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29

  戰虎在與伍瑞的激戰中陷入被動,但伍瑞想短時間內戰勝戰虎也不太可能,正當兩人打的難解難分之時,上官元讓催馬趕到。【】.kenen.netbsp;一上來,上官元讓就大喝道:“戰虎讓開,我來戰他!”話音還未落,他已直沖沖奔向伍瑞。
    見上官元讓到了,戰虎也不再堅持,抽身而退,撤回平原軍的戰陣當中。伍瑞心中暗氣,他已占得優勢,取勝只是時間問題,可偏偏這個時候有人插上一腳,實在可惡。他也沒問來人的姓名,臂膀揮動,靈槍橫掃,一道附著著烈火的靈波生出,直向上官元讓飛去。
    這是火屬性修靈者的特有技能——火焰斬。
    上官元讓看得真切,冷笑出聲,不慌不忙的凌空劈出一刀,半月型的靈波豎立著飛射出去,劃過空氣時,出嘶嘶的尖叫。
    嘭!
    兩道靈波碰撞在一起,隨著一聲悶響,空中炸起一團烈火,接著,兩道靈波同時散之于無形。
    啊?伍瑞忍不住倒吸口涼氣,暗叫厲害!他釋放的可是靈武技能,卻被對方普通的一記靈波抵消,對方的修為高的嚇人啊!他深深吸口氣,集中體內的靈氣,再次釋放出靈武技能——靈燃·爆。
    只見他手中的烈焰血魂槍霞光萬道,散出絲絲的白霧,白霧在空中凝聚成無數的白球,隨著呼的一聲,懸浮在空中的白球齊齊燃起火來,變成一顆顆的火球,緊接著,全部向上官元讓飛射過去。
    上官元讓挑起眉毛,即不躲避,也不釋放技能招架,只是等火球飛射到近前時,他手中的三尖兩刃刀才連續揮斬,硬劈火球。
    嘭嘭嘭,火球受到攻擊,立刻爆裂開來,一時間,場上的爆炸聲連續響起,那強大的沖擊力直接把上官元讓推下戰馬,可憐他的跨下馬,被爆裂的火球炸得支離破碎,冒著青煙的馬肉散落一地,場上也隨之飄起肉香味。
    嘩——川軍陣營中響起一片歡呼聲,人們以為伍瑞一招就把趕過來的風將炸死了,可等場上的煙霧散去之后,人們定睛再看,躺在地上的上官元讓慢悠悠地站起身,回手拍了拍胸口靈鎧上的火燃,站在那里,穩如泰山,氣息不亂,好象沒事人似的。
    別說川軍見狀驚的目瞪口呆,就連伍瑞也嚇了一跳,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信手揮了揮手中的靈刀,舉目對上伍瑞的目光,他的眼神里沒有驚恐和緊張,有的只是莫名的狂熱,好久沒有碰上這么厲害的對手了,他好勝心頓起,體內血液沸騰,靈氣波動。
    此時天空晴朗,萬里無云,但上官元讓的周圍卻生出呼呼的勁風,勁風圍著他的身軀打轉,好似旋風一般,連地上的沙粒都卷起好高。
    伍瑞是靈武學的頂級高手,也見多識廣,一看對方運用靈氣時周圍所產生的變化,立刻判斷出了上官元讓的自身屬性。他的屬性并不在金木水火土這五行之內,而是罕見的風屬性。
    擁有風屬性的人太稀少了,風屬性的修靈者更是鳳毛麟角。因為稀少,才不被人知,更缺少研究,所以修靈者一般也不知道什么屬性能克制風屬性,風屬性又能克制哪種屬性。
    伍瑞預感到自己遇到了畢生僅見的勁敵,他隨之也運用起全身的靈氣,在他的身體周圍,突然生出熊熊的火焰,冷眼看去,整個人就跟火人一般。
    場上,一邊是烈火狂燒,空氣波動,氣溫呈直線上升,一邊是勁風凜凜,刮的飛沙走石,天昏地暗。上官元讓和伍瑞皆已提起渾身的靈氣,激戰一觸即。
    這是頂極修靈者之間的對決,戰斗還沒開始,聲勢已然驚人魂魄。
    不約而同的,二人齊齊向對方走去。等相隔只有三步之時,上官元讓率先出招,三尖兩刃刀向前橫掃。呼!刀鋒劃過之間,勁風呼嘯,刮的人們快要睜不開眼睛。伍瑞度也不慢,斜槍招架。
    當啷!
