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62

  很快,貞軍就推進到距離宛城只有五十步遠,這時候,雷震大聲喝道:“全軍放箭!”
    呼——隨著他的命令,宛城的城頭上飛出一面箭雨,徑直向貞軍陣營落去。【】
    撲、撲、撲!
    箭鋒破甲聲、擊盾聲在貞軍陣營里響成一片,無數的貞軍士卒慘叫著撲倒在地,但人們的中箭嚇不退貞軍,反而讓貞軍的沖鋒更加兇猛。
    沒過多久,貞軍已推進到護城河前,人們把云梯橫在護城河上,以云梯擋橋用,而后,貞軍士卒一個接一個的跑過云梯,沖到城下。
    城上密集的箭雨在繼續,與此同時,破城弩、破軍弩以及城內的拋石機齊齊啟動,弩箭、落石不時砸進貞軍的人群里,令貞軍士卒成群成片的倒下去,不過倒下一個,后面沖上來兩個,沖鋒時,貞軍士卒就象是紅了眼的猛獸,哪怕前面是火炕,也能毫不猶豫的向里跳。
    宛城城外,業已尸橫遍野,血流成河,護城河里飄的都是浮尸,河水已被染成猩紅色。
    貞軍是踩著自己同袍兄弟的尸體強沖到宛城城下,接著,紛紛架起云梯,貞軍士卒使出渾身的力氣,向上攀爬。
    第一次上戰場的風軍新兵碰上作戰異常兇狠的貞軍,這更象是一場噩夢,許多人射箭射到手軟,但貞軍沒有任何退去的跡象。看著城外的貞軍瘋狂的攀爬云梯,出野獸般的嘶吼聲,部分風軍嚇的連連后退,不敢靠近墻沿。
    另外一部分風軍已被貞軍成了半瘋狀態,抓起身邊的滾木、擂石,也不瞄準,胡亂的向城外投擲。如此的防守,哪里還能檔得住貞軍的沖鋒,沒過多久,便有貞兵沖上城頭,掄起戰刀,和城上的風軍撕殺到一處。
    守城時,風軍尚且抵擋不住貞軍,現在成了近身戰,風軍更是不敵,被突破的那段城墻,風軍紛紛潰敗,沖上來的貞兵也越來越多,大呼小叫的追砍著潰敗的風軍士卒。
    見這邊被貞兵突破,雷震怒吼一聲,拖戟迎了過去。剛穿過己方的人群,迎面便沖來數十號殺紅了眼的貞兵,雷震大喝,掄起開天戰戟,橫掃而出。
    咔嚓!只一戟掄出,有五名貞兵士卒被攔腰斬斷,緊接著,雷震釋放出靈亂·風,后面的那數十名貞兵被漫天飛舞的靈刃切割成肉塊。
    殺光眼前的敵軍,雷震片刻也未停頓,繼續前沖,一走一過之間,沖上城墻的貞兵慘叫聲一片,殘肢斷臂紛紛從城頭掉落下去,同時,城墻上也生出一長趟的猩紅血霧。
    沖到城上的數百名貞軍,幾乎是被雷震一人斬盡殺絕,眼巴巴看著渾身是血、殺氣人的雷震,原本潰逃的風軍士卒紛紛停住腳步,一各個象是被人點了穴道似的,呆站在原處。
    雷震看向左右的風軍眾人,大聲喊道:“夫人現在就在城上,與我等并肩作戰,大敵當前,夫人一女子尚且不退,你等身為男兒,豈能不戰而逃?你等可對得起自己身上的風人二字?”
    眾風軍被雷震說的面紅耳赤,羞愧難當,人們稍愣片刻,接著,紛紛吶喊出聲,重新跑回各自的位置,有的拾起弓箭,有的搬起滾木擂石,向城外的敵軍猛射猛砸。這就是知恥而后勇。
    雷震剛把這邊的形式穩定下來,另一段的城墻又被貞兵突破,雷震連停歇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提著開天戰戟,全沖過去增援。
    在貞軍兇猛無比的強攻之下,風軍的防線可謂是千瘡百孔,漏洞連連,雷震穩定了這邊,那邊亂了,穩定了那邊,這邊又亂了,他一個人,在城墻上四處飛奔,到處‘救火’,可他能耐再大,畢竟只是一個人,風軍使不上力,甚至是怯戰而退,光靠雷震一個人,又哪能擋得住如此眾多的貞軍?
    戰斗還不到半個時辰,風軍的防線全面潰敗,大批的士卒不聽指揮,嚇的紛紛逃下城墻,退到城下,城外的貞軍也趁機沖上城頭,放眼望去,長長的城墻上,到處都是貞軍的身影,所剩下的風軍少得可憐,即便有人未逃,堅持戰斗,也很快被周圍的貞兵砍翻在地。
    這時,城門樓上的宗元冷汗不斷流出,難怪貞軍進入己國如入無人之境,難怪連赤峰軍都敗在對方的手上,貞軍作戰確實太兇狠,即便是平原軍與之正面交鋒也未必能占得便宜啊!
