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66

  以李呈為的這支貞軍深入風國腹地,從霸關一直打到風都鹽城附近,可以說是橫掃風國中南部,得風國朝廷都要遷都,但是最終卻沒能走出】
    李呈并非敗在風軍的手上,而是敗在那一場罕見的暴風雪下,如果貞軍當初在掠奪財物的時候順便能掠奪些棉衣,那這場戰場的結果很可能會生根本的轉變。
    但世事沒有如果,李呈連同麾下的十五萬大軍幾乎全部葬身于風地。
    這場風國都城之危,竟然是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所化解,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風國西南戰場。
    川貞聯軍進攻錦陽受阻,連損大將,士氣低落,最要命的是,兩處后勤據點相繼被風軍偷襲成功,使六十多萬眾的大軍失去補給,現在,川貞聯軍的處境是騎虎難下,即尷尬又危急。
    聯軍統帥任放下令,以拋石機日夜拋擲石彈,勢必砸平錦陽的外城區,給己方大軍的攻城掃平障礙。任放很清楚,己方和風軍拖不起,軍營里的糧草并不充足,若等國內運送糧草過來,至少得一兩個月的時間,大軍哪里還能堅持那么久?
    現在必須戰絕,盡快拿下錦陽。
    不過,川貞聯軍用拋石機砸毀錦陽外城區的房宅也不是那么順利。白天風軍不敢有所行動,但到了晚上,以唐寅為的暗系修靈者們又紛紛潛出城,偷襲川國的重型拋石機,給對方制造麻煩。
    黑夜里,暗系修靈者神出鬼沒,太過于詭異,令人防不勝防,川國的重型拋石機頻頻遭受破壞,最后,任放只能放棄夜晚使用拋石機,只在白天動用,如此一來,對錦陽外城區的破壞變的緩慢許多。
    任放心中清楚,這樣下去,絕不是辦法,但要如何破錦陽,他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
    這天,任放坐在中軍帳里,正研究錦陽的地形圖,越看越覺得心煩意亂,他把地圖折起,狠狠拍了一下,然后問一旁的金卓道:“可有李呈將軍那邊的消息?”
    金卓一笑,回道:“前幾天,貞軍方面正好收到李呈將軍的回書,說是大軍已攻占封城,正準備向宛城進。按時間推算,如果進軍順利的話,李呈將軍現在應該已經進入宛城,正做休整,準備進攻風都鹽城了。”
    “是嗎?”李呈那邊才區區十五萬人,仗卻打的如此順利,勢如破竹,而己方這邊有大軍六十余萬眾,竟被小小的錦陽擋住,進退不得。看來,自己是有必要好好檢討一下自己了!任放心里暗嘆口氣,眼珠轉了轉,喃喃說道:“如果宛城被破,鹽城也就岌岌可危了,唐寅身為風王,應該第一時間得到消息才對,可是看錦陽城內的風軍,沉穩得很啊,不象是都城即將要淪陷的樣子。”
    這倒是挺奇妙的。金卓猜疑道:“也許是風軍故作沉穩。風軍肯定也明白,這時候他們回都救援,勢必會受到我軍追殺,而且還會把我軍主力引到鹽城那邊,對風國更加不利。”
    他這么說也不是沒有道理,但任放總覺得事情不那么簡單,風軍表現得過于平穩了,絲毫沒有都城危在旦夕的急迫,而李呈在風國中南一帶連戰連捷也是事實,甚至還大破風國主力軍團之一的赤峰軍……任放揉了揉生疼的額頭,風軍此時的表現只能用撲朔迷離、匪夷所思來形容。
    心頭悶的慌,任放不想再憋在中軍帳里,他站起身形,說道:“我們出去走走。”
    “是!將軍!”金卓跟隨任放走出中軍帳,在營地里閑逛。
    邊走,金卓邊不解地問道:“將軍,我軍為何非要砸平錦陽的外城區再攻城?即使有障礙,我方若是全力攻城,也有拿下錦陽的可能。”
    “障礙多,威脅大,傷亡也會很大。”任放扭過頭來,看著金卓,幽幽說道:“大王有雄心壯志,這也就意味著以后我國還要有很多仗要大,現在若能少損一兵一將,就要盡量少損,能多帶回國一兵一將,就要盡量多帶。”
    金卓吸氣,看了看左右,低聲問道:“伐風之后,迎回天子,還要再戰?”
