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869

  方軍以及直屬軍的矛頭都指向了他所在的寧定。肖沖雖然已經加固了寧定的城防,但他做夢也想不到,風國的三路地
    全部向寧定方向匯集,同時,直屬軍也由錦陽北上,配合三支地方軍,圍攻寧定。貞軍占領寧定的第二天,唐寅命天眼和地網分別給三支地方軍傳令,
    瞞不過川貞聯軍的耳目,何況這時出動的還是兵力達到十萬人之多的直屬軍。川貞聯軍的探子見錦陽有大隊人馬出城,沒敢耽擱,急忙把消息傳回大營。川貞聯軍的眼線早已密布在錦陽的周圍,錦陽稍微有個風吹草動,都
    下子出城十萬,那么現在錦陽城內的風軍最多也就剩十萬人,這可是己方大舉進攻的好機會啊!聽聞此事,任放心頭一震,錦陽城內的風軍總共也不過二十萬,一
    任放立刻召集川貞兩軍的將領,說明情況。
    豐三城被我軍所占,才急匆匆的趕去救援。”“沒錯!不過,我軍在三城各有五萬將士駐守,風軍只出十萬人,就算全去攻一城,也沒有打下來的可能。”眾人聽后,紛紛仰面大笑,說道:“這必是風軍聽說松丘、寧定、太
    城池,確實難以成功,不過他們并不知道的是,風軍方面還有三支數萬人的地方軍。川貞兩軍的將領們都顯得信心十足,當然,以十萬人去攻打五萬人的
    再怎么精明,也不可能會未卜先知。他微微一笑,說道:“既然風軍分兵去救援,那么就讓他們去救好了,對于我們來說,這可是個攻破錦陽的大好機會。我決定,明日攻城,不知各位將軍意下如何?”任放也不清楚這三支地方軍的存在,探子并沒有傳回相應的情報,他
    我軍明日攻城!”眾將沒有一人反對的,齊聲說道:“就按上將軍(任帥)的意思辦,
    沒有再多做商議,任放便和麾下的眾將決定下來,強攻錦陽。
    當天無話,翌日,清晨,川貞聯軍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次,任放已下了狠心,務必趁此機會,一鼓作氣拿下錦陽,派兵時,他也毫無保留,把能動用的軍隊都用上了,攻城的總兵力達到五十萬之眾。兩國的大軍列著整齊的方陣走出大營,直向前方的錦陽*壓過去。這
    順利,一口氣*近到距錦陽內城不足兩里的地方。到了這里,重型拋石機不再前進,兩軍的士卒把一臺臺的拋石機固定好,對準錦陽城墻,做好了投擲石彈的準備。由于錦陽的外城區已被重型拋石機毀壞不少,川貞聯軍的推進也非常
    攻,未等人家動手,風軍將士已紛紛跑下城墻,躲到墻根下面隱蔽。對川貞聯軍的戰術,風軍早在霸關時就已經領教過了,見對方大舉來
    一顆顆巨大的石彈掛著呼嘯的破風聲由天而降,砸在城墻上,轟隆作響,墻壁顫動,就連地面都受其震撼,不停的抖動著。果不其然,風軍剛下城墻沒多久,川國的重型拋石機開始齊齊動,
    來,石彈顯得微不足道。人們蹲坐在城墻下,聽著頭頂上方不時傳來的轟鳴聲,人們雖不至于神色從容,但在他們的臉上也看不到恐懼。不過現在風軍已不象在霸關時那么恐懼,與投擲攜帶瘟疫的尸體比起
    更讓風軍將士們感到安心的是,現在風王唐寅就在他們之中。
    華麗,但十分輕便,不會妨礙到他敏捷的身手。唐寅沒有穿王服,而是換上一身戎裝,簡簡單單的銀盔、銀甲,雖不
    又低弱,會被敵人一擊即潰,所以這時候他必須得親自上陣,與新軍將士們并肩作戰,也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鼓舞新軍的士氣。現在留守錦陽的將士基本都是新軍,唐寅也擔心新軍斗志不強,戰力
    ,江凡、程錦、南業諸將也都在他附近,不敢遠離半步。在唐寅的周圍,還有上官元武、元彪和阿三、阿四這幾名護將,另外
    ,不用上城觀望唐寅也知道,是敵軍的攻城部隊頂上來了。聽著石彈砸擊城墻的聲音漸弱,取而代之的是連續不斷的沉重腳步聲
    攻城,兄弟們,隨我上城墻迎戰!”他振作精神,挺直身軀,環視周圍的將士,沉聲喝道:“敵軍已開始
    “是!大王!”
