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37

  第八百三十七章貞軍的瘟疫戰術給了風軍致命的打擊,主要是對士氣的影響太了,在無奈之下,唐寅只能被迫的做出撤退的決定。【】.kenen.netbsp;會后,唐寅一個人都未帶,單身一人去往南城那邊,去見霸關軍的主將英步。
    此時,英步正在探望營房里探望生病的將士們。
    偌大的營房,躺有上百號人,劇烈的咳嗽聲、痛苦的呻吟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英步與手下將士們相處近十年,之間的關系早已象是一家人,見兄弟們如此痛苦,他親自端水端藥,跑前跑后。
    聽聞大王來了,英步下了一嚇,他有預感,可能是己方中了敵人釋放的瘟疫,要不怎么會被隔離呢?但現在大王來了,又似乎不象是瘟疫,不然大王怎么會親自涉險呢?這個想法讓英步心中的陰霾一掃而光,快步走出營房,迎了出去。
    見到唐寅,看他沒有帶任何的隨從,只是孤零零的一個人,英步先是一愣,不過還是躬身施禮道:“大王!”“恩!”唐寅點點頭,伸手把英步扶起,打量他一番,見他眼眶子青,顯然幾天來都未能好好睡上一覺。
    他心里暗暗嘆了口氣,問道:“英步,目前患病的將士有多少?”英步垂道:“至少已有兩萬兄弟了。”
    “恩!”唐寅又是點點頭,邁步走進營房里,同時說道:“走,進去看看。”
    斥候病者的士卒們見大王來了,人們紛紛跪地施禮,唐寅向眾人擺擺手,示意大家都起來,然后目光落到床塌上的眾人身上。
    人們有些臉色蒼白,有些臉色漲紅,身上都蓋有厚厚的棉被,一各個哆哆嗦嗦,呻吟不斷,時不時的還咳嗽起來。
    “大王,這究竟是什么病啊?怎么還能治也治不好呢?”英步跟在唐寅的身后,心急如焚。
    唐寅并沒有回答,從頭到尾看了一遍,默默地走出營房。
    到了外面,他回頭對英步說道:“這是……瘟疫!”雖然很難開口,但唐寅必須得告訴英步實情。
    英步聞言,身子猛然一震,站在原地,呆若木雞。
    唐寅繼續說道:“而且還是傳染性很強的瘟疫,即便沒有肢體上的接觸,只是稍有靠近,也有被感染的可能。
    這種瘟疫,無藥可防,無藥可救,一旦受其感染,亡者……十之**。”
    這話令英步的心瞬間沉入谷底,身子也在微微的顫動著。
    唐寅嘆道:“我沒有想到,川貞聯軍會使用如此歹毒的手段。
    現在,我軍只能撤退,放棄霸關,但是,你部感染嚴重,為了杜絕瘟疫蔓延至全軍,乃至全國,我必須得留下你部。”
    說到這里,他長長‘唉’了一聲,背著手,步履沉重又漫無目的的向前走著。
    他走開好一段距離,英步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快步追上唐寅,顫聲問道:“如此說來,我……我部全軍將士,六萬余人,都要留在霸關?”“是的!”唐寅沒有回頭,也不忍回頭看英步此時的表情。
    他狠著心說道:“也包括英步將軍在內。”
    頓了一下,他停住腳步,仰面望天,低聲說道:“你還有未了的心事,現在盡管講出來。”
    英步面頰抽*動,最后,他撲哧一聲笑了,搖頭說道:“我輩從軍,便早已把自己的性命交給了國家、交給了大王,能戰死沙場,是我等的榮耀,大王盡管放心,我霸關軍哪怕是戰至最后一人,也絕不會向敵軍放下武器,絕不會臨陣脫逃,我……也沒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唐寅動容,轉回身時,眼圈已經紅了。
    他抓住英步肩上的甲胄,說道:“但凡還有辦法,但凡還有一線之機,我都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英布連連點頭,應道:“大王,末將明白。
    大王對末將的知遇之恩,末將沒齒難忘。
    這次我軍主力要撤退,也需要有人留下殿后,拖住敵軍,末將身為霸關主將,責無旁貸,何況我軍誤染瘟疫,導致大王放棄霸關天險……也是我這主將之疏忽,大王不怪末將這罪臣,末將就已感恩不盡……”說到這里,英步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唐寅心里越加酸。
    在他還沒成為風王的時候,英步便大力支持他,并為剿滅叛逆和入侵風國的寧軍立下汗馬功勞,可算是唐寅的開國元勛,現在要棄他于不顧,唐寅的心都揪成一團,正如他所說,但凡還有辦法,他都不會這么做的。
