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56

  現在的李威,業已戰的筋疲力盡,哪里還能是高俊的對手,兩人交戰只幾個回合,李威的小腹又中了一槍。kenen.netbsp;高俊似乎有意想戲弄對方,并未下死手,但卻把李威疼的叫出聲,人也連連后退。
    他退出沒幾步,荀梟又催馬而來,開天斧劃過李威的后背,在他的背上又撕開一條深可及骨的大口子。
    這二人,圍著李威,你一槍,我一斧,時間不長,李威已傷的渾身上下都是口子,身上的靈鎧滿目創痍,鮮血淋漓,仿佛血人一般。
    周圍的貞兵見狀,紛紛哄笑,在他們的眼中,李威已不是人,而是任憑他們戲弄的玩物。
    戰至最后,李威實在堅持不住,先是跪坐在地,然后,仰面而倒,再也站不起來了。
    高俊和荀梟互相看了一眼,感覺對方已到極限,互使個眼色,而后荀梟催馬上前,開天斧高高舉起,用盡全力的劈砍下去。
    咔嚓!這一記重斧,把已奄奄一息的李威直接劈成兩截,其力道之大,連地面都砍出一條大裂紋。
    李威是最早一批追隨唐寅的重要將領之一,隨唐寅南征北戰,所立下的戰功不計其數,只可惜,在與貞軍的交戰中,僅僅一次的疏忽大意就要了他的性命,使他慘死在貞軍的手上。
    李威的死,讓風國不僅又損一員大將,而且對風國的士氣也是個沉重的打擊。
    簡城之戰,赤峰軍一敗涂地,最終跟隨彭浩初逃走的兵將都不足三萬人。
    原本十萬的赤峰軍減員七成多,這在等同于是被敵人全殲了。
    在當時,無論是兵團還是軍團,于一場戰役中只要損失過七成的兵力,就可以取消編制,與其他的兵團或軍團進行合并了。
    這場慘敗,固然有李威的過錯,但李呈的計謀也是十分高明的。
    即使不是李威,換成旁人,可能也會上當。
    李呈是貞軍中的異類,就算把他放到各公國的全部將領之中,他也屬于極為特殊的那一個。
    他本身并未修煉過靈武,卻是貞國上下公認的猛將,不過勇猛只是他性格的一半,另一邊是足智多謀、陰險狡詐,善用謀略,他所統帥的軍隊,往往能在逆境之中迸出難以想象的力量。
    自入風作戰以來,貞軍推進迅猛,連戰連捷,勢如破竹。
    偷襲沖城,強攻紡城,而后又在簡城打出一場不可思議的戰爭。
    李呈先是率領貞軍大破平州郡地方軍,斬殺統兵的郡尉蘇淵,而后兵不血刃的攻占簡城,當赤峰軍趕到時,再與赤峰軍交戰,以疲憊之師硬是擊退赤峰軍,再往后,李呈用奇謀引赤峰軍上當,一舉把赤峰軍殺的大敗,并斬殺的赤峰軍的副帥李威。
    簡城之戰貞軍取得大勝,雖然也有死傷,但可戰之兵應有八萬之眾。
    而后,李呈繼續率軍北上,進攻封城。
    封城這邊早已得到了消息,附近的郡縣紛紛為封城輸送兵力,希望封城能擋住貞軍的推進。
    在極短的時間內,封城的兵力竟聚集到十萬人左右,這比貞軍可以作戰的兵力還多。
    在風人想來,十萬大軍駐守封城,足可以抵御疲憊不堪,只剩下八萬來人的貞軍。
    但結果卻大出人們的預料。
    這東拼西湊的十萬人,只是徒有其表罷了,其戰斗力連地方軍都不如。
    組成十萬大軍的人主要都是普通百姓,被官府臨時召集起來,許多人連盔甲和武器都沒有,只穿著布衣,那著木棍,去與貞軍作戰,哪里能是貞軍的對手?號稱十萬人的封城城防,在貞軍的強攻下,防線一擊即潰,僅僅用了半天的時間,八萬貞軍就突破封城城防,殺入城內,已經紅了眼的貞兵貞將們如同惡魔一般,見人就殺,攻城戰也演變成了大規模的屠城。
    城中的百姓嚇的紛紛向城外逃,對逃走的百姓,貞軍并不追殺,但留在城內的風人,貞軍是一個不放過,只要現,立即砍殺。
    若大的封城,到處都有火光,到處都有殺戮,大街小巷,地上躺滿了橫七豎八的尸體。
    封城淪陷的消息很快也傳到了鹽城,聽聞此事,別說以天子殷諄為的皇廷一片驚恐,就連風國朝廷也是又驚又駭。
    人們百思不得其解,這批貞軍怎么如此厲害,據說兵力并不多,怎么就是沒人能抵擋得住呢?!就連赤峰軍都被殺敗了,中將軍李威也戰死了。
    消息傳回的當日,風國的大臣們齊齊聚于王府。
    唐寅不在都城,主持朝議的是上官元吉。
    此時朝議的時間早已經過了,但是軍情太緊急,人們必須得商議出應對之策。
    在朝堂之上,人們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整個王府的大堂亂哄哄的一團。