    上城頭,緊接著,箭手們站好位置,捻弓搭箭,鋒芒一致對準城外的敵軍方陣。新軍將士們齊聲吶喊。人們把堆積在城墻下的滾木、擂石等物紛紛搬
    由城上向外觀望,川貞聯軍的聲勢也夠駭人的。
    后兩排,齊齊向前推進,每走一步,川貞兩軍的士卒皆用武器擊打盾牌,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即能鼓舞己方沖鋒的士氣,又能極大的威懾敵軍。第一批進行攻城的兵力就足足有十個兵團之多,十個萬人方陣分成前
    放眼望去,人頭涌涌,鋪天蓋地,數不清個數,看不到邊際。不用動手,單單是川貞聯軍這氣吞山河的兵力就足夠令任何對手心驚膽寒的了。再向后看,則是川貞聯軍的主力軍團,他們站于錦陽外城區的邊緣,
    矮了人家半頭。即便有唐寅親自上陣,但看到川貞聯軍的這副架勢,風軍的士氣還是
    :“新軍的兄弟們聽著,今日之戰,你等不是為我而戰,是為你們自己而戰,只有守住城池,大家才能保住性命,一旦城破,你們誰都逃不掉,統統要死于敵軍之手,此戰,我軍只有力敵,絕不能退后半步,如果還想活著回家和自己的親人團聚,那就給我拿出氣勢出來,殺光來犯之敵,讓敵軍明白,我風軍無弱旅!”唐寅明白新軍將士的心理,看著敵軍距離城墻越來越近,他大聲喝道
    溫暖,大王并未把自己這些寧人當成外人,而是視為風軍的一部分,這讓新軍將士們重新找到歸屬感。唐寅的話激起新軍將士們的求生**,同時,也讓人們感覺到一種
    “風、風、風——”
    的國號。新軍將士們的心氣提升起來,齊聲吶喊,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高喊風國
    。當川貞聯軍距離城墻已不足百步的時候,唐寅抽到單刀,猛的向外一揮,喝道:“放箭!”唐寅見狀,深吸口氣,轉回身,凝視城外的敵軍,心里默默推算距離
    “放箭——放箭——”
    聲,錦陽城頭萬箭齊,仿佛凌空升起一團黑煙,飛到半空中,然后畫出弧線,呼嘯著落地川貞聯軍的陣營中。他的命令被新軍將領們一個接一個的傳達下去,頓了片刻,然后嗡一
    頭部、前胸便被箭支連續射中,仰面翻倒在地。只見川貞聯軍的陣營,原本整齊劃一,可一輪箭雨過后,前面的陣營已變成了篩子,千瘡百孔,到處都有傷亡士卒留下的空缺。川貞聯軍的士卒正向前突進著,許多人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上,居高臨下的勁射,威力倍增,川貞聯軍即使頂起盾牌也無法完全招架得住,向前推進時,仍不時有人中箭倒地。新軍或許不擅長打近身肉搏戰,但箭射絕對是一流的,此時在城墻之
    。頂在前面的兵團死傷慘重,不過川貞聯軍的整體陣形還是向前推進的
    準,只管向敵人的陣中射就行。破城弩和破軍弩的射程本來就比弓箭遠得多,現在敵軍距離城墻又不足五十步,弩箭穿進人群里,威力自然更大。當敵軍進城墻已五十步遠,唐寅下令,使用破城弩、破軍弩,無須瞄
    上方告一段落。好在風軍中的破城弩和破軍弩在霸關之戰時被損壞大半,不然帶給川貞聯軍的殺傷力將是難以估量的。一根弩箭射進川貞聯軍的陣營當中,能穿透一列人,直至弩箭釘在地
    陽城下。這僅僅百步的距離,卻讓川貞聯軍付出過萬人的傷亡。十個兵團的川貞聯軍,頂著頭上飛射下來的箭雨和弩箭,硬是沖到錦
    向城上攀爬,城頭上的風軍一邊放箭,一邊投擲滾木擂石,雙方的戰斗進入到白熱化。等川貞聯軍到了城墻下,士氣也提升到了頂點,人們支起云梯,全力
    攻城拔寨,其二,貞軍的盔甲輕便,適合快的攀爬云梯。貞軍頂在前面,川軍在后面做掩護,人們列成數排,與城上的風軍展開對射。仗打到這里,貞軍承擔起攻城的主要任務。一是貞軍戰風兇猛,善于
    ,城墻也不高,即便風軍這邊有唐寅親自在城頭上指揮作戰,但還是難以抵擋。殺紅了眼的貞軍甚是兇猛,不管不顧的往上沖殺,再加上錦陽是小城
    將分派出去,哪里被敵軍突破了就往哪里頂。隨著雙方交戰的加劇,唐寅身邊的將領越來越少,到最后,連上官元武、上官元彪、阿三、阿四這些貼身的護將都被他派出去了。很快,城上便有數處地方被貞軍所突破,唐寅見狀,立刻把身邊的眾
    。這還僅僅是敵軍十萬人的先頭攻城部隊,如果敵軍的大隊人馬也殺上來,錦陽還能保得住嗎?想到這里,唐寅心頭大急,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即便如此,風軍的形式還是岌岌可危,四處皆有險情,四處皆在告急
    眉心。e他正琢磨應對之策的時候,城下突然飛來一箭,由下而上,直奔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