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39

  沖城城主于昊聽聞敵軍入城,立刻召集城中守軍,并親自披掛上陣,前去迎敵。.kenen.netbsp;這一下子,城門這邊一片大亂,城頭上的官兵也終于意識到過來的并非己方的軍隊,而是敵軍。
    人們敲響警鐘,想挑起吊橋,關閉城門,可是現在還哪里來得及。
    貞軍中的將領們騎著戰馬在人群中來回穿梭,不停的喊話給麾下士卒們打氣。
    他們的喊話沒有那些冠冕堂皇的大義之詞,說的都很實在。
    文》字h》uh》u》》。
    》bsp;他仰面看了看頭頂的太陽,盤算了一下時間,然后對周圍的將領們說道:“全軍在沖城休息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回到這里集合!記住,不要讓兄弟們光顧著搶東西,要多弄些口糧,下頓飯我們能不能搶得到還不一定呢!”放火焚燒霸關,這個命令并不是聶澤下的,而是任放的軍令。
    著起的大火不受控制,四處蔓延,川貞聯軍壓根也沒想去控制,而且四處放火,當日中午,風國的南門戶,有天險之稱的霸關已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北城被攻破,英步所在的南城這邊也是軍心大亂,人心浮躁,二萬守軍本就難以抵御六十多萬大軍的進攻,現在敗的就更快了。
    很快,風軍被*下城墻,退回到城內,川貞聯軍順勢攻上城頭,并兜著風軍的屁股追殺過去。
    雙方的兵力相差太懸殊,就算霸關守軍的戰斗力再強,能以一敵十,也擋不住前后七十多萬的敵軍,攻堅戰在風軍的潰敗中結束,接下來是更加血腥的巷戰。
    英步率領一批麾下的精銳將士,在霸關城內四處游走,碰到小股的敵軍就沖上去殺,遇到敵軍的大隊人馬就跑,給川貞聯軍帶來不小的傷亡。
    風軍的軍紀就夠松的了,而貞軍的軍紀更是敗壞到了極點,把打、砸、搶這三個字揮到了極至。
    等街道上沒人了,百姓們嚇的縮在家里不敢露頭,貞軍的瘋搶也就開始了。
    倉促應戰,于昊僅僅召集起千余名地方軍,哪里能招架得住野獸一般的貞軍?貞軍是來的快,去的更快,如風卷殘云一般,眨眼工夫就跑出沖城,向北行去。
    沖城方面對這支突然殺到的貞軍是毫無防備,人們做夢也沒想到敵軍會出現的沖城城下。
    隨著于昊被斬殺,風軍潰散,受貞軍一路追殺,人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后真正逃脫掉的沒有幾個。
    沒有人去管他們,人們把昏迷的士卒拖到路邊,繼續行軍。
    在貞軍里,從沒有見死不救者殺的概念。
    你如果留下來照顧昏迷的傷者,就可能與大部隊脫節,其結果將是死路一條。
    所以人們只能咬著牙堅持,哪怕是再苦再累,腿都要跑斷了,也得跟上主力。
    風國的守軍如此不堪一擊,讓貞軍變的更加瘋狂,更加肆無忌憚,二十萬貞軍滿街亂竄,只要看到有街上有行人,不分男女老少,一律砍殺。
    另外,他還有更深層的用意,他現在無法分兵駐守霸關,很擔心霸關會被莫國搶占,成為莫國的北方天險,而己方滅風之后,下一個吞并的對象很可能就是莫國,所以絕不能讓霸關落入莫國的手里,燒毀霸關,也就等于打消他這一層的顧慮了。
    從貞軍將領的喊話中也能看出風貞兩軍的差異。
    風軍的撤退僅僅是撤退,而貞軍的急行軍是為了生存而行軍。
    在求生的**之下,人往往能爆出自身的潛能。
    什么瘟疫也架不住火,一把火燒個干凈,也等于永絕后患,同時還銷毀了證據,不至于給自己的國家、君主臉上摸黑。
    等貞軍距離沖城都不足一里的時候,城門還是大開的,百姓和商隊還和平時一樣,進進出出,一派祥和,城頭上的官兵有現這支急行過來的大軍,不過由于貞軍未打旗號,他們也沒把貞軍當成敵軍來看,只當是己方的大軍撤退回來了。
    當李呈下令,全軍在主街集合的時候,每名貞軍士卒的腰間都是鼓鼓囊囊的,裝滿了財物,許多人搶的太多,成串的珍珠項鏈都從胸甲的縫隙中冒了出來。
    原本熱鬧非凡的沖城,在貞軍的蹂躪下,滿城瘡痍,哭喊連天。
    城中的大小商鋪,沒有能幸免于難的,就算關了店門,貞軍也會破門而入,金銀珠寶飾、綢緞衣服、古玩字畫甚至就連女人用的胭脂朱粉也不放過,但凡是能搶走的,他們是樣樣都要。
