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第十集第六章

  讓唐寅干等,夏杰的表情極不自然,唐寅看他副窘迫的樣子也覺得別扭,隨便找了個借口,還是把他打走了。【】
    唐寅在夏語芙的外房足足等了半個多時辰,后者才神情慵懶的從里屋走出來。唐寅打量著夏語芙,沒有說話,玄望快步上前,說道:“語芙小姐!”他的品級比夏語芙高,但對她的態度卻十分客氣。當然,就機關術的學識,夏語芙也要比玄望高得多。
    夏語芙只是略微點下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后目光一轉,看向唐寅,好奇地問道:“大王今日怎么如此得閑,親自來機巧山莊了?”
    唐寅一笑,說道:“許久未見,我是特意前來拜訪語芙小姐的。”
    “呵呵!”夏語芙樂了,說道:“大王是來看交代給我的事情辦的如何了吧?”
    與川軍的交戰中,唐寅感覺到大型攻城武器的厲害和作用,班師回都后,他第一時間指令軍械司,研制類似于川軍所用的那些大型器械。玄望是軍械司的總管,而夏語芙也負責監管軍械司,研制大型攻城器械自然也是夏語芙的工作。
    唐寅倒也不說虛話,仰面而笑,道:“一半一半。”
    夏語芙并不介意,回頭過頭來,又問玄望道:“玄大人,這次又有什么問題?”
    玄望急忙把圖紙拿了出來,遞到夏語芙面前,說道:“語芙小姐,不解之處我已標注了紅圈,其中……”
    他話還未說完,夏語芙已直接把圖紙拿了過去,低頭瞧瞧,搖頭嘆口氣,低聲嘟囔道:“我繪制的明明已經很明白了嘛!”說著話,她把桌案上的雜物胡亂的向一邊推了推,然后把圖紙放在上面,詳細的向玄望講解起來。
    玄望聽的認真,全神貫注,生怕疏漏某些細節,唐寅在旁也聽了一會,可很快就感覺興趣缺缺,打個呵欠,信步走到別處去了。
    夏語芙和玄望二人,一個講,一個問,你來我往,又過了半個時辰才算告一段落。
    好不容易等玄望把所有問題都搞明白了,唐寅才終于找到插話的機會。他問道:“現在軍械司正在研制什么?”
    “回大王,是塔樓!”玄望現在心中的疑問已解,整個人看上去輕松許多,搶先回答道。
    “哦?”唐寅手指圖紙,問道:“這就是你們研制塔樓的圖紙?”
    “是的,大王!”
    唐寅再次走上前來,低頭細看圖紙,如果不是玄望說這是塔樓的圖紙,單看上面的圖案,唐寅根本看不出來。他搖頭說道:“看外形,這也不象是塔樓啊!”
    夏語芙翻了翻白眼,坐到桌旁,自顧自的喝著茶水,似乎懶著回答這樣的問題。
    玄望解釋道:“回稟大王,這并未塔樓全圖,而是其中是一部分,主要是塔樓移動體系的圖解。”
    “啊!”唐寅對機關術是一點不明白,他撓撓頭,干笑道:“難怪看起來不象是塔樓。”
    玄望正色道:“語芙小姐設計的移動體系實在巧妙,不需要牛馬拉,也不需要人推,只要在塔樓后面拉動繩索,塔樓便會前進。語芙小姐所設計的塔樓不僅體形大,分量也重,如果靠人力去推,每輛塔樓至少得需要上百人推動,而用繩索拉,只需要二十人足以,這可大大節省了人力,推進時,也能減少我方的損失。”
    聽到這,唐寅來了興趣,他也坐到桌子旁邊,揚頭道:“再詳細說說。”
    玄望也想細說,可唐寅是外行,在沒有圖紙的情況下講解起來太費勁,他問夏語芙道:“語芙小姐這里應該還存有塔樓的全圖吧?”
    夏語芙邊喝著茶水邊心不在焉的向書柜甩下頭,說道:“自己去找。”
    玄望對夏語芙這種看似傲慢的態度習以為常,又不在意,走到墻角的書架那里,翻了一會把塔樓的整體圖紙找了出來,鋪在唐寅面前,邊指點邊講解。
    夏語芙設計的塔樓,體形比川軍塔樓要龐大得多,正面的擋箭板是由榆木、橡木這些材質堅硬的木材組成,與眾不同的是,在擋箭板上,鑲嵌有許多圓形的鉚釘,如同一面面的小盾牌拼湊到一起,這些鉚釘即可以起到保護擋箭板的供效,又不至于過于增大塔樓的重量。
    另外值得一提的便是塔樓的動力系統,這也是塔樓最為復雜的地方。塔樓的動力系統由許多的齒輪組成,兩根粗粗長長的繩索延伸在塔樓的后面,移動塔樓時,只需安排兵丁拉動繩索,使其內部的齒輪轉動,塔樓就可前進。這可大大節省了人力,也可使大軍在推進時減少不必要的傷亡。
    等玄望全部講解完,唐寅又琢磨了一會,連連點頭,贊道:“好!這個塔樓設計得好。”這可以算是唐寅在這個時代看到的第一樣半機械化的東西了。
    能得到唐寅的贊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塔樓不是玄望設計的,但他也有參與,與有榮焉,夏語芙倒是十分淡漠,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她滿不在乎地說道:“如果能工巧匠再多一些,我便可以設計更精妙的塔樓出來,批量建造。”
    唐寅仰面而笑,擺手說道:“夠了、夠了,這樣便足夠應付敵人的了。”現在他對夏語芙的設計信心足了許多,對其設計的興趣也更濃,問道:“還有其他的設計嗎?”
