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47

  第八百四十七章
    “聽到了,聽到了!叫魂呢!”那名川兵提著褲子從墻角走了出來,隨后把掉落在地的長矛揀起,邊往胡同外走嘴里還嘟嘟囔囔的念念有詞。【】.kenen.netbsp;見他沒事,幾名川兵同是吁了口氣,隨后不滿地說道:“阿福,你撒尿就撒尿,怎么把武器還扔了?”
    “立在墻邊倒了,這也不能怪我嘛!”名叫阿福的川兵不耐煩地說道。
    在人群中稍站了一會,阿福對周圍的幾個同伴說道:“我同鄉的小兄弟在十五兵團,我過去kankan。”
    “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去見老鄉?你kankan,隊長就在那邊呢!”一名川兵低聲說道,同時目光一個勁的向斜前方飄。
    阿福舉目望了望,小眼睛隨之微瞇,他笑呵呵道:“隊長在那邊,我從這邊走,沒事,過去kan眼我就回來。十五兵團在前面,誰知道這場仗打完,我還能不能kan到活人了。”
    聽他這么說,周圍的幾名川兵同是嘆了口氣。其實川兵也不愿意來風國打仗,千里迢迢的長途跋涉,一路辛苦不說,風國的氣候也令他們十fen不適應,但是王命難為,他們只能服從命令。
    “快去快回吧!躲著點隊長,千萬別讓隊長kan見,不然有你好受的。”
    “我知道。”阿福應了一聲,避開隊長那側,從另一側向前走去。
    街道上都是川兵和貞兵,阿福貼著墻壁走,盡量不引起別人的注意。當他行到川軍十五兵團的時候,并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前走。
    在十五萬川貞聯軍最前面的兵團是川國的第七兵團。川國的正規中央軍,各兵團的強弱可以通過排位來判斷。排在前十位的兵團是最強的,十位次之,二十位再次之,以此類推,百位開外的兵團基本以預備軍為主,多是些老幼病殘,戰斗力極差。
    到了第七兵團這里,川軍的軍容明顯不一樣,一各個盔明甲亮,精氣神倍足,仔細kan,其中的士卒都是二十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的壯年,shen材魁梧粗壯,就連他們所使用的武器絲毫都比其它的軍團大上一號。
    這時候,阿福下意識地放慢了度,走的更加小心翼翼,shen子緊貼著墻壁,盡量不碰到旁邊的川兵,同時,他攏目向前觀望,當kan他到位于第七兵團前列,騎著高頭大馬,shen邊站有眾多川將和貞將的竇魁時,眼睛突的一亮。
    他不敢再繼續望前走,再走近,他shen上散出的靈氣可能會引起川將和貞將的注意,這是他最不希望生的事。
    他在心里默默盤算了下自己和竇魁之間的距離,暗暗點頭,這已在他可出手的范圍之內了。他心里正在琢磨要如何做的時候,旁邊的一名川兵上下打量他幾眼,然后沉聲問道:“喂!你是哪個兵團的?”
    阿福眨眨眼睛,說道:“我是四十九兵團的。”
    “四十九兵團?”那川兵疑道:“四十九兵團不是在后面嗎?你怎么跑到這來了?”
    阿福尷尬地笑了笑,說道:“我聽說廖盛廖將軍和風國大將江凡打起來了,所以就過來kankan。”
    那川兵眉毛立刻挑了起來,瞪圓眼睛,冷聲訓斥道:“這是兩軍陣前,你以為這是你可以隨便走動的地方嗎?你們的兵團長是怎么教你們的?”
    “哎?我說兄弟,有話好好說嘛,你怎么罵人呢?”阿福提高聲音,不滿地說道。
    “我什么時候罵你了……”
    “你第七兵團就可以隨便罵人啊!我kan你們也不怎么樣嘛,你們的兵團長又是怎么教你們的?真是圖有虛名,狗屁第七兵團!”
    他這番話,聲音不小,至少足夠附近的川兵聽得清清楚楚的了。站在第七兵團里面卻大罵第七兵團,這簡直就是不知死活,無論換成哪個兵團,肯定都受不了,何況阿福還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卒。
    他話音剛落,呼啦一聲,周圍走過來十多號人,把他圍在當中。
    “小子,你有種的再說一遍!”人群中有性情沖動的漢子怒聲喝道。
    “怎么?現在你們是仗著人多欺負人嗎?你們第七兵團就是圖有虛名,實際上就是一群狗熊!哈哈——”阿福斜眼睨視周圍的川兵,大聲嘲笑。
    在他周圍的那十幾名川兵眼睛都快噴出火來,如果此時不是在戰場上,他們早就動手了,但川軍嚴明的軍紀卻讓他們把心中的怒火硬生生壓了下去。
    沒有人動手,也沒有人回嘴,人們只是死死地瞪著他。
    這幫家伙還真能沉得住氣!阿福心里嘟囔一聲,抬手環指眾人,趾高氣揚地說道:“讓開、讓開,和你們這些王八蛋靠的太近,得粘我一shen的晦氣!”