    “呵呵!”任放輕笑一聲,沒有再說話。大王那么著急欲奪回天子,并不是要把天子供奉起來,而是要取而代之的。改朝換代,天下諸國必心有不服,要打的仗還多著呢!不過這話可不能說出來,任放也只敢在心里想想。
    看出任放笑的別有深意,金卓撓撓頭,沒弄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金卓是名優秀的將領,但他可不象任放那樣,同時還是一名優秀的政治家。
    當任放走到一坐營帳旁的時候,突然停下腳步,站在那里側耳傾聽著什么。金卓湊上前去,也仔細聆聽。
    營帳里傳出粗生粗氣的埋怨聲:“我看,上將軍就是太執著,腦筋不會轉彎,錦陽不好打,就不要打嘛,看看人家貞軍,另辟蹊徑,據說都已經一路打到鹽城了……”
    聽聞這話,金卓臉色一變,暗道一聲大膽!竟然敢斥責將軍,這還了得?想著,他握緊佩劍,作勢要向營帳里面闖。
    任放伸手把他的腕子抓住,同時沖著他微微搖了搖頭。金卓以為任放必會惱怒,沒想到他此時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金卓心中一動,低聲問道:“將軍不會真要去進攻鹽城吧?”現在軍中可是糧草不足,好幾十萬的大軍,恐怕還沒走到鹽城就得斷糧了。
    任放當然不會傻到去進攻鹽城,不過營帳中士卒們的抱怨有一句話是對的,也提醒了他,自己何必非要在錦陽這與風軍糾結?錦陽周邊有松丘、寧定、太豐三城,己方只要派出兵力,攻占這三城,錦陽就成了孤立無援的危城,困也能把里面的風軍困死,另外,攻占松丘、寧定、太豐三城還有一個好處,可以解決己方大軍的糧草問題。他完全可以效仿李呈一部,就地掠奪,以風國的糧草來填補己方所缺。
    想清楚這一點,任放精神頓是為之一震,再不停留,轉身返回中軍帳,同時令身旁的侍衛去找聶澤,說自己有急事要與他商議。
    看到任放此時神采奕奕的模樣,和剛才心煩意亂時判若兩人,金卓猜出任放心中已有破敵之策,但具體是什么辦法,他就不知道了,也未敢多加詢問。
    任放和金卓回到中軍帳沒多久,聶澤以及數名貞軍將領昂挺胸的走了近來。李呈那邊連戰連捷,已近風都鹽城,這讓聶澤也倍感光彩,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在任放面前更是得意的不得了。
    見到任放,貞軍們插手施禮,聶澤只是略微地拱了拱手,問道:“任帥,你找在下前來,不知有何事要議。”
    任放并不在意聶澤的傲慢,當然,人家也有傲慢的本錢。他含笑擺了擺手,示意聶澤一旁落座,而后問道:“聶將軍,不知你對目前的戰局有何看法?”
    “看法?”聶澤嗤笑一聲,他的看法找提出來過,卻被任放一口否決了。他說道:“我的看法還和以前一樣,別砸什么外城區了,大軍壓上,強攻錦陽,一鼓作氣殺進去了事。”
    任放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道:“聶將軍的策略也有道理,不過,我另有一個主意,不知可不可行,所以找聶將軍前來商議。”
    他的態度和語氣都太謙和,象打太極似的,即便聶澤對任放有一肚子的不滿和看法,也無從泄。他暗嘆口氣,說道:“任帥有什么主意就請直說吧!”
    沉吟了片刻,任放緩緩說道:“我軍在莫國和風國兩處囤積補給之地先后遇襲,現在我軍糧草緊張,軍備不足,戰局越是拖延,對我軍就越是不利……”
    他話還未說完,聶澤重重拍了下大腿,道:“任帥,你可算想明白了!怎么樣?就按照我的辦法干,強攻錦陽!”
    任放慢條斯理地說道:“攻是要攻的,但我們的目標不是錦陽。”
    “什么?不是錦陽?那是哪?”
    “松丘、寧定、太豐三城。”任放正色說道:“這三城,和我軍的大營,正好形成四個點,將錦陽死死圍在當中。只要我軍攻占這三地,便可讓錦陽變成孤城,到時,我軍可掠奪三城以及周邊村鎮的糧食,填補軍中所需,這樣我軍即解決了燃眉之急,又恰好斷了錦陽的補給。錦陽城內的風軍也有數十萬之多,困它個十天半個月,風軍不戰自亡。”
    聶澤聽后,眼睛頓是一亮,暗道一聲高明!他的作風是剛猛,但也能分辨得出什么策略可行,什么策略難以施行。在他看來,任放的這個主意堪稱上策,至少比強攻錦陽要好得多,能使己方以最小的傷亡取得最大的勝利。
    他略微沉思的一會,點點頭,佩服道:“任帥不愧為聯軍統帥,果然善出奇謀,在下覺得……此計可行!”
    任放笑了,要拿下松丘、寧定、太豐,離不開貞軍的支持,聶澤的態度至關重要,見他同意,任放也就徹底放心了。他說道:“好!既然聶將軍不反對,那么,我們就來分配一下如何進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