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42

  唐寅仔細研究了一番范善的意見,最終還是決定采納。【】kenen.netbsp;并非是他認為范善的策略有多高明,而是現在他根本想不出其他的應敵之策。
    不過唐寅也沒有食言,把范善的隨軍參事一職提升為隨軍從事。
    隨軍從事的官階要比隨軍參事高出一截,僅次于隨軍軍師,可以直接向大王進言,也有資格參與大型的軍事會議。
    按照范善的進見,唐寅將西境軍留在高川郡,并令其避開敵軍的鋒芒,躲于叢林之中,專司偷襲敵軍的后勤。
    唐寅能把以左雙為的西境軍留在高川郡,表現出對左雙以及西境軍莫大的信任,這讓左雙為之激動不已,也徹底下定了誓死追隨唐寅的決心。
    接下來的戰役中,西境軍在高川郡可是極大牽制了川貞聯軍,成了他們的心腹之患,這也大大減輕了唐寅的壓力。
    且說唐寅這邊,他先后派出赤峰軍和西境軍,麾下只剩下直屬軍和新軍,兵力也銳減到二十萬。
    不過這二十萬人還是有隱患的,新軍的戰斗力就是個令唐寅頭痛的大問題。
    唐寅在高川郡沒有多做停留,一路向東北方向行進,直奔錦陽而去。
    五天后,風軍抵達錦陽。
    到了錦陽,唐寅的心里也說不出是個什么滋味。
    錦陽其實不小,但問題是它的城郭很小,方圓只有數里,在城墻的外面,則是密密匝匝的民房和街道,若是把這些民房都算上,那么錦陽的面積至少得擴大一兩倍。
    很顯然,錦陽當初的規劃有問題,把城郭建的太小了,隨著人口的增加,原本的城區裝不下那么多人,無處可住的百姓們只能在城墻的外圍建造房屋。
    風軍到錦陽之后無法先布防,而是得先清空城墻內外的百姓們。
    不然等到交戰的時候,刀槍無眼,不知要誤殺多少百姓呢!唐寅又令樂天和艾嘉二人分別給松丘、寧定、太豐三城的城主傳書,令其組織兵力和人力,做好防御,川貞聯軍的主力隨時有都可能攻過來。
    三城的城主接到唐寅的命令,哪里敢耽擱,又紛紛向郡里和縣里傳書,請求郡兵和縣兵立刻增援,同時他們自己也把城內的官兵集結起來,加強城防,儲積糧草。
    風軍才到錦陽一天,錦陽的全城百姓就快跑清光了,最后只剩下一些甘愿留下來做苦力的壯丁。
    錦陽城的城主倒是沒有跑,也不敢跑,組織起城內為數不多的官兵以及壯丁們配合風軍布防。
    唐寅在城墻上視察己方的布防情況,看著城內城外那一座座人去樓空的民宅,他心生感嘆,在本土作戰,無論仗打的順利還不是不順利,最后吃虧受苦的還是本國百姓。
    城墻之外的那些民宅風軍并沒有浪費,在里面挨家挨戶的布置機關陷阱,雖然很粗糙,但殺傷敵兵絕對沒問題。
    城內也集中了風軍全部的拋石機,一旦敵人跑進民宅里躲避己方箭陣,拋石機的石彈能把民房砸塌,起到殺傷敵軍的作用。
    唐寅在錦陽做好的準備,只等川貞聯軍來攻。
    這時候,川貞聯軍還在高川郡緩慢行進。
    高川郡的地形太復雜,山多,林地也多,任放不敢冒進,生怕中了風軍的埋伏,雖然探子已經回報給他,唐寅率軍進了錦陽城,但任放仍是小心翼翼,另外川軍的輜重太多,想走快也快不起來,重型拋石機、沖車、霹靂車、云車、箭樓這些攻城武器走在高川郡的山路上,異常困難。
    行軍慢也就慢的好處,一是可以預防敵軍的埋伏,其二,也給了任放充足的時間琢磨風軍的作戰意圖。
    聶澤對風軍退守錦陽不以為然,根據探子傳回的情報,錦陽只是座彈丸小城,城墻也矮,在他看來,唐寅這是在自尋死路。
    他嫌棄川軍走的太慢,便向任放提議,他率二十五萬的貞軍先走,等他攻破錦陽,砍下唐寅的腦袋,再回來與他碰頭。
    聽聶澤此話的意思,好象是他率軍都攻陷了錦陽,川軍都未必能走到錦陽。
    任放聽完他的話,搖頭而笑,說道:“聶將軍,唐寅并非不懂兵的君主,他之所以會選擇駐守小城錦陽,難道你心里就沒有疑惑嗎?”聶澤眨眨眼睛,滿不在乎地說道:“他定是被我軍追急了,慌不擇路,才選在錦陽抵御我軍。”
