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24

  英布把破城弩、破軍弩安置在城頭,目的就是為了對付敵軍的拋石機,但重型拋石機的射程遠遠出英布的預料,破軍弩、破城弩的射程也達不到兩里開外。【】kenen.netbsp;風軍是硬頂著敵人的石彈涌上城頭,站好隊列,緊接著對城外的敵軍展開齊射。
    嗡!
    只見霸關城頭騰起一面黑云,出陣陣尖銳的嘯聲,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然后齊齊向川、貞聯軍的陣營落去。
    等箭陣到底近前時,如同雨點一般密集,剎那之間,川貞兩軍的陣列響起一片箭矢破甲聲。
    等箭雨傾泄過后,原本整齊的陣列出現一排寬長的空擋,這片空地里,箭矢滿地,尸體疊羅,人壓在箭矢上,箭矢又把人覆蓋。
    這僅僅開始,前一輪箭陣剛過,風軍的下一輪箭陣又接踵而至,砸進人群中,那密集的雕翎,讓身在其中的人們瞬間就變成刺猬。
    川貞二軍的軍中將領們紛紛叫喊:“前進!繼續前進!后補前位,全體頂盾——”
    兩軍的士卒們在各自將領的指揮下,紛紛舉起盾牌,繼續向前推進。
    川軍是清一色的鋼盔鋼甲,盾牌也是鋼制的,全軍舉盾后,仿佛頂起一面巨大的鏡子,銀光閃閃,煞是壯觀。
    貞軍則是清一色的皮甲,盾牌也非純鋼鐵打造,而是在木制盾牌的基礎上又包裹了一層鐵皮。貞國國內的物資十分匱乏,沒有那么多的鋼鐵,打造不起純鋼鐵的盾牌,其二,貞軍喜近戰,用木制盾牌即輕便又靈活,善于他們展開沖鋒。
    等風軍箭陣射來時,兩軍的情況也截然不同,箭陣射在川軍陣營當中,叮當作響,雕翎紛紛反彈落地,射進貞軍陣營中時,則是撲撲之聲連成一片,箭矢大多釘在盾牌上。幾輪箭陣過后,川軍陣營如鏡,而貞軍陣營則仿佛一頭巨大的刺猬。
    當然,盾陣布的再密實,再完美,也不可能密不透風,在風軍如此密集的箭雨下,川貞聯軍的陣營里不時有慘叫聲傳出,中箭撲倒的士卒接二連三。
    城頭上,左雙凝視著敵軍陣營的推進,心中也在默默的盤算,等敵軍快要近八十丈的時候,他手臂猛的向前一揮,大聲喝道:“破軍弩、破城弩齊!”
    他一聲令下,風軍士卒紛紛*作那些沒有遭到破壞的破軍弩和破城弩,瞄準敵軍的盾陣,然后齊齊射出去。
    破城弩、破軍弩的弩箭威力太大了,那根本不是靠人力所能阻擋的。
    弩箭射進盾陣當中,當其沖的士卒是人盾俱碎,由于弩箭是斜刺下來的,射穿一人后,勁道絲毫不減,又順勢射透第二人、第三人,等弩箭深深釘到地上時,上面也串起兩具尸體。
    見盾陣出現了空擋,左右的士卒們齊聲吶喊:“后隊填補……”
    他們話音還未落,無數的箭矢已從天而降,空擋后面的士卒前胸插滿雕翎,慘叫著仰面摔倒,這一下,空擋更大,更多的士卒在連續不斷的箭雨中撲倒在地,再也沒有爬起來。等人們好不容易把空擋填補好,被射殺的士卒已有數十人之多,可是剛剛撐起來的盾陣又要承受下一波弩箭的沖擊。
    這只是川貞二軍的一角而已,大批的弩箭攙雜在箭雨當中射進人群里,引得慘叫聲四起,哀號聲不斷,兩軍盾陣是散了又補,補了又散,陣營都開始混亂起來。
    各兵團的將領們騎著戰馬在人群里來回穿梭,不斷的高聲叫喊,穩住麾下的士卒。
    川軍中,頂的最前面的那個兵團的兵團長叫的嗓子都沙啞了,他身上罩著白色的靈鎧,眼睛卻因為充血而變的血紅,他在人群中連連向前揮刀,喝令下面士卒們向前推進、推進再推進。
    可是他的叫喊聲很快就戛然而止,原來一根突然飛射過來的弩箭正中他的胸口,那強悍的力道直接擊碎他的靈鎧,貫穿他的胸膛,就連他跨下的戰馬也未能幸免,被弩箭一并射穿,可憐這位兵團長,連與敵人面對面戰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連人帶馬活生生的釘在地上,直至死,人、馬的尸體都是站立著的。
    兵團長陣亡,由第一陣的千夫長代為指揮,如果又亡,就由第二陣千夫長接替,依次類推,這是川軍的規矩,不會讓兵團因群龍無而生混亂。
    看著兵團長的尸體釘在地上,附近的士卒們立刻放下盾牌,上去想奪下尸體,不過他們上去的快,倒下的也快,在風軍的箭陣之下,放下保命的盾牌就等于是放棄了生命。
    上去一群士卒,被射倒一群士卒,但川軍卻是前仆后繼,人們不管不顧的硬往上涌,哪怕是丟了性命也要奪下尸體,保存自己兵團長的全尸。
    川軍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弩箭從地里拔出來,兵團長的尸體也總算是被抬了下去,但是就這么一會的工夫,川軍卻足足付出上百號人的性命。
    戰爭對于敵我雙方都是慘烈的,需要無數的將士去流血犧牲,但最終的受益者卻往往只有一個人或者一個集團。
    在風軍近乎于瘋狂的箭射之下,貞軍展開出特有的強悍的戰斗力,不管霸關方向的還擊有多么猛烈,貞軍陣營的推進非但未緩慢,反倒是越來越快。
    身邊的同袍死的越多,貞軍士卒的前沖就越猛,長年征戰的經驗告訴他們,在激烈拼殺的戰場上,沖鋒、殺敵是唯一的活路,至于臨陣脫逃,在貞軍的字典里就從來沒有過這四個字。
    這時候,戰場上已能看出明顯的差距,當貞軍已進霸關三十丈的時候,而川軍還在五十丈開外呢!
