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65

  風國中部氣溫驟寒,天降大雪,這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令雙方的形式生逆轉。
    原本風都鹽城已岌岌可危,無兵可擋強敵,而貞軍則是勝卷在握,攻陷鹽城只是時間的問題。
    可現在,耐不住嚴寒的貞軍只能把到手的勝利果實扔掉,無奈的選擇向后撤退。
    同一時間,宛城方面也現了貞軍的撤退跡象。
    風國本就是嚴寒之地,風人早已習慣了冰冷的天氣,而且準備的非常充分,氣溫驟降的時候,風軍將士第一時間領到配下來的棉衣棉褲和棉靴,但即便如此,守城的軍兵還是凍得直哆嗦,在城頭上不停的走來走去。
    風軍的崗哨最先現貞軍的動向,沒敢耽擱,急忙跑下城樓,向城內報信。
    很快,消息傳到舞媚那里,猛然聽聞敵軍退兵的消息,舞媚一翻身,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臉上全無睡意,問進來的女侍衛道:“此話當真?”女侍衛應道:“回稟夫人,是在城頭上守夜的軍兵現的。”
    那應該是不會錯了,這種事情,沒人敢報假。
    舞媚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的,貞軍怎么會撤退呢?她邊穿衣服邊問道:“貞軍生了什么事?”女侍衛搖頭,說道:“現在還不清楚,不過,半夜的時候,突然下起大雪,貞軍是不是因為這個才撤退的?”她胡亂的猜測,但還真被她蒙對了。
    “哦?”舞媚以最快的度把衣服穿好,推開房門,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她出去的快,回來的更快,是被外面的寒風硬吹回來的。
    此時她只穿著單衣,沒想到外面的風這么大,冰寒刺骨。
    退回房內,舞媚連聲說道:“快!快去給本宮找件棉衣來!”“是!夫人!”女侍衛答應一聲,快步而去。
    舞媚靜了靜心,細細一想,也就明白了貞軍撤退的原因。
    貞人定是不適應天氣的突變,而且沒有做足防寒準備,全軍耐不住寒冷,所才才無奈而退。
    想到這一點,舞媚也就明白了昨晚宗元為何會信誓旦旦的說貞軍必定撤退,原來他早已判斷出今晚會降溫降雪,也判斷出貞軍防寒的不足。
    哎呀!舞媚跺了跺腳,早知如此,自己真應該聽宗元的話,把騎兵早點準備好,出城追殺貞軍啊!正在她急的來回走動的時候,女侍衛回來,同時還帶來一套干凈的棉衣,舞媚快的換好,然后又裹起大氅,在一干侍衛的保護下,快步走出住所。
    舞媚剛出來,就見到宗元和雷震迎面而來。
    見到他二人,舞媚立刻脫口問道:“聽說貞軍已退,究竟是真是假?”宗元和雷震都是面帶喜色,雙雙點頭應道:“回夫人,千真萬確,貞軍確實是撤兵了!”得到他二人的確認,舞媚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落回到肚子里。
    她咯咯長笑一聲,仰面而嘆:“此乃是天助我大風的千秋萬代啊!”感嘆片刻,她又對雷震急聲說道:“雷將軍,你率城內的兩千騎兵,追殺貞軍,絕不能讓貞軍撤退的太消停。”
    “末將遵命!”雷震拱手領命,轉身而去。
    他集結城內的兩千騎,奔出宛城,直追貞軍。
    城內的寒風已不算小,可一出了城,外面的寒風更烈,吹的昏天暗地,鬼哭神嚎,即便那么耐寒的風人在穿上棉衣棉褲的情況下也受不了,就算他們能挺住,跨下的戰馬也挺不住。
    雷震一行騎兵出城還不到兩里地,便被外面的風雪又硬生生吹回宛城。
    回城時,別說下面的士卒被凍得眼淚汪汪,就連雷震都感覺自己的耳朵象是快被凍掉,又麻又刺痛,頭、胡須蒙起一層白霜。
    這種天氣,已經出不了城了!他心中暗嘆一聲可惜,胡亂抹了抹流出的鼻涕,去找舞媚,說明情況。
    舞媚聽后,非但未氣,反而還樂了,己方將士出城尚且堅持不住,那么貞軍的情況也就可想而知了。
    她猜測的沒錯,現在的貞軍,慘到了極點。
    人們在寒風暴雪中艱難的步行,隊列之中,不時有人直挺挺的摔倒,沒人去理會,人們都已自身難保,哪有心情和力氣去管別人?冰天雪地之中,剛開始還能看到路,等到天色將有些蒙蒙亮的時候,已看不到路了,也看不到任何的參照物,目光所及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仿佛世間的全部都被積雪所覆蓋。
