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第十集第五章

  唐寅任命夏語芙監管軍械司,但夏語芙很少到軍械司去,通常都呆在家中,繪制圖紙,令下人送到軍械司,再由玄望負責制造。夏語芙繪制的圖紙,別說唐寅這個外行看不明白,即便是玄望這個內行也有許多似懂非懂的地方。
    機關術講究的是精密,不能有絲毫的馬虎,玄望現在幾乎每天都是拿著圖紙在軍械司和機巧山莊兩頭跑。
    聽他說要去機巧山莊找夏語芙,唐寅正好隨他一同前往。
    機巧山莊建造的位置很巧妙,也是唐寅肯的,就在風國宗廟的那座山上,宗廟在山頂,而機巧山莊位于后山的半山腰。這里雖然距離鹽城很近,又風景如畫,但一年四季是看不到游人的,宗廟重地,哪是普通百姓可以隨便接近的,整座山都被風國的王廷侍衛封鎖起來,嚴加守護。機巧山莊建在這里,等于是一并被風國侍衛保護起來,即環境優美,又遠離凡塵,而且安全還得到了保障。
    路上無話,唐寅和玄望等人來到機巧山莊。
    對于玄望的拜訪,機巧山莊已習以為常,但聽聞風王唐寅也來了,這可非同小可,機巧山莊的莊主夏杰親自出莊相迎。
    唐寅和夏杰早就打過交道,但見面還是第一次。夏杰看上去只有四十出頭的樣子,保養的極佳,白面黑髯,相貌堂堂,衣著講究,大方得體,風度翩翩,溫文儒雅,一看便知道是個很有修養的人。
    他對夏杰的第一印象不錯,夏杰對他的外表也很意外。唐寅比他想象中要年輕得多,而且在他想來,唐寅要么是個滿臉橫肉、兇神惡煞的樣子,要么便是個尖嘴猴腮、陰險狡詐的模樣,可事實上兩者都不是,唐寅相貌英俊,五官深刻又剛毅,偏偏嘴角還自然而然的向上揚起,天生一副笑面,給人的感覺很柔和,也很喜幸,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老夫夏杰,拜見風王殿下!”經過一番打量,夏杰先施禮問安。
    唐寅一笑,擺手說道:“本王久仰夏先生大名,夏先生請起吧!”唐寅稱呼夏杰為先生,對他算是非常客氣的。
    “謝風王殿下。殿下里面請!”夏杰側身,把唐寅向莊里面讓。
    唐寅也不客氣,背著手,含笑邁步向莊內走。
    別看他現在只穿普通的布衣,但表現出來的氣勢還是不容小覷。夏杰和玄望等人緊隨其后。
    進入山莊,唐寅向四處觀望。機巧山莊才剛剛建成,無論房宅還是院墻,甚至是地面所鋪的石頭,都是嶄新的。唐寅笑問道:“夏先生在這里住得還習慣嗎?”
    “謝大王惦念,小人很習慣。”夏杰不是說客套話,事實上,他的生活和以前確實沒什么變化,只是換了個地方罷了,吃穿住行還和以前一樣。
    “那就好。”唐寅點點頭,說道:“如果夏先生還有什么要求,盡管向朝廷提出來,能應允的,本王會盡量應允。”
    “多謝大王厚待!”不見不知道,一見嚇一跳,夏杰做夢都想不到,唐寅竟會是如此隨和又客氣的人,難怪那么倔強的語芙肯心甘情愿的為他做事。
    進入大廳,夏杰把唐寅讓到主位,他自己坐在下手邊。
    時間不長,山莊的仆從送上來茶水和點心。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上前接過,一一檢驗,確認無事,這才放到唐寅面前。
    唐寅端起杯子,淺嘗了一口,茶水清香,沁人肺腑,他贊道:“好茶。”
    夏杰笑了,說道:“此為寧……寧地玉泉山上的新茶。”
    唐寅不知道玉泉山是個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玉泉山的新茶有什么特別的,看夏杰略帶得意的樣子,想來是很有名氣的吧!他放下茶杯,隨口問道:“夏先生在山莊里也布置了許多機關陷阱吧?”
    夏杰先是一愣,而后也不隱瞞,點頭應道:“是的,大王。”
    唐寅笑了笑,說實話,他從莊外走近來,一路上還真有仔細的觀察,不過他連一處機關、陷阱都未看出來,這只能說明機巧山莊的布置太巧妙了。唐寅又問道:“夏先生不會連這座廳堂都布置了機關吧?”
