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第十集第二章

  第二章
    別看上官元吉只回了蔡頌簡單十六個字,但這十六個字可大有學問。【】
    他一是在提醒蔡頌,你做什么都可以,唯一不能做的便是結黨營私,這也是大王最最忌憚的事情。指明這一點,也算是上官元吉對蔡頌送來五萬兩黃金的回報。其二,他則是在警告蔡頌,你若是敢結黨營私,必死無疑。他之所以如此警告蔡頌,實際上也是在助風國。
    經過一場衛國之戰,風國本土千瘡百孔,國力大損,自顧不暇,這時候,風國最怕寧地生亂,而目前能在寧地鬧出亂子的只有聲望群的蔡家,如果蔡家勾結朋黨,突然起兵造反,風國將難以顧及。
    上官元吉的回書,即是安撫蔡頌,別讓他狗急跳墻,又有威懾之意,不管你在寧北八郡怎么折騰,怎么貪污受賄、中飽私囊,都沒關系,只要不結黨營私,大王便不會罰你。他的用意是先穩住蔡頌,等風國本土都安定下來了,沒有后顧之憂了,到那時再怎么處理蔡頌朝廷都游刃有余。
    在張鑫檢舉上官元吉的第二天,唐寅還未找上官元吉談話,后者倒是主動找上門來了,連帶著,把蔡頌送給他的那五萬兩黃金也一并搬送到王府。在唐寅面前,上官元吉把他之所以要收下蔡頌重禮的原委始末原原本本的向唐寅講述了一遍。
    等他說完,唐寅這才明白上官元吉的苦心,他連連點頭,大贊上官元吉做的對,這時候要是把蔡頌急了,對風國極為不利,也是個巨大的隱患。對于上官元吉上交的黃金,唐寅只收下一半,另一半讓上官元吉再原封不動的搬回他自己家,算是大王的獎賞。
    另一邊,上官元吉的回書傳回到寧地良州,蔡頌看過之后,頓有茅舍大開之感,原來大王最不能容忍的是結黨營私,那自己不這么做便是了,只要能家財萬貫,富貴一生,自己還結什么黨,營什么私啊?
    收到上官元吉的回書,連日來提心吊膽的蔡頌如釋重負,心里大贊這五萬兩的黃金花的太值了。果然。張哲的彈劾傳到唐寅那里,唐寅非但未做出任何的懲罰,反而還褒獎蔡頌治理寧地有功,將他的官職提升為正二品,并賜伯爵位。
    這樣的獎賞令蔡頌樂的快要找不到北,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重禮起到了作用,讓上官元吉在大王面前替自己美言了,而后,蔡頌又加送重禮給上官元吉,并寫書信對其千恩萬謝。
    上官元吉即收了好處,又得到蔡頌的感激,還贏得了君主的肯定和贊賞,三全其美,兩面玲瓏,他辦事之圓滑、處事之手腕可見一斑。
    張哲的聰明和才學并不次于上官元吉,但在做事的方式上與上官元吉相差甚遠,當然,唐寅也正是看準了張哲梗直的個性才任他為御史大夫,幫自己監管百官。
    此事過后,蔡頌繼續在寧地過他安逸舒適的日子,不過受到了上官元吉的提醒,他不再輕易在府內設宴,也不再隨便邀請賓客,刻意裝出低調的姿態,不過他的攬財則是變本加厲,更加肆無忌憚。
    風國諸多城池重建,其重中之重是風國的南門戶,霸關。
    因為貞軍使用瘟疫戰術,導致霸關內瘟疫肆虐,任放為了防止瘟疫擴散,也防莫國趁機搶占霸關,一把火把霸關燒個干凈,現在風國等于是在這里重新建造一座城池。
    對這個關卡要塞,唐寅可是下了血本,撥出巨額的金銀,連造兩城。這兩城,一座是建在霸關原址,其名還是霸關,另一座則是建于破風口,并命名為興風城。興風城即能堵住破風口這個漏洞,又可與霸關相互呼應,一舉兩得。
    重建城池的同時,唐寅又開始大規模的招兵買馬,招兵的范圍也由風國一地擴展到寧北八郡,不管是風人還是寧人,只要肯從軍,風軍照單全收。
    在抵御川貞聯軍的戰斗中,唐寅看得出來,寧兵戰斗力是不強,但并非寧人天生體弱,而是訓練的不夠,只要按照風軍的方法訓練,寧人和風人的戰力其實是一樣的。
    招兵的同時,唐寅又頒布了第二次的納言令和征武令,其范圍依舊算上寧北八郡。
    這段時間以來,寧人對風人雖然還有敵意,但已減輕許多,寧人也漸漸接受了寧國被風莫兩國瓜分的事實。隨著唐寅招賢納武的法令一頒布,前來參與的寧人也不在少數。這預示著寧人已漸漸融入風國,但同樣的,隨著寧人逐漸進入風國朝廷,也使風國朝廷出現了真正的派系。
