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86

  潘合的靈亂·極不敵單陽釋放的靈亂·極,被余威擊中,只是一瞬間,潘合身上的靈鎧俱碎,里面的盔甲、衣服也被靈刃撕成碎塊,他整個人象是個破布娃娃似的,倒飛出去,落地后,再看潘合,渾身,上上下下全是血口子,足有上百處之多。【】
    這還多虧他修為深厚,靈武精湛,身上的靈鎧夠堅韌,卸掉了靈刃大部分的威力,不然,他得被活活絞成肉塊。即便如此,潘合也傷的不輕,躺在地上,人業已奄奄一息,兩眼翻白,神智不清。周圍的貞軍見狀,一擁而上,把身負重傷的潘合護住,而后,貞軍中的修靈者象瘋了似的對單陽展開搶攻。
    另一邊,貞軍纏在唐寅身上的繩索越來越多,對他的箭射也越來越密集,如此強度的勁射之下,唐寅的修為再精深,靈鎧再堅固,也抵御不住。隨著咔咔的脆響聲,唐寅身上的靈鎧開始破裂,射到他身上的箭支也不再反彈落地,而是深深刺入靈鎧之內,釘在他的身上。
    所過的時間并不長,唐寅身上所中的箭支已有數十支,冷眼看去,象是個刺猬似的,他的身子也慢慢軟了下去。
    見狀,周圍的貞軍紛紛停止箭射,人們面面相覷,不確定唐寅到底死了沒有。
    與此同時,江凡和程錦二人也現唐寅這邊情況不對,兩人拼死突圍,連續承受敵人的數次重擊,硬是沖出一條血路,殺到唐寅這邊。
    江凡的對手是武進,為了脫身,他硬挨了武進的一記重刀,此時他的背后多出一條半尺長的刀口子,他的傷比程錦要重,但度卻比后者還快,先一步殺到唐寅近前,見他被敵人繩索所困,身上又插滿雕翎,江凡嚇出一身冷汗,來不及細看,他捻弓搭箭,同時射出三箭,精準的將纏住唐寅的三根繩索射斷。
    隨著這三根繩索的斷開,唐寅的身體失去支撐之力,軟綿綿的癱倒在地。江凡還想沖上去查看,可是后面的武進又殺上來了,靈刀掛著勁風,橫掃他的脖頸。江凡無奈,只得回身格擋,他剛把武進的一刀擋住,腳下突然又有繩索襲來,把江凡的左腳死死纏住。
    還未等他回過神來,抓著繩索的貞軍用力一拉,江凡失去平衡,身子仰面倒地,見有機可乘,武進咆哮一聲,高舉著靈刀,對著倒地的江凡立劈華山的猛砍下去。即便倒在地上,形勢被動到了極點,江凡也沒有坐以待斃,他雙手持弓,硬接對方的重刀。
    當啷啷!
    武進這勢大力沉的一刀重砍在江凡的紫金弓上,其力道之大,將江凡的半個身子都砸進泥土里,他背后的刀傷更是象要撕裂一般的疼痛。
    江凡身處絕境,程錦的形勢也岌岌可危,他的對手雖不象武進那么強悍,但也弱不到哪去,而且對方的繩索一條接著一條的不斷襲來,令程錦應接不暇,當他沖到距離唐寅只剩下不足十米的距離時,再也無法靠前一步,四面八方而來的繩索如同一張大網,將他的腰身、腿腳、手臂纏了一圈又一圈。
    江凡和程錦受貞軍的繩索所困,而單陽又被大批的貞軍修靈者纏住,現在唐寅真成了孤家寡人,沒有幫手,只能靠他自己。
    不過,他此時的形勢比江凡和程錦還要危急,雖然江凡射斷了他身上的三根繩索,但還有數根繩子死死纏住他的腰身,最要命的是他身上所中的那數十根箭矢。這數十處箭傷都不輕,換成旁人,早就命喪黃泉了,但關鍵時刻,他體內的暗之靈氣又揮出功效,護住他的心脈。
    現在,唐寅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地方是不疼的,體力和靈氣也在急的流失,失去繩索的拉扯,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整個人跪坐在地,一動不動。
    周圍的貞軍愣了一會,其中有幾名膽大的修靈者慢慢向唐寅靠近過去。其中有一人率先走到唐寅近前,手中的靈刀先是在唐寅面前晃了晃,見他毫無反應,他的膽子這才大了一些。低頭瞧瞧,見唐寅的手里還死死抓著鐮刀,他深吸口氣,舉刀下劈。
    他這一刀不是劈向唐寅,而是砍向唐寅手中的鐮刀,隨著當啷一聲脆響,唐寅手中的鐮刀應聲而落,被對方的靈刀砸在地上。
    嘩——在戰場上,武器就是人的生命,失去了武器,也就等于是失去了生命。周圍的貞軍見唐寅的武器都被打掉了,人們不約而同的歡呼起來,在他們眼里,唐寅已和死人無異。
    打掉鐮刀的那名修靈者膽子更大,一腳把唐寅的鐮刀踢飛,而后拉起唐寅低垂的頭顱,舉刀向四周揮舞、炫耀。
