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26

  攻城戰已展開一個多時辰,川貞聯軍被風軍死死擋在霸關之外。【】.kenen.netbsp;貞軍作戰驍勇,川軍攻城器械眾多,但兩軍的完美結合卻連一個缺口都未打開。
    其一,霸關確實險峻,城墻不僅堅固,又高達三丈三,比川軍的塔樓都要高出一大截。其二,風軍訓練有,主將一聲令下,上下齊動,而且將士們也勇猛,在戰斗中,頗有不要命的勁頭,甘愿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阻敵軍的進攻。其三,風軍的準備太充沛了,囤積的城防武器不計其數,人們可以毫無顧慮的盡情使用。
    在這種狀況之下,川貞聯軍進攻一波,被打下一波,毫無成效不說,自己反倒損兵折將無數。
    這時候,后面觀戰的兩軍將領們都不再象剛開始那么輕松了,隨著前方作戰將士的傷亡越來越大,人們的臉色也越來越凝重,漸漸的,人們的笑容消失,眉頭都深深皺了起來。
    風軍的抵抗之強猛是他們所沒有預料到的,沒與風軍交鋒之前,他們只是聽說風軍戰斗頗勇,現在看來,果然不假,風軍能連續戰勝強大的鄰國寧國,絕非僥幸。
    聶澤見己方攻城的第一批隊傷亡太大,進攻已然開始疲軟,他當機立斷,馬上派出第二批隊,川貞兩軍又各自出動十個兵團,把前方正在作戰的兵團全部替換下來。
    這是聶澤指揮打仗兇狠的地方,以多個批隊更換著向上頂,使進攻的強度始終保持在最猛烈的狀態,根本不給敵軍喘息之機。
    很快,川貞聯軍完成進攻的更替,第一批攻城部隊退下來的同時,第二批攻城部隊馬上填補上去,繼續向霸關展開猛烈的進攻。
    等第一批隊退回本陣后,再做統計,不算負傷,貞軍的陣亡有近三萬人,川軍的陣亡則是兩萬一千人,兩軍的陣亡加在一起,等于是五個兵團被打沒了。
    如此慘烈的戰斗,讓聶澤也感到暗暗心寒。
    任放早已令人在己方陣營的后面準備好烤肉和溫水,前方的將士們退下來后,立刻被帶到后方,吃肉、喝水、歇息。邊吃著川軍提供的烤肉,貞兵們還在暗暗竊笑,和川軍這些嬌生慣養的少爺兵們一起打仗還是挺舒服的。
    攻城戰還在無休止的進行著,戰場上雙方將士們還在浴血奮戰的撕殺著。
    另一邊,距離川貞聯軍大營二十里外的平原軍和三水軍業已匯合一處,并推進到距離敵營十里左右的地方。
    現在蕭慕青和梁啟聚在一處,正對如何進攻敵營進行著商議。
    按照己方所得到的情報,川貞聯軍有八十萬人離營出戰,也就是說,留守敵營的兵力至少還有二十萬,正常情況下,蕭慕青和梁啟是不會硬沖有二十萬人鎮守的敵營,但現在情況不一樣,川貞聯軍正在猛攻霸關,己方能不能堅守得住還是個未知數,他們做為霸關方面唯一的援軍,必須得起到牽制敵軍的作用,強攻八十萬的大軍是以卵擊石,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進攻敵營,迫敵軍主力回救。
    只是這仗要如何來打,二人心里都沒底。
    現在平原軍和三水軍的兵力加到一起還不夠十五萬,進攻二十萬人的敵營,恐怕一個不小心,非但起不到牽制敵軍的效果,自己還得交代在敵營當中。
    梁啟皺著眉頭,說道:“慕青,此戰由我軍來打頭陣,你部在后做策應。”
    蕭慕青聞言連連擺手,正色道:“現在可不是爭功的時候,你軍所剩兵力雖多,但論正面交戰,還是不如我軍,此戰……由我軍來打頭陣,你做后援。我軍若是打不進去,你也不用再上了,我們一齊后撤,若我軍真打進敵營了,外面也必須得有接應之軍。”
    平原軍的兵力現在僅僅剩下五萬多人,算編制的話,只能算半個軍團,讓這點兵力的平原軍去打頭陣,主攻敵營,梁啟實在是于心不忍,雖然平原軍的戰斗力確實要遠強于三水軍。
    梁啟眉頭皺的快要擰成個疙瘩,拳頭也用力的緩緩握起,他不放棄地說道:“太危險了!此戰若是不利,我怕……”
    “就算我軍最終無一人能活著退下戰場,我軍也義不容辭,能為國捐軀,是我等也是軍中將士們的至高榮耀!”蕭慕青說的斬釘截鐵,梁啟聽后,暗嘆口氣,無言以對。
    最終,兩人把進攻的計劃定了下來。由平原軍做為先鋒軍,主攻敵營,三水軍作為后軍,援助和策應平原軍。
    商議妥當之后,兩軍開始齊向川貞聯軍的大營進。
    風軍由西而來,主攻的是西營,平原軍率先動進攻。
    別看平原軍現在編制并不完整,但推進時的陣列依然整齊,全軍頂盾,快的向前方的西營門沖殺過去。
