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67

  任放決定暫緩進攻錦陽,先取錦陽附近的松丘、寧定、太豐三城。【】他環視左右眾將,問道:“根據我方所知的情報,松丘、寧定、太豐三城的守軍有多少兵力?”
    金卓說道:“我軍已連續刺探三次,每次的結果都一樣,三城守軍總共也不足五千。”
    聶澤應道:“沒錯!我軍刺探的情報也是這樣。”
    三城的總兵力不足五千,任放根本不相信這樣的數據,認為這違反常理。他思慮片刻,說道:“我決定派兵十五萬,兵分三路,同時進攻松丘、寧定、太豐三地。聶將軍,你的意見呢?”
    三城守軍才五千人而已,己方動用十五萬的大軍,實在有點小題大做了,不過考慮到破城之后還得進行占領,每城派五萬人去,倒也可以接受。他點點頭,說道:“任帥,我沒意見,就按照你的意思辦吧!”
    “好!”任放拿出地圖,然后向眾將招招手,讓人們都圍攏過來,然后,他手指著地圖,說道:“我川軍出兵十萬,分取松丘、太豐二城,聶將軍出兵五萬,前去進攻寧定,如何?”
    聶澤沒有馬上應答,看著地圖,沉默未語。
    任放只安排貞軍攻打一城,看似大方,實際上這一城并不是那么好打的。
    川貞聯軍的大營位于錦陽的南面,而寧定則位于錦陽的北面,貞軍進攻寧定,得先繞開錦陽,但是在路上,很容易受到風軍的截擊。即使成功打下寧定,因為距離大營太遠,一旦受到攻擊,大營想出兵增援未必能及時,可松丘、太豐就不一樣了,一個位于大營的西北,一個位于大營的東北,距離近,出兵援助也容易許多。
    聶澤沉思了良久,點點頭,說道:“既然任帥如此安排,我沒意見。”
    “那好,今晚二更,你我兩軍就分頭出兵,前往松丘、寧定、太豐三城……”任放把進攻的計劃定了下來。
    離開中軍帳,聶澤和麾下眾將返回貞軍營地。
    路上,貞軍將領們對任放的決定紛紛表示不滿。“川軍出兵十萬,進攻兩城,我軍出兵五萬,進攻一城,看似我軍占了便宜,可寧定這一城比松丘和太豐兩座城加起來還難打難守,任放簡直把我們當成傻子了。”
    “沒錯!風軍主力以及風王唐寅都在錦陽,我們不打錦陽,反而要去打另三座城池,這不是故意留給唐寅和風軍喘息之機嘛?平鄉受襲,風軍殺光了我軍將士,卻對川軍毫未動,我看,川國和風國之間怕是暗有勾結啊!”
    聽聞此話,人們心中的疑問集體爆,紛紛附和道:“是啊!此事確實詭異!上將軍,任放安排我軍攻打寧定,不會是個圈套吧?”
    這時候,貞軍對川軍已產生不信任感,只是礙于同盟的關系,不好當面撕破臉罷了。
    身為上將軍,聶澤的頭腦可不簡單,要說川國和風國暗中存在勾結,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風軍偷襲平鄉,之所以未殺川軍,想來也是挑撥離間之計,其目的就是要讓己方將士對川軍生出猜忌,至于這次任放安排己方進攻寧定,更不可能會是什么圈套,但任放存有私心那肯定是真的。
    聶澤瞧瞧麾下眾將,沉聲說道:“不得再胡言亂語,誰再敢亂講,以擾亂軍心論處!”
    眾將聞言,皆閉上嘴巴,一各個互相看看,搖頭嘆息。
    回到貞軍的帥帳,眾人相繼落座。貞國大將錢呈插手施禮,問道:“這次我軍攻打寧定,不知將軍要派何人領兵?”
    聶澤心中也沒想好合適的人選。自己麾下的將領之中,猛將如云,但頭腦機敏的卻找不出來幾個,而攻打寧定,必須得由一名善于隨機應變的將領統帥,光有武力,光靠一股子沖勁,那肯定不行。
    正在聶澤琢磨的時候,眾將中站起一位,拱手說道:“將軍,末將愿率軍前往!”
    聶澤舉目一瞧,說話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在貞國大名鼎鼎的一流猛將,韓霸。
    韓霸被貞王賜封為驍平侯,領中將軍銜。他出生于貞國南部,草莽出身,但靈武高強,難逢敵手,未投軍之前便在貞國有南霸天之稱,后來從軍,深得貞王李弘的喜愛和信任,還曾擔任過李弘的貼身護將。聶澤看著韓霸,暗暗搖頭,韓霸勇是夠勇,但頭腦過于簡單,行事太易沖動,并不適合率軍,更不適合去打寧定。見他猶豫未語,韓霸瞪圓環眼,凝聲疑問道:“難道,上將軍認為末將打不下寧定城?”