    他當然有炫耀的本錢,能親手擒下或者斬殺一國之君,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的事。聽著周圍的歡呼聲,這位貞軍修靈者甚至已開始憧憬自己回國時所能受到的英雄一般的待遇。不過,他的炫耀卻選擇錯了對象。
    原本已奄奄一息、半死不活的唐寅突然睜開眼睛,雙目射出不可思議的綠光,還未等周圍眾人回過神來,他突然抬手,抓住插在胸前的一根箭支,用力向外一拔,只聽撲的一聲,箭尖掛著血絲,被他硬生生拽出體外,緊接著,他手臂向前一揮,撲,這根箭深深刺入那名修靈者的大腿根。
    “啊——”
    那名貞軍修靈者感覺大腿傳來一陣鉆心的劇痛,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聲,在大喊的同時,他也現周圍同伴的臉色都變了,眼神中充滿著驚恐之色,人們的焦距并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在他的身邊。
    他眼珠緩緩轉動,向自己的身邊看去,只見剛才還跪坐在地的唐寅已不知何時慢慢站起身形,面部、身上的靈鎧生出細細的紋路,仿佛長了一層細微的鱗片似的,猙獰又可怕,他手腳上的靈鎧也在變化,指尖和趾尖的靈鎧在變長,并且鋒利如刀,如同爪子一般,最駭人的是他的雙目,蒙起一層刺眼又詭異的綠光。
    此時的唐寅,看上去不象是人,更象是頭半人半妖的怪物。
    貞軍修靈者下意識地張大嘴巴,但嚎叫之聲已戛然而止,愣了那么幾秒鐘,他猛然尖叫,轉身要跑,可唐寅的手掌已先一步扣住他的脖子。那堪比刀子還有鋒利的指甲瞬間刺穿對方身上的靈鎧,并深深嵌入到皮肉當中。
    對方還想大喊,向周圍的同伴呼救,可唐寅已不再給他這個機會。
    黑暗之火由他的掌心生出,只聽呼的一聲,黑色的火焰在一剎那擴散到貞軍修靈者的周身,對方的靈鎧抵御不住黑暗之火的焚燒,化為絲絲的霧氣,隨著靈鎧一化,黑暗之火又肆無忌憚的蔓延到他的身體上,貞軍修靈者只略微掙扎了幾下,人便沒了動靜,白色的霧氣從他體內散出來,失去精華的身軀軟綿綿的掛在唐寅的手掌上。
    唐寅看都未看掌中的尸體,榨干對方的靈氣,他手臂一抖,將尸體甩飛出去,然后仰起頭,如饑似渴地吸食著飄蕩在空中的靈氣。
    他不漏過一絲靈氣,全部吸入體內,而后,眼中的綠光更盛,環視周圍的貞軍,出如野獸一般的嘶吼。
    貞軍哪見過這樣的人,或者說哪見過這樣的怪物,在身中數十箭的情況下竟然還活著,還能殺人,人們從骨子里生出寒意。
    沒有人再放箭,人們嚇的象躲避瘟疫似的連連后退。貞軍膽怯,不過此時已失去理智、腦海中只剩下原始救生的唐寅又怎會放過這些‘獵物’離開。
    隨著呼的一聲悶響,他的雙掌完全被黑暗之火所籠罩,接著,黑暗之火又由他的雙掌蔓延到他的全身,使他整個人被一層黑色的火焰所覆蓋。
    他一步步向人群最密集的貞軍走去,一邊走,一邊拔掉身上的箭支,然后狠狠的甩在地上。貞軍被這樣的唐寅嚇的魂不附體,哪敢再戰,唐寅進一步,他們得退兩步,最后貞軍實在被的無路可退了,人們大聲吶喊道:“用繩索!用繩索纏住他!別讓他過來!”
    貞軍又開始用起繩索戰術,一根根的絆馬索凌空向唐寅飛去,將他的身子纏了一圈又一圈。
    受繩索所制,唐寅無法再前向走,他緩緩低頭看了看身上的繩子,手臂向回縮了縮,指尖彈動,那又粗又堅韌連奔馳中的戰馬都能被絆倒的絆馬索在被他的指甲劃過后,竟一根根的應聲而斷,斷口之光滑,和用刀子劈斷無異。
    繩子一根根的斷開,那些用力拉扯繩索的貞軍失去平衡,尖叫著撲倒在地。沒有了繩索的控制,唐寅活象脫韁野馬,身子下低,四肢著地,快如閃電,飛撲進貞軍人群里。
    “啊——”
    唐寅沖入貞軍當中,令貞軍陣營里傳出一片慘叫聲,只是一瞬間,受其黑暗之火波及的貞軍士卒就有十幾人。貞軍中的修靈者為了自保,以顧不上會不會誤傷自己人,紛紛向唐寅施放出靈武技能。
    只可惜他們的靈武技能粘不到唐寅的身,只引來己方的士卒成群成片的倒地,而唐寅已形如鬼魅一般閃到他們的背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