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第十集第七章

  在馬車的周圍有許多侍衛,見一名刺客走來,侍衛們一擁而上,把那刺客團團圍住。【】那名刺客絲毫不見慌亂,沒等侍衛們動手,他手中的靈刀已搶先橫掃而出。
    嗡!
    靈波破風,激射而出。
    有經驗豐富又反應敏捷的侍衛見狀不好,立即向下伏身,堪堪把迎面而來的靈波閃躲過去,但另有幾名侍衛閃躲不及,被靈波劈了個正著,耳輪中就聽咔嚓幾聲脆響,被靈波掃中的侍衛齊是攔腰而斷,兩截的尸體撲倒在地。
    想不到刺客如此厲害,普通侍衛已不敢上前,眾人中有幾名修靈者挺身而出,合力把刺客攔住。他們幾人的修為都不高,有些人只能施展兵之靈化,有些人則只能完成半靈鎧化,不過依仗己方人多,倒也不太懼怕刺客。
    哪知他們沖上去的快,倒下的更快,只見那名刺客手中的靈刀突然霞光四射,緊接著,靈亂·風釋放出來。幾名侍衛心頭一震,各施展靈武技能,硬擋對方的靈亂·風。
    在刺客的靈亂·風下,他們釋放出來的技能紛紛化為烏有,而漫天的靈刃絲毫未見減少,繼續向他們飛射過去。
    這就是雙方靈武修為相差過于懸殊的結果。幾名侍衛無一幸免,皆把靈亂·風掃了個正著。數人齊聲慘叫,身上的靈鎧和盔甲被密集的靈刃撕扯個粉碎,幾人仿佛剛受過凌遲酷刑似的,渾身上下全是口子,鮮血淋漓。
    侍衛中的修靈者連刺客一招都未接下,便全部倒地不起,這另其他那些侍衛大驚失色,刺客不理別人,大步流星走到馬車前,揮手一刀,直接把車板劈掉好大一塊,他看著趴在里面嚇的面無血色的玄望,冷哼出聲,舉刀的同時,冷冷說道:“玄望,我來送你上路!”說著話,高舉的靈刀惡狠狠的全力劈下。
    玄望不會靈武,哪里躲得過靈武高手的快刀,就在靈刀馬上要劈到他的腦袋時,一名身在車旁的侍衛救主心切,猛然大吼一聲,飛身向刺客撲去。
    喀嚓!
    刺客被撲過來的侍衛撞個正著,身子向旁踉蹌了一下,他這勢大力沉的一刀沒有劈中玄望的腦袋,卻重重砍在玄望的胳膊上。耳輪中隨著一聲脆響,玄望的左臂被刺客一刀削掉,后者慘叫一聲,疼的在車內直翻滾。
    致命的一刀沒有砍殺掉玄望,刺客低聲怒吼,回手一刀,把剛才撲到他身上的侍衛砍成兩段,接著,又要對身負重傷的玄望下毒手。這時候,玄望的叫聲已吸引到唐寅的注意,見馬車那邊形勢不對,他急攻數刀,把身旁的兩名刺客退,接著,以暗影漂移閃到馬車近前,先是探頭向里面一看,唐寅也被嚇了一跳,只見玄望渾身是血,一條斷臂觸目驚心的落在車內,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麾下的重臣竟被刺客斬斷胳膊,這令唐寅的心里又羞又怒,他大喝一聲,手持雙刀,一口氣向那刺客砍出十余刀。
    唐寅含憤出刀,那一招接著一招的快刀,如同疾風驟雨一般,刺客的刀雖快,卻快不過唐寅。
    在唐寅的快刀之下,刺客平生第一次有目不暇接的眩暈感,他招架不住,連續后退,唐寅得勢不饒人,出刀更急更猛,大有一口氣壓死對方的架勢。
    刺客無奈,深吸口氣,隨著手中靈刀光芒四射,靈亂·極釋放出去。
    靈亂·極聲勢駭人,釋放出來,天地變色,不過靈刃還沒飛射到唐寅近前,他已經消失不見了,再現身時,人已出現在刺客的背后,手中的雙刀一左一右,分插刺客的雙肋。
    暗叫一聲不好,刺客急忙向前縱身,不過他的身法與唐寅的刀比起來還是慢了半拍。隨著沙沙兩聲輕響,刺客的后背被唐寅的雙刀挑開兩條大口子,不僅靈鎧被撕破,里面的皮肉也未能幸免,多出兩條半尺長的血口子,皮肉外翻,鮮血汩汩流出。
    “啊……”
    刺客痛叫一聲,身子向前一陣踉蹌,險些趴倒在地。
    這名暗系修靈者怎么如此厲害?難道是暗箭中的高手?刺客并未識破唐寅的身份,只把他當成玄望的侍衛了。現在他的傷雖不至于致命,但很麻煩,加上又認為有暗箭高手在場,難以再討得便宜,他當機立斷,嘴里出一聲尖銳的哨音,接著,抽身便走,直向路旁的樹林里飛奔過去。
    唐寅哪肯放他離開,緊隨其后,急追過去。
    暗影漂移的詭異就在于不受空間的限制,只見唐寅的身影向前跑出幾步后突然一虛,人已消失,在那刺客的正前方現身,手中的雙刀向前橫掃。
    即便知道對方是暗系修靈者,但刺客還是被唐寅詭異的身法嚇的渾身一激靈,此時他正全力向前沖,突然迎面掃來雙刀,他幾乎是本能反應的向后仰身,身子橫的摔倒在地,受其慣性,倒地的身軀貼著草皮又向前滑出好遠才停下來。
