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36

  毫無防備也從未見過這等戰術的風軍中了貞人的毒計,許多士卒毫無避諱,直接伸手去搬運尸體。【】kenen.netbsp;當天無事,可到了第二天,大范圍的風軍開始病倒,高燒不退,臥床不起,軍中的醫官忙的焦頭爛額,退燒的藥給人們服下去,毫無起色不說,人們的臉色反而開始變的煞白。
    等到第三天的時候,病倒的風軍開始激增,人數擴大了好幾倍,甚至已到了數以萬計程度,就連那些為士卒們治病的醫官們也都紛紛病倒。
    這一下,風軍上下震驚,消息也壓不住了,終于傳到唐寅那里。
    本來人們只是以為病倒是風軍是感染了風寒,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病倒的風軍將士不僅高燒不退,而且身上已開始出現腫塊,這是他們以前從未見過的癥狀。
    向唐寅匯報此事的是邱真和蘇夜蕾,聽聞此事后,唐寅也頗感莫名其妙,他疑問道:“軍中是什么時候開始出現此病的?”“兩天前。”
    邱真說道:“據將士們說,兩天前,敵軍向城內投入近來許多尸體,我軍第一批病倒的兄弟都是曾經搬運過尸體的人,將士們懷疑……懷疑這可能是川貞聯軍所施的巫術……”“巫術?無稽之談!”唐寅這輩子就從沒信過牛鬼蛇神這類的東西。
    他白了邱真一眼,沉思了片刻,又問道:“病倒的將士們有什么癥狀?”蘇夜蕾回答道:“持續高燒,渾身無力,感覺奇寒無比,身上還有腫塊……”她越說,唐寅的眉頭皺的就越深。
    風人沒有見過這種癥狀的病情,但不代表唐寅不知道。
    他本身就是習武者,習武之人多少要接觸一些中醫,而且這種病癥,他還真真實實的見到過。
    蘇夜蕾話音未落,唐寅便打斷道:“腫塊可是多集中在頸下、腋下?觸碰會感覺到刺疼?”蘇夜蕾一愣,不明白唐寅為何會知道。
    病倒將士們身上的腫塊確實主要集中在脖根、腋窩和大腿根,至于觸碰會不會刺痛,她不清楚,但人們反應激烈倒是真的。
    她驚訝道:“大王有見過生病的將士?”見是見過,只不過不是在這個世界。
    唐寅握緊拳頭,仰起頭來,細細想想,一切都明白了。
    川貞聯軍不會無緣無故的投擲尸體,他們是把生了瘟疫的尸體扔進城里,以瘟疫來屠殺己方的將士。
    這應該算是最早期的生化武器了。
    在中國歷史上很少見,外國的戰爭史上倒是常常生,想不到川貞聯軍竟然用此招來對付己方。
    唐寅沒有回答蘇夜蕾,轉身看向邱真,虎目射出駭人的精光,厲聲問道:“生這么大的事,為何不早些向我稟報?”邱真被唐寅呵斥的垂下頭去,說不出話。
    其實邱真很委屈,他也是才剛剛聽說的此事,知道之后第一時間來見唐寅了,只是現在再說這些也沒用,干脆就沒說話。
    唐寅瞇縫著眼睛,尋思片刻,說道:“這是鼠疫,根本無藥可救,凡是生病的將士,必須得立刻隔離,凡是與之接觸過或者接近過將士,也得一并隔離。”
    他看過的中醫書里,有治療鼠疫的藥方,但唐寅并沒有仔細記過,而且鼠疫的種類繁多,藥方各不相同,所需的藥量也不同,一時間讓他說出幾種預防或者治療鼠疫的藥材,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瘟疫不是特指某一種傳染病,而是對那些高度傳染的病毒的統稱,其中自然也包括通過空氣便可傳染的鼠疫。
    聽完他的話,邱真和蘇夜蕾都傻眼了,呆站在原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現在的時代,鼠疫這個詞還沒有誕生,邱真和蘇夜蕾也不明白鼠疫究竟是個什么意思,而且目前風軍中病倒的將士已過萬人,接觸甚至接近過他們的將士少說也有四、五萬之眾,難道這么多的將士統統都要隔離不成?另外,蘇夜蕾身為醫官,自然也有接觸過患病的將士,按照唐寅所講,她也是被隔離的對象之一。
    見他二人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自己,唐寅急道:“你倆還愣著干什么?快去啊!這是鼠疫,凡是接觸或者接近的人都有可能被感染,如果不能馬上隔離開,全軍的將士就都完蛋了!”邱真回過神來,驚叫一聲,連領令的話也未顧得上說,轉身就向外跑。
    蘇夜蕾沒有走,僅僅是倒退兩步,拉開與唐寅之間的距離。
    唐寅瞪著她,凝聲問道:“還有什么事?”蘇夜蕾低聲喃喃說道:“我……我也有接觸過患病的將士……”“該死的!”唐寅聞言,先是一怔,緊接著,心里頓時生出一團怒火,憋在胸口,無處泄,也不知道該向誰泄。
