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第十集第四章

  唐寅氣惱邱真,干脆躲到舞媚的院中。【】
    當天晚上,邱真求見唐寅,這時候,唐寅的火氣也消了很多,在書房里接見邱真。
    當邱真近來的時候,唐寅正在邊吃飯邊看奏疏,等邱真在他面前站定,施過禮后,唐寅頭也不抬起問道:“邱真,你又是為白天的事情而來吧?”
    邱真直言不諱地說道:“微臣正是為了白天的事而來。”
    唐寅怪異地看了他一眼,暗嘆口氣,笑問道:“那你這次準備怎么說服我?又要拽碎我的衣服?”
    邱真正色說道:“大王,為了風國,有多少我大風的將士流血犧牲,獻出了生命,現在只是要大王迎娶肖娜公主,難道大王都不能應允嗎?”
    唐寅放下筷子,沉吟了片刻,反問道:“即便我答應了此事,即便貝薩能默許我國援助提亞,抗擊杜基,但我又派何人統軍前去提亞,又派哪支軍團?”怒火散去,唐寅靜下心來細細琢磨邱真的提議,也覺得邱真的想法并非沒有道理。
    邱真想也沒想,說道:“以梁啟將軍為的三水軍可擔此重任。”
    “哦!”唐寅應了一聲,沒有馬上應話。在抗擊川貞聯軍的戰爭中,三水軍損失確實不大,但是戰爭剛剛結束,上下將士疲憊異常,這時候又派三水軍去遠征,到提亞打仗,不知道三水軍的將士們能不能受得了。
    不過話說回來,現在三水軍的編制還算是比較齊全,派其它的軍團,還不如三水軍呢!唐寅凝思許多,仰起頭來,幽幽說道:“又要打仗……”
    連那么好戰的唐寅現在都有些打累了,這段時間,風國征戰連連,先是連續對寧用兵,而后又抗擊川貞聯軍,現在又要去援助提亞,唐寅心里生出一股疲倦之感。
    邱真見唐寅的態度已開始軟化,生怕他反悔,急忙說道:“大王,我軍可不是白白援助提亞,可以趁機提出種種的條件。”
    “哦?”唐寅精神為之一振,問道:“說說看,我們可以提出哪些條件。”
    “其一,提亞必須提供我軍出征的費用并補償我軍在戰爭中全部的損失。其二,成功打退杜基軍隊后,提亞必須得承認自己為風國屬國,年年上供,歲歲稱臣。其三,以后提亞的各種技術必須輸送給風國,而且是無條件的。就此三點,只有提亞全部接受,我軍方可援助提亞。”
    唐寅聽完邱真的話樂了,雖然只有三點,但這三條都夠苛刻的。他疑問道:“提亞會接受這樣的條件嗎?”
    “一定會的。”邱真信誓旦旦地說道:“因為提亞已沒有其他的選擇。”
    “恩!”唐寅點點頭,瞇縫起眼睛,又思慮了一會,心里終于做出決定,他正色道:“你傳書給張哲,把你剛才所提的這三條都寫明白,讓張哲去與提亞使節談。”
    “大王英明!”見唐寅總算接受了出兵提亞的事,邱真大喜,拱手作揖。隨后,他又問道:“那……大王向貝薩提親的事……”
    唐寅不想多談此事,隨口說道:“也按照你的意思辦吧!”
    上午唐寅還在朝堂上和邱真爭執的臉紅脖子粗,等到了晚上,他冷靜下來,結果還是把邱真的意見全盤接受了。唐寅的個性有沖動又叛逆的一面,不過他有個最大的優點,能分辨出什么意見對自己有利,什么意見對自己無益。
    剛剛才結束抗擊川貞聯軍入侵的戰爭,風國又要開戰,不過這次的對手換成了風國曾經的盟友,杜基。按照邱真的意見,唐寅指派三水軍出征,畢竟杜基并非強國,兵力也不多,風國要與杜基交戰,還不至于傾全國之力。
    在梁啟的心目中,他早就認定杜基非善邦,是對風國懷有歹意的巨大威脅。唐寅命他統帥三水軍去往提亞,抗擊杜基軍,粱啟連考慮都未考慮,當即便接受了,不過他向唐寅提出個條件,要一員大將隨他一同前往,上官元讓。
    現在風國暫時無戰事,上官元讓即使留在都城也是賦閑在家,唐寅詢問了上官元讓的意思,見后者沒反對,也就同意了梁啟的請求,派上官元讓隨三水軍同去提亞。
    張哲和提亞使節的談判還未結束,鹽城這邊,三水軍已離都起程,駐扎到了潼門,一邊整裝待的做休整,一邊等良州那邊的談判結果。
    鹽城這邊,唐寅派出使節,去往貝薩,向貝薩的國王桑切斯·馮·普洛斯提親,欲迎娶貝薩公主肖娜。
    唐寅對自己的提親并未抱有多大希望,他知道杜基的王子帕維爾·艾倫瑞奇一直在追求肖娜,而桑切斯也沒有明確的表示反對,那已是許久之前的事了,不知道現在他二人的感情已增進到什么程度,貝薩國王究竟會把肖娜許配給誰,也未可知呢!