    唐寅轉身又要追殺,這時候,剛才纏住他的那兩名刺客沖了過來,二人雙雙出刀,分取唐寅的脖子和腰身。唐寅的目標不是他倆,不想與其多做糾纏,抽身避讓,想繼續去追受傷的那名刺客,但這二人卻象膠皮糖似的把他死死纏住。
    他怒火中燒,暗道一聲你倆找死!他再次避開兩人的靈刀,緊接著,身形急的向二人竄去。唐寅度之快,在黑夜中象是一道黑色的閃電,由二人中間的縫隙穿過。
    兩名刺客心頭一驚,急忙轉回身,去找唐寅的身影,可二人同是感覺肋下一涼,低頭再看,二人的軟肋同是被挑開一條口子,那是唐寅在他兩人中間穿過的一瞬間出的刀。
    好快的刀!這兩名刺客都是以出手快見長,此時碰上了出刀更快的唐寅,不由得感覺一陣陣的寒意。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無心戀戰,舍棄唐寅,飛快的往樹林深處跑去。
    唐寅怒吼一聲,緊隨其后,追了上去。刺客的身法已算夠快,但還是快不過唐寅,]o,后者三步并成兩步,眨眼工夫追到一名刺客的背后,將雙刀交于左手,右手掄圓了,狠狠揮出一記重拳,猛擊對方的后心。
    聽背后惡風不善,刺客反應也快,前沖的身子向旁一側,堪堪把唐寅的重拳讓開,哪知唐寅一擊不中,緊接著還有后招,他拳頭擊空,手臂順勢彎曲,以胳膊肘擊向對方后腦。
    這一下刺客是再閃躲不開,被唐寅的肘臂打了個正著。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刺客后腦的靈鎧應聲而碎,整個身軀好象皮球似的,向前撲倒后向骨碌出數米遠才停下來。
    他掙扎著還想站起身,人剛剛從地上坐起,便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而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這次刺客被唐寅一肘擊暈,另一名刺客已逃出好遠,唐寅直接以暗影漂移閃了過去。
    刺客正向前飛快的奔馳,忽聽身后有勁風聲傳來,他本能的回頭一瞧,只見唐寅已形如鬼魅似的出現在自己的背后,刺客嚇的驚聲低呼,想都未想,下意識反應的回手一刀,削向唐寅的脖子。
    唐寅彎腰,讓開鋒芒,同時腳下也沒閑著,借著前沖的慣性,提腿一腳,不偏不正,剛好點在那刺客的膝蓋上。
    隨著骨頭破碎的聲響,刺客的腿橫著彎曲折斷,人也仰面而倒,摔地后,他抱著大腿,疼的滿地翻滾,但卻硬是一聲未吭。
    此人倒是夠剛強的!唐寅暗暗點下頭,走上前去,二話沒說,一腳踢在刺客的腦袋上,刺客兩眼向上一翻,當場暈死過去。
    解決掉這兩名刺客,唐寅再去找那名受傷先跑的刺客,哪里還有他的蹤影?
    不過已抓了兩個活口,唐寅也不怕對方能跑到天上去,早晚會將其揪出來。他收回雙刀,一手提著一名刺客,從樹林里大步走出來。
    這時,外面的戰斗業已結束,纏住上官兄弟、阿三阿四的那八名刺客五逃兩死一重傷,算上唐寅擒下的這兩位,總共抓住了三個活口。
    唐寅把手里提的刺客交給上官兄弟,然后快步走到馬車前,查看玄望的傷勢。現在侍衛們已簡單包扎了玄望的傷口,后者業已昏迷過去,唐寅探探玄望的鼻息,感覺虛弱得緊,若是再耽擱下去,人恐怕就不行了。
    他急聲道:“快走!馬上回城,找大夫救治玄大人!”
    侍衛們齊齊應了一聲,駕駛馬車,直奔鹽城。
    這回唐寅沒有再坐車里,而是與上官兄弟等人騎上戰馬。
    路上,上官元彪咬牙切齒地狠聲道:“刺客猖獗,竟然敢在都城附近刺殺大王,重傷朝中大臣,無法無天,可惡至極!”
    唐寅和上官元彪的感覺倒是不太一樣,他覺得刺客雖說是早有預謀,但卻不象是沖著自己來的,更象是沖著玄望去的,當然,還沒有盤查刺客之前,唐寅也不敢肯定。
    他坐在馬上,微微皺眉,沉沒未語。
    阿三提醒說道:“大王,來的刺客雖不多,但都有一身出類拔萃的靈武,身份恐怕非比尋常啊!”
    唐寅點點頭,說道:“回城之后,把被俘的刺客交由暗箭,嚴加審問,一定要查清楚他們的身份,以為是受何人指示!”
    “是!大王!”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紛紛拱手應道。