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78

  直屬軍故作慌亂,撤退時,丟下的旌旗、盔甲無數,這令貞軍越加輕敵,追擊的度也更快。
    所過的時間不長,雙方的尾已快接碰到一起,這時候,原本倉皇潰逃的直屬軍突然停止撤退,
    調轉回頭,中軍不動,頂住敵兵,兩翼向前包抄,將以肖沖為的四萬貞軍團團圍住。
    風軍人多,有十萬之眾,不過這時候即便被風軍所包圍,貞軍也沒怕,更不驚慌,在他們想來,
    再多的風軍也圍不住他們。可是貞軍哪里想到,這支風軍并非地方軍,而是風國的中央軍,還是作戰
    極為兇狠的直屬軍。
    等雙方交上手,貞軍才猛然意識到,對方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一擊。直屬軍經驗豐富,
    圍住貞軍后,并未一窩蜂的著急進攻,而是先列起整齊的戰陣。
    與貞軍直接接觸、最里面那一排的風軍是清一色的重盾手,以盾牌頂住對方沖擊的同時也穩住己
    方的陣腳,重盾手的后面則全部是使用長戟的風軍,一支支鋒利的戟尖越過盾手,探到盾牌之外,使
    盾陣活象是一支鐵刺猬,貞軍一旦攻上來,不等接觸到盾牌,就得先被刺成螞蜂窩。
    在戟兵的后面,是一排刀斧手一排弓箭手這樣順序的排列,刀斧手負責保護弓箭手,即便前面的
    陣營被敵人沖開,也不至于使箭手們直接暴露在敵軍的攻擊之下。
    風軍進攻時,頂在前面的盾陣前向推進,積壓敵軍的空間,長戟手在后,挑刺沖殺上來的敵人,
    再后面的箭手們只需向敵軍的陣營內放箭即可,這就是直屬軍立體的進攻方式。
    貞軍沒有選擇四面突圍,而是集中兵力,進攻風軍的中軍。貞軍作戰確實勇猛,即便看到前方有
    無數的鋒芒,士卒們仍全力沖了過去。跑在前面的貞軍還未到風軍的陣營前,便被如林的長戟刺穿,
    后面的貞軍繼續頂上,踩的同伴的尸體,沖撞風軍的盾陣。
    一時間,戰場上的利刃刺穿身體的悶香聲和盔甲撞擊盾牌的轟鳴聲此起彼伏,在風軍陣營前倒下
    的貞軍一排接著一排,可在如此兇悍的進攻之下,風軍的陣營硬是未退后一步,反而還不斷向前擠壓
    。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看雙方的交戰,貞軍人群中的肖沖立刻意識到不對勁,這批風軍和
    攻城的那一波風軍完全不同,戰風剛硬,又有章有法,陣法嫻熟,配合也默契。肖沖細細一想,忍不
    住倒吸口涼氣,自己該不會是中了風軍的引蛇出洞之計吧?
    現在肖沖可沉不住氣了,一邊指揮前方的將士向前猛攻,一邊又喝令左右的偏將各率兵力,向另
    外三面突圍,不管怎么樣,先突圍出去再說。
    貞軍這時候再想突圍,為時已晚,直屬軍已把鐵筒陣布的嚴嚴實實,滴水不漏,即便是貞軍背生
    雙翼也難以飛出重圍。
    在肖沖的調動下,貞軍的進攻不再那么沉穩,只沖擊風軍的中軍,而是改成四面突圍,雙方的交
    戰也隨之全面展開,進入到白熱化的程度。
    此戰規模并不算宏大,但拼殺的卻極為激烈,雙方整整惡戰了一上午。貞軍先后動三次大規模
    的全軍突圍,結果都被直屬軍擋了下來,而后,直屬軍動了三次全面圍攻,同樣的,也被貞軍頂了
    回去。
    雙方你來我往,激戰一波接著一波,漸漸的,貞軍開始呈現出疲態。
    雙方的單兵戰力相差不多,但直屬軍的兵力比貞軍多出一倍還多,而且貞軍是四面受敵,長時間
    惡戰下來,自然無法支撐。
    這時候,對貞軍威脅最大的是風軍陣營中的箭手,箭矢不斷的從風軍射出,如雨點一般落進貞軍
    的陣營里,貞軍將士頂著盾牌,連頭都帶不起來,人群里,人們中箭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剛才還活蹦
    亂跳的大活人,轉瞬之間就可能死于飛矢之下。
    貞軍屢次突圍無果,這本就夠讓貞軍心服氣躁的了,可雪上加霜的是,寧定又被風軍所占。
    本來見貞軍的大隊人馬殺出城來,地方軍嚇的紛紛撤退,不過,當地方軍看到貞軍的主力被直屬
    軍團團包圍后,人們又立刻來了精神。
    三路地方軍的主將趁機鼓舞各自的部下,稱寧定城的敵軍已傾巢而出,敵人所剩無幾,己方要應
    趁此機會,攻下寧定,立下奇功。
    在三名主將的號召之下,潰逃的地方軍將士紛紛掉轉回頭,又反殺回寧定。
    現在人們可是斗志十足,你兵多將廣的時候我打不過你,攻不下城池,可此時你主力都不在城內
    了,我豈還會怕你?
