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28

  戰虎的一記重腳,將川軍兵團長臉上的靈鎧踢個粉碎,連身軀都彈了起來。【】kenen.netbsp;不等他落地,戰虎順勢一錘掄下,凌空砸在兵團長的胸口上,隨著撲通一聲悶響,兵團長墜地時,身子將地面砸出個人形凹坑,可見戰虎重錘的力道有多大。
    那兵團長躺在地上,噴出一口血霧,接著兩眼翻白,四肢抽搐,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是不行了。
    兵團長戰死,周圍的川軍士卒臉色無不大變,人們看著人高馬大又兇狠無比的戰虎,下意識地紛紛后退。
    可是很快,川軍士卒又從驚駭中鎮靜下來,人們蜂擁而上,一邊攻向戰虎,一邊搶救還未徹底斷氣的兵團長。
    奄奄一息的兵團長是被他們奪了過去,但進攻戰虎的川軍士卒卻被砸碎二十多號,扭曲的不成*人形的尸體散落滿地。
    正在戰虎殺的興起,無人能與其相匹敵之時,一名川軍大將飛馬奔了過來。
    這名川將,連人帶馬一身紅,他身罩紅色的靈鎧,背披紅色的披風,戰馬通體棗紅,連跟雜毛都找不出來,讓人驚訝的是,他手中的靈槍都是紅色的,此槍有名,烈焰血魂。
    當這名川將趕過來后,川軍士氣頓時大震,人們自動自覺的向左右分散,讓開一條通道,那川將策馬持槍,度不減,穿過人群,快到戰虎近前時,烈焰血魂槍順勢前刺,槍借慣性,勢如千鈞,直取戰虎的頸嗓咽喉。
    大喝一聲來得好,戰虎握錘,用力向外一掄,當啷啷,這一聲震耳欲聾的金鳴聲,讓周圍的雙方士卒耳朵嗡了一聲,耳膜象是被利刃穿透了似的,疼痛難忍,人們紛紛扔掉武器,雙手捂耳,尖叫著連連后退,這也正好給川將和戰虎二人讓出了戰斗的空間。
    呦!此人好大的力氣啊!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戰虎與川將只對一招,便判斷出對方的力氣不小,就算比不上自己,但也相差不多。
    戰虎驚訝,川將也同是暗吃一驚。
    他剛才刺出的一槍,是有偷機取巧的,很大程度上借助了戰馬飛馳時的慣力,但對方竟然輕松的擋了下來,反把自己震的雙手麻,這員風將稱得上是天生神力。
    他勒住戰馬,問道:“風將何人?報上姓名!”戰虎未騎馬,但站在馬前,比坐在馬上的川將也矮不了多少,他咧嘴嘿嘿一笑,說道:“大爺戰虎,你又是何人?”哦!原來他就是風國名將戰虎。
    川將有聽過戰虎的名字,心里非但沒有生出怯意,反倒斗志高漲。
    他回道:“我乃川國中將軍,伍瑞!”“伍瑞?”戰虎翻翻眼睛,還真認真想了想,片刻之后,他搖晃著斗大的腦袋,說道:“沒聽說過,無名小卒而已。”
    這句話,可把在場的川軍將士氣得不清。
    伍瑞是川國乃至整個帝國都赫赫有名的大將,一桿烈焰血魂槍,縱行四海,橫掃**,鮮少碰到敵手,而到了對方的嘴里,卻成了無名小卒?伍瑞的心胸非普通武將能比,并不看重自己的名聲有多大,對戰虎的輕視也不甚介意,他輕笑一聲,抖抖手中的靈槍,說道:“也好!就讓在下這無名小卒來領教領教風國名將的厲害!”說話之間,他飄身下馬。
    戰虎一愣,不解地看著伍瑞,不知道他為何要突然下馬。
    伍瑞邊把韁繩交于麾下的士卒,邊對戰虎說道:“閣下在馬下,而我在馬上,豈不是占你便宜?”他只說出一半原因,另一半原因是他心疼自己的戰馬,怕與戰虎對戰時馬兒會被他的重錘砸死或震死。
    不過他的話卻引來川軍的一片歡呼聲,什么叫大將之風?這就叫大將之風!戰虎對伍瑞的說詞不以為然,他嘟囔道:“你愛在哪在哪,先接我一錘!”說話之間,戰虎箭步上前,靈錘力劈華山的猛砸下去。
    伍瑞倒也剛猛,對戰虎的重擊不躲不避,橫槍招架。
    但他并不是硬接,槍身是斜著向外擋,其中有個向外的滑力。
    當啷啷——靈兵與靈兵的碰撞聲直沖云霄,火星濺起一串,戰虎的重錘還真被伍瑞的巧勁擋了出去。
    在伍瑞看來,戰虎體形魁梧碩大,是典型的蠻將,力氣夠大,但靈活性必然極差。
    他自以為抓住戰虎的缺點,沖著戰虎的周身要害,一口氣連攻十六槍,槍槍都是斃命的殺招。
    只見場上靈槍來回穿梭,在空中畫出一道道紅光,煞是璀璨。
