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25

  貞軍已經攻到霸關城下,重型拋石機的彈射總算是停下來,雙方展開更加激烈的直接沖突。kenen.netbsp;霸關的城防十分完善,滾木、擂石、火油等物準備充足,等貞軍架起云梯向上沖時,無數的滾木擂石砸落下來,重物撞擊甲胄的嘩啦聲不絕于耳,攀爬云梯的貞兵如雪片一般從半空中摔落下去。
    不過風軍士卒在投擲滾木、擂石的時候也不是那么順暢,貞軍的弓箭手在城下早已站了一長排,當風兵把滾木、擂石砸向貞兵時,自己也被下方射來的箭矢貫穿胸膛,或慘叫著仰面摔倒,或直接一頭栽下城墻。
    風軍當然不會任憑敵軍在城外舒服的放冷箭,許多風軍士卒舉弓不停的回射,城外的貞軍弓箭手往往連一箭都未射出去,自己先成了箭靶子,被釘的渾身是箭,撲倒在血泊中。
    戰場之上,箭矢來回飛梭,城上城下的中箭聲此起彼伏,雙方的士卒被射倒一排又一排,當然,處于守勢居高臨下的風軍與城外的貞軍比起來,傷亡還是要少很多。
    貞軍勇猛作戰,后面的川軍也漸漸要推進到近前,英布抓過來一名傳令兵,讓其馬上傳令,讓城內布置的拋石機向外投擲石彈。
    風國傾全國之力死守霸關,輜重之多也就可想而知了,囤積在城內的拋石機也有數百臺。
    象拋石機這種重型武器不可能搬上城墻,也施展不開,只能布置在城內,而拋石機射石彈的時候又必須得避開己方城墻的阻擋,所以安放的位置距離城墻很遠,也正因為這樣,讓城內的拋石機恰恰躲避開川貞聯軍重型拋石機的打擊。
    隨著英步的命令,城內的風軍拋石機開始啟動,密集的石彈由城內拋射出來,在空中畫出一道道的弧線,飛過城墻,然后齊齊掉落進川貞聯軍的陣營當中。
    風軍拋石機拋射的石彈雖沒有重型拋石機石彈那么巨大,但也足夠要人命的,哪怕是一身靈鎧的靈戰士被石彈砸個正著,也得瞬間變成肉餅。
    更重要的是,川軍拖運上來的許多塔樓遭到石彈的打擊,破損數臺。
    塔樓是一種攻城利器,體形比拋石機要碩大好幾倍,整體呈梯形,由堅硬的木材打造而成,足有七、八米之高,正前方和兩側是堅厚的木盾,可擋敵人箭射,后面有梯子,做攀爬之用,底層有兩排木頭輪子,可以移動,頂端則是平臺。
    攻城時,弓箭手站在塔樓的平臺上,能與城墻上的敵人進行面對面的平射,塔樓也可以做云梯之用,把塔樓貼到城墻上,站于平臺上的將士能夠不費力的直接跳上城墻。
    塔樓這種武器在攻城時的用途有很多,在川國早已被普遍應用到實戰當中。
    風國還沒有應用這種武器,冷然看到川軍把一座座的龐然大物拖上戰場,倒是也挺嚇人的。
    不過塔樓能擋得住箭射,但卻擋不住石彈的撞擊,一顆石彈砸過來,若是打在正面木盾上,立刻能擊出個大窟窿,若是砸中塔樓四根支柱的任何一根,塔樓也基本算廢掉了。
    脆弱是塔樓最大的弱點。
    石彈、箭支、弩箭、滾木、擂石、火油源源不斷的從霸關傾泄出來,在如此密度的攻擊下,城外的川貞聯軍想成功登上城頭,簡直比登天還難。
    當雙方的激戰逐漸演變成膠著狀態時,川軍的霹靂車被推上來了。
    霹靂車是專門用來撞擊城門的有力武器,整臺車子就是個堅固的木頭架子,上面懸掛著一跟兩三人才能抱攏的大木頭樁子,仿佛一支巨錘,前面的錘頭是實鐵打造,鑲嵌在木樁子上,外面還包裹著一層厚厚的鐵皮。
    使用時,霹靂車兩側的士卒們拉動繩鎖,使巨錘向后拉起,然后再齊齊松開,利用巨錘下落的慣性撞擊城門,以此循環。
    隨著霹靂車被成功推到城門前,川軍士卒的士氣大振,數以百計的士卒高舉盾牌,云集到霹靂車兩側,紛紛抓起繩索。
    這時,一名千夫長跳到車身上,指揮兩側的士卒,大喊道:“拉——”在千夫長的喊喝聲中,數十根繩索齊齊拉動,巨錘也隨之向后懸起。
    等拉到極限,千夫長又揮臂大喝道:“放——”轟隆!落下的巨錘重重撞擊在霸關的城門上,聲響起大,震耳欲聾,力道之強,純銅制造的城門都被撞出個凹坑,整面城墻似乎也為之一顫,尤其是城門上方的城墻,許多風軍士卒都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
