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874

  川貞聯軍在進攻的同時,也在城墻附近的房宅中設置陷阱,按照伍瑞的意思,陷阱全部都是繩索之類。
    唐寅以及暗箭人員沒有馬上出城,這次敵軍的進攻太猛烈,而且攻城武器也多,守城的將士壓力倍增,唐寅和暗箭人員現在全部在城上,協助新軍御敵。
    敵軍中的大型攻城武器是唐寅等人的主要目標。看到一架架塔樓靠近城墻,上面不時放出冷箭,己方士卒不時有人中箭倒地,唐寅也急紅了眼。
    他收起雙刀,看準一架塔樓,倒退幾步,然后大喝一聲,身形如箭,向前急沖,腳尖用力一登箭垛,整個人從城頭上直沖沖地射了出去。
    嘭!他竄出去的身形正落在塔樓的塔身上,十根包裹著靈鎧的手指,鋒利的仿佛十把刀子似的,深深刺入塔身的木板內,然后他身如壁虎,貼著木板,快地向上攀爬。
    塔樓上的川軍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到唐寅跳過來了,人們先是被嚇了一跳,接著,紛紛向下落弓,對準向上攀爬過來的唐寅,連續放箭。
    嗖、嗖、嗖!
    瞬間,有十數根箭支射向唐寅,身在塔身上,唐寅無法閃躲,只能咬牙硬挺著。當、當、當!箭支連續撞擊在他的靈鎧上,火星四濺,并出一連串的脆響聲。受其撞擊之力,唐寅插進木板的手指竟然在木板上劃出一尺多長的裂口。
    不再給敵人放第二次箭射的機會,他運足力氣,手腳并用,一口氣向上爬了三米多高,接著,縱身跳上塔樓頂端。塔樓的頂部站滿了川兵,連空隙都找不到,唐寅的暗影漂移也施展不出來,他沖上來的同時把兩名川兵硬生生的拉下塔樓。
    兩名川兵慘叫著摔了下去,唐寅順勢落到他二人的地方,與上面密密麻麻的眾多川兵打了個照面。安靜的半秒鐘,接著,川兵們齊齊出怒吼聲,全部向唐寅擠去,想把他擠出塔樓。但好不容易沖上來的唐寅又哪會讓他們如愿,他舉起雙掌,對著前面的川兵又劈又砍。
    別看只是用手掌,但上面附著著堅硬的靈鎧,加上指尖鋒利如刀,無論被其劈中還是劃到,不死也得要半條命。在唐寅的瘋狂攻擊之下,塔樓內慘叫聲一片,不時有鮮血和殘碎的尸塊從頂端飛落下來,掉到下面士卒的頭上、身上,引得人們臉色大變。
    只是眨眼工夫,塔樓上的數十名川軍,無一幸免,全部慘死在唐寅的利掌之下,再看塔樓頂端,里面都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體,滿地的血肉和尸塊,象是剛被一臺絞肉機絞過似的,血水順著地板間的縫隙不斷滴落。
    殺光這架塔樓上的敵軍,唐寅片刻未停,取出雙刀,靈化成鐮刀,運足全力,向下猛的掃出一記靈波。咔嚓!塔樓由正中心被豁開,一分為二,兩半的塔身分向左右傾倒,而塔樓上的唐寅早已閃回到城墻上。
    說來慢,實際上唐寅毀掉一架塔樓只是頃刻之間的事。回到城墻,他未做任何的停歇,又去找下一個目標。很快,他便看到有數架塔樓聚集在城門的西側,正與城墻上的己方兄弟展開激烈的對射。唐寅想也未想,立刻沖了過去。
    到了近前一看,原來這里不僅聚集著敵人的數架塔樓,下面還有數臺沖車,正在撞擊城墻,塔樓上的川兵為了掩護下面的沖車,瘋狂的對城上的風軍放箭,壓的風軍無法探出身子向下投擲滾木擂石。
    唐寅快的做出判斷,下面的沖車遠比塔樓的威脅要大,一旦城墻破損,外面的敵軍便可以直接沖入城內,己方更是難以招架。唐寅施展暗影漂移,從城上閃到城外,在推著沖車撞擊城墻的川兵人群中現身。
    還未等左右的川兵反應過來,唐寅的鐮刀已先揮砍出去,他的目標并不是敵軍,而是沖車,只兩刀下去,他左右兩架沖車的車架被砍斷,沖車也隨之癱毀在地。這時候川軍才回過神來,人們先是驚叫一聲,接著,蜂擁撲向唐寅。
    這些普通的川兵在唐寅面前連威脅都稱不上,他們的沖殺,和飛蛾撲火相差不多,唐寅鐮刀掄開,只一記橫掃,十多名沖到他近前的川兵被攔腰斬斷,半截的身軀散落一地。
    唐寅的快刀掃過川軍的人群,真如同風卷殘云一般,幾道寒光劃過,死傷者便已不下百人。這邊的戰斗立刻引來大批的川貞聯軍,見敵人的數量越來越多,自己施展的空間越來越少,唐寅不再理會敵軍,尋找機會,抓到空擋就向對方的沖車下狠手。
    且說在外城區已布好埋伏坐等著暗系修靈者現身的伍瑞等人,卻遲遲未見暗系修靈者的出現,正當他們等的心急的時候,突然聽說有暗系修靈者和攻城的將士們展開交戰,伍瑞精神一振,帶上十數名川貞兩軍的修靈者,直奔暗系修靈者出現的地點。
    當伍瑞帶人趕到時,唐寅已將川軍的沖車群破壞了七七八八,城墻下,數輛破損的沖車停在那里,已無法使用,周圍還橫七豎八躺有二三百具川軍的尸體。見狀,跟隨伍瑞一同過來的修靈者們紛紛怒吼一聲,全部向唐寅沖殺過來。
    十幾人,十幾把靈兵或砍或刺,集中攻擊唐寅這一點。他們快,唐寅的度也不慢,身軀扭動,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從對方攻擊的縫隙中滑了出去,然后回手一刀,掃向一名修靈者的后背。那人嚇出一身冷汗,急忙向下底身,堪堪把唐寅這刀閃過。
    一擊不中,唐寅也不糾纏,立刻尋找下一個攻擊目標。十幾名修靈者合力戰唐寅一人,后者卻沒有絲毫招架不住的表現,在人群中游走自如,時不時的出刀反擊,倒是令對方驚慌不已。
    觀戰的伍瑞倒吸口涼氣,心中暗道:好厲害的暗系修靈者啊!不僅修為高深,身手也敏捷詭異,這到底是什么人?自己怎么未曾聽說風國還有這么厲害的暗系修靈者?
