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38

  直屬軍、赤峰軍、西境軍、新軍四個兵團四十多萬人開始6續退出霸關。【】kenen.netbsp;很快,天眼和地網派出去的探報紛紛快馬返回,帶回的消息和百姓們說的一樣,上行山內確實出現大批的川貞聯軍,人數在二十萬以上,但軍中并無大型的輜重,多為輕裝上陣。
    接下來的守城之戰中,對于只剩下六萬多人,其中又有過半失去戰斗力的霸關守軍而言,是一場如身處地獄般的噩夢。
    聽聞大王在此,幾名青年身子同時是一震,不約而同的跪倒在地,向前叩,說道:“小人叩見大王!”“是!大王!”樂天和艾嘉二人雙雙應了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這一望,幾人同被嚇了一跳,只見群山深處的山澗中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有些是身穿鋼盔鋼甲,有些是穿著棕色的皮盔皮甲,由于人數太多,隊伍一眼望不到邊際,但對方并沒有打旗號,幾名風國青年一時間也沒搞動這是哪國的軍隊。
    唐寅已沒時間再去管禮節了,大步流星走到幾人近前,問道:“你們在山中看到了敵軍?”“什么?”聽聞此話,在場的眾人同是一愣,包括唐寅在內。
    人們先想到的是這個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上行山會出現敵軍,那怎么可能?敵人是怎么過的山?難道還是飛過來的不成?等跑回山腳下,幾名青年對周圍采石的數百名百姓連聲大叫道:“快跑!敵軍翻過上行山,殺過來了。”
    未等唐寅開口,邱真已迫不及待地問道:“報信的百姓呢?”百姓們一聽這話,臉色無不大變,紛紛扔掉手中的工具,一哄而散,大呼小叫著向霸關方向逃去,給城中守軍報信。
    “難道是敵軍?”另一名青年接口道。
    這時,一名風軍侍衛從外面慌慌張張跑了近來,到了唐寅近前,插手施禮,隨后急聲說道:“大王,剛剛有采石百姓帶來消息,上行山內現大批的敵軍!”霸關的城防是典型的南強北弱,北城墻上幾乎未放置任何的城防設施,城墻也矮的可憐,雖有一萬風軍死守,但實在擋不住十萬川貞聯軍的強攻。
    貞軍過上行山可是輕裝上陣,全軍未帶任何的輜重,最大的輜重就屬攻城必需的云梯了,即便是士卒所帶的口糧也只夠兩日所需,若是不能攻占沖城,軍中就得斷糧了。
    邱真走到唐寅身旁,問道:“大王,你怎么看?”唐寅本打算商議完接下來的應敵策略后再撤退,但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若他們所報不虛,這支敵軍就是來抄我軍后路的,現在必須得馬上退出霸關!”唐寅面色凝重的說道。
    先被攻破的便是北城。
    “見到大王,還不快跪下!”侍衛在旁低聲喝道。
    “也不止十幾萬,至少得有幾十萬人呢!小人觀望的時候,現山澗里漫山遍野都是敵兵。”
    貞軍是輕裝上陣,沒有輜重,行軍時,士卒們也沒有任何負擔,只是賣力向前狂奔即可,而風軍不同,風軍所帶的輜重繁雜,而且為了避免霸關附近的百姓受到敵軍的殺戮,是帶著百姓們一并去往沖城的,這大大拖累了風軍的度,使其行軍緩慢。
    經過與麾下眾將的商議,唐寅選擇第一條路,徹底放棄霸關。
    霸關現在已成瘟疫蔓延之地,守是肯定守不住了,即使現在與敵人硬拼一仗,最后還得撤退,與其如此,還不如把霸關這個瘟疫之地扔給敵軍。
    “怎么可能?要采石,怎么會連裝載石頭的車子都沒有?”“就在府外。”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了半天也沒明白這支大軍是怎么回事。
    直到這個時候,一名青年才猛然倒吸口涼氣,驚訝道:“不對啊!我大風的軍隊都是黑盔黑甲,可對方怎么是鋼盔鋼甲?難道……”霸關的正面有六十多萬的川貞聯軍,霸關的背面還有十萬的敵軍,兩軍前后夾擊,霸關立刻變得岌岌可危。
    “是!”幾名青年齊齊搖頭,顫聲說道:“看……看不出來,人數太……太多了,無邊無沿,肯定不止幾萬,估計得有十幾萬……”“是……是的!”幾名青年腦門頂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起。
    其中一人壯著膽子說道:“對方沒有打旗,不過穿的是鋼盔鋼甲,小人懷疑是敵軍!”天眼和地網的探報確認了敵情的準確性,現在擺在風軍面前有兩條路,一是向腹地撤退,徹底放棄霸關,將其扔給敵軍;其二,留在霸關附近,與翻山而來的敵軍展開一場正面交鋒。
