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875

  唐寅與伍瑞展開交戰,即便是伍瑞施展了兵之靈變,但在場面上仍是難以占得上風。正在他二人你來我往的惡戰之時,從二人的頭頂上方突然射下來一箭,這一箭,度之快,化為電光,直奔伍瑞的腦門而去。
    伍瑞身為川國名將,反應異常敏銳,雖然沒看到頭頂飛來一箭,但還是意識到危險的臨近。他想也未想,完全是出于本能反應的向后縱身,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這支金箭,沒有射中伍瑞的腦袋頂,卻狠狠釘在他的腳面上。
    由于力道太大,金箭直接射穿他的腳掌,并深深刺入地里。伍瑞疼叫出聲,低頭一瞧,自己的腳上釘著一支只剩下小半截的紫金色靈箭。是江凡!在風國,有這樣箭法的,并使用這種箭支的,除了江凡,再找不出第二個。
    伍瑞心頭一顫,好厲害的箭術!眼前的這名暗系修靈者就夠難纏的了,現在又多出一個江凡,自己實在難以招架。想到這樣,他快的蹲下身子,一把把箭尾抓住,然后咬緊牙關,斷喝一聲,將貫穿腳掌的金箭硬拔了出來,隨后,伍瑞片刻都未耽擱,抽身而退,一瘸一拐的向后跑去。
    沒等唐寅追擊,城頭上的江凡又射出第二箭,這箭是奔伍瑞的后心去的。伍瑞象是背后長眼睛似的,再次使出個懶驢打滾,險險將紫金箭避開。當江凡再想射出第三箭的時候,伍瑞已轱轆進川貞聯軍的人群里,再找他的身影,不見蹤跡。
    若按照唐寅以前的個性,這時候肯定會去追殺敵將,但現在錦陽的形勢太危急,他實在難以脫身,見敵將已逃,他立刻又殺向其他的敵兵敵將。這場戰斗,無論是對風軍士卒還是對唐寅而言,都是一場艱難的血戰。
    打至最后,那么好戰的唐寅都殺的麻木了,腦袋里面渾漿漿的,只剩下單純的揮舞武器,砍殺周圍的敵人。在他的駐足之地,四周的尸體疊疊羅羅,都壘起好高,但川軍和貞軍的數量太多,殺死一個,沖上來一群,仿佛永無止境,殺也殺不絕。
    唐寅在城外足足惡戰了一個多時辰,這時候,他連揮刀的力氣都沒有了,而四周的敵人依然眾多,不得以,唐寅只能以暗影漂移撤回到城上。等他回來之后,整個人已經虛脫了,靠著箭垛,癱坐在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散掉靈鎧,再看他的身上,好象剛從水里爬出來似的,連盔甲都是濕漉漉里,里面的衣服更是早被汗水浸透。周圍的風軍士卒見狀,急忙擁上前來,想攙扶但又不敢,一各個急聲問道:“大王,你……你受傷了……”
    唐寅眼珠轉動,環視周圍的士卒,見人們流露的表情又是擔心又是關切,他強打精神,嘴角揚起,嗤嗤笑道:“區區敵賊,能奈我何?”頓了一下,他輕嘆口氣,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只是殺敵殺累了而已。”
    聽他這么說,人們總算放下心來。
    唐寅令人叫來程錦,然后低聲交代道:“程錦,你立刻率暗箭出城,和昨天一樣,在敵軍攻城的后方制造麻煩,盡可能的讓敵軍施展不開手腳。”
    “明白!”