    第一次的撞擊過后,第二次、第三次的撞擊又接踵而至,城內,頂住城門的木頭樁子都被震折數根,石屑由城門邊框的縫隙不斷掉落,原本堅固異常的城門瞬間就變的岌岌可危。
    城內的風將急的滿頭大汗,一邊指揮部下搬運過來更多的木樁,頂住城門,一邊沖著城上大喊道:“快把敵軍的沖車打掉,城門要承受不住了!”風將的喊聲傳到城頭,城上的風軍士卒們也都急了,許多士卒探出身子,向外放箭,可是對于頂著盾牌的川軍而言,箭射的殺傷力實在有限,不足以限制霹靂車的撞擊。
    很快,又有許多風兵抱著滾木、擂石跳到箭垛上,瞄準下面的川軍,要把滾木、擂石砸下去,但他們扔下重物的同時,風軍士卒也被城外的敵軍射中,紛紛摔下箭垛。
    拉動霹靂車的川兵不時被落石、滾木砸死砸傷,但周圍的川軍太多了,傷一個,填補一個,死一個,頂上來兩個,霹靂車的撞擊還是在不斷繼續著。
    看到己方的士卒被對方的箭射壓的無法露頭,一名風將跳上箭垛,對后面的士卒大吼道:“給我擂石!”數名風兵急忙抱著擂石上前,那風將抓起一顆,對準城下的川兵,狠狠砸了下去。
    喀嚓!一名正用力拉繩索的川軍被落石砸個正著,頂起的盾牌都被壓的變形,人也隨之撲倒在地。
    那風將毫不停歇,又抓起一顆擂石,再次狠狠投擲下去,隨著一聲脆響,又一名川兵被砸的骨斷筋折,死于非命。
    不等風將再投擲落石,下面的箭射就到了,一瞬間,有數十支雕翎向他飛射過來。
    風將有靈鎧護體,加上對方是從下往上射,勁道不強,他站在箭躲上不躲不避,繼續向下砸石。
    叮叮當當——箭支釘在他的靈鎧上,叮當作響,火星四濺,卻未能擊碎他的靈鎧。
    城外指揮戰斗的川將反應也快,立刻從別處抽調過來五十名硬弓手,繼續向城上的風將放箭。
    硬弓手箭射的威力比普通弓箭手的箭射威力要大得多。
    這五十支雕翎一齊釘在風將身上,咔咔之聲不絕于耳,風將身上的靈鎧瞬間布滿裂紋,另外還有數根箭矢穿透靈鎧,深深刺入他的體內。
    站于箭垛上的風將身子一陣搖晃,接著,一頭從城上栽落下來。
    撲通!風將的身軀重重摔落在地,本就破裂的靈鎧再承受不住這么強的撞擊力,片片破碎,散于無形,可渾身是血、身上還插著數根箭矢的風將硬著從地上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跑向川軍的霹靂車。
    不等他到近前,周圍的川軍一擁而上,亂刀齊砍,可憐那名風將,頃刻之間被砍成碎塊。
    箭射不管用,滾木擂石不管用,眼了眼的風軍開始采取自殺性的攻擊。
    數名士卒自愿充當敢死隊,為了加重分量,身上綁滿石塊,然后被同袍們舉上箭躲,頂著城外川軍的箭射,硬向城外跳,以自己的身軀去撞擊霹靂車。
    他們若是摔在人群中,或者霹靂車的巨錘上,一點用處都沒有,也起不到任何破壞的效果,只有摔在霹靂車的支架上,才有可能使其損壞。
    但這太難了,十多名風軍敢死隊,其中只有一人在摔落時砸中霹靂車的支架,可惜還未對支架造成損壞。
    一批人無效,緊接著,風軍又組織起第二批敢死隊,這次的人數更多,自殺性跳下城墻的風軍如下餃子一般,霹靂車的左后側支架在連續遭受到兩名風軍士卒的撞擊下,終于支撐不住,隨著咔嚓一聲清脆的響音,支架由中間折斷,使去了一面的支力,懸掛的巨錘立刻向后側傾斜,再揮不出原有的威力。
    附近的川將見狀,急的連連跳腳,沖著己方士卒大吼道:“把霹靂車拖走,再換一臺上來!”受損的霹靂車是被川軍拖開了,可是后續的霹靂車卻遲遲沒有跟上,川將急的雙目通紅,一把把身邊的副將扯過來,尖聲質問道:“其它的霹靂車呢?”那副將沒有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己方的后側。
    川將扭回頭一瞧,只見己方的大型武器大多都在后方,被風軍箭陣壓制的推上不來。
    一輛霹靂車,川兵想往前推進一米,都得付出血的代價,大批的士卒在推動車子的時候被射翻在地,川軍的大型武器是每向前進一步,便留下一排的尸體,后勤隊那么多的車子,業已被己方人員的尸體裝的滿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