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83

  第八百八十三章潘合走出茶館,到了外面,早已等候多時的武進立刻迎上前去,疑聲問道:“潘將軍,你……你怎么出來了?”
    “折了。【】”潘合滿臉陰沉,低低嘟囔一聲,然后看了看左右,又道:“若無單陽壞我大事,我現在已取下唐寅的腦袋了。”
    武進愣了片刻,忙又問道:“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潘合說道:“現在只能等韓將軍傳出命令了。”
    他話音剛落,一名貞軍的侍衛急匆匆從茶館里跑出來,到了潘合和武進近前,說道:“潘將軍、武將軍,韓將軍派小人來給兩位將軍捎句話。”
    “哦?韓將軍怎么說?”
    “韓將軍說二位將軍不要輕舉妄動,一切等他的命令行事。”
    潘合和武進互相看了一眼,雙雙點頭,應道:“我們知道了。”
    茶館內。
    經過潘合這么一鬧,任放對貞軍大失所望。己方處境困難,舉步為艱,目前或許還占有些優勢,但再打下去可就不一定了。若等到風國的平原軍、三水軍以及增援風國的莫軍全部趕過來,己方數十萬的大軍進不能進,退不能退,就得困死在風國境內。
    如果還有一戰的機會,他絕不會議和,但貞軍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苦心呢?難道自己在貞軍眼中就是那么軟弱又怯戰之人嗎?任放心中窩火,他本來還想和唐寅討價還價,為川貞兩國多爭取一些好處,但現在他已沒有那個心思了。
    他站起身形,對唐寅拱手施禮,說道:“風王殿下,潘將軍性格沖動,又未見過世面,有得罪之處,本將代他向風王殿下賠不是了。”
    唐寅好笑地看看任放,再瞧瞧另一邊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的貞軍眾將,心中已然猜測出川貞兩軍并非團結成鐵板一塊,相互之間也是勾心斗角,充滿猜忌。他臉色緩和下來,微微一笑,說道:“任將軍不必這么說,本王也不是小氣的人,何況,貞人是貞人,川人是川人,貞人的所做所為,任將軍又何必背負在自己身上呢。”
    他這話,是有意壓低貞人,提高川人,旁邊的貞軍將領們臉色更是難看。他們倒不恨唐寅,畢竟唐寅是敵人,從他嘴里也不可能說出什么好話,他們恨的是任放,認為任放故作姿態,踩著他們提高他自己,再者說,他說潘合沒見過世面,等于是在說貞人沒見過世面,這是何等的羞辱。
    唐寅看似無心的一句話,卻引得貞軍將領們與任放之間的矛盾進一步加深。
    任放多聰明,聽完唐寅的話,再看看貞軍眾將的反應,也就明白了唐寅的用意。心中暗暗嘆了口氣,唐寅果然狡猾,又心思如絲,見縫插針、隨機應變的能力確有過人之處。他也懶著再多做解釋,淡然笑了笑,沉默半晌,方說道:“好吧!我不再向風王殿下提出任何的條件,只希望兩國修好,屏棄前嫌,休止兵戈,不知風王殿下意下如何?”
    進攻容易,想來就來,但退兵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要防止敵方的追擊,要有充足的糧草供應,而現在,川貞聯軍恰恰缺的就是這個,后勤補給是最大的軟肋,所以最穩妥的撤兵方法就是先休戰,再撤退,這也是任放為何非要找唐寅談和而不直接退兵的原因所在。
    看得出來,這已是任放最大限度的退讓,自己若再提出條件,雙方議和難以達成。唐寅點點頭,說道:“既然任將軍這么說,本王也沒有其它條件,不知任將軍要何時退兵?”
    任放琢磨了片刻,正色道:“三天之內。”
    “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潘合行刺無果,反而及快的促成了唐寅和任放之間的和議。經過一番協商,唐寅和任放最終達成共識,川貞聯軍不再進攻風國的一城一鎮,而在撤軍時,風國則不予以追擊,并向川貞聯軍提供一部分的糧草。
    議和的進程非常順利,沒有耗費多少時間,唐寅和任放便把和談的各項細節敲定下來。
    雙方的和議還沒有完全結束,貞軍的統帥聶澤已實在看不下去了,連招呼都未打一聲,起身拂袖而去。聶澤一走,許多貞將也66續續的離席,到最后,茶館里剩的基本都是風、川兩國的人,貞軍方面只有韓霸和零星幾名將領還在。
    等唐寅和任放把該商議的事宜都商議完,任放站起身,拱手笑道:“風王殿下,希望你我兩方都能遵守和議之約!”