    夏杰拱手說道:“回大王,若有外敵來犯,闖入廳堂,只要莊內的人啟動機關,廳堂便會完全封閉,進出不能,廳堂的下面為空,里面灌滿火油,將其點燃,不出半個時辰,廳堂一切皆會化為灰燼。”
    聽完這話,玄望、上官兄弟、阿三阿四的表情皆有些不自然,原來自己現在是站在火油之上啊!他們下意識地低頭看看腳下,又瞧瞧四周的門窗,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唐寅卻是仰面而笑,并挑起拇指,贊道:“好好好,機巧山莊,果然如龍潭虎穴,日后本王建造王宮之時,可能還要麻煩夏先生指點一二。”
    夏杰面色一正,拱手回道:“大王客氣了,只要大王有命,老夫一定效勞。”
    唐寅聞言,又是一陣大笑。
    和夏杰閑聊了許久,始終沒見到夏語芙出現,唐寅不僅好奇地問道:“語芙小姐不在家嗎?”
    夏杰暗暗咧嘴,說道:“小女在家,現在應是在閨房……”他有派人去找夏語芙出來,但直到現在也沒見到夏語芙的人影子,夏杰顯得有些尷尬。
    唐寅不以為然,起身說道:“許久未見語芙小姐,本王也甚是想念,另外,玄大人還有些問題要請教語芙小姐,本王和玄大人過去看看。”
    “哦……老夫給大王帶路。”讓唐寅這個君主親自去找語芙,連夏杰都覺得自己的女兒太失禮了。
    唐寅沒有架子,他也了解夏語芙的脾氣,所以并未介意,和夏杰有說有笑的走到山莊后院。
    夏語芙是未出閣的姑娘,又出身于名門大家,閨房應布置的規矩典雅,可她的房間之亂,讓唐寅都有別開生面之感。敲房門,無人應答,夏杰干脆直接推門而入,唐寅也隨之走了進去。
    剛進入夏語芙的房間,唐寅就覺得腳下一滑,險些一屁股跌坐在地,好在他反應夠快,及時穩住了身形。旁邊的夏杰嚇了一跳,忙伸手相摻,說道:“大王小心!”
    唐寅低頭一瞧腳下,原來是踩到了一張又光又滑的鐵皮,他舉目向左右觀瞧,好嘛,這哪里是姑娘的閨房,簡直比倉庫還要雜亂,各種奇形怪狀的木板木塊、鐵皮鐵塊到處都是,有些是擺放在桌子上,大多數都是散落在地,要是向里面走,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夏杰老臉一紅,又羞又怒,他咽口吐沫,強顏笑道:“小女應該在里屋,大王……還是先在房外稍等片刻,老夫找小女出來……”
    唐寅笑了,他能看出夏杰的窘迫,擺手說道:“夏先生不要責怪語芙小姐,語芙小姐聰明絕頂,又癡迷機關術,是難得一見的機關奇才,天才不拘小節,這本就不足為怪。”
    想不到語芙如此失禮,唐寅還會為她說話,夏杰甚感意外。正當夏杰不知該說什么好時,里屋傳出夏語芙的話音:“多日不見,風王還是這般的能說會道,可喜可賀。自己找地方坐,如果找不到就出去坐,我現在沒時間。”
    夏杰聞言,臉上的羞紅頓時變成了醬紫色,不過這回是被氣的。唐寅是普通人嗎?那可是一國之君,是你能如此怠慢,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嗎?
    他還未來得及開口訓斥夏語芙,唐寅倒是先開口說道:“語芙小姐先忙,我在這里……隨便逛逛。”說著話,唐寅走到桌前,隨手拿起上面還未完工的小玩意翻來覆去的把玩。
    里屋的夏語芙仿佛會透視似的,又開口說道:“房里的東西不要亂動,萬一觸碰了機關,風王恐怕又要大吃苦頭了。”
    上次身受龍鱗落之苦的唐寅直到現在還記憶尤新,聽聞夏語芙這話,他象是觸電似的急忙把手中的東西放了回去。
    唐寅對夏語芙的冷言冷語早已習以為常,但夏杰實在受不了了,萬一唐寅火起,怪罪下來,整個機巧山莊都吃不了兜著走。他盡量壓低聲音,沉聲怒斥道:“語芙,大王已到,你怎能讓大王在這里干等?”
    “等等又不會死人,我手邊的事情要是忙不完,就真的會死人了。”里屋傳來夏語芙的嘟囔聲。
    “你……”
    唐寅及時打斷夏杰接下來的話,他笑道:“夏先生還是不要再打擾語芙小姐了,本王在這里等沒關系,夏先生若是有事可以先去忙。”
    夏杰哪敢把唐寅一個人留在這里,他長嘆口氣,搖頭說道:“都怪老夫太嬌慣小女,大王務必見諒。”
    唐寅仰面而笑,擺手表示沒關系。夏語芙有時候或許會表現的很驕橫,但她確實有驕橫的本錢。
    現在唐寅用人的理念也在生變化,起兵之處,他用人的標準是即重才又重德,要才德雙全的人,即能幫他,又能對他忠心耿耿,而現在,他的基礎已穩定,再選人才,則變成重才不重德,不管對方的德行如何,只要有才華,他便會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