    他的拳頭握的咯咯作響,看著蘇夜蕾,半晌之后,他方說道:“你先到將軍府的偏院去住,那里現在沒人!”蘇夜蕾對上唐寅的目光,幽幽嘆了口氣,邊向外走邊說道:“算了,反正我已經接觸過了,也不在乎再多接觸一些,就算治不了他們的病,至少也得想辦法減輕他們的痛苦。”
    她還未走出去,唐寅已箭步上前,扣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說的拉著她向偏院走去,同時說道:“減輕他們痛苦的最好辦法就是一刀殺了他們。”
    他的話聽起來冷酷無情,但也是事實。
    感染上鼠疫的人或許不會全死,也有存活下來的可能,但那種幾率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計,與其讓人們在病痛中受苦受折磨的慢慢死去,還不如直接殺了他們來得痛快,那也算是一種變向的仁慈吧!見唐寅毫無忌憚的抓著自己的手腕,蘇夜蕾嚇得一哆嗦,一邊劇烈的掙扎,一邊尖聲叫道:“你在干什么?快放手,我也會傳染給你的……”“那就傳染吧,我不怕。”
    唐寅冷聲說道,手掌如同鐵鉗一般,死死扣著蘇夜蕾的皓婉,任憑她拼命掙扎,不見松動分毫。
    身為暗系內宗的修靈者,唐寅確實不怕鼠疫,這種病菌是來自于動物身上的,招架不住他黑暗之火的內燃。
    唐寅連拖帶拽,把蘇夜蕾帶到將軍府的偏院,另一邊,邱真開始派人把感染鼠疫的將士以及接觸、接近過他們的將士一并進行隔離。
    不做不知道,結果一做才現,霸關守軍六萬多人幾乎全軍覆沒,都被隔離開了。
    這還多虧風軍內部是分軍團,駐扎的地方也不同,城墻附近的守軍基本都是以英步為的霸關軍,而其他兵團則駐扎在霸關的別處,感染到鼠疫的核心正是霸關軍。
    如果風軍內部未分軍團,全軍將士混住在一起,那么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幸免。
    現在霸關是以城中央的將軍府為界,將軍府以南全部是隔離區,其他兵團統統撤到將軍府的北面,各軍團的內部也展開…的盤查,看有沒有接觸過霸關軍的將士們,若是有,也全部隔離開。
    一時間,霸關城內混亂不堪,鬧的人心惶惶,尤其是全軍被隔離的霸關軍,許多將士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大王給他們下了王令,命他們原地駐守,不得擅自向北城走。
    將軍府。
    唐寅召集軍中眾將,對目前的局勢進行緊急磋商。
    由于鼠疫肆虐,南城那邊已成了絕地,己方的將士們根本近不去,現在看來,再想死守霸關已變的不現實,必須得全軍撤退。
    現在眾將們也都知道己方中了敵軍瘟疫戰術的毒計,霸關是真的無法再呆了,不然有全軍覆沒之險。
    邱真問出大家最為關系的問題,己方若是撤軍,那么以英步為的霸關軍怎么辦?是繼續留在城內,還是隨己方一齊后撤?聽了邱真的話,眾將們的目光紛紛向唐寅投去,看他如何抉擇。
    唐寅深吸口氣,背在手,心情煩亂又矛盾的在大廳里來回踱步。
    六萬多的將士,風國最擅長防守的霸關軍,資格最老的一支勁旅,他也想把他們全部帶走啊,但是,能這么做嗎?他足足沉思了快一柱香的時候,終于停下腳步,舉目緩緩掃過在場的眾人,然后閉上眼睛,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一句:“留下霸關軍,其他軍團,準備撤退。”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齊變。
    這么做,等于是不管霸關軍了,讓他們在霸關里自生自滅了。
    “大王……”人們紛紛驚呼出聲。
    可還未等他們說話,唐寅已瞪起猩紅的眼睛,臉色漲紅的大聲咆哮道:“丟下六萬將士不管,你們以為我愿意嗎?我的心里好受嗎?把他們帶走,鼠疫會擴散,到時不僅是擴散到全軍,還會擴散到全國,有無數的風人會被感染,會死掉!那不是風寒感冒,那是要人命的鼠疫,你們懂不懂?”唐寅的喊聲極大,回音在大廳里久久不散。
    在他的呵斥下,人們紛紛垂下頭,都不再說話了。
    眾人明白,唐寅此時的心疼程度肯定要遠勝過他們。
    直到這個時候,人們也不清楚鼠疫到底是種什么病,但人們可深深記住了這個名字,區區千余具的尸體,卻讓己方付出六萬將士的生命,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