    刀刃砍在槍桿上,強大的震力令依附于靈槍上的火焰彈起好高,伍瑞也不收槍,順勢向前一捅,反刺上官元讓的胸口,后者側身,沙的一聲,靈槍貼著他的前胸掠過,原本白色的靈鎧瞬間被靈槍上的火焰燎黑一條。
    二人你來我往撕殺到了一處,剛開始,兩邊觀望的將士們還能看清楚戰場上的形勢,但漸漸的,二人周圍的空氣完全被火焰和風沙所籠罩,舉目觀望,人們只能看到風沙中融合著火焰,火焰中穿梭著風沙,至于正激烈交鋒的二人,已完全看不到了。
    此等級別的戰斗,別說兩軍士卒們從沒見過,就連戰虎這樣的大將也未見過。風軍在撤退,陣營也在迅的向后移動,戰虎留在戰場的邊際,沒有隨下面的將士一齊撤走。這里畢竟是敵營,上官元讓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需要有人留下來接應他。
    對于風軍的撤退,川軍是想追過去,但上官元讓和伍瑞二人的戰場正擋在他們陣營的前面,川軍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人們急的抓耳撓腮,不知該如何是好。
    場外有變化,場內也有變化。
    激戰的二人都清楚,風軍已在向營外撤離,伍瑞若想率軍追上敵兵,就必須得趁敵軍還未撤走之前趕快解決掉上官元讓,而上官元讓若不想獨自一人被困在敵營之內,也必須得趁己方未全部撤走之前解決掉伍瑞。
    戰決!兩人這一點倒是想到一塊去了。
    對于現在這種無休止的纏斗兩人都有意避開,毫無預兆,但卻是同一時間,上官元讓和伍瑞突然各自退開,然后雙雙使出壓箱底的撒手锏——兵之靈變。
    伍瑞的烈焰血魂槍光芒乍現,隨之靈槍開始生變化,在靈槍的槍身上,生出無數的裂痕,裂痕之間長滿倒鉤;另一邊,上官元讓的三尖兩刃刀也同樣閃爍著刺眼的精光,整支靈刀在變薄變寬,刀稈的兩側生出森白的鋒芒,三尖兩刃刀變成一把巨型的大砍刀。這把大砍刀,長度過了兩米,又寬又厚,流光異彩在刀身上流動,甚是駭人。
    場上的變化,讓觀戰的川軍將士們都看傻了眼,即便是從軍十年以上的老兵也未必有機會見識到兵之靈變。
    完成兵之靈變之后,伍瑞率先難,手中的怪槍遙遙刺向上官元讓。
    他二人相隔有七八米開外,這么遠的距離,已出靈槍的長度,但是伍瑞在刺到極限的時候,靈槍上的那些裂紋突然斷裂開來,靈槍化為數十段,每段之間皆有絲絲的白色靈霧做連接,如果全部伸展開來,即便是數十米的長度也能達到。
    斷開的靈槍延伸出去,槍尖直取上官元讓的頸嗓咽喉。
    后者也不躲避退讓,高舉巨刀,由上而下的立劈下去。
    嗷——巨刀下落,破風之聲猶如鬼哭神嚎,兩米開外的刀身幻化出虛刀,使巨刀看起來更長更寬。這一刀,正砍在靈槍上,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脆響,靈槍的前段被砸落在地,連帶著,將地面硬生生砍出一條三米多長的大裂縫。
    距離戰場稍近的士卒明顯感覺到地面猛然震動了一下,人們臉色蒼白,嚇的連連后退。
    勢大力沉的一刀是把靈槍砍落,但連接靈槍各段的靈線卻是砍不斷的,伍瑞手臂回縮,靈槍又被他收了回去,分成數十段的槍身重新結合,化為一體,又變回靈槍形態。
    只過一招,上官元讓就明白了,對方的兵之靈變又是走陰柔一脈。對付這樣的對手,最好的辦法就是做近身戰。他猛然大喝一聲,人在前,刀在后,拖刀向伍瑞沖過去。
    伍瑞想也沒想,持槍的手臂用力一掄,靈槍橫掃而出,裂紋處再次斷裂,靈槍變成了鏈子鞭,橫掃上官元讓的太陽穴。
    兵之靈變的武器和兵之靈化的武器有天壤之別,若是被其擊中,再堅固的靈鎧也抵御不住。上官元讓不敢怠慢,急忙低頭閃躲,將掃橫過來的靈槍讓開。
    嗡!
    靈槍幾乎是擦著他的頭頂掠過,上官元讓直起身后,才向前跑出一步,剛才掃過去的靈槍又再次橫掃回來。
    這次上官元讓運足全力,前沖的身形斜著高高跳起,躍到半空中。
    沙!
    靈槍又從他的腳底板擦過,上面的倒鉤劃過靈鎧之時,閃出一連串的火星。
    借著下落的慣性,上官元讓居高臨下,對準下面的伍瑞頭頂,全力重劈。
    他使出全力的一刀,又是在兵之靈變的情況下,聲勢駭人到了極點,巨刀延伸出去由光影組成的虛刀暴增兩米多長,出嗡嗡的悶雷聲,狠狠砸向伍瑞的頭頂。
    那么沉穩的伍瑞此時都被嚇的嗷的怪叫一聲,用全力雙腳蹬地,抽身而退。
    轟——虛刀沒有劈中伍瑞,重重砍在了他的腳下,地面的泥土、石塊被震起兩三米高,場上飛沙走石,日月無光,烈風旋舞,昏天暗地,就連遠離戰場的川軍士卒都被震倒一排人。
    伍瑞跳出去后,腳尖剛剛粘地,下意識地又再次向后跳躍,他這一退,足足退出十米開外,才把身形穩住,隨后抬起頭來,驚駭地看向對面的上官元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