    程錦應了一聲,集結自己的部下,帶出百余號暗箭人員,以暗影漂移閃到城外,想繼續在城墻附近的房宅區里偷襲川貞聯軍。
    結果這一次,暗箭吃了大虧。
    川貞聯軍早有準備,在暗箭人員出沒的地方布置了周密陷阱,暗箭人員毫無防備,現身之后,紛紛被對方設置的繩索纏住。伍瑞說的沒錯,暗影漂移最怕的就是鎖,一旦被鎖住,暗影漂移完全無法施展出來。
    被繩索纏住的暗箭人員剛剛意識到不好,埋伏在暗處的修靈者們一擁而上,有些人是釋放靈武技能,有些人則是直接沖上去砍殺,可憐那些被繩子纏住的暗箭人員,連掙脫開繩索的機會都沒有,或被對方砍成數段,或是被靈武技能絞碎。
    程錦也險些中了川貞聯軍的陷阱,見勢不妙,他急急吹出哨音,示意暗箭人員立刻回撤。他是帶著一百多名暗箭兄弟出城的,結果全身而退的卻只有七、八十號,至少有三十多名暗箭人員慘死于川貞聯軍的陷阱之中。
    得知此事,唐寅也大感震驚,邱真的顧慮還是有道理的,川貞聯軍確實想到了破解己方騷擾戰術的辦法。現在看來,偷襲和攪亂敵軍后方是行不通了,只能與敵力戰。想到這里,唐寅緩緩站起身形,罩起靈鎧,再次投入到戰斗當中。
    人們不知道這場戰斗什么時候才會告一段落,川貞聯軍的攻城兵力越來越多,而風軍的人數則是越打越少,漸漸的,風軍已開始招架不住。
    這才是川貞聯軍攻城的第一批隊,后面還有第二批隊在等著呢,而此時,風軍連應付第一波進攻都已異常艱難,險象還生,若到川貞聯軍的第二批隊再猛攻上來,其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正在風軍的局勢岌岌可危,錦陽隨時都有被川貞聯軍攻破的可能時,川貞聯軍的大營突然生變。
    在川貞聯軍大營的南部,突然殺來一支人馬,這支人馬兵力眾多,足有十多萬眾,打的是風國旗號,正中央的軍旗有個斗大的西字。
    這支大軍,正是以左雙為的西境軍。
    西境軍的任務本來是留在高川郡內阻斷川貞聯軍的后勤補給線,不過自攻占梨山城后,西境軍就再未看到川貞聯軍的后勤隊,左雙本以為敵軍的后勤據點被己方所破,對方必會派兵來搶奪,結果川貞聯軍根本沒有向他們這邊出兵的意思,反倒開始全力猛攻錦陽。
    左雙可以想象得到,以錦陽的兵力,承受川貞聯軍主力的猛攻,壓力必然極大,現在他所能做到的,也只有從敵人的后方做牽制,使敵軍無法在進攻錦陽時投入全力。出于這樣的想法,左雙才率領西境軍北上,來攻川貞聯軍的大營。
    第一天的攻城戰西境軍沒有趕上,他們日夜兼程,總算是趕上了川貞聯軍第二天的強攻。此時川貞軍營已然極為空虛,可用之兵都已派上戰場,但左雙沒敢貿然深入,令全軍將士在敵營之外向里面放射火箭,以此來探敵營的虛實。
    西境軍的前身是寧國中央軍,別的本事不行,箭射可是他們的老本行。人們列著整齊的方陣,以油布纏在箭支上,點燃后,紛紛向敵營內部射去。一時間,西境軍萬箭齊,如同一面火雨似的飛進川貞聯軍的大營。
    風國的氣候嚴寒干燥,棉布、皮革制造的營帳可謂是粘火就著,西境軍站在營外射放火箭,只是瞬間便讓川貞聯軍的南營著起熊熊大火,數以百計的軍帳被火箭點燃,濃煙直沖云霄。
    大營突然起火,這可讓士氣正盛的川貞聯軍一下子都傻眼了,包括任放在內。很快,大營里快馬跑來報信的士卒,急匆匆奔到任放近前,翻身下馬,急聲說道:“上將軍,大事不好,我軍軍營后方遇敵偷襲!”
    啊?任放聞言,倒吸口涼氣,同時腦袋也嗡了一聲。他愣了片刻,追問道:“敵軍有多少人?”
    “還不清楚,據南營報信的兄弟稱,敵軍人馬眾多,至少在十萬以上,鎮守南營的將士無法抵御。”
    唉!任放下意識地握緊拳頭,心中幽幽而嘆,敵軍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到己方攻城最關鍵的時候來了。不管任放再怎么想一鼓作氣打下錦陽,但大營不能不救,他指派副帥金卓,令其率領二十萬將士立刻回營,擊潰來犯之敵。
    他調派的這二十萬大軍,都是做為攻城第二批隊準備要上戰場的將士,調走他們,其實對川貞聯軍目前攻城的強度并無影響,不過,卻讓其中軍的聲勢一下子弱了下去,而且直接影響到前方作戰將士的士氣。
    己方大營起火,中軍又一下子變的空虛,正在攻城的川貞聯軍也都心里沒底了,人們不再想剛才那樣沖鋒起來不管不顧,而是心存顧慮,許多士卒還不時的回頭向后張望。
    可以說西境軍的突然出現,完全打亂了川貞聯軍攻城的節奏,也讓原本勝券在握的任放氣悶到了極點。
    大營的火勢越燒越旺,川貞聯軍的軍心也隨之越來越亂,人們瞻前顧后,失去了猛打猛沖的勁頭,進攻的強度隨之銳減。反倒是風軍方面的士氣開始提醒起來,人們看到敵營濃煙滾滾,知道必是敵營起火,雖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只要再頂住敵軍一時半刻,敵軍必退。
    風軍將士從絕望中看到一絲希望,把身體里的潛能都揮出來,拼命的打擊著攻城的敵軍。
    此消彼長,川貞聯軍攻城部隊的士氣徹底被風軍壓了下去,死傷者也開始呈直線上升。
    坐鎮中軍觀戰的任放看得清楚,心中已然明了,今日是不能再戰了,即便強行打下去,只怕也難有進展,徒增己方將士的傷亡。無奈之下,任放傳令下去,全軍撤退,暫停攻城,調轉鋒芒,全力回擊偷營的敵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