    他一而再的出言不遜,川兵中真有人受不了了。剛才開口質問那位怒吼一聲:“小子,你討打!”說話之間,他掄起拳頭,向阿福的面門擊去。
    他快,阿福的度也不滿,后者提拳,迎著對方的拳頭回擊。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二人的拳頭結結實實撞在一起,阿福沒怎樣,反倒是先出拳的川兵慘叫一聲,仰面倒地,捧著胳膊,疼的滿地打滾。
    周圍眾人心頭一顫,急忙低頭查kan,kan清楚后,臉se都變了,原來那川兵的掌骨被打了個粉碎,五根手指扭曲的不象樣子,就連他的臂骨也折斷,白森森的骨頭刺破肌膚和衣服,支到了體外。
    兩拳相撞,一人竟然被傷成這副樣子,對方還是人嗎?難道他的拳頭是鐵做的不成?
    眾川兵還未回過神來,倒是挑起事端又傷了人的阿福惡人先告狀,尖聲叫道:“不好啦,第七兵團的雜種殺人了,救命啊——”
    他放開嗓子這么一喊,別說大半個第七兵團的人都聽到了電腦~訪問o].}}n]et手打,就連竇魁也有聽見,他皺了皺眉頭,回頭望了一眼,見第七兵團的中段亂糟糟的,嘈雜聲不斷,他沉聲說道:“王鵬將軍,你去kankan后面生了什么事,怎么這么亂?”
    “是!”名叫王鵬的川將cha手應了一聲,撥轉馬頭,向回走,其他的川將和貞將們也紛紛扭回頭,伸長脖子張望,想kan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就在這時,被眾多川兵圍毆的阿福shen子周圍突然散出黑霧,緊接著,shen子消失不見,等他再現shen的時候,人已出現在竇魁戰馬的腹下。
    眾川將、貞將包括竇魁自己在內都有感受到靈壓的波動,也察覺到竇魁馬腹下多出一人,可是還沒等人們回過神來,馬腹底下的阿福突然象彈簧似的,原地彈射起來。只聽嘭的一聲,他的shen軀重重撞在戰馬的肚子上,其力道之大,把戰馬連同馬上的竇魁掀起半米多高,竇魁驚叫一聲,失去平衡,仰面摔下戰馬,他shen子還在下墜的過程中,阿福一記手刀凌空揮出,咔嚓,竇魁的shen子在空中一fen為二,兩pian尸體雙雙落在地上,鮮血和內臟流淌滿地。
    說來慢,實則極快,只是一瞬間生的事。
    可憐川國大將竇魁,連敵人是誰都沒kan清楚,糊里糊涂的一命嗚呼,而且還是被人從正中心切開的慘死。
    kan著竇魁一fen為二的尸體,周圍的川將和貞將們都傻眼了,愣了pian刻,人們才下意識地驚叫出聲,轉頭再kan,一名川兵士卒站在眾將當中,這倒沒有什么,奇特的是他的一條手臂已完全變成一把長刀,又薄又長,黑黢黢的,散著陰森的烏光。
    血珠,從刀尖上滴落在地。
    眾將如夢方醒,有貞軍將領大叫道:“暗影fen亇shen!是暗系修靈者——”
    阿福冷笑一聲,shen子向下一底,順著眾將戰馬之間空擋向外鉆去。
    “為將軍報仇!不能讓他跑了!”川將們眼睛都紅了,其中一人不管不顧的策馬急奔,由阿福的背后追殺上來,靈槍直取他的后心。
    阿福反應極快,好象背后長了眼睛似的,shen子縮成一團,向旁邊順勢一滾,不僅避開了對方靈槍的鋒芒,連直沖而來的戰馬也一并讓了過去。
    不過就在這耽擱的瞬間,又有數名川將和貞將沖到近前,圍住阿福,靈槍、靈刀齊齊向他shen上落去。
    危急時刻,阿福shen子散出黑霧,再次消失,隨后,人已閃到眾敵的包圍圈外。
    他想跑,可是急紅了眼的川將和貞將窮追不舍,跑出沒兩步,又被敵將追上,這回阿福倒是不再跑了,站在原地,瞅了瞅周圍的敵將、敵兵,仰面大笑一聲,隨后,shen軀開始氣化,連人帶衣服瞬間化為一團白霧,向主街旁的房宅群中飄去。
    “快跟上靈霧,找到刺客的本體!”有經驗豐富的貞將立刻判斷出來,那是暗系修靈者散掉暗影fen亇shen,收靈氣重回體亇內,只要跟上靈霧,也就可以找到對方的真shen了。
    在貞將的提醒下,還有些愣神的川將們紛紛大喝一聲,催馬直追靈霧而去。
    這位名叫阿福的川兵,實際上早已經被唐寅殺掉了,唐寅已靈魂燃燒吸食了阿福,又釋放出暗影fen亇shen,化成阿福的模樣,混進川兵之中。可惜川兵都不是修靈者,察覺不到阿福的變化,也感覺不到他散出來的靈氣,結果導致唐寅的暗影fen亇shen一直混到竇魁的附近,突然出手,將其斬殺。
    這就是內宗暗系修靈者的可怕之處,令人防不勝防。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