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50

  戰失利,也讓任放明白了,錦陽的外城區對己方的攻城有百害而無一利,絕不能再讓其存留下來。【】kenen.netbsp;處斬韓寇后,任放隨即下令調集全軍的拋石機,不理錦陽的內城區,先把外城區統統砸平。
    他一聲令下,全軍上下皆動,一輛輛的拋石機被川貞兩軍的士卒推出軍營,測量好位置,固定好底座,數百輛拋石機齊齊啟動,以石彈打擊錦陽外城區的房宅。
    重型拋石機的威力固然很大,但錦陽外城區的面積也不小,大大小小的房宅數以千計,想把這么多的房物都砸塌,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至少短時間內很難完成。
    川貞聯軍的進攻被耽擱下來,這可給了風國難道的喘息之機,這段時間里,松丘、寧定、太豐三城出的急書得到回應,三城所屬的郡縣紛紛集結起相當數量的地方軍和民團,對此三城給予援助。
    另一邊,川貞聯軍的后勤補給生了危機。
    先是位于莫國境內的平鄉遭受到平原軍和三水軍的攻擊。
    平鄉位于莫國北部,是一座并不算大的鎮子,川貞二國通過與莫國的磋商,把此地租借下來,專門做囤積川貞聯軍物資和糧草之用,另外,里面還駐扎有一個兵團的川軍和一個兵團的貞軍,并有三、四萬人之多的兩國預備軍,川貞聯軍的兩萬多傷兵也都住在這里。
    可以說平鄉就是川貞聯軍的后勤所在地,兩國的物資、糧草、兵員源源不斷的輸送到平鄉,再由平鄉做中轉,送往前線。
    川貞二國之所以選擇平鄉做己方的補給點,也是有用意的,先平鄉的地理位置好,正處于莫國通往風國的必經之路上,交通便利,出了鎮子便可上官道,直奔風國。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莫國的虎賁軍大營就位于平鄉附近。
    虎賁營是莫國的精銳軍團,也是在當時各國中極為罕見的純騎兵軍團,以行軍迅猛、勢如虎賁而著稱。因為平鄉臨近虎賁營,以虎賁軍的度,都用不上半個時辰就可以從軍營里沖到平鄉,這在川貞兩國看來,就是一個天然的保障,如果風軍想偷襲己方的后勤,來攻平鄉,虎賁軍絕不會坐視不理,畢竟平鄉是它莫國的城鎮,里面住著莫國的百姓。
    也正因為有這一層的原因,任放和聶澤才敢放心大膽的只留兩萬人駐守平鄉,有恃無恐。
    川貞聯軍攻破霸關,進入風國境內之后,平原軍和三水軍并未馬上回國救援,而是去往了平鄉。這是梁啟的主意。敵將我弱,敵眾我寡,即使平原軍和三水軍返回到國內救援,也沒有與川貞聯軍做正面抗衡的實力,最多可以起到牽制的作用,但那樣己方的形勢依舊被動。
    若想化被動為主動,就得出奇制勝。梁啟的奇招正是偷襲平鄉,徹底摧毀川貞聯軍的后勤據點。
    對于這個策略,蕭慕青也不是沒想過,但覺得其中的風險太大。他倒不是擔心平鄉難打,而是顧忌莫國的虎賁軍。即便莫國把平鄉借給了川貞兩國,但平鄉畢竟還是屬于莫國的,己方前去攻打,近在咫尺的虎賁軍可能會視而不見嗎?
    一旦虎賁軍前來增援,以己方的純步兵去打對方的純騎兵,那是自己找死。再者說,兩軍交戰,很可能會把莫國*進伐風同盟中,現在風國的敵人已經夠多了,再多個莫國,那更是雪上加霜,危在旦夕。
    所以蕭慕青覺得偷襲平鄉的主意確實很好,但卻不能那么做。他把他心里的顧慮詳細向梁啟說了一遍,講清利害關系,希望他慎重行事,千萬不可鹵莽。
    梁啟對于蕭慕青的顧慮報以一笑,信心十足地說道:“進攻平鄉之前,我得先去躺虎賁軍的軍營。”
    蕭慕青皺起眉頭,眼神怪異地看著梁啟,莫國是未與川貞結盟,也未加入伐風同盟之中,但這并不代表梁啟去莫軍的軍營就安全,萬一人家起了歹意,以梁啟這種書生一樣的文將,有十個腦袋都不夠人家砍的。
    看出蕭慕青在擔心什么,梁啟笑道:“慕青,你放心,莫軍不會對我不利的,他們也不敢,畢竟莫王是傾向我國的。”
    “你怎知道?”蕭慕青疑問道。
    梁啟說道:“莫王能頂住壓力,沒讓莫國加入伐風同盟這一點便可證明。再者說,當初我軍與桓軍交戰的時候,莫軍向我軍派出了向導,如果這不是莫王的意思,莫軍是絕不敢這么做的。”
    細細想想,他的話也不是沒道理,但邱真還是覺得梁啟去莫國的虎賁大營太冒險。
    見他愁眉不展,梁啟又道:“我又不是一個人去,會帶著元讓一起,哪怕莫軍有生出歹心,也不敢把我怎么樣。”
    有上官元讓同行,對莫軍而言確實能起到震懾的作用。蕭慕青點點頭,又搖了搖頭,最后輕輕嘆了口氣,問道:“難道,非去不可嗎?再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沒有了。”梁啟搖頭說道:“如果我不親自走一趟,想辦法說服虎賁軍,等我們偷襲平鄉的時候,弄不好虎賁軍真的會突然殺來呢!”
