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863

  受雷震的鼓舞,風軍將士又殺回城頭,與貞軍展開激烈的交鋒。【】
    這時候眾人都已豁出(性)命,不顧一切的沖殺,俗話說一人拼命,十人不敵,風軍數萬將士拼命,其氣勢也懾人魂魄。
    反倒是貞軍這邊開始不適應了,他們已經攻占了宛城的城墻,就等于是摧毀了風軍的城防,勝利在望,人們的心里都在沾沾自喜,而這個時候風軍突然展開兇猛的反撲,打得貞軍措手不及。
    尤其是雷震,一馬當先,開天戰戟揮舞的呼呼掛風,擋于他前方的貞軍士卒一個接一個的撲倒在血泊當中。以雷震為的風軍順著城墻的臺階,硬是殺開一條血路,重新回到城墻上,與貞軍展開近身(肉)搏戰。
    剛才還一擊即潰的風軍眨眼工夫都變成了猛虎一般的勇士,貞軍將士搞不懂到底生了什么事,隨著風軍越戰越勇,登上城頭的貞軍漸漸難以招架,被*得連連后退。
    貞軍只是稍退,這卻等于給風軍打了一針強心劑,原來貞軍也不是無敵的,也是可以戰勝的。風軍的斗志被徹底激出來,人們嘶吼著、吼叫著向前猛沖猛殺,大批的貞軍士卒倒在風軍的刀口下,還有些人則是被硬生生擠下城墻,慘叫著摔到城下。
    荀梟見形勢不對,急忙分開己方的人群,頂到最前面。他剛一(露)頭,便可雷震碰了個正著。荀梟先是一愣,而后咧嘴樂了,說道:“剛才沒把你摔死,我看你這回還往哪里逃?!”說著話,他手中的開天斧高高舉起,作勢要劈砍下去。
    他還未出手,雷震搶先難,而且一上來就使出壓箱底的絕招,萬刃流星斬·極。
    由于對方都是敵軍,雷震釋放技能的時候也毫無顧慮,用上了全力。只見城頭之上光芒四射,霞光萬道,緊接著,一道七、八尺高的巨大靈刃生出,劃過地面的石磚時,石磚一塊塊應聲而裂,石屑橫飛,同時還伴隨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嘯聲。
    荀梟被迎面而來的萬刃流星斬·極嚇了一跳,倉促之間,來不及細想,他下意識的使出靈亂·極來應對。
    兩種頂級的靈武技能在城墻上相撞,隨著嘭的一聲悶響,雷震所釋放出的巨大靈刃支離破碎,化成無數漫天飛舞的細小靈刃,與靈亂·極生出的靈刃在空中交錯、碰撞,有些相互抵消,散于無形,但還有一部分靈刃穿過靈亂·極,直向荀梟飛射過去。
    哎呀!荀梟心中驚叫一聲不好,自己的靈亂·極竟然沒有擋住對方的技能?!眼看著一道道的靈刃飛射到近前,再想格擋,已然來不及了,荀梟無奈,只能橫著縱了出去。他是把靈刃閃開了,但他自己也隨之摔下城墻,掉到城外。
    撲通!
    荀梟龐大的身軀落在地,出沉重的悶響聲,這一摔之力,險些讓他渾身的骨頭散了架子,他喘了兩口氣,然后掙扎著站起身,舉目望眼城頭上的雷震,怒吼一聲,四下尋找云梯,要上去再與對方一戰。
    不過隨著荀梟掉下城墻,后面的貞兵貞將們已再抵擋不住雷震等人,人們心中駭然,節節敗退,同一時間,城門樓上的舞媚也看到風軍反殺回城頭,她精神為之一震,罩起靈鎧,手持佩劍,下了城門樓,率領底層的侍衛們齊齊沖殺出來。
    前面有風軍,后面還有風軍,這段城墻上的貞軍徹底亂了方寸,人們互相推擠,失足墜城者不計其數。城下的荀梟剛找到一架云梯,才爬到一半,便被重新占領城頭的風軍用滾木、擂石硬生生砸了下去。
    他怒極氣吼,怪叫連連,沒等他再繼續攀爬,城上已箭如雨下,射在他的靈鎧上,叮當作響。
    修為那么深厚的荀梟也招架不住居高臨下的勁射,箭支撞擊他的靈鎧,*得他一步步的后退。
    在風軍犀利的反撲之下,這面城墻上的貞軍完全招架不住,大批的士卒或是戰死、或是被*下城墻。以雷震為的風軍一鼓作氣,突進到城門樓近前,與舞媚等人匯合到一處。
    雷震沒見過舞媚罩起靈鎧的樣子,也沒把她認出來,直至舞媚開口說話,雷震才知道原來眼前這一身紅色靈鎧的將領是夫人。他急忙(插)手施禮,氣喘吁吁地說道:“末將救駕來遲,讓夫人受驚了!”
