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22

  光明系靈武的分身術只是虛影而已,并無實際的殺傷力,倒是能起到迷惑對手的作用。【】.kenen.netbsp;但這些分身對別人或許能起到迷惑的作用,但對江凡基本沒效。
    江凡是箭手,眼睛尖得很,根本不會被那些分身所迷惑,目光始終落在高俊的真身上。
    當那些分身張牙舞爪的向他撲來時,他連動都未動,眼睛也未眨一下,任憑對方的分身用靈鉞刺透自己的身體。
    直至高俊的真身沖到近前時,江凡才猛的揮出紫金弓,橫掃對方的脖頸。
    見分身無效,高俊心中暗氣,橫鉞擋下對方的殺招,而后也順勢收回分身,不再浪費貞軍的靈氣。
    兩人以快打快,惡戰在一處。
    雖然場上的二人都未施展靈武技能,但場面卻激烈異常,叮叮當當的武器碰撞聲不絕于耳,地上的塵土也被橫飛的勁風卷到半空中,遠遠望去,戰場之上飛沙走石,好不驚心動魄。
    所過時間并不長,兩人已戰了五十個回合,未分上下。
    這樣下去,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江凡沒有耐心再和高俊拖下去,他邊戰邊仔細留意,尋找拉開雙方距離的機會。
    由于現在是白天,戰場之上又空曠,沒有陰影,他的暗影漂移無法施展,想甩開高俊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時,剛好高俊一劈不中,飛龍驚雷鉞又猛拍向江凡的胸口。
    江凡眼睛突的一亮,暗道一聲機會來了,他故作促不及防,躲閃不及,竄起的身軀被迎面拍來的靈鉞砸個正著,整個人如同射出膛口的炮彈,向后直飛出去。
    其實,江凡有暗中使個巧勁,在鉞身拍中他身軀前的一瞬間,他的身形是向后跳躍的,如此一來,將靈鉞的力道化掉很多,剩余的力道已不足以砸碎他的靈鎧。
    不過單從表面上看,他還是被這一鉞拍飛了出去。
    他足足飛出六、七米遠,落地又向后翻滾了數米,等他穩住身形的時候,他與高俊之間的距離已拉開到十米左右。
    高俊以為有機可乘,大喜過望,準備要箭步上前,斃江凡于鉞下,可是他才剛剛踏出腳步,只見趴在地上的江凡突然一躍而起,紫金弓上多出一根明晃晃、金燦燦的靈箭,毫無預兆,隨著靈弦彈動,紫金箭離弓而出,直向高俊的面門飛射而去。
    紫金箭在空中化成一道金光,同時伴隨著尖銳的呼嘯聲,那呼嘯,如同鬼哭神嚎一般,攝人魂魄,此箭有名,追魂箭!高俊想不到江凡是詐敗,更想不到他在受到重擊的情況下還能射出要命的一箭。
    兩人的距離并不算遠,而且追魂箭的度也太快了,快到他剛看到金光,金光就已到了自己的近前。
    高俊嚇的驚叫出聲,使盡全力的向旁閃身,只聽沙的一聲,追魂箭幾乎是貼著他的身側掠過,險險射中他的身軀。
    高俊長長噓了口氣,暗道一聲好險,若非自己反應夠快,今日豈不要傷于江凡箭下?他提起的這口氣才剛剛松開,可忽然之間,在他的背后又響起鬼哭神嚎似的攝魂聲,出于本能,他轉回頭一瞧,頭絲都快豎立起來。
    原來,剛剛從他身邊掠過的追魂箭竟然又反折回來,這次射向的是他的后心。
    射出去的箭還可以回來,高俊這輩子也沒見過如此不可思議的事,他錯愕的瞬間,追魂箭又已飛到了他的近前。
    換成旁人,這時候可能已然絕望了,但高俊畢竟是頂級的靈武高手,反應之快也乎想象,他就地翻滾,再次把追魂箭堪堪避開,但他還未來得及起身,江凡的第二支紫金箭又向他射了過來。
    這支紫金箭和追魂箭完全不同,整支箭,從頭到尾都是光禿禿的,沒有箭芒,也沒有箭羽,看起來更象是一根紫金色的長錐子,它飛在空中,無聲無息,但度之快,仿佛閃電,此箭名為破魂箭!江凡這邊幾乎是箭一出手,破魂箭就釘在了高俊的肩膀上。
    破魂箭度雖快,但高俊如果在全盛狀態之下,也能將其避開,但現在,他已被追魂箭的追射*得連滾帶爬,狼狽不堪,即便是如此狀態之下,他還是將自己的要害避開了破魂箭,只讓破魂箭射中自己的肩頭。
    咔嚓!箭鋒破甲,力道之大,把高俊的肩頭直接射穿,箭尖由他背后的靈鎧探出。
    高俊疼得嗷的怪叫一聲,從地上竄起多高,他看也不看對面的江凡,抓起自己的飛龍驚雷鉞,轉身就跑。