    蕭慕青再無話可說。
    他很了解梁啟這個人,梁啟善出奇謀,喜讓旁人去冒險,但他自己絕不會去涉險,他的觀念一向是統帥為軍中核心,軍中任何人都可以去犧牲,惟獨統帥不能死。既然現在他非要去往虎賁軍大營,想必梁啟心中已有十成的把握了。
    蕭慕青猜的沒錯,梁啟雖不敢說有十成十的把握,但八、九成還是有的。
    事情敲定下來,梁啟不再耽擱,只帶上兩名侍衛還有上官元讓,一行四人換上便裝,騎快馬去往虎賁軍大營。
    虎賁軍為莫國的精銳騎兵軍團,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會輕易動用的,即便是與風國聯手滅寧的時候,莫軍打的那么艱苦,邵方也未舍得把虎賁軍派上前線。
    由于是騎兵軍團,虎賁大營即宏偉又寬敞,方圓得有七八里地,這還不算外圍的馬場。
    梁啟和上官元讓四人剛剛接近虎賁軍大營,還沒靠近轅門,便被巡邏的騎兵小隊攔了下來。
    為的隊長打量一番四人,心頭暗顫,他沒注意到旁人,而是被上官元讓的氣勢嚇了一跳。
    現在上官元讓雖然只著便裝,但掩蓋不住他身上散出來的*人氣勢,這種氣勢即有他的自信,也有他不自覺間流露出的靈壓。
    騎兵隊長的目光停留在上官元讓身上好一會才挪開,他是軍中老兵,見過的武將眾多,心里能斷定出對方絕非平凡之人。
    他態度還算客氣地問道:“諸位,這里是虎賁軍大營,閑人止步!”
    梁啟含笑拱了拱手,說道:“我們是來找貴軍的主帥,南延南將軍的!”
    “哦?”騎兵隊長表情一正,忙問道:“請問,你們是……”
    梁啟毫不避諱,直接報上自己的姓名,說道:“我叫梁啟,是風國三水軍主帥。”
    啊?騎兵隊長以及周圍的騎兵們同是吸氣,風軍不是正和川貞聯軍交戰嗎?三水軍又是風軍的主力軍團之一,其統帥怎么突然跑到己方的大營來了?這太不可思議了。騎兵隊長愣了片刻才回過神來,急忙拱手施禮,說道:“原來的梁將軍,失敬失敬,哦……請梁將軍和諸位將軍先在此處稍等,容我回營向將軍稟報!”
    “煩勞你了。”
    “梁將軍客氣!”
    那騎兵隊長向手下人使個眼色,然后獨自撥馬回營,向虎賁軍統帥南延稟明情況。
    聽聞梁啟要見自己,而且現在人已在營門之外,南延也頗感驚訝。自己和梁啟從未見過面,更談不上交情,他突然前來,肯定不是為了拜會自己,難道……
    身為虎賁軍主帥,南延是名文武雙全的大將,他細細琢磨了片刻,而后仰面大笑,基本已猜測出了梁啟的來意。
    風國國內局勢緊張,梁啟肯定沒閑心來和自己攀關系,而調兵遣將,那是大王說了算,自己無權決定,所以梁啟也肯定不是來借兵的,除去這兩點,就只剩下一個可能了,他的真正目的是平鄉。
    想清楚這一點,南延面露得意之色。他和梁啟都是一軍統帥,在各自的國家也都是上將軍,按理說梁啟前來拜會,他應該出營相迎,但南延安坐在中軍賬內,文絲未動,只是輕描淡寫地揮了下手,說道:“請他進營吧!”
    跑來報信的隊長略皺眉頭,心里嘀咕,將軍的架子也夠大的,即使不出營相迎,至少也應該出帳相接,不過看將軍的架勢,似乎都沒有起身的意思。騎兵隊長不敢多說什么,應了一聲,轉身跑了出去。
    時間不長,梁啟、上官元讓四人被莫兵帶到中軍帳前。舉目瞧瞧,營帳的門口只有侍衛,卻沒有將領的身影,顯然南延連營帳都未出。上官元讓咬了咬牙,冷聲嗤道:“此人名氣不大,架子可不小呢!”
    他沒有刻意壓低聲音,不僅營帳周圍的侍衛們聽的清清楚楚,就連帳內的南延也有聽到。南延臉色一沉,梁啟是主動上門來求自己的,竟然還敢如此無禮,出言不遜,也太過目中無人了。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