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60

  雙方的交手連一個回合都未到,貞將就被雷震一戟劈死,這太不可思議,也太令人震驚了,別說貞軍驚住了,就連宛城城上的風軍也都驚呆了,包括舞媚在內。【】唯一一個保持清醒滿臉笑容的便是宗元。
    宗元不會靈武,但他可會看,當初招武令比武的時候,他也有在現場觀戰,那時候他就對雷震的武力印象深刻,現在上了戰場,與敵交戰,果然驍勇,一招斬殺貞將于馬下,可謂大壯己方的聲威。
    過了半晌,風軍才反應過來,一時間,城頭上就如同炸了鍋似的,歡呼雷動,叫喊連天,擂鼓的鼓手們更是使盡渾身的力氣,把戰鼓敲的震天響,雷震的出手太快,他和貞將交戰的時候,鼓手們還未來得及敲鼓,他那邊已把敵將殺了。
    這時候,貞軍也都回過神來,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死的那員偏將的軍階并不高,但入風作戰以來,這還是貞軍陣亡的最高級別將領。高俊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還未等他做出反應,剩下的兩名偏將受不了了,大喝一聲,也未向高俊請令,雙雙沖殺出去,直奔戰場上的雷震。
    這回雷震也學聰明了,看對方拼了命的沖向自己,他干脆不再報名,橫戟立馬,凝視著迎面而來的兩名貞將,擺出迎戰的架勢。
    兩名貞將幾乎一齊沖到雷震的近前,兩人未與雷震比拼身手,上來就釋放出靈武技能,一位釋放的是十字交叉斬,另一位使的是追魂刺。
    兩種截然不同的靈武技能同時襲向自己,雷震多少有些緊張,他深吸口氣,釋放出土系修靈者特有技能——萬刃流星斬。
    只見他手中的開天戰戟光芒四射,霞光萬道,刺人眼目,緊接著,一道一人多高的靈刃生出,呼嘯著向前掃去。靈刃劃過地面時,將地面都切開一條長長的裂痕。
    轉瞬間,雙方的技能接觸到一起,這時候,雷震釋放的那道巨大的靈刃生變化,突然破碎,化為無數拳頭般大小半月形狀的小靈刃,這些靈刃不僅將十字交叉斬和追魂刺化解于無形,而且去勢不減,繼續向兩名貞將飛射過去。
    兩名貞將嚇的臉色頓變,急忙還想繼續釋放靈武技能進行抵御,可是哪里還來得及。那些微小的靈刃鋪天蓋地的把兩名貞將連人帶馬的籠罩住,等靈刃全部飛過之后,再看場上,已找不到二將的身影,只是地上多出兩大灘模糊不清的血(肉)。
    雷震的這一招萬刃流星斬,可謂是技驚四座,就連觀戰的高俊都忍不住倒吸口涼氣,心中驚道:這名風將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如此厲害?己方的情報中可并未提起過宛城還有一員如此厲害的風將啊!
    三名偏將,上去一個,被對方斬殺,上去兩個,被對方殺了一對,高俊身邊已再無偏將,他轉頭向左右的將士看了看,人們臉上都已(露)出驚駭之色,斗志已遠不如剛來時那么足了,反觀宛城,城上歡呼聲一片,士氣高漲。
    若是不能勝過這員風將,己方的士氣就得被對方壓下去,接下來的仗也就難打了。想到這里,高俊催馬出戰,親自上陣。
    對方是很厲害,但高俊也是實力非凡,從內心來將,他還是未太把雷震放在眼里。等他來到雷震近前高,上下打量他幾眼,哼笑出聲,腦袋揚起,喝問道:“風將報名!”