    “當然,另外還有云車、沖車……”夏語芙表面上對唐寅的夸獎很淡然,實際上心里還是非常受用的,聽唐寅問起,她難得的滔滔不絕講述起來。
    時間過的飛快,唐寅和玄望不知不覺已在機巧山莊坐了大半天的光景,等外面天色漸暗,唐寅這才起身告辭。
    婉轉回絕了夏杰的挽留用宴,唐寅別過夏語芙,與玄望等人出莊回城。
    在回城的路上,唐寅與玄望同坐一車,他問道:“玄望,你覺得夏語芙如何?”
    玄望沒太明白唐寅的意思,至酷書疑道:“不知大王問的是哪個方面?”
    唐寅說道:“對大風的忠誠。”
    玄望面色一正,此事可非同小可,他一句話說的不對,就有可能給夏語芙帶來殺身之禍。他正色道:“語芙小姐對我大風的忠誠如何,微臣不知道,但語芙小姐在盡心盡力的為我大風做事這一點,微臣是能看得出來的。”
    唐寅聽后,瞇縫著眼睛沉思片刻,隨后仰面而笑,說道:“我只是隨口一問而已,你不必太認真,也不必向語芙小姐提及。”
    “是、是、是!微臣明白。”玄望連連點頭。
    唐寅又道:“攻城利器,關系到戰局的成敗,我軍將士的生死,必須得慎之又慎,你身為軍械司的總管,得確保研制出來的器械沒有任何疏漏和問題。”
    玄望應道:“微臣銘記大王教誨。”
    唐寅樂了,沖著玄望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等唐寅一行人下了山,天色已然大黑,唐寅坐在馬車里,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玄望閑聊。
    正走著,耳目異常敏銳的唐寅突然聽聞車外有風聲傳來。
    經驗豐富的唐寅能分辨得出來,那不是夜風,而是利刃快飛行、劃破長空的勁風。
    來不及細想,唐寅暗叫一聲不好,身子迎面向下一倒,連帶著,把身旁的玄望也一并按倒。
    玄望此時毫無警覺,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人已迎面摔在車板上。他驚叫道:“大……”
    他話音還未落,只聽一陣啪啪聲,有十根箭支同時擊穿車板,射進車內,其強大的力道使箭支深深釘入另一面的車板。
    玄望大驚失色,脫口叫道:“保護大王,有刺客……”
    當他喊完這一句,唐寅業已消失不見,人順著車窗急竄出去。
    剛到外面,唐寅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周圍的環境,迎面又飛射過來十支雕翎。
    他反應也快,身子就地向下趴伏,嗖嗖嗖,十根箭矢皆從他頭上飛過。
    這時候,上官元武沖到唐寅身邊,急聲說道:“大王,刺客在林中放箭!”
    唐寅舉目一瞧,這才看清楚,路邊是成片的密林,而冷箭正是從林中射出來的。
    他冷哼一聲,肩膀晃動之間,雙刀已出現在他的掌中,唐寅正想竄入林中把刺客揪出來,隨著樹枝的震動,從林中反而先射出十條黑影。
    這十人皆著黑色的靈鎧,手持靈刀,度之快,猶如閃電,其中有兩人瞬間沖到唐寅近前,二話不說,舉刀就砍。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只看對方出刀的度,唐寅就知道對方非尋常之人。
    他不敢大意,橫起雙刀招架,耳輪中就聽當啷兩聲脆響,唐寅接住對方雙刀的同時,自己也被震退了半步。
    唐寅的刀能那么快,他的力氣也是十分驚人的,在硬碰硬的情況下他會被震退,這還是很少見的。唐寅驚訝,對方更是驚訝,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分向左右散開,由兩個方向夾攻唐寅。
    這二人的刀路都是以快見長,一刀接著一刀,刀刀都奔唐寅的要害,唐寅還從未怕過與別人對招,他瞇縫起雙眼,與兩名刺客戰在一處。
    他一人戰兩名刺客,上官兄弟、阿三阿四也被另外的八名刺客纏住,這時,樹林中又走出一人,這人的目標并不是唐寅,而是直奔馬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