    他還在心里暗自琢磨著,場上的戰斗已現變化,原本一味游斗的唐寅突然力,鐮刀一分為二,他手持雙刀,連續以快刀搶攻,只眨眼工夫,唐寅一口氣攻出二十余刀,這一輪快刀過后,十幾名修靈者,其中有三人中刀倒地,還有兩人受了輕傷。
    伍瑞暗叫一聲糟糕!他不敢再繼續觀戰,手持烈焰血魂槍,幾個箭步竄到唐寅近前,二話沒說,分心便刺。
    呦!這人的槍法倒是挺快的!唐寅心中一動,未敢大意,身形側避,讓其鋒芒。伍瑞手臂一抖,變刺為掃,橫劈唐寅的太陽穴。唐寅腳下滑步,閃到伍瑞的身側,雙刀由下而上,挑對方的肋下。
    伍瑞心頭一驚,對方明明未使用暗影漂移,但身子的移動怎么這么快?他深吸口氣,抽身跳躍,身子向后急竄出兩米開外,唐寅的雙刀幾乎是貼著他的鼻尖掠過。
    唐寅得勢,不依不饒,立刻展開搶攻,雙刀合二為一,化為鐮刀,上下翻飛,直把伍瑞的連連后退。好在兩旁的修靈者及時沖上前去,擋住唐寅,給了伍瑞緩口氣的機會,不然,他沒準還真會傷在唐寅的快刀之下。
    被一名暗系修靈者的如此狼狽,伍瑞的自尊心可受不了了,他猛然大吼一聲,使出壓箱底的本事——兵之靈變。只見他手中的烈焰血魂槍光芒大盛,刺人眼目,長槍斷裂,化為由靈氣相連的鏈子鞭,然后他使足全力,對準唐寅,橫掃就是一記重鞭。
    嗡——靈鞭破風,出攝人魂魄的呼嘯聲。唐寅早已看到對方施展兵之靈變,他也想試試對方的兵之靈變到底有何厲害,他臂膀加力,立刀格擋。
    當啷啷——這一劇烈的金屬碰撞聲,仿佛晴空炸雷了一般,周圍的士卒們紛紛仍掉武器,捂著雙耳嚎叫著連連后退,鮮血順著他們的手指縫隙汩汩流出。即便是左右的修靈者們也被震的心頭悶,氣血上涌,嗓子眼一陣陣的甜。
    靈兵與靈兵的碰撞固然震耳欲聾,但那一瞬間迸出來的靈壓才是最具威脅的,附近的川貞聯軍士卒七竅流血,也是被靈壓所傷,而不是被劇響聲震傷的。
    硬碰硬的對招,唐寅倒退兩步,伍瑞在原地未動,但后者是主動出擊,自然占有先機和便宜。唐寅好勝心起,身形高高躍起,下落時,雙手持鐮,對準伍瑞的頭頂,惡狠狠掄出一記重刀。
    轟轟——鐮刀破風,已隱隱出悶雷之聲,其力道之大,勢如千鈞。修為那么精湛,而且已施展兵之靈變的伍瑞都不敢硬抵其鋒芒,抽身而退,同時手腕一抖,靈鞭由下而上的反刺唐寅的心口。
    他快,可唐寅的度更快,他還在半空中,突然化為一團黑霧,人業已消失不見,伍瑞的靈兵只刺中一團空氣,就在后者微微愣的瞬間,在他背后惡風生起,尖銳的呼嘯聲急而至。
    糟糕!伍瑞來不及細想,生死攸關之際,也顧不上顏面了,使出個懶驢打滾,撲倒在地,向前翻滾出三、四米遠。
    這還多虧他反應夠快,不然唐寅在他背后難的一刀,足夠把他斬成兩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