    又是一個無禮之將!雷震心中暗嘆口氣,讓人報名之前應該先自報名姓,貞將似乎都不知道禮節二字是怎么寫的。此時,雷震已連勝兩場,底氣足了許多,他正色說道:“我叫雷震。”
    “雷震?這是個什么東西?!”高俊不敢說自己對風國的情況有多了解,但風國那些重要的將領他還是知道的,從未聽說過有雷震這么一號人物。
    他這話是下意識出口的,但聽在雷震的耳朵里,鼻子查點氣歪了,他沉聲喝道:“貞賊無禮,看戟!”他話音未落,開天戰戟已橫掃向雷震的腰身。
    雷震立槍硬接,當啷啷!戟刃重重砍在靈槍的槍身上,出一身刺耳的金鳴聲。高俊雖擋住雷震的重戟,但其強大的沖力令他連人帶馬橫著退出三步,同時他的手臂也陣陣麻,尤其是肩膀處的傷口,仿佛要撕裂一般的劇痛。
    那么剛猛的高俊也不由得皺緊眉頭,五官快要扭曲到一起。好在有靈鎧罩體,對方看不到他此時的痛苦萬分的表情。強忍著肩上的疼痛,高俊大喝一聲,回槍反刺,直取雷震的面門。
    暗道一聲好快!這名貞將可比剛才那三位高出好幾個檔次。雷震收斂心神,小心應對,晃身閃避的同時,他的靈戟斜肩帶背的狠劈下去。
    這次高俊沒敢硬接,撥馬而退,讓開鋒芒。
    二人你一槍,我一戟,走馬盤旋,撕殺到一處。舉目觀望戰場,二將你來我往,拼殺激烈,眨眼工夫就戰了三十余個回合。雷震是越戰越勇,但高俊則恰恰相反,越打肩膀上的舊傷越疼,到最后,整條胳膊都快似去知覺。
    這種狀況哪里還能再戰?何況他的對手還是雷震這種頂級的猛將。高俊牙關一咬,集中全身的靈氣,灌入靈槍,然后,施展出頂級靈武技能,血魂追·極。
    血魂追·極是極為霸道的靈武技能,釋放時,只生出一根又細又長的血紅靈刺,看似很好躲避,只閃身讓開即可,可是血魂追的靈刺是會隨著對方的閃躲而改變方向的,一旦被其近身,只有死路一條,除非是暗系修靈者,能以暗影漂移閃躲出去。
    破解血魂追只有一個辦法,不等其近身,硬把它擋下來。此時高俊施展血魂追·極,就是*迫雷震和他比拼靈武修為,看他的技能如何破解自己釋放的靈刺。
    雷震是靈武高手,自然明白血魂追的厲害,他不知道什么技能能破血魂追,干脆釋放出同樣的技能,和對方來個針尖對麥芒的硬碰硬。
    他手中的開天戰戟光芒大盛,向前一探,同樣生出一根又長又細猩紅如血的靈刺。
    兩根血紅的靈刺在二人中間相撞到一起,耳輪中就只聽咔嚓一聲,兩根駭人的靈刺撞了個細碎,碎片很快化為白色的靈霧,消失無形。
    表面上看,雙方的技能斗了個旗鼓相當,而實際上,雷震要勝過高俊一籌,畢竟高俊是早有準備的主動進攻,而雷震是倉促迎戰,一方使出全力,一方未盡全力,高下頓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過一招,高俊已然明白,對方的修為在自己之上。靠靈武技能是難以贏過對方,只能力戰了!高俊咬緊牙關,忍著舊傷的疼痛,再次與雷震撕殺到一起,做近身(肉)搏戰。
    兩人出招都快極,所過時間并不長,兩人又站了三十多個回合,這時候,雷震的鼻尖、鬢角已見汗珠,雷震則要狼狽得多,靈鎧內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因為連續的劇烈運動,肩傷已使他半個身子漸漸麻木。
    唉!戰到這里,高俊已然明白,自己沒有取勝的希望。真想不到,宛城竟然還有一員這么厲害的風將!看來,自己當初真不應該請這個頭陣啊!想到這,高俊心中已生退意,他虛晃一招,撥轉戰馬,向己方的陣營跑去。
    他這敗逃,屬半真半假,如果雷震不來追殺也就罷了,他順勢逃回本陣,若是雷震來追,他可用令人防不勝防的回馬槍來殺傷對方。
    見貞將要跑,雷震哪肯放過,催馬便追。
    高俊并未回頭,而是側耳傾聽后面的動靜,聽著身后的馬蹄聲越來越近,甚至連戰馬的喘息聲都清晰可聞,感覺時機已到,高俊把體內的全部靈氣毫無保留的灌入靈槍,而后,倒轉槍頭,從自己的腋下狠狠向后回刺。
    雷震距離高俊的距離確實很近,但還未近到一桿靈槍的長度,不過由于高俊把全部的靈氣都灌入靈槍,使靈槍的前端生出一大截光芒四射的虛槍,這段虛槍完全是由他的靈氣化成,鋒利異常,若真被刺中,和被靈槍實體刺中沒有區別。
    高俊的這記回馬槍(陰)險狠毒,一是突然,二是隱蔽,由始至終,他連回頭看一眼都沒有。換成旁人,或許真就會傷在他這記(陰)險無比的回馬槍下,但雷震卻躲開了,而且躲的十分輕松,并非是雷震反應快的駭人聽聞,而是他也有學過這招。
    當初他的老師教他這招時,是做為壓箱底保命的絕招,看到高俊敗逃,雷震開始以為他是真敗,不過很快他便現了問題,高俊的敗并不慌張,沒有絲毫倉皇逃命的樣子,敗的不緊不慢,似乎有意等自己追上他。
    意識到這一點,雷震就已經加足小心,等高俊使出回馬槍的時候,他第一時間側身讓開,還未等對方把靈槍收回去,雷震的雙腿突然狠狠夾緊馬腹,戰馬吃痛,嘶吼一聲向前急竄,借著戰馬前竄的慣(性),雷震順勢刺出一戟,不偏不正,中刺在高俊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