    聶澤是不太欣賞韓霸,更討厭他倚仗大王的喜愛飛揚跋扈的個性,不過他也知道,韓霸是暴脾氣,自己若逆著他,還指不定會搞出什么亂子呢!他微微一笑,說道:“韓將軍乃我軍中大將,親自去打小小的寧定,豈不大才小用了?”
    這話讓韓霸聽的倍感舒服,正在他洋洋自得的時候,聶澤目光一偏,正好看到眾將中垂著頭沉默不語的肖沖,他心中一動,說道:“攻打寧定,就由肖將軍領兵前去吧!”
    在聶澤眼中,肖沖是個軍階遠低于實際能力的將領。肖沖現在只是一名佐將,連正將軍都算不上,但其人卻足智多謀,知兵書,曉戰策,善于用兵。另外,他選肖沖也是為了打消韓霸心中的不滿,其用意是說,攻打寧定,只一名佐將足矣,不至于派出一名中將軍。
    果然。見到聶澤選的人是肖沖,韓霸連爭都懶著去爭了。
    肖沖聽聞聶澤點中自己,急忙站起身形,上前兩步,單膝跪地,插手令命:“末將遵命!”
    “好了,若無其他的事情要議,諸位將軍都回去吧,肖沖留下,本帥有事要交代。”聶澤向眾人揮了揮手。
    眾將紛紛離去,時間不長,大帳里只剩下聶澤和肖沖二人。
    聶澤向肖沖招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近前來坐,而后問道:“肖將軍,這次進攻寧定,你是怎么看的?”
    肖沖沉吟了片刻,低聲說道:“任將軍是把最危險最不容易協防的地方留給我們了。”
    聶澤暗點其頭,不愧是自己選中的人,一眼便看出事情的關鍵所在。根據探報,寧定的守軍才區區兩千人,打下寧定,易如反掌,但要守好寧定,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聶澤含笑說道:“這次進攻寧定,對你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若仗打的好,你軍功大增,在軍中的職位也會一路高升,但若打的不好,你在軍中恐怕就永無出頭之日了。”
    肖沖吸氣,面色一正,忙拱手說道:“多謝上將軍提拔,末將絕不會讓上將軍失望。”
    “恩!”聶澤點點頭,說道:“你回去準備一下,今晚二更,你便率軍前往寧定。”
    “是!”
    貞軍這邊,聶澤選定了肖沖,讓他率領五萬貞軍,前去進攻寧定。川軍那邊,任放選的是張闌和于潘二將,各率五萬川軍去攻松丘和太豐。
    入夜后,等到二更天,三路大軍分頭行動,直奔松丘、寧定、太豐三城而去。
    任放之所以把出兵的時間定在晚上,自然是為了遮掩風軍的耳目。不過他們的行動還是被潛伏在川貞聯軍大營附近的暗箭人員及時現,并立刻回城報告給唐寅。
    川貞兩軍深夜出營,分向東北、西北和正北三個方向而去,這是要干什么?聽聞此事,原本已經睡下的唐寅立刻坐起身,披上一件外衣,令人找來地圖,點著蠟燭,細細一看,立刻明白了,川貞聯軍是改變戰術,放棄強攻錦陽,而改去進攻錦陽周圍的松丘、寧定、太豐,其目的是想把錦陽困在當中。
    意識到敵軍的意圖,唐寅立刻傳令,急招邱真以及軍中眾將,讓他們直接到自己的寢房來商議軍務。
    傳令傳達下去,時間不長,邱真等人急匆匆趕到唐寅這里,近來之后,紛紛問道:“大王,出了什么要緊的事?”
    “剛剛得到的消息,川貞兩軍出兵十五萬,兵分三路,分別向松丘、寧定、太豐三城方向而去。”唐寅眼睛滴溜溜的亂轉,面無表情地說道。
    邱真臉色一變,驚道:“敵軍的目標是松丘、寧定和太豐,這三城要是被敵軍所占,錦陽將陷入絕境了!”
    唐寅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沉默未語。
    這時,樂天說道:“大王不必擔心,松丘、寧定、太豐所屬的郡縣已分別派出郡軍、縣軍作為增援,想來,援軍現在也差不多快要抵達了。”
    邱真擔憂地說道:“只靠郡軍、縣軍這些地方軍,怕是未必能頂得住川貞兩國的正規中央軍啊!”
    想想以李呈為的十五萬貞軍,從霸關一路打到宛城,各地的地方軍根本不是對手,就連赤峰軍都被打的一敗涂地,論正面交戰,己方不占任何優勢。
    他話音剛落,眾人的最末端有人附和道:“邱相所言有理,以郡軍、縣軍去擋川貞兩國的中央軍,等于是自尋死路,自取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