    在這種心理下,地方軍又再次展開強攻。
    五萬貞軍鎮守寧定,抵御數萬的地方軍輕輕松松,不費吹灰之力,但只剩下一萬人,再想頂住數
    萬的地方軍,而且還是士氣大副提升的地方軍,那可太困難了。一萬的貞軍在城內顧東顧不了西,顧
    南顧不了北,東南西北四城的形勢都很危機。
    而就在貞軍忙的焦頭爛額之時,禍不單行,寧定城內的百姓又紛紛起動亂。
    人們手持刀槍棍棒,成群結隊的涌上亐街頭,由城內對守城的貞軍動攻擊。這下貞軍徹底頂不
    住
    了,三面城門相繼被地方軍攻破。殺入城內,地方軍的氣勢更盛,滿城追殺貞軍。
    因為有風國百姓的配合,城內的貞軍想跑都沒地方跑,一萬貞軍,不是死在地方軍的刀下就是亡
    于暴亂百姓的棍棒之下。
    地方軍一鼓作氣拿下寧定,馬上拔掉豎立在城上的貞國旗幟,重新換上風旗。
    被困的貞軍望到寧定城的城頭上都是黑底白面的風旗,知道城池已失,軍心更是大亂,突圍之戰
    也漸漸失去章法。
    雙方的交戰足足打了一整天,貞軍十數次突圍都已失敗告終,四萬的兵力,占至黃昏時已只剩一
    萬多人,而看風軍,依舊人山人海,槍戟如林。
    肖沖很明白,越拖下去,對己方越是不利,若不能及早突圍出去,己方就得全軍覆沒。
    此時見將士們的士氣已跌落到極點,肖沖為了激眾人的斗志,他身先士卒,率領麾下,一馬當
    先,全力向外突圍。
    他不會靈武,沖在最前面是極為危險的,他這么做,也是在效仿李呈。不過,李呈敢在戰場上橫
    沖直撞可是有條件的,他身邊的侍衛們大多都是他的門客,清一色的靈武高手,當李呈有危險的時候
    ,這些人可以在第一時間把他保護起來。而肖沖身邊的侍衛都是普通的貞兵士卒,一旦遇險,他們自
    身難保,哪里還能保得住肖沖?
    這一場突圍,剛交戰不久,肖沖便被風軍陣營里飛射出來的一根箭矢射中,身負重傷,肖沖一倒
    ,貞軍更亂,人們在沖殺時毫無陣型可言,完全是一盤散沙。
    應付這樣的突圍,對直屬軍而言非常輕松,鐵桶陣非但未被沖開,反而還越收越緊,不斷擠壓貞
    軍的空間。
    當雙方戰至入夜時,貞軍徹底被打散,僅剩下的數千將士被風軍分割成數塊,就連肖沖也慘死在
    亂軍之中,連尸都找不到了。戰斗的最后半個時辰,幾乎成為了風軍單方面的屠殺,數千筋疲力盡
    的貞軍,全部力戰而亡。
    此次風貞兩軍的交戰,以貞軍的全軍覆沒、風軍的大獲全勝結束。此戰,五萬貞軍,僥幸幸存者
    寥寥無幾,風軍方面的傷亡也有三萬左右,但這三萬的傷亡大多出自于地方軍,而直屬軍的傷亡還未
    過一萬。
    被貞軍攻占的寧定又被風軍反奪回去,這一場規模并不大的戰斗卻對雙方的戰局起到至關重要的
    作用。得知己方奪回寧定,令鎮守錦陽的風軍將士們如同被打了一針強心劑,人們重新看到了希望,
    現在即便不敵川貞聯軍,己方也不至于無路可退,被困死于錦陽。
    同樣的消息,傳到川貞聯軍那里,對于人們來說,這真是噩耗連連。
    川貞聯軍剛剛得到的消息,宛城一帶突將暴風雪,原本進攻宛城的李呈部隊只能被迫撤退,不過
    這數萬之眾的貞軍卻最終沒有回到封城,而是在半路上神秘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音訊全無
    。
    任放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李呈部隊深入風國腹地,人生地不熟,不可能隨便找個地方做駐
    扎,要躲避風寒,最應該去的就是距離宛城最近的封城,而李呈一部又未出現在封城,這只有一個解
    釋,必是半路生了意外。
    想來,李呈一部恐怕很難再有指望,而現在自己這邊進攻錦陽也連連受挫,前有風軍死抗,后有
    風軍牽制,己方大軍糧草不足,全無補給,這仗還怎么打?
    現在,任放對伐風之戰的信心已然大大縮減,雖然川貞聯軍在兵力上還占有不小的優勢,雖然后
    面還有四十萬的桓軍在增援的路上,但在任放看來,滅風之戰已是不那么現實的了。風人剛硬又堅韌
    ,風軍則是要將有將,要帥有帥,人才濟濟,又于本土作戰,己方難有取勝的把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