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79

  伐風之戰,遠沒有川貞二國當初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好象兩國大軍一到,只一走一過之間就能把風國踏為平地似的。【】
    風國天氣嚴寒又干燥,令川貞聯軍的將士極不適應;千里迢迢、長途跋涉而來,不僅讓將士們長期處于疲憊之中,而且后勤補給線也過長,連連遭受風軍偷襲,使川貞聯軍物資、糧草都十分緊張;再有,風國的軍力比川貞二國預想的要強得多,即便戰敗,即便傷亡慘重,但軍隊的斗志從未喪失,無論在多少艱苦又兇險的環境下,風軍仍能頑強抵抗。
    種種的因素,讓任放的信心大大被削弱,他對滅風之戰也越來越看不到希望。
    攻占寧定的五萬貞軍被風軍全殲,任放未再派兵去重新爭奪,也未再繼續強攻錦陽,而是在等,一是等金卓一部能徹底消滅高川郡內的風軍,使己方在進攻時不再存有后顧之憂,二是等桓軍的到來,桓軍的戰斗雖然遠不如貞軍那么強悍,但畢竟是四十萬人的大軍,充充己方的聲勢也是好的。
    不過,任放這兩個期盼都落空了。
    先是金卓一部,二十萬的大軍士氣如宏,浩浩蕩蕩進入高川郡,而后全面追尋風軍的下落,急于與風軍展開一場正面的決戰。
    可左雙深知敵強我弱,不給敵軍正面交鋒的機會,高川郡內多山多林地的環境讓他有了廣闊的周旋空間,西境軍四處亂竄,時而在東,時而在西,讓川貞聯軍的主動出擊屢屢撲空。
    金卓一部雖然在兵力和戰力上占有絕對的優勢,但卻是被西境軍牽著鼻子走,形勢反而處于被動當中。金卓自己也明白,這樣東奔西跑的追擊敵人,己方的將士會越來越疲憊,戰力也會越來越弱,如何能抓住風軍的主力,金卓可是頗費一番頭腦。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最后金卓想到以重金懸賞,只要有風國百姓肯提供風軍的下落,只要消息準確,賞金萬兩。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風國前來報信的百姓還真不少,只是報虛假消息者眾,報真實消息者寡,對于這些海量的情報,讓川貞聯軍更是暈頭轉向,好象整個高川郡遍地都有風軍似的。
    金卓已無良策,只好進軍攻占梨山城,并令全軍駐扎下來,畢竟梨山城曾是川貞聯軍的后勤據點,在找不到風軍蹤跡的情況下,先攻占梨山城也使他不至于毫無建樹。
    梨山城本來囤積有川貞兩軍大量的物資和糧草,而現在,里面已是空空如也,就連風國百姓都跑光了,和座死城沒什么區別。
    在金卓率軍進入梨山城的第二天,從大營運送過來的糧草便遭受到小股風軍的偷襲,一隊的糧車,被燒毀和掠奪了大半,聽聞此事,金卓勃然大怒,派出部將安宮,率領兩萬川軍前去追殺那支小股的風軍。
    哪知以安宮為的兩萬川軍正中西境軍的圈套,被五萬余眾的西境軍團團包圍,形勢岌岌可危,安宮的偏將拼死殺出重圍,逃回梨山城向金卓報信。事關兩萬弟兄的生死,金卓沒敢耽擱,當即率主力大軍,出城去解安宮之圍。
    可是他們前腳剛走,西境軍的主力又在梨山城的附近出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入城內。而金卓率領大軍趕到安宮被困之地時,包圍安宮的五萬西境軍已跑的無影蹤,來不及細細去追查敵軍跑去了哪里,金卓又急匆匆的往回趕。
    川貞聯軍以最快的度回到梨山城,還是撲了一個空,剛剛攻占梨山城的風軍主力又跑了,不過川貞聯軍留在城內的物資卻被洗劫一空,留守的兵將也多半被殺。
    金卓征戰一生,打了大半輩子的仗,還從未碰到過如此狡猾的對手。風軍的神出鬼沒,讓他頗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二十萬的精銳川貞聯軍,對戰斗力并不強的十多萬西境軍竟毫無辦法,完全被對方死死牽制在高川郡內。
    此時,左雙在軍事上靈活多變的指揮才能揮的淋漓盡致,也正是在高川郡的戰斗中,使左雙這個名字被川貞聯軍所熟記,也讓左雙徹底奠定了在風國的軍事地位。