    伍瑞攻的兇猛又精彩,但卻毫無效果,在他眼里應該笨重無比的戰虎卻出人意料的靈活,移動起來雙腳如風,躲閃起來身如靈猴,一兩個成年人都未必能拿得起來的巨錘在他手中卻輕若無物,應用自如,伍瑞攻出的十六槍,要么被戰虎輕松避開,要么被他的靈錘擋下,無一槍能進戰虎的身。
    等伍瑞氣盡,戰虎開始回擊。
    他的還擊,比伍瑞的快槍要兇狠得多,靈錘掄開了,一錘接著一錘,一錘快過一錘,前幾錘伍瑞還能招架得住,但到了后來,伍瑞也被他*得連連后退。
    就近身搏斗而言,除了唐寅,還沒有誰能在戰虎面前占得便宜,即便那么厲害的長孫淵宏也是用靈武技能傷的他。
    在戰虎犀利的搶攻之下,伍瑞足足退出十多步,好不容易等到戰虎有換氣的時候,借著這個短暫的空擋,他飛身向旁縱躍,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不愧是風國的四大猛將,好生厲害!伍瑞心里暗暗咋舌,再不敢隨意應付,他運用靈氣,灌入靈槍之內,只聽呼的一聲,他手中的烈焰血魂槍燃燒起熊熊的烈火,與此同時,他周圍的空氣都變的灼熱起來,位于附近的士卒們不由自主的后退,并非人們怕熱,而象是空中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推著他們,其實,那是伍瑞散出來的靈壓。
    毫無預兆,伍瑞猛的一抖手中的靈槍,接著向前凌空一刺,靈武技能血魂追釋放出來。
    不知道是血魂槍的關系還是伍瑞的修為太高深,他所釋放的血魂追聲勢駭人,靈刺上依附著火焰,已變成了血紅色,漫天飛舞,然后齊齊向戰虎這一點飛射過來。
    戰虎吸氣,哪里敢怠慢,運足靈氣,以靈亂·風來應對。
    靈刃與靈刺在空中交會碰撞,劈啪之聲不絕于耳,許多被撞偏方向的靈刺和靈刃直接飛進兩側的人群里,引得兩軍士卒慘叫聲四起,哀號聲不斷,人們拖著受傷的己方弟兄連連后撤,將戰場的空間讓得更大。
    戰虎的修為也是很高深的,他的靈亂·風也算霸道,但卻未能擋得住伍瑞的血魂追,密集的靈刃被擊碎后,仍有大量的靈刺繼續向戰虎飛刺過來。
    戰虎無奈,只得再次釋放靈亂·風,總算是把對方的血魂追擋了下來。
    這就是修為不如對方的劣勢,人家只釋放出一個技能,而你必須得連續釋放兩個技能才能招架住,彼此消耗下去,修為弱的一方會越來越弱。
    戰虎很清楚自己的弱點是修為差,與敵對戰時他也盡可能的做貼身近戰,不給對方釋放靈武技能的機會。
    不過現在他的對手是經驗豐富的川國名將伍瑞,人家根本不給他打近戰的機會,戰虎進,他則退,若是戰虎前沖的度太快,他不好退讓,就直接釋放靈武技能,打斷戰虎的沖刺,趁著對方釋放技能抵御的時候,他再抽身拉開距離。
    場面上看,似乎是戰虎在追著伍瑞打,實際上,場上的控制權始終掌握的伍瑞的手里,這么消耗下去,最終落敗的一定是戰虎。
    他二人的激戰反倒讓雙方的士卒停止了撕殺,人們各自后退,拉開一段不算近的距離。
    不過同一時間,整個戰場的形勢已生了巨大變化。
    本來有一萬多的川軍截住了平原軍的退路,使平原軍的撤退變的異常艱難,正在雙方展開你死我活的對射時,突然之間川軍的陣營后方一陣大亂,平原軍將士們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們紛紛舉目向前張望,別的沒看清楚,倒是看清了三水軍的大旗。
    不用問也知道,定然是三水軍殺進敵營來接應本方了。
    有己方大軍相助,平原軍將士立刻變的興奮起來,全力向外突圍。
    他們看的沒錯,川軍陣營的后方確實殺來了三水軍。
    三水軍來的極快,又是在川軍陣營的后方突然出現,殺的川軍措手不及,而且川軍是以弓箭手為主,近戰的戰斗力一般,哪里能擋得住數萬三水軍的沖擊。
    一萬多人的方陣,只是頃刻之間便被三水軍沖散,大批的弓箭手顧不上再向敵軍放箭,成群成片的向兩邊潰散。
    跑在三水軍最前面的一員大將不是旁人,正是上官元讓,他單刀匹馬,向前狂奔,從川軍的陣尾一直殺到陣前,所過之地,尸體成堆,血流成河。
    等川軍陣形全散之后,三水軍和平原軍順勢匯合一處。
    上官元讓坐在馬上,見平原軍的陣尾還有戰斗,他回手一巴掌,拍在馬臀上,提刀催馬沖了過去。
    上官元讓與川國名將伍瑞的大戰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