    三十丈,已進入貞軍射程。前沖的貞軍弓箭手們紛紛扔掉盾牌,摘下弓箭,邊跑邊向城上回射。沒有盾牌的保護,他們會被風軍射殺,但他們的回射也能殺傷到風軍,攻堅戰中,進攻的一方能以一命換一命就算值了。
    對于貞軍的兇猛,讓唐寅以及眾多的風將們自然而然地聯想到蠻軍。貞軍確實與貝薩軍很象,全軍將士好似野獸,一旦展開沖鋒,全軍都變成瘋子,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貞軍將士也能毫不猶豫的往上闖、往里跳。
    他們比貝薩軍更厲害的一點是,他們是維持著整體陣營做沖鋒,而不象貝薩軍那樣一窩蜂的往前涌。這時候,風將們都在心里暗暗盤算,若是與貞軍做正面交鋒,己方能與之相抗衡的軍團恐怕只有平原軍和三水軍了。
    貞軍的沖鋒是跑一路,死一路,前面的士卒倒地,后面的士卒踩著同伴的身體繼續前沖,沒有人去顧及傷者,甚至沒有人會去多看一眼,他們的眼中只有前方的敵人。
    貞軍陣營推進的快,但留下的尸體也多,他們所過之處,留下的橫七豎八的尸體密密麻麻,疊疊羅羅,數都數不清,而川軍則不然,川軍的死傷雖然未必比貞軍少多少,但卻很少能見到川人的尸體暴露在戰場上,前方有人戰死,后方跟上的兵團會分出人力把尸體和傷者交給后勤隊,然后抬下戰場。
    就當時而言,川國是最為尊重將士的。
    在川國的文化中,任何一名戰死的將士都屬于為國捐軀,為國而亡,哪怕是最底層的士卒,他們陣亡之后名字也會被…記錄下來,并雕刻在碑上,或許沒有人會記住他們,或許后輩們也不會去…查看他們的名字,但這是對那些陣亡將士最起碼的尊重。在川國的陣亡統計中,從沒有幾萬人或幾千人、幾百人這種含糊其詞的說法,有的是精確到個位數的詳細數據。
    在這一點上,沒有哪個國家能比得上川國。
    無論到什么時候,無論人口有多少,人終究是最重要的,對人的尊重,也是對國家、對民族的尊重,如果讓那些為國捐軀的將士們最終只剩下一串籠統的數據,又是何等悲哀的一件事。
    言歸正傳。
    貞軍率先沖到霸關城下,云梯撞擊城墻,嘭嘭作響,緊接著,云梯被高高架起,貞軍士卒蜂擁而上,沉重的喘息聲配上他們猙獰的表情,就好象成群結隊的野人一般。
    左雙回手抽出佩劍,一邊令人繼續放箭,一邊又令人向下砸滾木、擂石,與此同時,城門樓上的唐寅對身邊的傳令兵道:“讓英步率霸關守軍頂上來御敵!”
    “是!大王!”傳令兵答應一聲,快跑到門樓的另一側,對城內的風軍士卒們連連揮舞令旗。
    人群中的英步看后,挺直腰身,對周圍的霸關守軍將士們喝道:“兄弟們,現在輪到我們上陣了,都給我*起家伙,隨我上城殺敵!”
    “殺——”
    英步擔任霸關主將近十年,聲望之高,無人能匹敵,他一呼百應,率軍沖上城墻。
    隨著霸關守軍上陣,以左雙為的西境軍被逐步替換下戰場,等全軍將士都退回城內,左雙令人一統計,剛才一戰中,己方的傷亡已接近五千人,其中大半是傷亡于石彈之下,另外那些則是被貞軍的還擊射死射傷的。
    左雙把傷亡都統計好后,馬上令人傳報于唐寅。另一邊,英布率領數萬關守軍已與強攻霸關的貞軍展開激烈的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