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84

  單陽快步走到唐寅等人近前,拱手說道:“風王殿下,末將單陽,是奉命前來保護殿下回城的。【】”
    潘合當眾要對唐寅下毒手,這也讓任放心生警惕,在回營的路上,特意安排單陽回來保護唐寅。
    聽明單陽的來意,眾人皆松了口氣,唐寅笑道:“如此……就麻單將軍了。”
    “風王殿下不必客氣,末將也是職責所在。”單陽一笑,不卑不亢地說道。
    單陽奉任放之命保護唐寅回城,任放還真料對了,潘合雖失手,但貞軍除掉唐寅的決心并未動搖。
    在唐寅回往錦陽的半路上,以潘合、武進二將為的貞軍精銳悄悄設下埋伏,只等著唐寅從此經過,他們好突下殺手。
    令貞軍眾人意外的是,單陽竟然有跟隨唐寅等人同行,探明情況的貞軍人員趕快向潘合、武進二人稟報。
    此時潘合和武進就在靠近街道的一間院子里,聽聞下面人的報信,二人心頭同是一震,怎么單陽會和唐寅在一起?這可麻煩了。
    武進皺著眉頭,喃喃說道:“既然有單陽在,我看我們此次行動已是難以成功,潘將軍,我們還是回去向韓將軍復命吧!”
    潘合眼珠子骨碌碌轉個不停,回想起剛才在酒館內單陽攔阻自己的情況,怒由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他咬著牙說道:“關鍵時刻,單陽狗賊壞我大事,現在他又護著唐寅回城,罪該萬死,我看我們也不用再和他講什么同盟情誼,干脆,連他一起殺!”
    武進聞言,臉色頓是一變,連單陽一起殺?單陽可是川國的上將軍,他若是死在己方的手上,事情可就鬧大了,川國能善罷甘休嗎?武進比潘合還能冷靜一點,他憂心忡忡地說道:“我看……還是先稟明將軍,然后再做決定吧?!”
    “來不及了!”潘合沉聲說道:“現在再去稟報將軍,等將軍拿定了主意再傳回命令,唐寅早***跑回城了!如果你不敢做,那我就單干,你現在馬上走,省得牽累到你身上。”
    武進在貞國并非無名小卒,也是有名的大將,聽聞潘合這話,面子頓時掛不住了,他冷笑一聲,嘴角輕蔑的揚起,說道:“我會怕惹禍上身?兩軍撕殺,九死一生我都未曾怕過,還會怕此事不成?潘將軍不要太瞧不起人!”
    潘合心中暗笑,武進果然經不起自己的激。他滿面正色地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么今天咱倆兄弟就干一次大事,斬殺唐寅!”
    武進深吸口氣,橫下心來,說道:“我聽你的,就這么干!”
    潘合、武進二人在明知道有單陽護送唐寅的情況下,還是決定放手一搏,強行除掉唐寅。
    以他二人為的貞軍精銳悄悄潛伏到街道兩旁,有些人趴伏在房頂上,有些人則躲于胡同小巷子里,只等潘、武二將下令,他們好一起殺出。
    且說唐寅等人,邊往錦陽內城走,也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唐寅想通過與單陽的交談多了解一下川貞聯軍目前的狀況,但單陽的話語很少,即便是回答唐寅的疑問,答案也都是模糊不清的。
    說了一會話,唐寅也就明白了,這個名叫單陽的川將可不是普通有勇無謀的武將,為人謹慎,又沉默寡言,想從他嘴里套出話來,并不容易。
    正當他們向前走的時候,唐寅猛然收住腳步,瞇縫著眼睛,默默環視前方。
    見狀,江凡、程錦、單陽等人都是一愣,紛紛不解地看向他,然后又順著唐寅的目光瞧瞧前方的街道。街上空蕩蕩的,連條鬼影子都沒有,他們想不明白,唐寅為何突然不走了。
    “大王,怎么了?”程錦關切地輕聲問道。
    唐寅略微挑了挑眉毛,說道:“有點不對勁。”其實,前方的貞軍埋伏的十分隱蔽,唐寅根本沒看到什么,但他卻敏銳的覺察到前方有殺氣,很濃烈的殺氣。
    聽他這么說,江凡和程錦都緊張起來,二人收斂心神,聚精會神的注視前方,但即便兩人運足目力,仍未看出什么端倪。
    單陽也沒有覺什么,只當唐寅是神經過敏了,他淡然一笑,說道:“風王殿下不必擔心,末將會保護殿下的安全。”
    唐寅沒有說話,不過他身體的周圍卻散出一層淡淡的黑色霧氣,黑霧環繞他的身軀,凝而不散,那是靈鎧化的前兆。唐寅沒有馬上完成靈鎧化,只是先把靈氣散出去,一有不對,便可第一時間罩起靈鎧。
    江凡和程錦都是跟隨唐寅許久的部下,了解他的個性,如果不是現危險的存在,大王絕不會如此的如臨大敵。江凡和程錦也跟著緊張起來,效仿唐寅,將靈氣散到體外,隨時準備完成靈鎧。