    現在他想跑,江凡又哪肯輕易放他離開,他站在原地未動,從背后又抽出收魂箭,對準高俊的后心,狠狠又是一記箭射。
    高俊是真被江凡的箭射怕了,聽身后惡風不善,他來不及細想,回鉞向身后反掃。
    他一鉞是打落了收魂箭,但他的飛龍驚雷鉞也受靈箭的反彈之力,脫手而飛,在空中打著旋,彈出好遠。
    顧不上再去揀自己的武器,高俊甩開雙腿,拼了老命的往本陣逃去。
    江凡正要追殺,見敵陣之中同時沖出兩員大將接應高俊,他只好作罷,快步來到高俊丟棄的長鉞前,將其拿起,在手中掂了掂,然后什么話都未說,轉身撤回己方本陣。
    嘩——直到這時,風軍陣營里才爆響起一片歡呼聲,江凡三箭射逃敵軍悍將,不僅讓風軍出了一口惡氣,也使原本低落的士氣瞬間提升起來,城內城外,呼叫之聲連成一片。
    城頭上的唐寅臉色緩和下來,同時暗暗點頭,江凡的修為和箭術較以前都提升許多,現在連自己能不能勝他都不一定了。
    不過唐寅并不妒忌,而是打心眼里感到高興。
    江凡射傷高俊,雖未能取了他的性命,但奪下了他的武器,這已稱得上是完勝,對高俊而言,則是慘敗。
    在兩名貞將的護衛下,高俊敗回本陣,見到聶澤后,腦袋搭拉下來,跪在那里,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聶澤冷眼看著高俊,憋了半晌,才緩緩開口,冷冰冰地質問道:“高俊,你還有臉回來?”貞軍就是這樣,取勝了,人人都把你當成英雄,捧著、拱著,而一旦落敗,不管你以前有多輝煌的成就,人們只會把你視為一個失敗者,打心眼里看不起你。
    聽著聶澤的質問,高俊老臉通紅,拳頭握的咯嘣嘣作響,猛然之間,回手抽出佩劍,就要向自己的脖子上抹。
    聶澤快步上前,提腿一腳,把他手上的佩劍踢飛,怒聲呵斥道:“要死就給我死到戰場上去,別窩窩囊囊死在我的面前!”戰場上那么飛揚跋扈的高俊在聶澤面前徹底變成軟腳蝦,被罵的連大氣都不敢喘,腦袋垂的快要拄到地上了。
    聶澤氣歸氣,但還真不忍心把高俊殺了,不管怎么說,高俊是他的愛將,實力也擺在那里,在戰場上是不可多得的猛將。
    見高俊的肩頭還插著敵將的箭,聶澤咬著牙沉聲問道:“你要把敵人的箭帶到什么時候?”高俊先是一愣,過了片刻才意識到江凡的金箭還插在自己的肩頭,他立刻抬手,抓著箭尾,用力一拔,直接把紫金箭硬拽出來,鮮血隨之噴射而出,高俊強忍著一聲未吭,而后當眾解下身上的甲胄,并讓軍醫過來為自己包扎傷口,準備等會繼續上陣作戰。
    聶澤不再理他,走回任放的身邊,說道:“任帥,沒有必要再與風軍干耗下去,請下令攻城吧!”“恩!”任放點點頭,說道:“就按聶將軍的意思,不過,此戰是由你指揮還是由我指揮?”聶澤倒是也不客氣,拱手說道:“戰交給我,不知任帥是否能放心?”任放仰面而笑,說道:“聶將軍乃貞國名將,久經沙場,戰績輝煌,我有何不放心?”聶澤嘴角上揚,說道:“好,有任帥這話我就放心了。”
    說著,他側頭喝道:“眾將士聽令,隨我上陣,進攻霸關!”說著話,他已策馬向前行去。
    他一走,貞軍眾將紛紛跟隨而去,許多川軍的將領也跟了過去。
    看著眾將們的背影,金卓悄悄湊.到任放身邊,不放心的低聲問道:“將軍,戰讓聶澤指揮,他能行嗎?”任放嗤嗤的一笑,聳肩道:“天知道。”
    “那將軍怎么還……”“貞將的本事我們剛才已經見識過了,貞將的指揮能力我們還得再看看。
    等會攻城之時,你要多多留意,仔細觀察貞軍的特性,以后……或許用得上。”
    任放含笑,狀似隨意地說道。
    在旁人看來,川貞是盟友,是聯軍,但在任放眼中,川國最大的勁敵恰恰是貞國,他甚至有預感,川貞二國日后必有大戰,現在多熟悉一下貞軍,絕無壞處,只是這話不能明說,哪怕是對最親近的同袍兄弟,他也只能點到為止。
    金卓完全沒明白任放這話的意思,以為他讓自己觀察貞軍是為了讓自己多學習貞軍的長處。
    他點頭應道:“將軍放心,我會仔細觀察的。”
    任放深深看了金卓一眼,不再多言,催促跨下的戰馬,向留下來的川將們甩頭道:“走,我們也去看看聶將軍到底如何指揮這場攻城戰……”話音未落,他又猛然想起什么,改口問道:“金將軍,營內都安排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