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14

  桓軍這時候才意識到上當為時已晚,只見無數的巨石象雪片似的從峽谷兩側落下,砸的地動山搖,塵土飛揚,所過的時間并不長,寬敞的峽谷中央累積起一面兩、三米高的石堆,把山谷的唯一出口堵的嚴實合縫。【】.kenen.netbsp;落石剛剛告一段落,山谷四周的山上喊殺聲四起,數以百計的風軍大旗立了起來,密壓壓的風軍站滿山上,與此同時,峽谷外面也涌出來無數的風軍,人們快的爬上石堆,撐起盾牌,擺出抵御桓軍突圍的架勢。
    曹侯是桓軍中第一個下令向谷外沖殺的,結果他的命令還是晚了一步,當桓軍要穿過峽谷的時候,已然出不去了,堆積起好高的石堆擋住他們的去路,占據在上面的風軍居高臨下的放箭,在石碓的后面,還有眾多的風軍在布置拋石機,準備隔著石堆打擊突圍的桓軍。
    曹侯很清楚,現在是突圍出去的唯一機會,如果現在沖不出去,等風軍把一切都布置妥善,那么己方也就插翅難飛了。他象瘋了似的給下面的將士下達死命令,無論如何也要攻上石堆,沖殺出去。
    在曹侯的指揮下,桓軍士卒展開了沖鋒。
    石堆是不高,才兩米多而已,但上面聚集的風軍可不少,更要命的是,峽谷兩側的山上都是風國伏兵,石頭、木樁象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似的,源源不斷的由山上投擲下來。
    重物從這么高的山上砸下,哪怕是拳頭大小的石頭也能要人命,何況投下來的石頭都有面盆大小,一旦砸在身上,人都能被砸變形,連樹枝都未來得及清理干凈的樹樁威力更大,落下來后往往波及一大片人,還有那雨點一般密集的箭矢,無不給桓軍造成巨大的殺傷。
    桓軍士卒還未沖到石堆近前,就已被砸死砸傷、射死射傷大半,剩下的人還沒向石堆上爬,便被上面的風軍一一射殺,挑死。
    風軍的攻擊太猛烈,看著前方沖鋒的將士們死的死,傷的傷,尸體滿地,哭喊不斷,后面的桓軍嚇的臉色蒼白,連連后退,畏懼不前。
    曹侯拼了命的親自上陣督戰,連續砍殺數名怯戰的士卒后,總算又組織起第二波突圍戰。結果這一波的桓軍比上一波還不如,只沖到一半的距離,就被兩側山上落下來的石塊、木樁、箭支硬生生的砸退。
    耽誤的時間越長,風軍的布置也就越完善,攻擊越猛,突圍的難度隨之越大。曹侯很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干著急使不上力,將士們的士氣完全被山上的風軍砸沒了,就算趕鴨子上架,強其沖鋒,也是一步三回頭,見勢不好就馬上往回跑,這還怎么能突圍成功?
    桓軍僅僅是展開兩輪突圍,但這一會的工夫,峽谷內的死者、傷者已不計其數,舉目望去,寬敞的峽谷里到處是碎石,到處是樹樁,下面壓著黑壓壓一層的桓軍尸體,至于中箭斃命者則更多,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慘不忍睹。
    完了!這時候,曹侯最后的一絲希望也宣告破滅,他不再催促下面的將士們繼續突圍,騎著戰馬,如行尸走肉一般退回到谷內。
    他剛回來,徐青以及桓軍眾將就迎了上去,人們七嘴八舌地問道:“曹將軍,現在的形勢如何?我軍能不能突圍出去?”
    曹侯環視眾人,心中哀嘆,他緩緩搖了搖頭,然后對徐青拱手說道:“將軍,風軍占據山上,居高臨下,而且備有大量的滾木、擂石,我軍……難以突圍。”
    聞言,眾將們臉色大變,徐青也是倒吸口涼氣,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
    過了許久,徐青猛的舉起馬鞭,對著曹侯狠狠就是一鞭,這一鞭正抽在后者的臉上,面頰瞬間多出一條血痕。徐青厲聲喝道:“曹侯,這是你給我領的好路!”
    鞭傷火辣辣的疼痛,但此時曹侯已感覺不到,他整個人都麻木了。慢慢垂下頭去,他低聲說道:“末將未察風軍在此地設伏,導致全軍被困,甘愿受罰,但將軍要趕快想突圍之法,若耽擱一久,我軍將更難突圍!”
