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72

  撤兵回營后,川貞兩軍的眾將齊聚中軍帳,由于戰斗打的不順,大帳里的氣氛也十分壓抑,人們一各個垂著頭,沉默無語。【】
    任放沒有坐下,背著手,在帥案后來回踱步。走了一會,他停下身,面無表情地說道:“諸位將軍都說說吧,為何小小的錦陽能抵擋得住我數十萬大軍的強攻,而且里面的守軍還不足十萬人。”
    是啊,錦陽城小,城防也差,風軍的兵力又不到十萬,卻能把己方的大軍死死頂在城外,眾將對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這時候,負責第一批隊攻城的主將鄭遼插手施禮,說道:“將軍,錦陽外城區的房宅是最大的問題所在。風軍中有大批的暗系修靈者,他們潛出錦陽,借助房宅做掩護,神出鬼沒,突下殺手,令人防不勝防,我軍將士不知有多少人死傷于暗系修靈者的偷襲之下,這也讓攻城的弟兄們產生后顧之憂,難以揮出全力。”
    對于鄭遼的解釋,攻城第二批隊的主將典蒼是深有體會,他大點其頭,接道:“鄭將軍所言沒錯,風軍的暗系修靈者確實是我軍攻城時的巨大阻力,戰斗中,他們四處偷襲我軍將士,不停的制造混亂,我軍兵力雖眾,但卻常常在關鍵時刻后勁不足,原因皆在于此!”
    兩名攻城的主將,皆把攻城不利的原因總結在風國的暗系修靈者身上,任放對此持有懷疑的態度。
    據他所知,風國雖然允許甚至是鼓勵暗系修靈者的存在,但其國內的暗系修靈者并不多,稱得上高手的就更少了,基本都聚在暗箭組織當中。而暗箭的總成員才三百來人而已,就算都在錦陽,又怎么可能破壞己方數十萬大軍的攻城?
    見任放眉頭微皺,身為川將的鄭遼立刻明白將軍未信自己的話。他忙又說道:“將軍,末將的四名佐將,其中有兩位被風國的暗系修靈者所殺,麾下的五位兵團長,亦有兩位是亡于暗系修靈者之手,將領尚且如此,下面的兄弟們也就可想而知了。”
    任放倒吸口涼氣,第一攻城批隊撤下來時,川軍方面有兩名佐將和兩名兵團長陣亡,原來四人未死在攻城戰中,竟然全部死于暗系修靈者之手,這就太可怕了。任放挑起眉毛,凝視鄭遼,疑道:“此話當真?”
    鄭遼正色說道:“將軍,末將絕無半句虛言!”
    他話音剛落,另一邊的典蒼幽幽嘆了口氣,苦澀地說道:“末將麾下的將軍們,也有數人是被暗系修靈者所刺,其中重傷六將,陣亡三將。”
    任放握緊拳頭,兩個攻城批隊,皆因風軍中的暗系修靈者損失慘重,己方不能再放任不理了,必須得想辦法清楚掉暗系修靈者的威脅。他環視眾人,問道:“列位將軍,你們有什么辦法可破暗系修靈者?”
    “這……”眾將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說話。
    川貞兩國都是嚴禁修靈者修煉暗系靈武的。貞國與神池接壤,受神池的影響較深,自然是堅決杜絕暗系修靈者,而川國則一向以正統自居,萬事皆講理法,極力推崇光明系靈武,對暗系靈武全面扼殺。兩國國內幾乎都找不到暗系修靈者的存在,人們對暗系修靈者的了解也僅僅是些表象,至于怎么對付暗系修靈者,人們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主意。
    見眾人皆不答言,任放看向聶澤,問道:“聶將軍,你的意思呢?”
    聶澤老臉微微一紅,搖頭說道:“我并不了解暗系修靈者,至于如何對付他們,一時間我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聶澤是貞軍統帥,本就不是以靈武見長,讓他想出對付暗系修靈者的辦法,太強人所難了。
    這時候,川國大將伍瑞站起身形,冷笑一聲,說道:“上將軍,要對付暗系修靈者也不難!”
    “哦?”任放眼睛一亮,問道:“伍將軍,你有何良策?”
    伍瑞一笑,說道:“暗系修靈者之所以難纏,皆因暗系靈武中的暗影漂移太過詭異和玄妙,只要讓暗系修靈者施展不出暗影漂移,他們便只能任我軍宰割!”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問題是如何才能讓暗系修靈者施展不出暗影漂移呢?伍瑞看出眾人的疑問,他含笑說道:“暗影漂移怕什么?怕鎖!只要我們能把暗系修靈者控制住,他們的暗影漂移便無法施展。我軍可先在城墻附近的房宅內外多布置陷阱,以繩索為主,只要暗系修靈者出現,進入陷阱之內,被用繩索將其死死纏住,那么他們想跑也跑不掉了。”原來如此!眾將們紛紛點頭,皆認為伍瑞這個主意甚好。風軍能在房宅內外給己方設置陷阱,那己方為何不能反其道行之,給風軍中的暗系修靈者布置陷阱呢?