    接下來的日子,唐寅又投入到繁忙的公務當中。
    那么多城池的重建工作正式展開,各種各樣的提案每天甚至每時都會傳到鹽城,最后在唐寅這里匯總,只要一天未理,提案便能堆積如山。讓唐寅率軍打仗、沖鋒陷陣可以,讓他處理這些文案工作,他一個頭兩個大。
    連日來,他連王府的大門都走不出去,甚至都很少能走得出書房,這讓唐寅生出畫地為牢、度日如年之感。他埋頭于書房足足三天,終于是忍受不住了,急召上官元吉來王府,讓他全權處理這些公務。
    上官元吉哪敢輕易接手,這些提案,有許多涉及錢財的數額都特別巨大,即便他是右相也沒有職權做出審批,只能由君主親自核準。
    唐寅是打定主意徹底放手不管了,也不理上官元吉的反對,把手邊的工作硬是塞給了他,同時唐寅還提出了問責制,如果上官元吉處理的好,那么有重賞,如果出現了問題或者紕漏,他會直接問罪于上官元吉。
    當然,唐寅也理解上官元吉一個人精力有限,即要忙他右相的工作,又要忙本應是君主處理的事務,分身乏術,所以唐寅又提出這些工作上官元吉可找朝中大臣以及直屬于丞相的丞相長史們一同來處理。
    他這種做法,實際上就是君主內閣制,把君主的權利最大限度的下放給大臣,讓大臣們組成的內閣成為國家的實際管理者,君主的存在更多是傾向于象征意義和精神領袖。
    正常情況下,君主是不會主動下放自己的權利,這要么通過文明的進步要么通過革命的手段,但唐寅畢竟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他的思想也要比這個時代先進得多,而且他本身就是個怕麻煩的人,權利越大,事情越多,成為一國之君,剛開始的新鮮感和成就感漸漸退去,隨之而來的便是枯燥和煩惱。
    別國的君主都在拼命的攬權,生怕朝中大臣的權利過大,威脅到自己的地位,而唐寅則剛好相反,只要一有機會,便要把本應屬于君主的權利推給手下的大臣們。
    唐寅的做法,往好聽的方面上說是開明,而實際上,就是他自己太懶惰,也沒有很強的權利**。
    把手上的工作都推給了上官元吉,沒有了纏身的政務,唐寅總算落得一身輕松,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換上便裝,出王府到外面走走,散散心。
    現在的鹽城,越加繁華熱鬧,而且云集了風寧兩地的才俊和商人,大街小巷,車水馬龍,人潮不斷。
    在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的陪同下,唐寅逛到了軍械司。軍械司位于城南,屬重地,有重兵嚴加把守。
    到了這里,唐寅突然想看看夏語芙現在在做什么。不過此時他穿著便裝,不方便進入,而且看守的軍兵也不可能放他進去。
    正在他琢磨該如此通過看守的時候,正好瞧到玄望急匆匆的從軍械司的大門走出來。唐寅眼睛一亮,大步迎上前去。
    沒等他靠近玄望,后者左右的侍衛便快步上前,把他攔住,侍衛們一各個警惕地打量著唐寅,同時冷聲問道:“你是誰?要干什么?”
    本是悶著頭往前走的玄望聞聲,抬頭一瞧,正好和唐寅投過來的目光對了個正著。玄望先是一愣,接著一溜小跑的沖上前來,推開攔住唐寅的侍衛,必恭必敬地施禮說道:“不知大王大駕光臨,微臣有失遠迎,請大王恕罪!”
    聽玄望稱眼前這個穿著布衣的青年為大王,周圍的侍衛們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戰,呆立在原地,都傻眼了。
    唐寅沒有責怪眾侍衛的意思,他含笑看著玄望,問道:“玄大人這是要去哪啊?怎么走的這么急?”
    玄望苦笑,說道:“微臣要出城一趟。”
    “去哪?”
    “機巧山莊。”
    夏家的機巧山莊本是在寧國,但由于夏語芙解了唐寅所中的龍鱗落,引來寧國游俠的不滿和仇視,為了避免禍端和紛爭,機巧山莊被迫遷移到風國境內,坐落的位置就在鹽城的西郊。
    唐寅不解地問道:“去機巧山莊做甚?”
    玄望無奈地說道:“語芙小姐送來的圖紙……微臣有許多不懂之處,需要當面向她請教。”玄望是軍械司的總管,官職不大,但被唐寅封的品級極高,屬二品大員,而夏語芙的官職是丞相長史,屬三品,比玄望低了兩級,但她的架子可比玄望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