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54

  聽聞李呈的話,周嵐險些氣笑了,他傲然說道:“人杰豈能降于匪盜?龍鳳豈能降于虎豹?”李呈大怒,喝道:“周嵐,你不知好歹!本將已在城門樓下堆滿干柴,你若再不投降,將葬身火海!”“哈哈——”周嵐大笑,大聲道:“你何時聽聞風國有投降敵國之將領?今天我可以告訴你,風國也沒有投降敵國之文臣!”說著話,周嵐又是仰天長笑。【】kenen.netbsp;李呈恨得牙根癢癢,正要下令放火,這時候,周嵐突然止住笑聲,厲聲說道:“貞賊聽著,風國必將成為爾等的葬身之地!”說完,他縱身一躍,跳出城門樓,直挺挺的摔到城下。
    “啊?!”如此剛烈的文官,令貞軍將士也不由得倒吸口涼氣,包括李呈在內。
    紡城失守,城主周嵐跳城身亡,三千多守軍,無一生還,全部力戰陣亡。
    不過在此戰中,貞軍的傷亡也不小,值得慶幸的一點是,紡城的百姓都提前撤走了,讓他們免于遭受貞軍的殺戮。
    無處泄的貞軍把怒火統統傾泄在紡城,臨離開紡城時,貞軍放火燒城。
    風國這座南方大城,整整燒了一天一夜,等火勢退去,紡城只剩下一片瓦礫。
    貞軍在沖城是屠殺百姓,掠奪財物,等到了紡城,又演變成放火燒城,越來越殘暴。
    紡城所屬的平州郡郡張野緊急召集郡兵和郡下各縣的縣兵,并聯合各地方的民團,組織起一支六萬多人的兵馬,平州郡郡尉蘇淵擔任主將,率領六萬余眾的大軍前去迎擊貞軍,企圖阻止貞軍的繼續推進。
    雙方于簡城附近的平原地帶展開大規模的會戰。
    兩軍剛剛接觸到一起,立分高下,六萬多東拼西湊臨時組建起來的風軍想與十多萬人的貞軍精銳正面抗衡,無疑是天方夜談。
    戰斗進行還不到一個時辰,風軍前軍的兩個兵團就已基本拼光了。
    主將蘇淵急忙調集中軍和后軍,全軍壓上,想與貞軍做最后一搏,結果,高俊和荀梟各率領一支三千人的貞軍敢死隊,由風軍的左右兩翼插入進去,把風軍的陣形攪得大亂,就連坐鎮中軍指揮的蘇淵也被沖殺到近前的荀梟一斧劈死。
    風軍本就不是貞軍的對手,主帥又亡,全軍頓時大亂,集體向后潰敗。
    久經沙場的李呈哪能放過這個機會,率領大軍,向前猛突,追殺風軍。
    這一路追砍,讓風軍損失慘重,被斬殺者不下三萬之眾,加上原本拼光的兩個兵團,六萬人的風軍,最后逃回郡城的不足萬人。
    只此一戰,平州郡的兵力拼個精光,再無力抵擋貞軍的入侵。
    風軍慘敗,而貞軍則打的輕松,輕松到剛剛殺敗六萬多的風軍,又馬不停蹄的去攻簡城。
    簡城方面沒有做出任何的抵抗,其城主聽到風聲后,帶著全城的百姓早就棄城而逃了,貞軍兵不血刃,未動一刀一槍,直接進入簡城。
    簡城城內那些未來得及帶走的財物以及糧草,全進了貞軍的口袋。
    過了簡城,再往北,便是封城,而封城再往北,則是宛城,宛城可是風都鹽城的衛城,如果貞軍打到了宛城,那么與鹽城也就近在咫尺了。
    當貞軍在簡城駐扎休整的時候,以彭浩初為的赤峰軍終于趕到了。
    雙方再次在簡城附近的平原展開全軍會戰。
    赤峰軍的兵力也不多,只十萬人而已,但戰力可比地方軍強得太多了,這一戰,也是貞軍進入風國以來遭遇到的第一場硬戰。
    赤峰軍是風國的中央軍,不能說久經沙場,但也深得風軍的精髓。
    軍團在向前推進的過程中,箭射不斷,那黑壓壓一波接著一波的箭陣給貞軍造成極大的傷亡。
    貞軍也有展開回射,但密集程度與風軍箭陣比起來差了很多。
    貞軍兵力雖比赤峰軍多,但雙方沒有接觸到一起時,十萬赤峰軍就是十萬的弓箭手,全軍上下,邊推進邊放箭,而在十多萬人的貞軍中,弓箭手只有兩三萬左右,其箭陣的規模自然無法與赤峰軍相比。
    李呈看出己方的短處,急忙下令,全軍全推進,與風軍做近戰。
    兩軍仰面推進,時間不長,箭射停止,展開了最為激烈血腥的近身肉搏戰。
    赤峰軍的近戰已算是很強的了,但與貞軍比起來,不占任何優勢,赤峰軍最吃虧的一點是,軍中無大將,反觀貞軍那邊,高俊和荀梟二將在風軍陣營中殺進殺出,無人能阻,也無人能與其相匹敵。
    這兩員猛將在交戰之中所起到的作用,甚至都過了兩個兵團。
