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88

  單陽大步流星走進中軍帳,到了里面,看都未看聶澤等貞將,直接走到任放面前,插手施禮,說道:“將軍,我已把風王殿下護送回錦陽內城。【】”
    看到單陽,帳內的川將和貞將的反應截然不同。川將們紛紛松了口氣,一各個如釋重負,而貞將們則是兩眼噴火,義憤填膺,看著單陽的眼神象是隨時要撲過去咬他幾口似的。
    任放很沉穩,端坐在帥案后,慢條斯理的向單陽擺擺手,淡然說道:“單將軍辛苦了。”頓了一下,他看眼站于一旁滿面怒色的聶澤,然后又說道:“單將軍,聶將軍向本帥告狀,說你傷了貞軍兄弟,不知可有此事?”
    單陽深吸口氣,沉聲說道:“確有此事!”
    他話音剛落,聶澤就迫不及待地說道:“怎么樣,任帥,這可是單將軍親口承認的,并未本將冤枉他吧?”
    “哼!”單陽冷哼一聲,說道:“聶將軍,你不找上門來,我還要去找你呢,問問你到底是何居心?!任將軍已與風王殿下達成議和,而你卻在半路設伏,欲刺殺風王殿下,你這么做,不僅是破壞雙方的和議,也是置我川國于不仁不義的境地,這你又做何解釋?”
    任放早就猜出是這么回事了,現在聽單陽把話講明,他故作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轉頭又看向聶澤,似乎在詢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聶澤老臉一紅,然后又強硬地說道:“風國為敵國,風王為大敵,我軍刺殺唐賊,有何不對?”
    任放依舊不插話,也不表態,腦袋又轉向單陽。
    單陽冷聲說道:“兩軍交戰之時,無論用什么手段殺掉敵國之君皆無可厚非,而現在雙方已經議和,可聶將軍還是一心置風王于死地,聶將軍是不是太過于胡作非為了?”
    想不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單陽這時候變的如此能說會道,聶澤一時間也被他質問的啞口無語。正在他不知該說點什么好時,任放終于開口了,他說道:“是啊,單將軍說的有道理啊!聶將軍,本帥已與風王議和,而你卻去刺殺風王,這么做,不是讓本帥成了出爾反爾的小人嗎?也讓你我兩國顏面掃地啊!”
    聶澤惱羞成怒,拍案而起,震聲說道:“不管本將做的對與不對,但單將軍重傷潘將軍是事實,你們要如何處理此事?”
    這時候任放又不說話了,滿臉困惑地看著單陽。
    單陽說道:“我的職責是保護風王殿下,而潘將軍卻是來行刺風王殿下的,我職責所在,不得不與潘將軍交手。比武尚且免不了要受傷,何況是在戰場之上,我若不使出全力,現在躺下的就是我。”
    聶澤怒聲喝問道:“單將軍的意思是……”
    單陽回道:“我的意思是,潘合咎由自取,未取他性命,我已是念及同盟之義,手下留情了!”
    “你……”聶澤氣的兩眼直冒金星,伸手指著單陽的鼻子,半晌說不出話來。
    單陽懶著再和他爭論,轉身形走到任放的下手邊,撩征裙,甩征袍,盤膝而坐。單陽可是上將軍,論軍銜,與任放為平級,他為人是低調寡言,但不代表他沒脾氣,真要是起威來,連任放也得忌憚三分。
    看他這樣的態度,聶澤的臉面還哪能掛得住,他五官扭曲,表情猙獰,回頭看向任放,質問道:“任帥,單陽傷我潘將軍一事,你到底要如何處理?”
    任放呵呵一笑,說道:“聶將軍不要生氣,也不必著急,單將軍下手是稍重了一點,但也是職責所在,若有得罪之處,本帥代他向聶將軍賠不是了。”說著話,任放站起身,對著聶澤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禮。
    身為聯軍統帥,任放能放下身段當眾向聶澤施禮道歉,已算是給足他的面子了,而聶澤顯然不滿意。
    他麾下的兩員大將潘合和武進一傷一亡,武進是死于唐寅之手,那無話可說,但潘合可是傷在單陽的手上,如果此事只因為任放的一句道歉、一個施禮就到此為止,那貞軍在川軍面前豈不顏面盡失,自己這一軍統帥在軍中還有何威嚴而言?
    聶澤雙目射出陰森森的寒光,冷冷注視著任放,一字一頓地問道:“這就是任帥的處理方式嗎?”