    平原軍才剛剛露頭,川貞聯軍的崗哨就有所現,大營里隨之警鳴聲四起。
    當平原軍推進到距離敵營百丈遠的時候,營內開始射出箭矢。
    不過川貞聯軍的箭陣并不猛烈,至少那絕不是數萬人齊射的規模,充其量也就是幾千人在放箭而已。
    被蕭慕青安排打頭陣的戰虎見有機可乘,帶領眾多的風軍展開急沖鋒。這時候,風軍上下沒人回射還擊,人們的目標只有一個,以最快的度殺進敵營之內,砍光所有的敵軍。
    人們一手持盾,一手持刀,一各個都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向敵營沖去。
    戰虎更是一馬當先,他扛著靈錘,身罩靈鎧,對迎面而來的飛矢躲也不躲,擋也不擋,只憑自身靈鎧的堅固來硬扛箭射的傷害。
    好在對方的箭射不太猛烈,目標又不是他一個人,即使有零星箭支釘在的他的身上,也被靈鎧一一擋了下來。
    風軍在沖鋒的過程中也有人被流矢射死射傷,但并未影響到全軍的戰斗力,也不足以阻止風軍的推進度,時間不長,以戰虎為的風軍已抵達營門前。
    看著緊緊關閉的營門,戰虎放下肩膀的靈錘,雙臂掄圓了,三步并成兩步,沖到營門近前,接著,使出全力的狠狠掄出一錘,猛砸向營門。
    他自身的力道再加上前沖的慣性,這一錘之力,大的驚人。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場上木屑橫飛,由木樁組成的營門被戰虎一錘砸出個大圓窟窿,他收回靈錘,再次使出全力,對著營門連續猛砸。
    咔嚓、咔嚓、咔嚓——堅固的營門在戰虎的靈錘之下,支離破碎,斷木散落一地。營內的川貞聯軍臉色頓變,懷疑砸門的這名風將到底是人還是怪獸,怎么有這么大的力氣。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戰虎已把營門砸出個兩米多寬的大圓窟窿,平原軍士卒一擁而入。
    先進去的幾名士卒遭受到對方的集中箭射,幾人被射的渾身上下都上箭羽,慘叫著撲倒在地,戰虎見狀,一頭也沖了近來。
    密集的箭支射在他的身上,叮當作響,火星四起,他怒吼一聲,不給敵兵放第二輪箭射的機會,幾個箭步沖上前去,靈錘掄開了,橫掃而出。
    撲——這一錘子掃出去,四五名弓箭手被生生砸飛出去,未等其他弓箭手后退,戰虎又連出三記重錘,砸進人群中,錘錘見肉,錘錘碎骨,人群中是慘叫聲四起。趁著戰虎打亂敵軍的機會,大批的平原軍士卒沖殺近來,與營內的川貞聯軍展開近身肉搏戰。
    平原軍可是風軍中的王牌軍,戰斗力、戰場經驗甚至武器裝備都是屈一指的,與平原軍交戰,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會提刀沖殺過來,又什么時候會站在原地射弩箭,他們即能殺傷近身的敵軍,也能殺傷距離自己稍遠的敵軍,單兵作戰能力極強。
    聽聞警報聲,川貞聯軍跑到西營門這邊做防御的將士才只有一萬多人,哪里能頂得住五萬多的風軍,交戰才一刻多鐘,川貞聯軍就抵御不住了,先是川軍全部潰敗,紛紛向大營的中心腹地逃命,見川軍跑了,貞軍也不想做替死鬼,人們放棄抵抗,跟著川軍一起跑。
    戰場上留下兩千多具的尸體,能喘氣的川貞兩軍士卒都跑了。
    想不到戰斗打的這么順利,戰虎興奮異常,他一邊領軍追殺敵兵,一邊令人放火燒營,不管看到什么,只要是能燒的,一律燒光。
    他這個命令才剛剛傳達下去,就被蕭慕青阻止住了。現在己方可是沖進敵營里了,這時候放火,不等于是把自己的退路給斷了嗎?一旦敵軍集中起兵力,反撲回來,己方想跑都跑不掉,外面的三水軍想近來接應也進不來。
    被蕭慕青訓斥了幾句,戰虎熱得暈的頭腦立刻冷靜下來,連連點頭應是,不敢再粗莽行事。
    且說平原軍一路追殺敵方的逃兵,不知不覺間已深入敵營兩里多深。
    百萬大軍的駐地實在太大了,而且在扎營的時候,任放也有意把營地布置的寬闊一些,川貞聯軍的大營方圓得有十數里,想從大營的這一邊跑到另一邊,都得把人累死。
    追殺敵兵的時候,一路上平原軍雖然也有遇到零散的敵人跑出來阻擊,但規模都不大,多則數百,少則幾十,好象整座大營的守軍也不過才萬八千人。
    這時候蕭慕青警覺的倒吸口涼氣,心中暗道:難道敵營之內還另有埋伏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