    看到現在的雷震,舞媚眼圈一紅,眼淚險些掉下來。雷震渾身上下都是血,靈鎧的本來顏色完全被鮮血所覆蓋,而且他身上也是傷痕累累,許多地方的靈鎧業已破碎、脫落,模樣狼狽至極。
    “雷將軍不要這么說,若非你及時率軍殺回,本宮怕是要自決于城門樓里了。”
    雷震心中暗嘆一聲,若是如此,自己也無顏再去見大王了!他喘息了一會,舉目望望城門樓另一邊的城墻,抓緊開天戰戟,說道:“夫人,還有敵軍殘留城上,末將前去退敵!”說完話,他回頭瞧瞧后面的眾將士,大吼道:“兄弟們,隨我殺敵!”
    “殺——”
    此時風軍的信心越打越足,士氣越打越高,人們齊聲吶喊,跟隨雷震,又向另一邊的城墻殺去。
    這場攻堅戰,由上午一直打到傍晚,期間,貞軍曾幾次攻上城頭,但又被風軍數次反撲成功,雙方對城墻的爭奪已慘烈到了極至,戰到最后,兩軍的傷亡已多到無法統計,城內、城外以及城墻上,尸體疊羅,堆積如山。
    仗打到現在,無論是風軍還是貞軍,皆傷亡慘重,將士們疲憊不堪。就連作風那么剛猛(強)硬的李呈到了也打不下去了,加上天色漸黑,他無奈的下令,全軍暫停進攻,撤退回營。
    貞軍在宛城城外根本沒扎營地,因為人們堅信,攻占宛城,一天的時間足夠,扎營也是浪費力氣,沒想到,宛城守軍竟然抵抗的如此頑強,硬是未讓己方入城一步。
    撤退下來的貞軍已累的快要走不動步,但即便如此,人們還得先扎完營,才能休息。
    戰斗告一段落,雙方都在抓緊時間做休整,同時統計各自的傷亡。
    日之戰,不算輕傷,只重傷和陣亡的將士,風軍有兩萬三千余人,貞軍也在兩萬之上,一場戰斗過后,風軍的可戰人員銳減一半,貞軍損員則接近三分之一,由此也不難看出這場戰斗的激烈程度。
    雙方接近一比一的傷亡比例,作為進攻的一方完全是可以接受的,但貞軍自入風作戰以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這還是次遭受挫折。
    第一天勉強是把貞軍的進攻擋住了,但是舞媚、宗元、雷震都高興不起來,他們心里清楚,明天之戰,以己方目前所剩的兵力,很難再抵御住貞軍的進攻。
    貞軍退去之后,風軍開始打掃戰場,把城墻上的貞軍尸體直接仍到城外,己方將士的尸體則收攏到城內。
    這時,城墻上的石磚不再是灰色的,業已變成黑褐色,那是鮮血凝固的顏色。
    舞媚巡視城墻,眉頭緊鎖,這仗到底還要不要打下去,宛城還要不要堅守,她的心里也在動搖。但凡還有退路,舞媚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放棄,但問題是,現在根本沒有退路,退出宛城,接下來就是鹽城,鹽城比宛城大得多,敵軍更容易展開進攻,那絕不是靠二、三萬人能守得了的。
    看到舞媚心事重重的樣子,雷震心里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即佩服又感覺心疼,他佩服舞媚在戰場上的堅定和臨危不亂,但是,鎮守都城、抵御強敵的重擔都落到她一個女人身上,讓人不由得心生感嘆。
    雷震解下背后的外氅,遞到舞媚面前,低聲說道:“夫人,晚上天氣太冷,小心著涼。”
    舞媚沒有接,天氣是很冷,但她的心卻是急如火燒。她幽幽說道:“剛剛得到消息,潼門軍分兵十萬,回都救援。”
    雷震眼睛一亮,這可是件大好事啊!
    看出他的心思,舞媚(露)出苦笑,繼續道:“不過,大軍要在十天之后方能抵達都城。”
    雷震原本激動的心情瞬間又跌落回谷底,十天?!以己方目前的兵力和戰力,怎么可能拒敵達十天之久?十天后,宛城沒了,可能連都城也沒了,潼門軍回來還有何用?
    他垂下頭,沉默無語。
    舞媚輕輕嘆了口氣,說道:“雷將軍,你苦戰一天,早點去歇息吧!”
    雷震忙搖頭說道:“夫人,末將不累!”頓一下,他上前兩步,靠近舞媚,壓低聲音,問道:“夫人,我們……還要堅守宛城嗎?”
    不堅守,又能怎么辦呢?舞媚目視城外,喃喃說道:“離都之時,我已說過,誓與宛城共存亡!”
    雷震愣了一下,明白了舞媚的意思,他面色一正,振作精神,(插)手施禮道:“末將誓隨夫人左右,共御強敵!”
    舞媚樂了,能現雷震這位將才,可謂是她到宛城最大的收獲了,只是不知道他們還能不能活著離開宛城。
    無意中現宗元在旁始終未吭聲,舞媚轉頭看向他,只見宗元正迎面望天,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舞媚也抬起頭來,向天上望了望,夜空黑蒙蒙的,連顆星星都看不到,她疑問道:“宗大人,你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