    隨著前方死傷的不斷增加,彭浩初暗暗搖頭,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貞軍作戰兇狠,戰力也強的可怕,兵力還比己方多,打下去,難以占得便宜。
    見到貞軍的真正實力后,彭浩初料不能勝,萌生退意,傳令下去,全軍撤退,不再力敵貞軍。
    赤峰軍的撤退可不是一窩蜂的敗退,而是有條不亂的一步步撤退,有斷后,有接應,即使貞軍追殺上來,也只會遭受到赤峰軍兇猛的反擊。
    看敵軍雖退,但陣型不亂,將士不慌,步步為營,整齊有序,李呈明白對方是支訓練有的軍團,其主帥也必是經驗豐富、善于統軍的良將,追殺下去沒有好處,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與對方拼消耗戰。
    他麾下的將士就這么多,沒有后援,死一個少一個,可風軍不一樣,本土作戰,兵源無數,出現死傷可以立刻填補,李呈當然不愿與敵軍拼個兩敗俱傷。
    見敵軍已退,他下令全軍停止追殺,返回簡城,繼續休整。
    此戰,是風貞兩國中央軍在正面的一次直接碰撞,最后以赤峰軍主動撤退而結束。
    在戰場上,雙方并未分出明顯的高下,但畢竟是赤峰軍先撤退的,已說明風軍輸了一籌。
    這場交戰中,雙方的死傷都不小,十多萬的貞軍去掉死傷,剩下十萬人左右,赤峰軍的傷亡稍大一些,十萬人損員五萬,其中陣亡者已接近二萬。
    戰斗過后,彭浩初對這支貞軍的戰力已有了重新的估量,按照他的意思,赤峰軍不能再主動進攻貞軍,至少不能與貞軍再做正面交鋒。
    可赤峰軍的副帥李威堅決反對,他認為己方必須得再戰,哪怕全軍的將士都拼光了、死絕了,也得硬戰倒底。
    李威的意見也不是沒有道理,過了簡城,就是封城,接下來便是宛城和鹽城,如果任由貞軍推進下去,以貞軍的行軍度,用不上幾天就能殺到鹽城,而現在,都城空虛,已無可戰之軍,等貞軍攻到鹽城,讓朝廷拿什么去御敵?都城若是淪陷,風國也就要垮了,所以赤峰軍必須得拖住貞軍。
    李威這么說,全軍的將士們也跟著這么說,別看李威是副帥,但他在赤峰軍的聲望太高了,赤峰軍的第一任統帥就是李威,軍中的將領們基本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只不過當初與子纓交戰的時候,李威犯下大錯,導致赤峰軍戰敗,唐寅才把李威降為副帥,任彭浩初為主帥。
    以李威為的眾將向彭浩初施加壓力,最后,彭浩初也被*的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再次出戰。
    彭浩初的統兵能力很強,也有滿腹的謀略,但就是為人不夠剛猛,沒有蕭慕青、梁啟、子纓這些統帥的氣魄,唐寅把赤峰軍留在風國境內,讓其做守國之軍,也是有他的道理。
    赤峰軍再次求戰,這回貞軍可未應戰,龜縮在簡城內,閉門不出。
    貞軍不肯出城迎戰,這讓李威等將大為得意,以為對方是怕了自己,更是連番邀戰。
    不過不管風軍在城外怎么叫罵,貞軍就是不肯出城,李威對此大感得意,有己方大軍守在城外,貞軍不敢出城半步,如此一來,己方不就成功拖住貞軍了嗎?但彭浩初沒有李威諸將那么樂觀,在他看來,正面交戰,貞軍不輸己方,一再不肯出戰,其中必有詭計。
    被興奮沖暈頭腦的李威等人根本不聽他的,繼續罵戰,看他們那副架勢,似乎不把貞軍罵出城一戰不罷休。
    最終貞軍是出城了,不是白天,而是黑夜。
    貞軍在簡城足足憋了三天,三日后,夜,貞軍悄悄出城,他們出的不是赤峰軍所在的南城那邊,而是出的北城,行軍的方向也不是赤峰軍大營,而是北面的封城。
    天眼以及赤峰軍內的探子早已在簡城的四周密布眼線,貞軍剛有動靜,消息立刻傳回赤峰軍大營。
    聽聞對方要棄城北上,李威以及諸將都樂了,這時候不趁機追殺,還等待何時?李威連問都未問彭浩初,私自傳令,全軍出擊,穿過簡城,追殺貞軍。
    赤峰軍還未走出大營,得到消息的彭浩初便急匆匆地趕過來,拉住李威,急聲說道:“李將軍,不可進簡城,小心其中有詐!”“有什么詐?貞軍已經棄城跑了,還能有什么詐?”李威滿不在乎地質問。
    其實彭浩初也沒有證據證明簡城城內一定有詐,只是身為將領的直覺告訴他,貞軍的棄城絕對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