    他咽了口吐沫,轉頭對舞媚急聲說道:“夫人,貞軍已經破城……我們還是趕快跑吧,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舞媚站在城門樓上未動,精致絕倫的美顏此時卻出奇的冷靜,她搖頭說道:“我不能逃,我一旦逃走,宛城就真的沒救了,宛城一失,鹽城也不保,連都城都淪陷,我們又能逃到哪里去?”
    “可是夫人……”
    “不用再說了。”舞媚握住腰間佩劍的劍柄,同時將一把匕遞給宗元,說道:“等會貞軍若攻殺上來,我會與之力戰,我若不敵,你必須得殺我,我絕不能活著落到貞人的手上!”
    “夫人……”宗元跪地,淚如雨下,未敢去接舞媚的匕。
    以前宗元對舞媚的印象并不算好,并非舞媚有做過什么過分的事,只是單純的不喜歡她的容貌。舞媚太艷了,欣賞可以,但不適合做大王的夫人,因為這樣的艷麗太容易使大王迷失其中,而禍國殃民。
    但此時此刻的舞媚,卻讓宗元打心眼里佩服,生死攸關之際,如此淡定冷靜,視死如歸,即便是他也做不到這一點。
    舞媚寧死不退,其實現在她想退也退不走了,城門樓外都是貞軍,保護舞媚的侍衛們聚集在城門樓的底層,拼死抵擋外面的敵兵敵將。舞媚所帶的侍衛皆是王府侍衛,平原軍中的精銳,戰斗力群,將沖殺而至的貞軍殺倒一批又一批,城門樓外,貞軍的尸體疊疊羅羅,已壘起好高。
    此時,雷震就在距離城門樓不處的地方,他留意到舞媚一直沒有離開,現在還困在城門樓里,他管不了別人,一心只想著把舞媚救出重圍。
    他向城門樓那邊艱難的前進著,每走一步,都要斬殺前面十幾甚至數十人的貞兵,戰至現在,雷震的體力早已透支,體內的靈氣也消耗嚴重,身上的靈鎧密布裂紋,傷痕累累。
    正當雷震艱難的向前沖殺時,前方迎面而來一名貞國大將,這人身材魁梧,高人一頭,乍人一背,手中提著一把大型號的戰斧,這位貞將不是旁人,正是荀梟。
    荀梟不認識雷震,只把他當成普通的風將,他沖到雷震近前,開天斧掄圓了,惡狠狠的猛劈下去。
    雷震已無力格擋,抽身閃避,讓過對方的斧頭,他回手還刺一戟。
    荀梟哼笑出聲,收斧向外一搪,緊接著,向前近身,抬拳猛擊雷震的面門。
    雷震反應也快,單手握戟,另只手抬起,一把將對方的手腕子扣住。
    荀梟哈哈大笑一聲,運足力氣,手臂向外一掄,同時大喝道:“滾出去!”
    嗡!
    雷震的身軀好似斷線的風箏,從城墻上竟被荀梟硬生生的甩了出去,直直摔落到城下。如果雷震是在全盛狀態下,他的力氣就算不敵荀梟,也相差不多,但現在,他是真的無法擋住荀梟的蠻力。
    撲通!
    雷震重重摔在城內的地上,其力道之大,地面都被砸出個人型的凹坑。逃到城下的風軍們見狀,一擁而上,七手八腳的把雷震扶起,紛紛問道:“雷將軍,你怎么樣?”“雷將軍你哪里受傷了?”
    緩了好一會,雷震才把這口氣回上來,好在他有靈鎧護體,這一摔才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在眾人的攙扶下,雷震緩緩站起身,扭頭看了看四周的風軍,疑問道:“你們不在城上御敵,為何都跑到城下來了?”
    “雷將軍,貞軍太厲害了,我們實在抵擋不住……雷將軍,你……還是帶著我們跑吧!”
    雷震聞言,閉上眼睛,久久未語。
    過了半晌,他才感覺恢復了一些力氣,然后彎下腰身,揀起自己的開天戰戟,陰沉沉的質問道:“跑?跑哪去?我們的父母、家人就在我們的身后,我們若跑,誰來保護他們?難道要眼睜睜看著我們的親人慘死在貞人的刀口之下嗎?”
    風軍將士聞言,紛紛垂下頭去。
    雷震咬著牙,繼續道:“風國千百年來,只有為保家衛國而玉碎的英烈,從沒有貪生怕死、茍且偷生鼠輩!你們若是怕了,現在就滾,逃的遠遠的,風軍不需要爾等,如果還有有血性的兄弟,現在就隨我殺上城去,退敵軍!”
    說完話,雷震也不理眾人的反應,拖著長戟,奔到臺階處,向城墻上沖去。風軍眾將士面面相覷,有些人垂著頭,有些人則是紅了臉,不知過了多久,一名風將狠狠跺了下腳,抽出佩劍,大吼道:“老子和貞賊拼了!”說著話,追隨雷震而去。
    有人帶頭,立刻就有人響應,原本已無戰意的風軍將士又重新燃燒起斗志,人們紛紛拿起武器,高聲吶喊著對已經淪陷的城墻展開反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