    對于他們的緊張,單陽暗暗搖頭,也未多說什么,跟隨唐寅等人繼續向前走。
    他們向前還沒走出多遠,突然之間,街道一旁的房宅中傳出刺耳的哨音,幾乎是哨音響起的同時,街道兩旁的房頂上站起數以百計的貞軍士卒,一各個手持弓箭,對準街道中心的唐寅等人展開齊射。
    嗖嗖嗖!箭如飛蝗,快似閃電,向唐寅等人急飛來。唐寅、江凡、程錦是早有準備,三人同一時間罩起靈鎧,緊接著,又以暗影漂移閃躲出去。雖然還是有箭支射在他們身上,但靈鎧已將其防住。
    他們三人是閃走了,但單陽和唐寅帶來的那四名隨從不會暗影漂移。
    單陽不愧是為川國頂尖級猛將,靈武之精湛,已到了令人乍舌的程度。他反應極快,即便是毫無防范的情況下,還是在箭支射到之前罩起了靈鎧,雕翎釘在他的身上,叮當作響,紛紛反彈落地,別說單陽身上的靈鎧連點裂紋都沒有,他站起原地連動都未動。
    至于唐寅的四名隨從則無一幸免,全部亡于飛矢之下,倒在血泊當中。
    箭支剛剛告一段落,猛然間,街道兩旁的胡同里又傳出喊殺聲,接著,數百名貞軍蜂擁而出,直奔唐寅、江凡、程錦、單陽四人殺來。
    面對著如狼似虎的貞軍,單陽一時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他一邊閃躲撲過來的貞軍,一邊沉聲喝道:“我乃川國上將軍單陽,是誰派你們到這里設伏的?你們的主將在哪?”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貞軍士卒悶著頭、一個勁的向他揮刀,刀刀都是使盡全力的殺招。
    這些貞兵,有些是普通士卒,有些可是修為深厚的修靈者,若真被他們的靈兵砍中,即便是單陽的靈鎧也抵御不住。在他們的瘋狂搶攻之下,單陽被迫的連連后退。
    另一邊,唐寅等人也不輕松。
    程錦被十數名修靈者團團圍住,雖然有暗影漂移,每到千鈞一之際皆能閃躲出去,但讓人看了也覺得險象還生;江凡則是被武進脫住,武進是貞國猛將,驍勇善戰,和高俊的實力不相上下,與他對戰,江凡雖不至于落下風,但想勝他,短時間內也很難做到。
    圍攻唐寅的貞軍是最多的,這些貞軍,有一半左右的人是修靈者,為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在酒館內向唐寅亮家伙的潘合。
    潘合一心想立奇功,對唐寅的進攻也最為兇狠,他手持一把靈劍,對著唐寅上一劍、下一劍,連下殺手。
    周圍的敵人雖多,但唐寅一點不緊張,這樣的場面他碰過的太多,比這更大更兇險的風浪他也不是沒經歷過。
    唐寅小心應對,見招拆招,同時還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將周圍時不時偷襲過來的殺招一一避開。
    見己方他們多人竟然戰不下唐寅一人,潘合大急,沖著周圍大吼道:“都給我加把勁,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取下唐寅的腦袋!”
    在他聲嘶力竭的連番催促之下,貞軍眾人的圍攻變的更加兇猛,只見唐寅周圍滿是刀光劍影,漸漸已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周圍敵人眾多,唐寅難以施展,以暗影漂移閃到貞軍的包圍圈之處,同時,他手中多出兩把月牙形的玩刀。雙刀同時靈化,而后又并未一把怪狀的鐮刀,只見唐寅揮刀之間,三名貞軍士卒閃躲不及,被攔腰斬斷。
    沒有鮮血流出,只有白色的靈霧從尸體身上散出來,那是黑暗之火靈魂燃燒的效果。
    “唐賊休得猖狂!”潘合大喝一聲,沖出己方人群,看到唐寅,抖手甩出一記靈亂·風。
    唐寅顧不上再殺傷其他的敵人,再次施展暗影漂移,直接閃到潘合的身側,手中的鐮刀順勢向前一揮,橫斬潘合的胸口。后者反應也快,立刻豎劍格擋,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潘合受一刀的沖力,向后連續倒退三大步才把身形穩住。
    他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目,盯著唐寅,想不到唐寅這個君主,力氣竟然這么大,靈武這么高強!他還在愣神,唐寅的后招又到了,鐮刀立劈華山,直取他的腦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