    金卓一部在高川郡作戰不利,而桓軍也未能進入到風國境內。
    桓軍在途經莫國的時候,被三水軍截住。三水軍的兵力還不足十萬,而桓軍的兵力卻有四十萬眾,按理說雙方的兵力相差懸殊,桓軍完全可以輕取對手,但雙方展開交戰之后,四十萬的桓軍在戰場上占不到任何的優勢,只能戰至和三水軍勢均力敵的程度。
    正當雙方的戰斗處于半膠著半對峙的狀態時,莫國突然又橫插一腳。
    毫無預兆,莫國的虎賁軍突然參戰,由桓軍的后方展開進攻。三水軍就夠讓桓軍難以招架的了,現在再加上虎賁軍的偷襲,桓軍哪里還能支撐得住?被二軍殺的大敗,雖然死傷并不大,但四十的大軍被打散了。
    突然出兵偷襲桓軍之后,莫國這才對此做出解釋,稱莫軍之所以進攻桓軍,并非是要援助風國,也并非是要與伐風聯盟的諸國為敵,而是因為桓軍在途經莫國領土的時候,曾有掠奪和殺害過無辜的莫國百姓,同時還列舉出了一些證據。
    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莫國硬是說桓軍殺了百姓,搶了財物,桓軍也解釋不清楚了。
    莫國一改坐山觀虎斗的姿態,直接參戰,一是因為唐寅派出的使節上官元武已到鎮江,并且見到了莫王邵方,將目前的戰局詳細講述給邵方,請他支援風國。其二,便是貞軍曾屠殺莫國百姓并將其尸體制造瘟疫的事情已在莫國廣泛流傳開來,使得莫人對貞軍恨之入骨,連帶著,把川軍也一并恨了進去。莫國援風的聲音越來越高,尤其是軍方將領們,皆認為貞軍在莫國的所做所為對莫國而言是奇恥大辱,若不能討回公道,莫國今后還有何臉面存于列國之內?
    邵方本就是主張參戰的,只不過是朝中大臣們反對,現在他得到軍中將領和全國百姓的支持,再無顧慮,正好上官元武又來求救,邵方便順水推舟,令虎賁軍協助風軍,進攻身處于莫境的桓軍。
    四十萬的桓軍就這樣成為貞軍的替罪羔羊,做了莫國泄憤的對象,在三水軍和虎賁軍的前后夾擊之下,全軍潰散,一敗涂地。
    在此戰中,梁啟可算見識到虎賁軍的厲害,十萬騎兵,起進攻時,真好象排山倒海一般,不用交戰,僅僅是十萬騎一起向前沖鋒的聲勢,就足可以威懾住任何一個對手。
    桓軍還未到風國,便被三水軍和虎賁軍聯回本土,原來還對其抱以重望的任放大失所望,而且最令他擔心的事情生了,莫國最終還是站到了風國那一邊,得到莫國的支持,風國的軍力倍增,己方取勝的希望已微乎其微。
    李呈部隊下落不明、合圍錦陽之計失敗、金卓入高川郡作戰不利、四十萬桓軍大敗回國、莫國對風國的援助已浮上水面,這些接踵而至的打擊讓任放萌生出退兵之意。
    不過,即便任放是全軍統帥,但伐風之戰可不是他想打就打,想退就能退的,要撤兵,必須得得到川貞二國王公的肯,任放心中明白,遠在千里之外的兩國朝廷又能會理解前方戰事的吃緊,大臣們只會單純地看雙方的數據,而在數據上,己方還確實占有優勢,自己若是提議撤兵,沒準就會被扣上個怯敵的大帽子。
    任放經過深思熟慮,給川王肖軒寫了一封私人信,在信中他未為提退兵之事,只是詳細講明己方大軍目前所遇到的困難,尤其是補給問題,已到了十分危急的程度。
    他的信件傳到上京,沒過多久,得到肖軒的回復。
    肖軒在信中并沒有給出他明確的指示,但卻下放給他極大的權限,也充分顯示出對任放的信任。肖軒的信中寫明,讓他隨機應變,將在外,所遇的大事小情,皆可自己做主,無須顧慮君主和朝廷的意見。
    看到肖軒的這份回書,任放心情又是激動又是澎湃,同時也徹底安心了。
    接到肖軒回信的隔日,任放派出一名使節,去往錦陽,邀唐寅出城相談。
    任放已打定了主意,即便要退兵,也得通過談判的手段在風國身上占得最大的便宜。
    川貞聯軍的時節打著白旗,來到錦陽城下,其隨從向城上高聲大喝,先是報出自己的身份,而且提出要進城見風王唐寅。
    城上的風軍將士聞言,鼻子都差點氣歪了,己方的城池是你說開就開的嗎?自己的大王又是你說見就可以見的嗎?有性情沖動的士卒舉起弓箭,就要射殺城外來使,多虧守城的將領聞訊及時趕到,阻止那些要放箭的士卒,然后令人馬上回城內向大王稟明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