    唐寅笑了,說道:“同樣的話,也是本王想說的。”
    任放聞言,仰面而笑。頓了一下,他象是聊家常似的問道:“有個問題,不知風王殿下可否賜教?”
    “任將軍有話請講。”
    “防守錦陽的,不知何人是主將?”錦陽僅有數萬的兵力,卻能頂住己方數十萬大軍的強攻,任放實在很好奇,錦陽的防守到底是由誰指揮的。
    唐寅先是一愣,而后大笑著說道:“錦陽并無主將,若硬是要找出一人,那便是本王。”
    任放心頭一驚,唐寅身為君主,竟然會親自上陣指揮,在他的觀念里,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不過通過唐寅只帶六名隨從便敢來赴約這件事上,也能看出唐寅的膽子大的驚人。任放干笑一聲,說道:“風王殿下膽識過人,在下佩服。還有貴軍的暗系修靈者們,堪稱戰場上的利刃!”
    這是任放的心里話,風軍中的暗系修靈者又多又厲害,神出鬼沒,專門刺殺軍中的將領,著實令任放頭痛不已。
    唐寅并不對此多談,反而說道:“川軍中的攻城利器,也是讓本王印象深刻。”在與川軍的交戰中,唐寅算是領教到大型攻城武器的厲害之處,他心里已打定主意,只要戰事告一段落,他回都之后立刻指令軍械司,為風軍研制出更多的大型器械。
    風軍有令人佩服的地方,川軍也同樣有許多過人之處,做為雙方的統帥,唐寅和任放倒是相談甚歡,雖然昨天二人還是在戰場上你死我活是仇敵。
    他二人閑聊的時間比議和的時間要長得多,通過這些閑聊,二人都解開了不少心中的疑惑。
    這時候,唐寅才知道原來上行山還有一個破風口,每月都有幾天風力較弱的時候,不用走霸關,也可以通過風莫邊境。這可是他以前從來都不知道。
    任放也同樣從唐寅那里得到不少收獲,知道了當初在萬軍之中刺殺竇魁的不是旁人,正是唐寅,也知道了防守錦陽時,唐寅不止親自指揮,而且還親自參戰,風國的暗系修靈者們更是隨他一同戰斗的。
    在交談的過程中,雙方的了解進一步加深,佩服對方的同時,心里也都提高警惕。
    任放看得出來,唐寅極為好戰,而好戰之人野心必然極大,唐寅拼死留天子在風國,忠心是假,假借天子之名擴張風國勢力才是真,寧國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若任其展下去,風國必定會成為北方霸主,日后將是川國的心腹大敵。
    唐寅則感覺出任放才識過人,雄才偉略,極善治軍和統兵,是難得一見的文武全才,換成在別國,恐怕早已坐到大將軍的位置了,而在川國,他僅是上將軍,可川國的上將軍足有二十位之多,也就是說和任放能力差不多的川軍將領還有二十多號,這是何等強大的軍力,川力之強,足可以藐視列國了。如果風國不是距離川國太遙遠,如果川國的大軍隨時都可以傾巢攻過來,風國將難以自保。
    直到天至晌午,唐寅和任放的交流才告一段落,二人以及各自的部下紛紛走出茶館,到了外面,任放向唐寅拱手說道:“風王殿下,在下就此別過,日后若有機會,必親自來風國拜會殿下。”
    唐寅哈哈大笑,說道:“若任將軍再來風國,本王將以上賓之禮接待。”
    任放聞言也笑了,再次向唐寅拱手施禮,然后轉身離去。
    若是無事,任放是絕不會再來風國了,一直以來,他指揮的軍隊都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此次伐風之戰,雖未敗,但也沒勝,對他而言,風國可算是恥辱之地,他想,以后也很難再有和唐寅見面的機會了。
    不過這次他想錯了,他和唐寅在不久的將來又再次碰面,不過巧合的是,依舊是在戰場之上……
    看著任放和川軍將士都走遠,唐寅幽幽噓了口氣,轉頭對身邊的江凡和程錦二人說道:“我們也回城吧!”
    江凡和程錦等的就是他這句話,當唐寅和任放坐在茶館里談笑風聲的時候,他二人急的是把抓揉腸,錦陽的外城區畢竟屬于敵軍的控制范圍,多待一刻,就多一分的危險,好在任放和川軍沒有歹意,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就在唐寅和江凡、程錦等人要回城的時候,原本已經走遠的川軍眾將中又快步走回來一位,單陽。
    不知道他為何突然折回來,唐寅收回腳步,背著手,瞇縫著眼睛,默默注釋著對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