    結果他們這隊風軍在沖城的主街道上與突殺過來的貞軍碰了個正著,雙方在城內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拼殺。
    “明白,將軍!”貞軍眾將們紛紛拱手領命。
    霸關之戰,可以說是唐寅成為風王以來打的最慘的一戰,也敗的最慘,不僅英步連同七萬的霸關守軍全軍覆沒,就此在風軍中除名,就連霸關也被川貞聯軍燒了個干干凈凈,只剩下兩面光禿禿又傷痕累累的城墻。
    “快跑!誰都別掉隊,掉隊就只剩下等著被風人殺死這一條路!”貞國大將高俊一馬當先殺進風軍的人群里,左砍又劈,所過之處,慘叫聲一片,他硬是沖開一條血路,殺到于昊近前,手起刀落,只一招便把于昊劈落于馬下。
    霸關之敗,也讓野心勃勃的風國再次品嘗到敵軍入侵本土的苦澀。
    貞軍休息的這兩個時辰,對于沖城百姓而言才是真正的浩劫。
    二十萬的貞軍自由行動,分散到城中各處,也紛紛闖進百姓的家中,看到值錢的東西就拿,看到男人就殺,見到女人,連拖帶拽的向屋里走。
    貞軍是走了,但留給沖城的傷害卻是許久都無法平滅的,才不到三個時辰的時間,沖城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哭號之聲,幾乎每家都有人死在貞軍的刀口之下……d任放這么做,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來,瘟疫戰術太滅絕人性了,而現在,霸關城內瘟疫蔓延,若是棄之不理,誰知道會不會蔓延到風莫兩國的百姓中,一旦瘟疫在百姓中蔓延開來,那己方的罪過就太大了。
    這一把大火似乎拉開了川貞聯軍火攻的序幕。
    川貞聯軍把感染了鼠疫的風軍全部鎖在營房里,然后兩軍的士卒開始在營房的四周添加干柴,放火焚燒,可憐三萬多的風軍將士,沒有死在鼠疫的病毒下,全部被活活燒死。
    他原本用的是飛龍驚雷鉞,不過與江凡對戰中,鉞被江凡奪了去,現在他沒有合手的武器,只能改用刀。
    但即便是用刀,高俊的武力也沒有被削弱多少,更不是文官于昊所能相匹敵的。
    “二天之內,我們要是趕不到沖城,就得餓肚子,就得被活活餓死,不想死的就給我使出吃奶的勁跑!!”且說以李呈為的二十萬貞軍,向沖城展開急行軍。
    這二十萬的大軍,幾乎是馬不停蹄,日夜兼程,行進的度之快,比正常的騎兵行軍也慢不到哪去。
    路上,有貞軍士卒累的實在跑不動了,跑著跑著便暈倒在地。
    這時候,整座沖城陷入一片混亂之中,到處都有逃亡的百姓,到處都有貞兵追殺手無寸鐵的人群,一時間,繁華的沖城成了貞軍無法無天的屠宰場。
    無數的貞軍士卒蜂擁涌入城內,見到如此繁華的城邑,真如同蝗蟲見了莊稼一般,兩只眼睛都冒著藍光,見人就砍,見東西就搶,看到街邊有賣小吃的,餓極了的貞軍沖上去一大群人,抓起吃的就往嘴里塞。
    可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川貞聯軍入城,英步一眾周旋的余地也越來越小,最后,他身邊的將士戰剩到幾百人,被數萬的敵軍困在一座宅院之中。
    英步寧死不降,死守宅院,他們只幾百人,卻連續殺退幾萬敵軍的數次進攻,最后川貞聯軍也急了,使用火攻,一把大火,把宅院點著,風國大將英步連同麾下將士全部葬身于火海。
    很難想象,二十萬貞軍竟然只用了兩天的時間便從上行山一路跑到了沖城,這比走近路而來的風軍足足提前了一整天。
    焚燒了霸關之后,川貞聯軍稍做休整,然后北上,追擊風軍主力。
    以李呈為的貞軍幾乎未受到任何的阻攔,一口氣沖到城門前,貞軍士卒揮起手中的武器,也不管前方的人是百姓還是官兵,瘋狂的砍殺。
    這已不是一國的正規軍了,而是比強盜也要野蠻的強盜。
    貞軍主將李呈見有機可乘,傳令下去,全軍全前進,一鼓作氣,殺進城去。
    各兵團的兵團長和千夫長也根本不點名,等所有兵團都集結完,李呈一聲令下,全軍開出沖城,直奔下一個目標——紡城。
    貞軍的軍紀是松弛,但對上級的命令是高度服從,兩個時辰后,二十萬人沒有一個敢遲到的,全部在沖城的主街道集合完畢。
    李呈對手下的行徑完全是不管不問,將士們為他賣命,他沒有太多的軍餉給部下,那么部下們在戰場上搶奪他們喜歡的東西也就是應該的,這也是李呈的一向原則和治軍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