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21

  貞國大將高俊一出場就連斬四名風將,可謂是技驚四座。【】kenen.netbsp;西境軍內再無人敢出去戰他,反倒是赤峰軍又上去兩名風將,但這兩位也沒比寧人強多少,在高俊面前連三個回合都未走過,便被他的飛龍驚雷鉞挑于馬下。
    寧人上去是死,風人上去還是死,只不過才眨眼工夫,高俊已連殺六將,風軍這邊無不上下震驚。
    反觀貞軍,士氣大盛,一陣陣嚎叫之聲不絕于耳,聶澤更是得意洋洋,挺著胸脯,腆著肚子,其狀不可一世,還時不時的用眼角余光瞄向任放,似乎在說:怎么樣?還得是我們貞人上陣管用吧?任放依舊是滿臉掛笑,己方戰敗,他是笑呵呵的,己方戰勝,他還是笑呵呵的,讓身邊的人也不知道他心里在琢磨些什么。
    陣亡六將,風軍中的普通將領們已不敢隨意出戰,霸關上下,寂靜的鴉雀無聲。
    見風軍無人再上陣,高俊單手提鉞,一手抖著韁繩,騎在馬上,在戰場上來回慢跑,同時沖著霸關大喊道:“怎么了?風軍的人都死光了嗎?爾等連出來與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嗎?哈哈——”“豈有此理!”新軍主帥南業握著拳頭,重重捶下箭垛子,轉回身,對唐寅插手施禮道:“大王,請準末將出戰!”南業是風軍中的后起之秀,統軍的本事只是一般,但靈武極為高強,在亂軍之中也有萬人不敵之勇。
    唐寅臉上沒什么表情,他瞧瞧南業,再望望城外的高俊,暗暗搖頭,憑心而論,他并不認為南業有十足的把握取勝。
    正在他猶豫之時,江凡出列,語氣平淡地拱手說道:“大王,末將去探探敵將的虛實,若是末將不敵,再由南業將軍出戰也不遲。”
    本來見江凡與自己搶著出戰,南業心里還有些不痛快,但聽完他的話,南業嚇的急忙躬身施禮道:“江凡將軍實在太客氣了。”
    江凡可是風國的四大猛將之一,官居上將軍,比南業要高出一截呢!唐寅點點頭,由江凡出戰他還是比較放心的,畢竟江凡是頂尖級的暗系修靈者,即使不敵,保命肯定沒問題。
    他說道:“好!江凡,敵將修為深厚,靈武強悍,你務必要多加小心。”
    “大王放心,末將明白。”
    江凡應了一聲,轉身走下城墻。
    江凡出戰,不顯山不露出,和前面的那些風將一樣,只帶千余名風軍出關,等士卒們列好戰陣,他才不急不慢的催馬來到陣前,到了高俊五米外的地方勒馬站定。
    又來一個不怕死的!高俊冷笑,打心眼里沒瞧得起江凡,他剛要催馬上前,這時,江凡開口說道:“來將通名。”
    “你下地獄去問閻王吧!”高俊腳后跟一磕戰馬,直直沖向江凡,靈鉞前刺,直取江凡的胸口。
    江凡頗有大將風范,對方來勢洶洶,他絲毫不顯驚亂,在馬上稍微側身,輕松閃過對方的鋒芒。
    咦?高俊心中一動,等雙方戰馬錯蹬之時,他回鉞反掃,倒劈江凡的后腦。
    江凡也不和他硬碰硬,在馬上向下伏身,看似兇險卻又剛剛好的又避開鉞鋒。
    二馬盤旋,又反沖回來。
    高俊是上一刺,下一挑,左一劈,右一砍,連出數招,招招取江凡要害。
    而江凡既不還手,又不格檔,只通過連續不斷的閃身,將對方的攻擊…化解。
    兩人你來我往戰了近十個回合,高俊一口氣攻出三十多招,可連江凡的衣邊都未粘上,這讓高俊大為氣惱,他突然勒住戰馬,看著對面的江凡,怒聲道:“風將,你到底敢不敢與我一戰,若是不敢,趁早回去,大爺可沒時間在這里陪你玩捉迷藏!”江凡只躲閃卻不還手,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他是暗系修靈者,不會洞察之術,想了解對手的實力,也只能通過實戰來感受。
    他語氣沒有任何的起伏,冷漠地說道:“我不還手,你尚且傷不到我,我若還手,你焉有命在?”“哎呀,小子,你是找死!”高俊何時被人如此輕視過,他氣極怒吼一聲,飛龍驚雷鉞揮舞半圈,生出霞光異彩,緊接著,對準江凡,釋放出靈亂·風。
    施展這種大范圍的攻擊技能,是存心讓江凡無再躲閃。
    無數的靈刃向江凡飛射過去,只是剎那之間,空中騰出一團血霧,等眾多靈刃刮過之后,再看場上,哪里還有江凡的身影,地上只剩下一大攤模糊不清的血肉。