    侍衛領命而去,時間不長,帶進來幾名青年。
    唐寅環視幾人,這幾名青年年歲都不大,衣著普通,也象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近來之后,有人不停的東張西望,也有人哆哆嗦嗦的垂而站,大氣都不敢喘。
    危急時刻,英步分出一萬將士去守北城墻,自己親率余下的兩萬多將士在南城墻上拼死抵御川貞聯軍的主力。
    現在攻城的川貞聯軍都是清一色的汗巾蒙面,遮住口鼻,動進攻時也異常兇猛,進攻的兵團一個接著一個頂上前去,前面倒下一個人,后面有一群人做填補,在如此排山倒海一般的猛攻下,只剩下三萬多人的守軍哪里還能頂得住?定下目標,風軍退出霸關之后,全軍北上,向沖城方向撤退。
    隨著北城門被敵軍突破,大批的川貞聯軍沖殺進城內,北城的防線也徹底崩潰,一萬霸關守軍,幾乎無一幸免,全部力戰而亡。
    d現在唐寅正準備率領大軍撤離霸關,此時他與麾下眾將齊聚將軍府,商議接下來的對敵戰術。
    失去了霸關,接下來的戰斗就只能在風國境內展開,一切部署都得從長計議。
    “更不可能了,看行軍方向,是出山的,又不是入山的。”
    三十萬的川貞聯軍在山里住了一夜,等到第二天的清晨,進入山林深處,由藥農引路,從破風口秘密翻過上行山。
    風軍確實對川貞聯軍翻越上行山的行動毫無察覺,也沒有向山里布置任何的眼線,可是這天早上,翩翩有風國百姓組織的采石隊正在山中采石。
    沖城,距離霸關最近的大城邑,也是風國與莫國的商貿中心,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唐寅與邵方的結盟,使風莫兩國之間的貿易全面開放,沖城展的極為迅猛,城內繁華,商隊絡繹不絕。
    邱真的想法和唐寅一致,他點頭說道:“大王英明!”一句話點醒夢中人。
    他們是普通百姓,沒有參與到城防戰中,也沒有見過川軍和貞軍,但對方身上奇異的盔甲引起他們的警覺。
    幾名青年身子一震,幾乎同時趴倒在地,互相看了看,二話沒說,紛紛滑下高石,轉頭就望回跑。
    己方并沒有向上行山里派過軍隊,對方又是鋼制盔甲,那應該是川軍沒錯了。
    唐寅沉吟了少許,側頭說道:“樂天、艾嘉,立刻派人去探!”和風軍目標一樣的還有以李呈為的二十萬貞軍。
    李呈也把沖城定為己方進攻的要目標,也是大軍深入風國腹地的跳板。
    另一邊,川貞聯軍的主力已開始向霸關動全力猛攻。
    風軍是直線去往沖城,而貞軍走的則是斜線,比風軍的路程要遠得多,但他們的度比風軍可快過太多了。
    幾名報信的青年被侍衛們帶下去了,他們前腳剛走,大廳里就亂成了一團。
    人們議論紛紛,對這支突然出現的敵軍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百姓中,有幾名年輕力壯的青年入山很深,尋找新的采石點,人們正坐在地上歇息談天的時候,忽聽到前方有轟轟隆隆龐雜的腳步聲傳來,幾名青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奇的爬到一處高石之上,挑腳張望。
    “多謝大王!”書?書?網?文?字?閱?????。
    ?s?h?u?s?h?u??、?bsp;好半晌他們才回過神來,其中一名青年還喃喃地嘟囔道:“奇怪,大王什么時候把軍隊派進山里來了?難道是我們采集的石頭不夠,大王調動大軍來采石?”唐寅又看向幾名青年,問道:“敵軍有多少人?”“那會不會是在山里做埋伏啊?”這段時間,風軍為抵御敵軍的進攻,擂石和供拋石機射的石彈消耗嚴重,霸關附近的風國百姓自的進入山中采集石頭,填補霸關的城防所需。
    在任放和聶澤想來,風軍不可能在山中安插崗哨,己方的過山也不可能被風軍現。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事事皆有湊巧。
    唐寅吸氣,按照他們所說,敵軍數量肯定不少,最起碼也有十多萬人,可是這么多的兵力,到底是如何翻過那么險峻的上行山呢?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幾名青年身上也看不到說謊時閃爍不定的表情。
    他向兩旁的侍衛揮手道:“帶他們下去休息,若一切屬實,每人皆有重賞!”“快把他們帶近來!”風軍的目標是退回沖城,暫做休整,然后再與川貞聯軍一決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