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53

  聽到上官元讓的名字,就在不遠處的王忠嚇得魂飛魄散,他是沒什么本事,但至少還有自知之明,即便十個自己捆在一起也打不過這位風軍的第一猛將。.kenen.netbsp;王忠想跑,上官元讓眼睛尖得很,一眼看到身罩靈鎧、正趁亂向鎮中飛奔的王忠,上官元讓并不認識他,但既然能罩起靈鎧,在敵軍中怎么說也是千夫長以上的級別。
    他想也沒想,催馬沖開一條血路,直追向王忠。
    王忠跑出沒幾步,上官元讓已追到他的背后,借著戰馬的慣性,手中靈刀斜肩帶背的劈砍下去。
    耳聞身后惡風不善,王忠意識到不好,急忙回劍格擋。
    耳輪中就聽當一聲巨響,上官元讓的靈刀正砍在王忠的靈劍上,這一刀力道之大,直接把靈劍擊了個粉碎,王忠如斷線的風箏似的,飛撲出去,重重撞在一間小土坯屋的墻壁上,轟隆,墻壁斷裂,王忠也順勢摔進土屋里。
    他掙扎著想站起身,人還未起來,先哇的一聲噴出口鮮血,渾身上下的骨頭仿佛散了架子似的,兩只胳膊已酥麻的沒有知覺。
    這時候,王忠干脆也不起來了,躺在地上閉眼裝死。
    這招果然有效果。
    上官元讓不了解他的身份,一刀把他劈飛后,便未再理他,撥馬又殺向其他的敵軍。
    死守土墻的貞軍被風軍殺的大敗,死傷者不計其數,最后逃回鎮中的沒有幾個。
    風軍片刻也不停頓,攻占土墻之后,繼續向鎮內推進,到了這,抵擋風軍的不再是貞軍,而是先前潰敗的川軍和預備軍。
    平原軍沖在最前面,率先與敵軍交手。
    數萬之眾的川貞聯軍,列不出齊整的陣型,并非川軍的兵團長不指揮,而是預備軍根本不聽他的指揮,這三、四萬人亂哄哄的聚在一起,不僅自己成了不陣型,連帶著,把川軍兵團的陣型也沖擠的大亂。
    戰場上,對手哪會給你機會讓你仔細排兵布陣,戰陣列的不好,全軍混亂,只會讓對方更加興奮,沖鋒的更加迅猛。
    很快,平原軍的方陣就頂了上來。
    一邊有戰陣,而一邊毫無章法,兩軍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在平原軍的戰陣之下,川貞聯軍的士卒成群成片的倒地,這時候,平原軍就如同收割機一般,戰陣碾過,留下滿地的尸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
    預備役里的新兵徹底崩潰,對于新兵而言,次上戰場就碰上這樣的戰斗,太殘酷,也不可能適應。
    新兵先潰敗,混在新兵里的川軍見狀,也跟著向下敗,他們正面交戰都打不過平原軍,現在一敗,情況就更慘了,大批敗逃的川貞聯軍士卒被風軍追上,砍翻在地,戰場也隨之變成了大混戰。
    不大的平鄉鎮,現在到處都有戰斗,到處都有死亡,喊殺聲融合著慘叫聲,讓平鄉變成了尸橫遍野的人間地獄。
    數百甚至上千的川貞聯軍被風軍*入死路,讓人家團團包圍,這時候他們想投降,風軍已不再接受,不管對方有沒有放下武器,一律砍殺殆盡。
    時間并不長,戰斗已由*進入尾聲,平鄉依然混亂,但各處的戰斗開始慢慢減少,鎮子的主街道上已看不到川貞聯軍的身影,有的只是風軍將士和滿地的尸體。
    蕭慕青和梁啟在眾多侍衛的保護下巡視戰場情況,這時,一名士卒跑來報信,說在敵軍的營地里現兩萬左右的川貞傷兵,問他二人要如何處置。
    不等梁啟說話,蕭慕青直接說道:“一個不留,全部處斬!”“等等!”他話音剛落,梁啟擺了擺手,然后低聲說道:“貞軍可以全部處死,但川軍要全部釋放。”
    “這是為何?”梁啟一笑,說道:“兵法有云,合則分之,分而滅之!我們對川貞兩軍一面殘酷,一面仁慈,厚此薄彼,兩軍將士之間必生罅隙,尤其是貞軍,定然心生猜忌,如此對我方有利。”
    蕭慕青點點頭,暗道一聲有理。
    隨即他又不解地問道:“那為何不殺光川軍,留下貞軍呢?”梁啟解釋道:“貞國無智將,喜沖動行事,容易上當,而川國智將如云,自制力太強,我們厚此薄彼的做法恐怕難以生效。”
    “哦!原來如此!”蕭慕青樂了,難怪人家都說梁啟是鬼才,他確實鬼得很啊!風軍按梁啟之策,殺光了貞國的降兵和傷兵,卻把川兵留了下來,有重傷的就地釋放,輕傷和沒傷的風軍繳械扣押,另外,川貞二國囤積在平鄉大批的輜重和糧草,風軍能帶走的全部帶走,帶不走的放火焚燒。