    任放表面上總是笑呵呵的,一派和事老的模樣,實際上他比任何人都要強硬,在他的骨子里,有著川國貴族特有的孤傲。
    他對上聶澤的目光,慢慢坐回到鋪墊上,然后心平氣和地含笑說道:“沒錯,這是我的處理方式。聶將軍,你我兩國為盟國,你我兩軍為兄弟之軍,遇事又何必斤斤計較呢?何況,這次也確實是貞軍的兄弟有錯在先嘛!”
    “現在身負重傷,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不是你川軍的將領,你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
    “不管受傷的是誰,本帥講的是理。我與風王議和,這是你我雙方都同意的事,而聶將軍偏偏要搞出行刺風王的事來,導致潘合將軍負傷,說來說去,主要的責任還是在貴方。”
    “雙方都贊同議和?哈哈——”聶澤怒極而笑,厲聲道:“主和的一直是你,任放,我聶澤從未贊成過!要與風賊和解,退兵,那你川軍自己退吧,我貞軍寧死不退,寧死也不做夾著尾巴逃跑的狗!”
    這時候,聶澤是真被氣暈了頭,不管不顧的徹底和任放撕破臉。咆哮過后,聶澤又怒沖冠里指了指任放,轉身大步向外走去。聶澤一走,眾多的貞將們也紛紛起身,許多人都沖著任放重重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聶澤可惡,太目中無人了!”等貞將們走出大帳好一會了,處于震驚中的川將們才紛紛回過神來,人們氣的滿面通紅,吹胡子瞪眼,就連負傷的伍瑞都連拍桌案,若不是他腳上有箭傷,非追出去和貞軍理論不可。
    任放并未氣惱,至少在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現。他淡然一笑,說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人家想留下,就讓他們留下好了,聶澤要自尋死路,我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貞軍作戰是勇猛,但若是沒有川軍的支持,沒有川軍提供的大型武器,他們想單憑自己的力量擊潰風軍,摧毀風國,那是自不量力。在任放看來,貞軍若是不撤退,單獨留下,只有死路一條。
    聶澤說他寧死不退,那只不過是一時的氣話而已,他還沒沖動到真的留下來獨戰風軍。
    回到貞軍的大營,坐在中軍帳里和麾下的將領、謀士們一商議,聶澤也感覺出己方無力獨自留在風國境內,獨戰風軍,最終,他也只能接受退兵的命運。
    這一場曠日持久,歷時數月的川貞二國聯手伐風之戰,終于是以川貞聯軍的主動求和而告終。
    此戰,雙方并未分出明顯的勝負。
    川貞聯軍共出動百萬之眾,在交戰當中,傷亡接近四十萬眾,單單是在風國神秘失蹤的李呈一部就有十五萬人之多。不過,風國的傷亡也不在少數,霸關守軍全軍覆沒,赤峰軍幾乎被打沒了編制,十萬的新軍最終只剩下兩、三萬人,再加上平原軍、三水軍、直屬軍的傷亡,風力的減員也接近三十萬。
    如果單看雙方死傷的數據,可以認定是一場兩敗俱傷的交戰,但還有許多東西是在數據中看不出來的,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在伐風之戰中,川貞兩國并不牢固的聯盟關系出現裂痕,而兩軍的關系更糟糕,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按理說兩軍為盟軍,在撤退中應互相幫襯,但川軍和貞軍卻是分開撤退的,川軍先撤,貞軍后撤,并非貞軍那么高尚,要為川軍斷后,而是他們根本不屑與川軍同行。
    在戰火紛飛的年代,軍隊就是一國的核心,二國的軍隊不和,直接導致兩國的關系轉為惡化。
    等到川貞二軍回國之后,見到各自的君主,同是互相推卸責任,川軍指責貞軍不聽指揮,胡作非為,貞軍則指責川軍怯戰,指揮不利。在各執一詞的情況下,兩國的君主也難免會對對方生出不滿之意。
    川貞聯盟的破裂,可以說是風軍在衛國之戰中獲得的最大勝利,川貞兩軍的不和,使川貞兩國無法再重新組織和集結兵力,聯手向風國動第二次伐風戰爭,如此一來,在戰爭中已筋疲力盡、傷痕累累的風國得到了難得喘息之機。
    現在的風國已吞并寧國八個郡,整體國力遠勝從前,此時風國最需要的就是時間,需要時間來完全融合寧北八郡,需要時間使風地和寧地之間的資源得到合理的分配,也需要時間感化和安撫寧地的百姓,使寧人與風人合二為一。
    沒有了外部的壓力,沒有強敵的威脅,以唐寅為的風國朝廷便可以集中精力去做這些事情。
    如果說聯莫滅寧是風國崛起的墊腳石,那么頂住川貞聯軍的入侵便可算做是風國真正崛起的標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