    這時候,貞軍的行進更加艱難,一步邁出去,幾乎看不到自己小腿,積雪已沒過膝蓋,每走一步都得使出渾身的力氣,再加上寒風刺骨,吹得人們睜不開眼睛,漸漸的,數萬貞軍徹底迷失在這一片白雪皚皚的天地中,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只是盲目的向前走著。
    不知過了多久,走在前面的貞兵士卒驚呼道:“有樹林!前方有樹林!”現在他們已不奢求能遇到城鎮或者村莊,只要有山有樹,能遮風擋雪就行了。
    看到樹林,貞軍將士們如同在沙漠中看到了綠洲似的,人們使出吃奶的力氣,頂著風雪,快的向樹林奔去。
    這片林子面積不小,貞軍進入林中,一直鉆進林子深處,到了這里,寒風總算減弱許多,人們推開地上的積雪,從樹上砍斷樹枝,生起火來。
    貞軍將士們紛紛圍攏在火堆的四周,席地而坐,然后長噓了口氣,由半夜開始撤退,一直到現在,貞軍眾人無不是又累又餓又冷,一各個已筋疲力盡。
    李呈靠著一顆老樹,半蹲半坐,看了看周圍疲憊不堪的麾下將士,心中苦嘆了一聲,隨即對身邊的佐將們說道:“你們去統計一下,我軍現在還剩多少兵力。”
    貞軍一路走來,一路有人倒地不起,李呈是看在眼里的,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很快,各兵團的人數紛紛呈報上來,佐將們一統計,人們都有些難以置信。
    進攻宛城的時候,貞軍有八萬多人,撤退的時候,也有五萬多,而到現在,僅僅剩下三萬來人,也就是說撤退的過程中,足足倒下近兩萬人。
    哎呀!看到這樣的數據,李呈仰面哀嘆,老天對貞國不公,更對他李呈不公啊!自入風作戰以來,他從未犯過錯誤,連戰連捷,攻城拔寨,戰無不勝,但結果卻是這樣的,讓李呈又如何能接受?見李呈一臉哀色,荀梟等將紛紛安慰道:“將軍無須難過,即便只剩下三萬多弟兄,等風雪停后,我軍依然能攻陷宛城,殺進鹽城!”他們這話也不單單是安慰,事實上貞軍確實有這樣的實力,即便只有三萬人,也不是目前鹽、宛二城的風軍所能抵擋得住的。
    李呈望了望天空,喃喃說道:“誰知道這場暴風雪要下到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說著話,他肚子出咕嚕嚕的聲響。
    人們先是一愣,隨后紛紛摸向自己的食袋,從里面取出饅頭和肉干,遞給李呈。
    李呈接過,還沒等放到嘴里,便已失去了胃口。
    眾人遞來的饅頭和肉干早已凍僵,硬的象石塊似的,要是砸在腦袋上,估計都得砸出個大青包。
    他搖頭苦笑,抽出佩劍,用力的刺在饅頭上,然后放到火堆上烤。
    見狀,眾將紛紛效仿,各自取出佩劍,烤饅頭和干肉。
    他們有吃的東西,但大多數的士卒沒有,人們餓的兩眼昏花,又無法出樹林去找食物,只能躺在火堆旁,縮著身子休息。
    天色漸漸昏暗,但暴風雪沒有絲毫要停止的跡象,李呈傳令下去,全軍原地休息,今晚在林中過夜。
    進入夜晚,林中篝火閃爍,一排排,一列列,倒也煞是好看,不過貞軍將士沒有那個閑情逸致去欣賞篝火和雪景,他們躺在火堆旁,連動都懶著再動一下。
    沒有人交談,沒有人說話,甚至都沒有人出聲音,若大的林中,三萬多的貞軍,寂靜得可怕,只有干柴燒裂出的啪啪聲。
    一夜無話,等二天清晨,風雪已沒有昨日那么強烈,李呈振作精神,讓左右的將領們帶上一部分身強體壯的兄弟到林外去搜尋食物。
    命令傳達下去,兵團長們紛紛大聲喊喝,叫下面的士卒趕快都起來。
    可是這時候人們才猛然覺,許多貞軍士卒躺下去就再也起不來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數以千計的貞兵被活活凍死在林中。
    饑寒交迫之下,貞軍里幾乎時時刻刻有在生凍死凍傷的情況。
    好不容易從貞軍里挑選出五百體力不錯的士卒,由一名佐將帶領著,去往林外找吃的東西。
    他們走后時間不長,暴風雨又由弱轉強,以佐將為的五百人,出去之后再也沒有回來……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足足下了四天四夜。
    以李呈為長驅直入進攻鹽城的這部分貞軍卻突然人間蒸,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找不到蹤跡了。
    風國找不到他們,而他們又沒有返回貞國,李呈一部莫名其妙的全體失蹤也成了一件懸案。
    直至許久以后,有風國的獵戶無意中進入這片林子,在其中現大批貞軍的遺骸,后來經過仔細的檢驗,才確認這批貞軍的遺骸正是李呈一部,而貞國的中將軍李呈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