    任放嘆了口氣,令人取來地圖,鋪在地上,然后向聶澤揚揚頭,說道:“聶將軍,你看,錦陽周圍的布局可是很有意思啊,它與三城相臨,松丘、寧定、太豐距離錦陽都不足百里,我軍若是強攻錦陽,三城一旦出兵增援,用不上一天的工夫就能趕到,到時我攻城的大軍豈不腹背受敵了嗎?”聶澤吸氣,他還真沒仔細研究過錦陽周圍的地形,他低下頭來,仔細看著地圖,現任放說的沒錯,錦陽與周圍三城的布局的確很怪異,主要就是挨的太近了。
    他下意識地問道:“松丘、寧定、太豐這三城的兵力各有多少?”任放搖頭,說道:“出去打探的探子還未回來,具體的情況并不清楚,不過,想來這三城的兵力不在少數,不然唐寅絕不會如此放心大膽的駐進錦陽。”
    聶澤也是個善于用兵的統帥,聽完任放的分析,他暗道一聲有理,他揉著下巴,喃喃說道:“這倒是有些麻煩。”
    說著話,他抬頭問任放道:“任帥,你是怎么打算的?”任放笑了笑,說道:“我一時間也沒不出太好的辦法。
    聶將軍,現在你還要去打這個頭陣嗎?”這回聶澤可不急于求戰了,他搖了搖腦袋,說道:“如果只錦陽這一地,我有信心打下來,可***還有三座城池做它的后援,這仗只靠我一軍之力,沒法打!”“所以說,我們還是緩慢行軍,邊走邊想破敵之策。”
    任放笑呵呵地說道。
    他嘴上說沒想出辦法,實際上他早已胸有成竹。
    任放是打攻堅戰的能手,他為川國所攻陷的城池少說也有數十座,經驗豐富,用兵老道。
    在他看來,要破錦陽也容易,圍點打援,說白了就是佯攻錦陽,引松丘、寧定、太豐出兵增援,哪一邊先來就迎擊哪一邊,讓其有來無回。
    打仗,實際上就是兩軍的統帥揣摩對方的心思,推算對了,接下來的戰斗便可步步克敵,推算錯了,將會被敵所克。
    任放認為唐寅敢駐守錦陽,周圍的三城必有重兵,實際上松丘、寧定、太豐三城的兵力并不多,加到一起都未必能滿五千人。
    范善的策略本身就是一步險棋,唐寅之所以會采納,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而且他本身也具備極強的冒險精神。
    川貞聯軍依然緩慢進軍,探馬去去回回,把一批批的情報帶回軍中。
    其中打探松丘、寧定、太豐三城的探馬也相繼返回,所探明的情報頗出任放的預料,他們查明的結果是,松丘、寧定、太豐的守軍都只有一千多人,這與任放的推算相去甚遠。
    如果探報屬實,三城的兵力還不到五千,那根本無法增援錦陽,錦陽和孤城沒什么兩樣,但問題是,己方的探報屬實嗎?會不會對方把主力大軍都隱藏起來了?越是善于統兵的人就越是自負,任放便是如此,因為探子帶回的情報已違反了常理,他根本沒相信,還是堅持自己當初構想的戰術,圍點打援。
    沒過幾天,川軍行至高川郡的梨山城。
    六十多萬的大軍,幾乎未費吹灰之力便攻占了梨山。
    越過梨山,再向北走,五百里外便是錦陽,任放特意留下兩萬兵力,駐守梨山城,將此地做為川貞聯軍的后勤據點,囤積糧草和輜重。
    三日后,川貞聯軍的主力終于行到錦陽境內。
    看到錦陽這座怪異的城池,川貞兩軍都非常意外。
    雖然其它城池也有民宅建于城郭之外的例子,但規模都不大,只是零星的幾座,錦陽倒好,城郭外的民宅數量比城郭之內的還多,面積也要打得多。
    觀望的聶澤笑的嘴巴合不攏,嗤之以鼻道:“錦陽的城墻是如何修建的?怎么都建到民宅中去了?當初建造城墻的城主應該千刀萬剮啊!”任放也樂了,說道:“想來人家早已入土幾百年了吧!”聶澤問道:“我們先出兵探探風軍的虛實如何?”任放擺擺手,說道:“不著急,我軍遠道而來,上下勞頓,先休息一天也不遲。”
    與任放打仗,聶澤別的沒感受到,倒是對他體恤將士的印象很深刻。
    聶澤沒有意見,點頭應道:“好,一切都聽任帥的!”川貞聯軍在距離錦陽兩里外的地方扎下營寨,隨后,任放在軍中挑出一批獵戶出身的精銳之士,讓他們等到天黑后潛行到錦陽城郭外圍的民宅之中,去破壞里面布置的陷阱。
    對于他的命令,聶澤甚是意外,忍不住問道:“任帥,你怎知民宅之中會有陷阱?”任放一笑,說道:“風軍把城外這么多的民宅留下來,肯定不是為給我軍躲箭用的,若我所料不差,其中必有機關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