    他緊緊抓住英步的手,說道:“我會把你的家人帶回鹽城,好好照顧,你的子女,我會視如己出……”聽聞這話,撲通一聲,英步屈膝跪地,叩說道:“末將多謝大王!”六萬多的霸關軍,并非人人都感染了鼠疫,但鼠疫是有潛伏期的,可能是一天甚至不到一天就病,也可能是三天甚至更久后才病,唐寅無法…去分辨誰感染了鼠疫,誰沒感染鼠疫,只能快刀斬亂麻,把六萬多將士全部留下來。
    此時與英布的話別,實際上就是生離死別。
    他特意讓人取來一壇酒,與英布坐在城頭對飲。
    唐寅與英布是因為飲酒而結識,現在也是在對飲中訣別。
    濃烈又辛辣的風酒恰恰也能代表兩人現在的心情。
    兩人直至喝到三更天,才告一段落。
    別過英步,離開南城,唐寅回往將軍府。
    他心情哀傷,表情也落寞,快要走進將軍府的時候,他身軀微微一震,白色的霧氣從他體丆內散出來,隨后又被吸了回去。
    進入將軍府,唐寅沒有回正廳,而是直接去了偏院,找蘇夜蕾。
    此時蘇夜蕾還沒有睡覺,正坐在桌前借著微弱的燭光翻看藥書,雖然在唐寅口中鼠疫是無藥可解的,但她并不放棄,她不想眼睜睜看著六萬多將士等死,也不想自己在痛苦中死去。
    若大的偏院,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即便是院門外站崗的侍衛都躲出好遠,似乎生怕受到瘟疫感染似的。
    唐寅毫無顧慮,大步流星走進院內,見蘇夜蕾的房中還有亮光,他連招呼也未打,直接推門而入。
    蘇夜蕾嚇了一跳,驚駭的向門口看去,見近來的是唐寅,她下意識地松了口氣,不過還是把披在身上的外衣拉了拉。
    她疑問道:“大王怎么來了……”她的話只問到一半,唐寅已箭步上前,一只手拉住她的腕子,另只手按住她的后腦,然后低下頭,吻住她的櫻唇。
    唐寅這突然又無禮的舉動,讓蘇夜蕾完全驚呆嚇傻了,也讓跟著唐寅近來的侍衛們傻眼了,不明白大王這是怎么了,為何輕薄起蘇軍醫了,而且還是可能帶有瘟疫的蘇軍醫。
    說是吻,實際上唐寅是在吸,吸著蘇夜蕾口中的津液。
    不知過了多久,啪,一聲清脆的響聲打斷了唐寅的吻,后者白皙的面頰上也多出一只鮮紅的巴掌印。
    回過神來的蘇夜蕾又羞又怒,眼中蒙起一層水霧,指名點姓的大叫道:“唐寅,你喝了多少酒?你睜開眼睛看清楚,我是蘇夜蕾,不是你的那些鶯鶯燕燕!”挨了一巴掌的唐寅沒有理會羞憤難當張牙舞爪的蘇夜蕾,閉上眼睛,沉默了片刻,隨后睜目說道:“你沒有受到感染,回去整理你的東西,我軍隨時都會出!”說完話,他面無表情的轉身而去。
    吸食了蘇夜蕾的唾液,判斷出她沒有感染到鼠疫,這還是唐寅與英步在飲酒時受到的啟。
    一壇酒,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進肚子里,唐寅也有感染到鼠疫,只是離開后他以黑暗之火把體丆內的病毒焚化掉了。
    現在唐寅把蘇夜蕾的唾液吃進肚子里,沒有感覺到病毒的存在,這也說明蘇夜蕾幸運的沒有被感染到。
    看著唐寅離去的背影,蘇夜蕾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急忙追了出去,正好看到唐寅邊向院外走邊揉著自己的臉,同時還聽到他囫圇不清的嘟囔道:“這死丫頭,打的還真挺用力的……”唐寅是怎么判斷出自己未被感染的,蘇夜蕾不知道,但唐寅現在的樣子倒著實把她逗樂了。
    風軍準備放棄霸關,主力撤離,這多少也在川貞聯軍的預料之中。
    這時候,恰恰已到月中,破風口的風力大減,川貞聯軍趁夜秘密派遣三十萬將士,進入上行山。
    這三十萬將士是分成兩部分的,任務也各不相同。
    一部分是以李呈為的二十萬貞軍,他們的目標不是風軍,而是風都鹽城,由于要長途跋涉,二十萬人都是輕裝上陣。
    另一部分,是以川軍大將伍瑞為十萬川貞聯軍,他們的目標是霸關,繞到霸關背后,在后偷襲,也可截斷風軍主力的退路。
    川貞聯軍的戰術是要把風軍統統困于霸關之內,將其全部殲滅。
    深夜無法過山,山中林木過于茂盛,身如其中,深手不見五指,山中又無道路,想摸著黑走是不可能的,也看不到參照物,若是點起火把,目標又太大,容易暴露,所以三十萬人趁夜進入上行山后暫時駐扎下來,準備等天亮再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