    徐青看著曹侯氣的直咬牙,恨不得一劍劈了他,不過現在可不是斬殺己方大將的時候,他狠狠瞪了曹侯一眼,催馬越過他,向峽谷走去。
    到了峽谷附近,徐青舉目一瞧,頓時心涼半截,只見峽谷兩邊的山上,風旗林立,人頭涌涌,數之不清的風軍在來回穿梭忙碌,顯然是正在搬運滾木、擂石等物。
    向前方看,一面兩米多高的亂石堆堵在峽谷中段,上面聚集了黑壓壓一面的風軍,風軍就地取材,正在石堆上構建防御工事。低頭再向地上看,橫七豎八全是己方將士的尸體,有些是被砸死的,有些是被射死的,尸體疊羅,堆滿峽谷,仿似人間地獄。
    兩側的山上有敵軍,正面有亂石阻隔,這讓己方如何向外沖殺?看著看著,徐青的冷汗順著額角流淌下來,曹侯是帶錯了路,但他有句話說的沒錯,不能拖延,再拖下去,等風軍在石堆上筑完防御工事,己方就更沖不出去了。
    想罷,徐青退回谷內,聚攏全軍,列整方陣,準備展開一輪全軍沖殺。勝敗在此一舉,徐青打算做孤注一擲的最后一博。
    山谷四周的山上也有風軍,谷內桓軍的一舉一動皆在風軍的監視之內,看桓軍全軍列陣,知道對方要傾盡全力的突圍了,梁啟隨之給峽谷那邊又增加兩萬兵力,并把三水軍大半主力抽調到峽谷兩側的山上。
    隨著兵力的增多,風軍在石堆上的工事筑的更快。
    此時若站在石堆上,向前后兩邊看則是一副截然不同的場景。石堆前方,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有的只是遍地尸體,向石堆后面看,則是黑壓壓如蟻群似的密集風軍,盔甲烏黑,紅纓一片,人們皆是捻弓搭箭,箭鋒指向半空中,在風軍的人群里,還擺放有五十多臺拋石機,石彈已經充裝妥當,機索業已拉開,只等敵軍進入射程。
    現在,梁啟以及麾下眾將們都在峽谷右側的山上,為了看清楚下面的情況,梁啟就站在懸崖的邊緣,不過他也怕自己失足掉下去,特意令人準備一根繩索系于腰間,另一端系在巨石上。
    對于一軍的統帥而言,他這種做法是很丟人的,但梁啟根本不在乎,他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他是全軍之主,他若有個三長兩短,死的可不是他一個人。
    上官元讓業已被接到山上,坐在距離梁啟不遠的地方正在歇息。桓軍全軍被困,眾將們都是眉開眼笑,只有上官元讓高興不起來,桓軍是他吸引近來的,他也最為清楚其中過程的慘烈,桓軍之所以能上鉤,那是己方兄弟們用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做為代價換來的。
    見己方將士已作好應敵準備,梁啟心情稍安,他轉頭看向神情落寞的上官元讓,微微一笑,說道:“元讓,桓軍主力被困,你可是立下頭功啊!”
    上官元讓撇撇嘴,不以為然,沒有理他。
    梁啟也不介意,繼續說道:“我們先困桓軍幾日,等你靈氣和體力都恢復了,由你去砍下桓軍統帥的腦袋!”
    上官元讓突然挺身站起,傲然說道:“上陣殺敵,何需要等數日之后?現在即可!”說著話,他抓起三尖兩刃刀,轉身向山下走去。
    他修為深厚,體魄也過人,坐下來休息這一會的工夫,靈氣和體力已恢復不少。
    看上官元讓的樣子似乎又要上陣作戰,眾將們都敢不放心,想上去攔阻,梁啟擺擺手,說道:“不要攔了,讓他去吧!”
    “可是元讓將軍他……”
    “不用擔心,自己還能不能再戰,元讓比我們要清楚得多。”梁啟幽幽嘆口氣,道:“何況,眼睜睜看著身邊那么多兄弟戰死沙場,以元讓的性格又怎能不郁悶?上陣殺敵也可以緩解一下。”
    “哦!”
    眾將相互看看,不再多言。
    梁啟之所以能把上官元讓吃的死死的,這也恰恰說明他是最了解他的。
    上官元讓下山,直接去了峽谷,這里是與敵軍直接交鋒的地方,要戰,他也會選擇在這里作戰。
    看到上官元讓來了,風軍將士們無不精神大振。身為名副其實的風軍戰神,其實只要上官元讓在,哪怕他不出手,也會讓將士們心中有底,士氣提升一大截。
    上官元讓穿過己方的人群,走到石堆前,這時,風軍中的主將陶羽快步從石堆上跑下來,到了上官元讓近前,插手施禮,道:“元讓將軍,您怎么來了?”
    “只是過來瞧瞧。”上官元讓隨口應了一聲,作勢要登上石堆,陶羽急忙伸手相扶,后者揮臂將其推開,面露不悅地沉聲道:“扶我做甚?你當我自己上不去嗎?”
    陶羽嚇的一縮脖,忙道:“末將不敢。”
    上官元讓大步登上石堆,舉目向前方望了望,然后舉起三尖兩刃刀,在空中掄了半圈,猛的向地上一挫,只聽咔嚓一聲,下面的石頭被刀纂砸碎數塊,長刀隨之深深插進石堆中。
    望著上官元讓立刀叉腿的站在石堆上的背影,下面的風軍將士無不氣血上涌,熱血沸騰,人們異口同聲地大喊道:“風、風、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