    目前,寧人在風國官職最高的人是左雙,在與川貞聯軍的戰爭中,左雙統帥西境軍屢立戰功,還曾解過錦陽之危,這使左雙贏得了唐寅的賞識和信任。為了表彰左雙的功勛,唐寅提升左雙為上將軍,并賜侯爵位,又把帶有歧視色彩的西境軍這個軍名改為飛龍軍。
    另一個以寧人為主的軍團——新軍也被唐寅重新組建。守衛錦陽,新軍功不可沒,當時戰斗之艱苦,幾乎把十萬人的新軍拼個精光,與敵交戰中,新軍與唐寅并肩作戰,表現出頑強的斗志,寧死不退,現在唐寅也不再把新軍當成炮灰軍團了,升任新軍統帥南業為上將軍,另把新軍改名為虎威軍。
    至此,風國正式擁有了七個主力軍團,分別是平原軍、三水軍、赤峰軍、直屬軍、天鷹軍、飛龍軍、虎威軍,其中飛龍軍和虎威軍屬寧人軍團。
    對于各軍團的兵力,唐寅統一規定,一律為十五萬人。另外,潼門守軍縮減到十萬,并自成體系,徹底與各軍團分離。
    以前潼門守軍都是從各軍團抽調過去的,占了各軍團不少名額,比如三水軍,總兵力說是有十七、八萬,實際上可戰之軍只有十二、三萬人,其余的那五、六萬人都在潼門。現在唐寅規定各軍團的兵力為十五萬,看似削減了各軍團的兵力,而實際上各軍團的可戰之兵都有得到大幅度的增加。
    風國在緊鑼密鼓的重建和擴軍,這時候,寧地倒傳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又十分有意思的事,提亞使節前來求援。
    當初風國和杜基合力出兵寧國,風國要河東郡,杜基要寧國撤回在提亞的駐軍,最終兩國都達成了目的,這已是許久以前的事了,現在風國已經滅了寧國,而杜基卻還是未能擊敗和吞并提亞。
    單單是提亞的國度提亞城,杜基軍已整整圍攻了半年,使盡了一切手段,卻硬是沒攻下來,直到現在,雙方還處于交戰當中。
    提亞使節來到良州,見到張哲和蔡頌,向二人請求出兵援救提亞。提亞使節的理由是,不管寧國是不是被吞并,但提亞和寧國當初所立的盟約還在,既然現在風國吞并了寧國,那么風國就應該繼承寧國的盟約,援助提亞。
    現在蔡頌的日子過的正舒適滋潤,那愿意出兵打仗,那份閑心,他幾乎連想都未想,當場便拒絕了提亞使節。張哲倒是覺得此事還是應先問問大王和朝廷的意見為好,他留提亞使節暫住良州,而后上書,向唐寅奏明提亞求援一事。
    唐寅目前正忙于城池的重建和風軍的重整,對于援救提亞之事,他和蔡頌的態度一樣,想也不想,直接就要拒絕。不過邱真有不一樣的看法,他攔住唐寅,并在朝議上公開提出此事,要群臣再議。
    風國自顧不暇,哪里還有精力去援助提亞,再者說,風國和杜基可是秘密簽署過盟約的,就算要出兵,也是出兵幫著杜基打提亞,不可能反過頭來去與杜基交戰。
    邱真在朝堂上提出此事,武將們大多沒表態,文官一致反對,唐寅甚至都覺得邱真多此一舉,此事根本沒有拿到朝堂上做討論的必要。
    見眾人皆認為不應該援助提亞,邱真皺起眉頭,憂心忡忡地說道:“杜基在我國北方,提亞在我國西方,若是讓杜基吞并了提亞,那么杜基將成為雄霸我國西北的巨大威脅。杜基的野心未必止于提亞這一地,日后要是突然對我國難,由西北兩面出兵,我國形勢堪憂。”
    確切來說,杜基是位于寧地北方,提亞在寧地西方,但寧北八郡已被風國所吞,現已成為風國領土,所以邱真自稱我國。
    聽聞他的話,別人還未說話,張鑫撲哧一聲樂了,說道:“邱相多慮了!杜基只不過是區區蠻邦小國,怎會對我大風構成威脅?即使吞并了小國提亞,也不足為慮。再者說,我國與杜基是有盟約的,杜基不可能對我國用兵。”
    唐寅點頭,表示贊同張鑫的話。
    邱真則不以為然,說道:“現在杜基是弱,但吞并了提亞之后可就不一定了。提亞有各種先進的技術,而杜基軍則驍勇善戰,二者要是結合到一處,杜基軍將會成為一支令任何對手都為之恐懼的軍團。”
    “我看……是邱相過于危言聳聽了吧?!”張鑫舉目看向唐寅。
    唐寅沉默未語。
    這時候,又有一人站出來說話,表示贊同邱真的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