    “啊——”戰場兩側敵我雙方的陣營里同時響起驚呼聲,人們本以為要看到一場靈武高手之間的精彩對絕,但想到,高俊只用一招靈亂·風就把對手殺了……雙方的普通士卒以為江凡被靈刃絞碎,但戰場上的高俊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靈亂·風根本沒有擊中對手,因為對方散出來的氣息還在,而且就在自己的背后。
    暗系修靈者!高俊腦中閃過這五個字,然后想都未想,也沒回頭,完全是本能的回鉞向后反掃。
    當啷啷——這一聲鐵器碰撞的尖銳脆響,聲音之大,直沖云霄,即便是距離戰場好遠的雙方士卒都被震的耳膜生疼。
    人們一邊捂著耳朵,一邊攏目細看戰場上的情況,只見高俊回手的一鉞被站于他馬后的江凡以一把紫金色的長弓生生擋住,這把長弓模樣甚怪,只有弓身,卻沒有弓弦,兩頭尖尖,鋒利如刀,冷眼望去,有些象不規則的藤條。
    自己的回擊被擋下,高俊順勢撥馬回身,雙手持鉞,居高臨下,對準江凡的上中下三路來個三連刺。
    他快,江凡更快,后者就地一滾,直接轱轆到高俊的馬腹底下,然后單手握弓,另只手在弓身上掠過,隨著他手指的滑動,一條黑色的靈弦在弓身上生成,緊接著,他回手從背后取下一根紫金箭,捻弓搭箭,對準馬腹,由下而上的射出一箭。
    說來慢,實則極快,江凡閃開對方的攻擊,又回射一箭,這一切都是在瞬間完成。
    撲!紫金箭刺出入馬腹,度絲毫不減,繼續向上竄去,馬上的高俊暗道一聲不好,雙腳踩著馬鐙子,用力一蹬,整個人從戰馬上竟彈跳了起來,竄到半空中,可是緊隨他之后,一道暗金色的電光穿透馬背,直向他追去。
    高俊在空中大喝一聲,腰眼用力,使其平躺在空中,而后手臂運足全力,掄起飛龍驚雷鉞,向由下而來的金光劈去。
    當啷——飛龍驚雷鉞斧頭的那一面正劈砍在金光上,隨著一聲刺耳的金鳴聲,金光墜落,而高俊也受其強大的沖擊力,在空中翻了個跟頭,斜斜摔落到地上。
    撲通!他的身軀砸在地面,塵土卷起好高,險些把地面砸出一只大坑。
    高俊有靈鎧護體,這一摔之力對他而言不算什么,但在戰場上被人家打的如此灰頭土臉,讓他感覺面子大損。
    他氣急敗壞的從地上站起身,嗷嗷怪叫,暴跳如雷,可還沒等他去找江凡,江凡已主動沖了過來。
    江凡的戰馬被高俊的靈亂·風絞碎,而高俊的戰馬則被江凡一箭射穿,現在兩人倒好,都失去了戰馬,都成了在地上作戰的步將。
    江凡上前之后,紫金弓掄開了,時而挑刺,時而劈砍,一口氣攻出二十多招。
    他的進攻異常犀利,一招快過一招,一招強過一招,連續不斷,源源不絕,那瞬間的爆力強的驚人。
    那么厲害、驍勇無敵的高俊一時間也被江凡的搶攻打的暈頭轉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整個人被*得倒退出十多步。
    趁著江凡換氣這眨眼即逝的瞬間,高俊猛然大叫一聲,再次釋放出靈亂·風,終于是把江凡*退出去。
    雙方拉開了距離,相隔數米而站,這時,兩人都開始呼哧呼哧地喘起粗氣。
    現在,高俊的心里.已再無一絲輕視之意,知道自己遇到了可怕的勁敵。
    江凡的心情也同樣不輕松,敵將無論是靈武還是體力、反應能力,都高人一等,強的可怕,即便是與上官元讓比起來,恐怕也差不到哪去。
    “我乃貞國蕩寇將軍高俊!你又是何人?”高俊瞪著猩紅的雙目,死死凝視著江凡。
    “風國,江凡。”
    無論什么時候,江凡的語氣總是那么死氣沉沉,沒有聲調的起伏,也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的波動。
    江凡?好耳熟的名字啊,自己好象在哪聽過。
    高俊想了一會才記起來,素聞風國有四大猛將,江凡正是其中之一。
    原來,眼前的敵人是風國的頂級武將啊!想清楚這一點,高俊心里的窘迫反而減輕了許多,如果對方是無名小卒,他被打成這副樣子,確實下不來臺,但對方是風國的四大猛將之一,他即使狼狽一點也不算什么。
    “哈哈——”高俊仰面大笑,說道:“原來你就是江凡,好好好,正好我的飛龍驚雷鉞還沒粘過名將之血,今日,就用你的血來祭的我寶鉞!”說話之間,他深吸口氣,拖鉞沖向江凡,人未到,分身先分化出來數條,施展出風裂分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