道:“不好!我們中計了!”說著話,他急急撥轉馬頭,大吼道:“退!撤退!退出山谷!”
    “將軍,怎么了……”
    一名桓將還未反應過來,靠近曹侯,茫然地問道。
    曹侯五官扭曲,臉色漲紅,一把把那桓將的領口抓住,往回一帶,叫道:“你去通知大帥,這里是風軍設下的圈套,萬萬不能近來……”他越說話音越低,最后,嘴巴張開,一個字都吐不出來,眼睛也長長了。
    只見,在山谷的入口處,徐青的帥旗已晃晃悠悠的近來了,帥旗在哪,主帥自然在哪,既然徐青進來了,那么五萬的后軍必定也已進入山谷。
    曹侯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嗡了一聲,怔在原地,久久回不過來神。
    可就在這時,只聽外面的峽谷里突然傳出轟隆隆一聲巨響,響聲之大,驚天動地,震耳欲聾,整座山谷都被震的陣陣顫抖,許多桓軍士卒站立不足,紛紛摔坐在地,戰馬也受驚的連連嘶吼。
    人們還未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第二、第三、第四……聲巨響又接踵而來。
    遭了,果然是真中計了!曹侯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穩住受驚的戰馬,然后向谷口方向狂奔過去。
    他人還沒到谷口,就見前方有大批的己方士卒哭喊著迎面跑來,曹侯低身,拉住一名士卒,大聲問道:“外面怎么回事?”
    那士卒認識曹侯,哆哆嗦嗦地顫聲道:“曹將軍,大事不好,峽谷兩邊的山上突然落下許多的巨石,把峽谷堵住了,我軍許多兄弟都被砸死了!”
    “什么?”
    這下曹侯是徹底明白風軍的戰術了,風軍是想把己方的十五萬大軍活活困死在這座只有進路而沒有出路的死谷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