    這一戰,平原軍和三水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奇襲平鄉,大獲成功,不僅川貞聯軍的預備軍被打光了,就連輜重和糧草也一并化為烏有,大多進了風軍的口袋,可謂是損失慘重。
    風軍的另一場偷襲戰是在風國境內的高川郡梨山城。
    任放把梨山做為己方大軍另一后勤聚點,并留有兩萬將士駐守,本以為是萬無一失,結果潛伏在高川郡內以左雙為的西境軍突然殺到梨山城,與里面的兩萬守軍展開激烈交鋒,當戰斗打到膠著之時,梨山城內的百姓突然暴亂,配合外面攻城的風軍,由城內撲向川軍。
    風人尚武,民風彪悍,百姓們聚集起來暴亂,破壞力也是大的驚人。
    川軍的防線由內部開始混亂起來,外面的風軍趁機加緊攻勢,一口氣殺進城內。
    雙方在城中又展開了巷戰。
    在風國百姓的配合下,十五萬的西境軍把兩萬的川軍殺的大敗,最后只逃出城兩千來人,連守城的主將也在戰斗中陣亡。
    平鄉之敗,對于川貞聯軍而言是個無比沉重的打擊,而梨山城之敗,無疑又是雪上加霜,使川貞聯軍原本完善又充沛的后勤保障瞬間灰飛湮滅,六十多萬的大軍,僅僅每日消耗的糧草就是個天文數字,沒有后勤,其結果可想而知,這也讓川貞聯軍原本大優之勢漸漸變為了被動。
    不過,川貞聯軍這邊也并非沒有好消息,唯一連連傳回捷報的便是李呈部隊。
    以李呈為,高俊、荀梟為輔的十五萬貞軍突入風國腹地,簡直如入無人之境,連戰連捷,無人能與其抗衡。
    當初這支軍隊離開沖城后,直奔紡城而去。
    紡城城主周嵐業已得到消息,知道沖城被破,敵軍正向紡城而來。
    這時候,城中的官員紛紛向周嵐建議,應放棄紡城,帶領全城百姓撤離,避敵軍的鋒芒。
    周嵐采納了眾官員的建議,不過是采納了一半,他只是令眾官員帶領著百姓們撤離,但他自己并沒有走,并把紡城的數千軍兵留了下來,要死戰到底。
    眾官員不解,消息稱敵軍有十五萬人之多,而己方才區區幾千人,怎么可能守得住?周嵐對手下官員說道:“我大風的將軍們從沒有不戰而逃的,我雖為文官,但也絕不能給大風的文人丟人顯眼。
    此戰,我誓與紡城共存亡!”周嵐的話令眾人大受感動,許多官員也想留下,但都被周嵐拒絕了。
    最后,他只率三千紡城官兵,留在城內布防。
    貞軍推進的度之快,令人砸舌,沖城到紡城有兩天的路程,十五萬大軍,最少也得三、四天能到,而貞軍卻只用了一天多的時間就趕到紡城城下。
    沒有做任何的休整,到了紡城之后,李呈立刻下令,全軍攻城。
    十五萬貞軍,毫無保留,展開進攻后,全軍皆上,就連主將李呈也親自上陣。
    風軍勇猛,貞軍也同樣勇猛,風軍有必死之心,貞軍上下的將士根本就沒考慮過自己能不能活著下戰場。
    雙方戰斗激烈,拼得你死我活。
    區區三千多紡城地方軍,卻把十五萬的貞軍頂在城外足足一個多時辰,這令李呈勃然大怒。
    見風軍攻擊兇狠,前方的將士們一各個爬上云梯,又紛紛摔滾下來,他大吼一聲,親自攀爬云梯。
    見主將如此,下面的貞軍將士都如同瘋了一般,人們叫喊連天,對城上的箭矢、滾木、擂石不聞不看,就是一個勁的向城上爬。
    十五萬人博命,三千的風軍再已抵擋不住,很快,貞軍突破風軍防線,登上城墻,與風軍展開近身肉搏。
    風軍招架不住,邊打邊向城門樓退,等退進城門樓里時,三千人已僅僅剩下一百來人。
    打到這種程度,風軍也無一人投降,周嵐帶著一百多殘兵退到城門樓頂端,對攀爬上來的貞兵猛砍猛殺。
    此時貞軍已勝卷在握,李呈也輕松了許多,他不再讓士卒們繼續攀爬城門樓,而是向里面添加柴火,準備火攻。
    在火攻之前,他特意走出人群,揚頭望向城門樓上,問道:“你們的主將是誰?讓他出來與我說話。”
    周嵐走到墻沿邊,低頭向下望了望,好嘛,兩面城墻上,密密麻麻站著的都是貞兵貞將,黑壓壓的,如同螞蟻一般,數都數不清個數。
    他深吸口氣,大聲說道:“是我紡城城主周嵐,敵將有何話要說?”“是你指揮守成的?”李呈難以置信地問道。
    “沒錯!”“文官?”“沒錯!”“哈哈——”李呈突然大笑,文官也不乏勇猛之人,自己何嘗又不是呢?他正色道:“周嵐,你現在已陷絕地,插翅難飛,我惜你是個人才,奉勸你趕快投降,只要你肯投順大貞,我李呈可拿人頭擔保,你以后前途似錦,富貴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