    這時,治粟內史張鑫對上官元吉說道:“上官丞相,現在貞軍已經攻占封城,接下來就要打到宛城了,不知上官丞相有何對策?”聽聞他的問話,人們停止交談,目光一齊落到上官元吉的臉上。
    上官元吉和平時一樣,平靜、安穩,但他的心里也同樣焦急,怎么辦?他又不是邱真,不懂軍事,哪里知道該怎么辦?他眨眨眼睛,沉默未語,而是轉目看向宗元。
    眾臣之中,只有宗元最善謀略,當初唐寅起兵反鐘天的時候,邱真、張哲和宗元可是并稱唐寅的三大謀士,現在邱真和張哲都不在,所能倚仗的也只有宗元了。
    宗元有瞧到上官元吉在看自己,也明白他希望自己站出來說個應敵之策,但宗元卻假裝沒看到,把腦袋扭到別處。
    他和上官元吉之間并無矛盾,關鍵是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現在的形勢太危機,都城已沒有能戰之兵,有的幾萬人都是沒有戰斗力的新兵,指望著他們去和能爭慣戰的貞軍打仗,等于是讓這數萬的新兵去送死。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宗元再精明、再善謀,也得有兵才能退敵。
    見宗元都不敢站出來說句話,上官元吉的心里頓是一沉,眉頭慢慢皺起。
    張鑫嘆道:“看來,上官丞相也沒有退敵之策了,既然如此,我們……就只能遷都了。”
    “什么?”上官元吉一驚,舉目看想張鑫。
    張鑫說道:“遷都!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貞人來勢洶洶,我軍根本抵擋不住,與其留在都城等死,還不如遷都先避敵軍鋒芒!”上官元吉搖頭說道:“不可!風國自建國以來,一直以鹽城為都城,到現在,鹽城在人們的心目中已不僅僅是風都,它還是風國的標志,豈能說遷就遷?”“若是不遷都,貞人殺來了,我們拿什么來抵御人家?”張鑫提出遷都的意見,得到許多大臣的支持,看到人們雖未說話,卻連連點頭,他的底氣足了許多,語氣也開始強硬起來。
    其實嚴格來算,張鑫屬旁系,并非唐寅的嫡系重臣,按理說他只是官大,但在朝堂上的地位并不會太高,不過他為人圓滑,能說會道,出手也大方,與許多唐寅的嫡系大臣私交甚厚,漸漸的,也有了他自己的勢力,依附于他的人也不在少數。
    上官元吉面色陰沉,冷冷說道:“如果敵軍兵臨城下,我等即使親自上城,也要與敵軍血戰到底,何況現在遷都大事,怎能不稟報大王……”張鑫接道:“大王遠在錦陽,若是去通稟大王,一去一回之間,至少得有大半個月,那時貞人早就打到鹽城了,我們再想遷都也晚了。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現在君在外,我們也只能隨機應變了。”
    許多大臣都認為張鑫說的有理,邊點頭邊小聲的竊竊私語,但以上官元吉為的一部分大臣堅決反對,雙方你一言我一語,爭執不下。
    宗元看看這邊,再瞧瞧那邊,心里暗暗嘆了口氣,都說文人誤國,此話不假,有在這里爭執的工夫,還不如去想想切合實際的辦法呢!他也是反對遷都的,甚至覺得這很可笑,根本就是個不值一體、連想都不應該想的事情。
    一國之都,哪是你說遷就遷的,若是被區區不到十萬的敵軍嚇的遷都,豈不被其他公國笑掉大牙?往后數十年甚至數百年,風國將在列國中將顏面無存。
    再者說,大王正在與川貞聯軍的主力作戰,后方遷都,前方將士的士氣不是要崩潰嗎?那等于非但未幫到大王,反而還把大王以及全軍將士置入險境。
    這些大臣,只想自保,貪生怕死,難與共謀!宗元心里冷笑一聲,搖搖頭,轉身向外走去。
    朝堂之上,兩幫人各執一詞,爭的臉紅脖子粗,誰都沒有注意到宗元的悄然離去,只有一個人是例外,雷震。
    雷震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剛開始他也有些傻眼,但漸漸的,他心中生出不耐之感。
    他是武將,人又沉悶,看著群臣之間唇槍舌劍,他想插也插不上嘴。
    無意中,雷震看到宗元走出去,他退后幾步,在眾人的身后也溜了出去。
    來到外面,他急走幾步,追上宗元,拱手施禮道:“宗大人!”宗元一愣,舉目瞧瞧雷震,不解地問道:“雷將軍怎么出來了?”雷震含笑說道:“我看宗大人離去,所以便跟了出來。
    不知宗大人這是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