    任放眨眨眼睛,沉思了片刻,撫掌說道:“伍將軍所言甚是,列位將軍意下如何?”
    “我等也贊同伍將軍的辦法,設置陷阱,引風軍中的暗系修靈者上鉤!”眾將們齊聲說道。
    伍瑞又道:“光設置陷阱還不夠,這軍必須還得選出一批出類拔萃的靈武高手,專門對付敵軍的暗系修靈者,如果只靠普通的兵卒,即使把對方鎖住了,只怕對方也會在第一時間砍斷繩子逃脫掉。”
    任放恩了一聲,認為伍瑞設想的極為周全。他點頭說道:“好!諸位將軍回去之后,立刻挑選軍中的修靈者,川貞兩軍各出五十人,專司負責對付風軍的暗系修靈者,這百人……就由伍將軍率領,列位將軍認為是否可行?”
    主意是伍瑞想的,而伍瑞本身又是川國名將,靈武高強,驍勇善戰,川貞兩軍眾將皆無人反對,事情也就這么定了下來。
    一場攻城戰打下來,川貞聯軍已高度重視起唐寅和暗箭這批暗系修靈者,并且已想到應對之策,另一邊,錦陽城內。
    這一天的激戰結束,新軍的重傷人員加上陣亡的將士已達到總兵力的三成,剩下的人員亦是疲憊不堪,入夜不久,錦陽的城頭上就撲倒一片,大批的風軍士卒躺在城墻上,盔甲不卸,和衣而睡。
    唐寅也很累,但他不能象下面將士那樣,想休息就休息,他還得巡視城防,還得與麾下眾將商議接下來的戰術戰略。
    戰斗打完,錦陽的城頭象是被鮮血洗刷過一遍似的,直到現在,都飄蕩著濃烈的血腥味。唐寅和眾將默不做聲的在城墻上走動,刻意放輕腳步,盡量不打擾士卒們的休息,看過一遍,唐寅等人下了城墻,向城內的營房走去。
    路上,邱真皺著眉頭說道:“今日我軍之所以能頂住敵軍的強攻,守城的將士們浴血奮戰是一方面,大王和暗箭的兄弟也是功不可沒,而且還大出敵軍的意料,打的敵軍措手不及,不過,退兵之后,敵軍一定會就此事進行商議,并謀劃出應對之策,等敵軍再次來攻時,必是已有克制之法,大王可要務必小心啊!”
    唐寅冷笑一聲,說道:“應對之策?克制之法?哼哼,我倒想看看,川人和貞人到底能想出個什么辦法。”
    見他根本沒有在乎和提防的意思,邱真暗嘆口氣,正色說道:“大王,敵軍主帥任放是川國名帥,足智多謀,極善用兵,大王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唐寅對這種毫無建設性只長敵軍士氣滅自家威風的話半句都聽不進去,他不耐煩地擺擺手,說道:“這些無須你來提醒我。”頓了一下,他又問道:“平原軍和三水軍現在在哪?”
    樂天忙回道:“大王,平原軍現已回都增援,并斷貞軍的退路,三水軍則在向高川郡進,匯合西境軍,準備由敵軍的背后動進攻。”
    唐寅點點頭,貞軍已打到宛城,鹽城的形勢十分危急,平原軍前去救援也是應該的。至于三水軍和西境軍兵合一處,要由敵軍的背后難,他并不看好,唐寅不是輕視三水軍的戰力,而是對西境軍沒有信心。
    守錦陽,暫時還指望不上三水軍和西境軍,唐寅只能依靠目前的兵力擋住川貞聯軍的主力。不過他心里也明白,敵軍的下一次進攻將會更加兇狠,己方抵御起來也會更加困難。
    接下來的戰斗要如何來打,唐寅一時間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只能繼續延用今日的戰術,新軍守城,他和暗箭人員出城攪亂敵軍。
    唐寅和眾將還沒走回軍營,遠遠的便看到軍營外聚集著好大一群百姓,這些人有些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有些則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熙熙攘攘,似乎在和把守營門的風兵爭論著什么。
    略微皺了皺眉頭,唐寅側頭對身旁的上官兄弟說道:“過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上官兄弟答應一聲,快步向前方的人群走去。時間不長,二人返回,來到唐寅近前,說道:“大王,這些百姓都是自愿投軍,要來協助我們守城的。”
    寅聞言,心生暖意,不過對于百姓的好意,他也只能心領,如果真將這些毫無經驗的百姓頂上如此慘烈的戰場,那等于是自毀己方的士氣,非但沒有幫助,還會拖垮己方的城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